🏡
PTT小說網
x
    金龍氣勢洶洶,身上散發出無比浩蕩的大聖威壓,如潮水般,向着四面八方瀰漫開來,萬物皆在顫動,似這方世界的主宰。

    面對身形達到萬丈的金龍,般若無疑是顯得無比渺小,隨時都有可能被碾壓成碎片。

    換做一般人,只怕早已匍匐在地,誠惶誠恐,可般若卻顯得坦然自若,目光平靜的與金龍相對視。

    “好強的意志力,這個冥族小輩不簡單。”金龍心中暗暗想道。

    無論是修武道,還是修精神力,意志都尤爲重要,想要成爲絕頂大聖,乃至於成爲神靈,強大的意志力,都是必不可少的。

    哪怕自身根骨資質差點,可只要擁有堅韌的意志,往往也能夠有不低的成就。

    與金龍對視片刻,般若這纔不急不緩道:“百龍明皇甲乃是張家代代相傳之物,所以,這自然是張家之人交到我手中。”

    “休要胡說,張家怎麼可能將百龍明皇甲送給你這個冥族之人?你是覺得龍爺很好忽悠嗎?”金龍冷喝道。

    一瞬間,金龍身上散發出的氣息,變得更爲強大,不斷向般若碾壓而去。

    般若十分淡漠道:“此一時彼一時,你在陰葬山脈中沉睡了太久,很多事情,根本就不會明白,張家將百龍明皇甲交給我,自有深意,等你隨我回到地獄界,自然能夠得到答案。”

    頓了頓,般若繼續道:“我雖爲冥族,卻並不一定就是敵人,而天庭界一方的人,也未必都是朋友。”

    她這句話,無疑是蘊含着深意,隱隱透露出許多信息來。

    聞言,金龍不由露出沉思之色,有一件事情,它能夠確定,就是即便張家出現了敗家子,百龍明皇甲也不會輕易落入他人手中,尤其是不會落入地獄界修士的手中。

    而且它已經發現,百龍明皇甲中屬於張家的印記,並未被抹除。

    藉此,不但能夠確定百龍明皇甲並未真正易主,金龍也能夠藉此感知到張家血脈的存在。

    “還好,張家總算還有部分血脈保留下來,不然,那便是龍爺的失職。”金龍暗暗鬆了一口氣。

    就在這時候,般若竟是頂住巨大的壓力,雙手緩緩結印,淡淡的佛光在其左手掌中浮現,凝聚成一道道奇異的印記。

    此印記一凝聚出來,便散發出一種玄妙的韻味,給人一種安忍不動如大地之感,還有絲絲金剛法意,不可撼動,不可磨滅。

    金龍的目光,投向般若掌中的印記,眼神頓時發生鉅變,忍不住驚呼道:“不動明王法印。”

    “你怎麼會擁有不動明王法印?你到底是什麼人?”

    金龍顯得十分激動,以至於聲音都變得有些顫抖。

    般若將金龍的反應,完全收入眼中,平靜道:“你無需知道我從何得到不動明王法印,只需知道它所代表的意義即可。”

    聞言,金龍的眉頭不禁微微皺起,腦中快速浮現出許多塵封已久的記憶。

    不動明王法印非同小可,來頭可謂是極大,與張家傳說中那位不動明王大尊有關。

    不過時至今日,已經鮮有人知道,因爲不動明王大尊,都早已成爲傳說,其所留下的這門法印,也早已失傳,就連張家的人,都不曾掌握。“

    金龍怎麼都沒想到,時隔漫長歲月,不動明王法印竟然重新現世,且是出現在一個冥族女子的身上。

    百龍明皇甲和不動明王法印,出現在同一個人身上,絕不可能都是巧合。

    “這個冥族女子究竟是什麼來頭?能得到不動明王法印的傳承,且將之修煉成功,難道她是大尊選定的傳人嗎?可大尊爲何要選擇一個冥族女子作爲傳人?”

    “在很久以前,大尊便與地獄界打過交道,鬥得還很厲害,按理說,是不可能與地獄界有什麼聯繫的,可冥族能夠修煉佛法,必然是因爲大尊的緣故,大尊究竟有着怎樣的佈置?”

    金龍暗暗思索,卻是怎麼都無法揣摩透不動明王大尊的心思。

    在此之前,金龍根本就沒想過會遇到這種情況,所以,一時間,它都有些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一番深思後,金龍重新看向般若,沉聲道:“看在你修煉了不動明王法印的份上,龍爺就放你一馬,趕緊離開陰葬山脈,回你的地獄界去。”

    涉及到不動明王大尊,金龍自然不敢亂來,在想不明白很多事情的情況下,趕走般若,應該是最好的處理辦法。

    般若深深的看了金龍一眼,身後浮現出一座古老斑駁的命運之門,其中無數命運規則流動,顯現出許多晦澀的影像。

    “嗯?百龍明皇甲竟然會破碎。”

    金龍捕捉到其中一個畫面,不禁露出異色。

    般若收起命運之門,認真道:“在不久之後,你會有一個大劫,如果無法渡過,你多個元會的苦修,將毀於一旦。”

    “好大的膽子,竟敢詛咒龍爺,信不信龍爺現在就一爪捏死你?”金龍頓時吹鬍子瞪眼,將一隻龍爪仰起。

    般若並未懼怕,繼續道:“我主修的乃是命運之道,能夠窺探到萬物生靈的命運軌跡,你命中註定有一劫,唯有我才能幫你化解。”

    “胡說八道,你當龍爺是嚇大的嗎?龍爺縱橫無敵,誰能奈我何?”金龍很是不屑道。

    作爲一件古老的至尊聖器的器靈,金龍已經渡過很多個元會劫難,本身實力成長到極爲驚人的地步,還真不信會有什麼能威脅到它的災劫。

    般若表情嚴肅,緩緩說出三個字:“噬魂燈。”

    聞言,金龍的心頓時忍不住一顫,它們這些至尊聖器的器靈,當初隱藏起來,雖說是爲了躲避元會劫難,但同時也是爲了躲避地獄界神器,噬魂燈的吞噬。

    噬魂燈太過可怕,中古時期崑崙界與地獄界那一戰,金龍可是親眼看到有不少厲害的聖器器靈,被噬魂燈所吞噬,甚至連神器的器靈,都遭受重創。

    噬魂燈根本就是器靈的剋星,任誰遇上,都會是一場災難。

    金龍的確是天不怕、地不怕,但卻唯獨對噬魂燈忌憚不已,真要倒黴遇上,它還真不確定自身一定能夠逃脫。

    心中雖然駭然,可表面上,金龍卻是顯得很鎮定,道:“別拿噬魂燈來嚇唬龍爺,龍爺又不是沒與其打過交道,它想吞噬龍爺,可沒那麼容易。“

    但隨即,金龍語氣一轉,道:“不過,龍爺在陰葬山脈沉睡了十萬年,這地方早已經呆膩了,出去走走也好。”

    “你應該對外界很瞭解,就負責給龍爺領路吧,只要你聽話,好吃好喝的供着龍爺,龍爺也不會虧待你,隨便指點你一下,都能讓你受益無窮。”

    聞言,般若眼中不禁浮現出一道鄙夷之色,伸出一隻手來,道:“先將百龍明皇甲還來。”

    “拿去,給龍爺保管好。”

    金龍揮動龍爪,十分乾脆的將百龍明皇甲拋給了般若。

    反正只要它願意,隨時都能將其收回來。

    般若接過百龍明皇甲,重新將之收入體內,隨即不再理睬金龍,繼續往巍峨的人形山峰上攀登,汲取命運碎片,參悟命運之道。

    難得有這種修煉命運之地的絕佳寶地,般若自然是不會錯過。

    只有自身實力足夠強大,才能做任何想做的事情。

    “真無趣。”

    真龍撇了撇嘴,取出一塊肉乾,自顧自的吃了起來。

    它倒是很想快些去到外界,可般若要在這裡參悟命運之道,它也只能先在一旁等着。

    …………

    州萬聖地,血神教內。

    小黑帶領血神教上下諸多教衆,以最快速度,將三座九品陣法和嬰主峰的神紋,重新修復了一遍。

    好在之前它們都只是被鎮紋石破開一個缺口,破壞得並不嚴重,所以修復起來,倒並不算太麻煩。

    而守護大陣修復完成,也就無須再消耗血神祭臺的力量,去形成血霧結界。

    血神祭臺事關重大,其中積攢的力量,還是儘量不動用的好。

    歸元神宮內,張若塵看着面前的諸多寶物,眼中卻浮現出嘆息之色,“可惜,無間煉獄塔、冥陽神輪和光明天書,都沒辦法煉化,也無法使用。”

    冥陽神輪和光明天書乃是神遺古器,這一類寶物,通常都需要與之相契合,沒爆發出強絕的威力。否則,最多隻能發揮出一些皮毛的力量,還不如一些頂級的萬紋聖器。

    除非自身實力足夠強大,能夠強行將之煉化,那倒是不用去管是否契合。

    而無間煉獄塔,乃是一件強大的至尊聖器,已經是認血屠爲主,憑張若塵如今的實力,還不足以強行將其煉化,所以也只能鎮壓起來。

    三件最珍貴的重寶,都只能束之高閣,任誰都會感到十分可惜。

    還有紫極魔槍和貪狼魔刀,這兩件君王戰器,張若塵亦是用不上,畢竟他既未修煉槍法,也未修煉刀法,掌握在手中,也發揮不出太強的威力來。

    倒是那把黑靈魔傘,被張若塵所看重,已經交給神劍山莊的人,讓他們將其與八龍傘融合,成就一件更強的戰兵。

    以他如今的修爲實力,八龍傘和九龍輦的品階,無疑都顯得太低了些,在戰鬥中根本就派不上用場,必須進一步提升才行。

    待得所有寶物清點完畢,張若塵將血神教上下所有人都召集了起來。

    連番激戰後,張若塵不禁生出了諸多感悟,打算啓用日晷,閉關潛修一段時間。

    和上次一樣,這次閉關潛修的地方,仍舊是選在乾元山。

    閉關之前,張若塵將十幾種神物取出,分給了木靈希、寒雪、金禹等人,他已經有寂滅大帝送來的五種五行神物,足夠他在將來鑄造五行混沌不朽聖軀,其他的自然沒必要再留着。

    “五師兄,這件君王戰器歸你了!”

    一抖手,張若塵將紫極魔槍拋給了豹烈。

    豹烈連忙伸手接住,無比驚喜道:“我終於也擁有一件君王戰器了,哈哈,多謝小師弟。”

    有了紫極魔槍,他的實力必然能有極大的提升。

    隨後,張若塵將貪狼魔刀取出,遞予木靈希,道:“靈希,貪狼魔刀雖然有些損傷,但只要以魔氣滋養一段時間,就能完全修復。”

    木靈希出身於拜月魔教,修煉了一身強大的魔功,是煉化貪狼魔刀的最佳人選。

    木靈希自然不會與張若塵客氣,很是乾脆的將貪狼魔刀收起,繼而伸出一隻手,道:“光有貪狼魔刀可不夠,你還得將天魔貪狼圖借給我參悟一段時間,不然我可沒辦法將其威力完全發揮出來。“

    “說什麼借,我的就是你的,拿着。”張若塵一揮手,將天魔貪狼圖取了出來。

    其實,即便木靈希不開口,他也會將天魔貪狼圖送出。

    對待木靈希,張若塵從來都是十分大方。

    安排好所有事情,張若塵不再耽擱,當即激活日晷,時間的力量,覆蓋方圓兩百丈,將乾元山上的所有人,都給囊括進去。

    頓時,所有人都快速進入修煉狀態。

    之前的戰鬥,讓血神教所有教衆,都意識到了自身實力的弱小,連自保都無法做到,更別說守護血神教。

    受此刺激,他們都拼命的想要變強,絕不願再看到之前的事情發生。

    張若塵在日晷的正下方盤坐下來,在他的面前,十一塊天魔石刻一字排開,時空秘典亦是被他握在手中。

    在張若塵的身側,沉淵古劍極力煉化着一件件聖器,它現在是十耀萬紋聖器,威力雖然不弱,但明顯也已經不夠,需要繼續提升品階,最好是能夠快些蛻變爲君王戰器。

    此次閉關潛修,張若塵有着極爲明確的計劃,有着四個目標,是他所想要達成的。

    第一個目標,要嘗試解開月神留在焱神腿中的封印,打開神腿的第二層力量。那股力量,應該是大聖級別的力量。

    第二個目標,張若塵想要開創出,獨屬於他的劍法,在劍道之路上,踏出關鍵性的一步。

    第三個目標,則是要修煉出更多空間規則和時間規則,作爲主修的道,空間規則才十萬道,時間規則更是僅僅只有七萬道,無疑是太少了些,這對他本身的實力,會造成不小的影響。

    還有真理規則,亦是要要修煉出更多來,爭取早些讓攻擊力增幅,達到九倍。

    如今張若塵已經擁有萬分之三十九的真理奧義,參悟各種規則,應該能夠事半功倍。

    第四個目標,則是要盡所能的去突破修爲,面對諸多強敵,道域境的修爲,無疑還是太低了些,很多方面,都存在着制約。

    如果能夠將修爲突破至接天境,實力無疑是能夠有一個質的飛躍,再遇上宙宇、墨聖這一層次的強敵,也不至於戰得那般艱難。

    確定好目標,張若塵靜下心來,六大聖相盡皆顯化而出,很快便是進入深層次的修煉狀態,不受任何外物的影響。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