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嬰主峰外,強大的魔氣涌動,形成大片的魔雲,遮天蔽日,似末日到來的景象。

    「轟。」

    諸多魔道強者出手,瘋狂對嬰主峰發動攻擊。

    「聽說張若塵乃是血神教的教主,我們攻打血神教,不會將張若塵引來吧?」一名魔道強者有些擔心。

    此人,乃是赤著一雙大腳,有着碩大的光頭,袒露上身,皮膚上有着許多繁奧的墨色紋印,似一條條修魔幼蛇盤踞在體表。

    其名為賀源,出自影魔界,那是一座實力較弱的大世界,在天庭界的排名靠後。

    賀源的修為,達到道域境,乃是這些非黑魔界修士中的最強者,所以有資格與黑魔界的幾位頂尖強者站在一起。

    在場有着四名黑魔界的頂尖強者,三男一女,身上散發出的氣息,均是極為強大,絲毫都不在杜魔生之下,比之賀源要更強大。

    其中一名額頭上有着古怪魔鱗的男子,冷冷一笑,道:「張若塵如今是自身難保,哪裏還能夠顧得上血神教?」

    「更何況,我們此次對血神教發動攻擊,乃是秘密籌劃。張若塵收到消息的時候,怕是血神教都已經在我們的掌控之中。」

    「先全力攻破此地的陣法,早些將四幅《天魔石刻》奪到手,拖得太久,難免會生出變故。」一道低沉的聲音響起。

    說話的是一名身着血色鎧甲的中年男子,此人嘴巴極大,說話時,露出一口鋒利的牙齒,猶如鋸齒一般,看上去十分猙獰。

    當即,幾人紛紛出手,各自施展出強橫的魔道聖術,全力展開攻擊。

    有着五位頂尖強者的加入,籠罩嬰主峰的陣法,頓時震動得更為厲害,似乎隨時都會崩潰。

    整個嬰主峰都晃動起來,大量山石滾落而下。

    歸元神宮內,孫大地猛然站起身來,眼中燃燒起熊熊怒火,大吼道:「還等什麼?出去和他們拼了,就算是死,我也要拉幾個墊背的。「

    元星長老也知道事情已經沒有迴轉的餘地,不由也站起身來,沉聲道:「我們已經沒有退路,唯有與敵人決一死戰。」

    聞言,在場所有人的眼中,都流露出堅毅之色,顯現出視死如歸的氣魄。

    以孫大地為首,一眾血神教強者走出歸元神宮,均已做好為守護血神教而犧牲自身的準備。

    「元星長老,不要再冥頑不靈,現在選擇投降,還來得及,血神教大勢已去,你們繼續掙扎,已經毫無意義。」嬰主峰外,殤字天宮宮主傳出一道聖音。

    背叛血神教,投靠黑魔界的人,並不僅限於海冥法王四人,畢竟不是每一個人都有骨氣和血性,為了活命,有不少人選擇向黑魔界卑躬屈膝。

    「叛徒,閉嘴,你沒資格與我們說話。」孫大地怒喝道。

    相比於入侵者,他更厭惡這些忘恩負義的背叛者,簡直恨不得立刻出手,一掌將其擊斃。

    可惜,他們現在被困在嬰主峰,根本就出不去,拿這些叛徒沒有一點辦法。

    「咔。」

    嬰主峰的守護大陣發出破裂之聲,聖光隱隱出現崩潰的跡象。

    「拚死一戰。」

    孫大地體外升騰起熊熊火焰,戰血完全沸騰起來。

    在他的身後,元周長老、海靈印等人,也都全力運轉自身聖氣,隨時準備出手。

    「陣法將破,馬上就能得到四幅《天魔石刻》。」

    黑魔界的四位頂尖強者,均是露出激動之色。

    他們奉黑心魔主的命令,來到崑崙界,其中一個最重要的任務,便是收集三十六幅《天魔石刻》的真跡,每收集到一幅,都是大功一件。

    猛然間,黑魔界的四名頂尖強者和賀源均是臉色微變,連忙轉過身來,目光注視遠方。

    遠遠的,他們看到一條天河出現,洶湧澎湃,好似從九天之上流淌而來,極速從天邊席捲而來。

    在天河之上,有着一道身影,踏水而行,龍虎相伴左右,顯現出無比可怕的異象,宛如天神巡遊。

    「那是……張若塵。」

    看清天河之上那道身影的容貌后,黑魔界四名頂尖強者和賀源均是臉色劇變。

    「張若塵怎麼會來得這麼快?」賀源顫聲道。

    他從一開始,就很擔心張若塵會出現,沒想到,竟是一語成讖。

    「教……教主。」

    以殤字天宮宮主為首的一群血神教叛徒,臉色都在瞬間變得蒼白。

    嬰主峰頂,孫大地揚聲大笑起來:「我就知道,教主一定會回來!黑魔界的孫子們,想滅我們血神教,你們還辦不到。」

    元星長老等人亦是激動不已,張若塵會在這個時候歸來,讓他們既是驚訝,同時也充滿喜悅。

    「教主回來了,血神教有救了!」

    匯聚於嬰主峰的諸多血神教弟子,在這一刻,均是忍不住熱淚盈眶。

    人群中,海冥法王的第十弟子姬水,亦是將目光投向踏着天河而來的張若塵。

    當海冥法王選擇叛教時,其所收的那些弟子,紛紛選擇跟隨,唯獨姬水是個例外,也因此,姬水險些被海冥法王擊殺。

    此刻,姬水看向張若塵的目光有些複雜,當初張若塵化身顧臨風,進入血神教,他們倆曾有過許多交集,她是親眼看着張若塵在血神教崛起,從幽字天宮的旗主,到血神教的神子,再到血神教的教主。

    其實,從張若塵參透《血神圖》的奧秘,修出十條血靈脈開始,姬水便已經知道張若塵很不平凡。

    心中快速閃過無數念頭,姬水的臉上,浮現出一抹淺淺的笑容,張若塵歸來,讓她重新看到了希望,血神教絕不會就此滅亡。

    事實證明,她做了極為明智的決定。

    「教主,萬歲。」

    一時間,諸多血神教弟子都激動的歡呼起來。

    那些在暗中觀察情況的修士,此刻也都露出驚色。

    「張若塵竟然會現身,難道不怕宙宇和鄍找上他嗎?」

    「似乎張若塵還沒怕過誰,之前明知是天堂界派系設下的陷阱,他依舊無所畏懼的跳進去。最後,設置陷阱的人,卻成了他的獵物。」

    「不愧是時空傳人,當真是好氣魄,看來黑魔界這些人有麻煩了!」

    「面對張若塵,他們恐怕連逃走的希望都沒有。」

    ……

    很顯然,經歷過連番大戰後,所有人都已經正視張若塵的實力,沒有人再敢有半點小覷。

    額頭上有着古怪魔鱗的男子,有些慌亂,沉聲道:「張若塵怎麼會在這個時候出現?接下來……該怎麼辦?」

    長有血盆大口的中年男子,眼神凝重,道:「張若塵已經鎖定了我們的氣機,並且將大片空間封鎖,現在想逃,也已經來不及。」

    「像蒼龍、焱霸那等頂尖臨道境強者,還有更強的商子烆,都死在了張若塵的手中,我們這些人就算聯起手來,恐怕也無法對張若塵造成威脅。」

    唯一的那名女性道域境魔道強者嘆息道。

    聞言,所有人的眼神都不禁變得黯然,打又打不過,逃也逃不掉,這還真是很讓人感到絕望。

    原本這種絕望的心緒,應該屬於血神教上下,沒想到,眨眼的工夫,竟是轉移到了他們的身上。

    因果循環,未免太快了些。

    天河涌動,徑直出現在嬰主峰前。

    張若塵立在天河之上,背負着雙手,目光掃過在場所有的魔道修士,十分淡漠道:「既然來了,那就一個都別想走。」

    「張若塵,你想怎麼樣?」

    額頭上長有古怪魔鱗的男子,硬著頭皮問道。

    張若塵嗤笑道:「你們無故殺戮我血神教諸多弟子,竟然還問我想怎樣?不覺得太可笑了嗎?」

    「十萬年前,黑魔界依附於血神教,逐漸壯大起來,如今你們竟然想滅掉血神教,當真是忘恩負義,一群養不熟的白眼狼。」

    被張若塵說到痛憷,黑魔界的所有修士,臉色均是變得難看。

    在他們看來,曾經依附於血神教的歲月,乃是一種恥辱,最是不願聽到有人提及。

    「張若塵,不得不承認,你的實力的確是遠勝於我們,但我們也不是可容你隨意拿捏的軟柿子,真要動起手來,我們固然沒有活路,但你血神教上下,恐怕也沒幾個能活。」

    一名鶴髮童顏的九步聖王冷聲道。

    說話間,其體外釋放出無比濃烈的天魔氣,一股毀滅性氣機,從其體內散發出來。

    其意思很明顯,若是張若塵將其逼急了,其便立刻自爆聖源,拉上血神教所有人墊背。

    魔道修士,大多都是狠辣無比,不僅僅是對敵人,也包括對自身。

    既然張若塵這個時候趕回血神教,就說明他是在乎血神教的。以血神教上下所有人的性命作為威脅,有極大概率能讓張若塵妥協讓步。

    張若塵將目光投向說話的九步聖王,淡淡道:「威脅我?在我面前,你確定自爆聖源能有用嗎?」

    「何必與他們廢話,直接全滅了便是。」

    豹烈出現,有些不耐煩道。

    緊隨其後,木靈希、孔蘭攸等人,亦是出現在張若塵的身邊。

    而看到木靈希等人,在場所有魔道修士的臉色,不禁再度發生巨變。

    他們都知道孔雀山莊外的那一戰,自然也就知道孔蘭攸、金禹、羅辰和豹烈的實力,是何等的強橫,任何一個,都能滅掉他們全部。

    看來今天是走不掉了!

    那名女性九步聖王邁步向前,目光凝視張若塵,道:「張若塵,我知道你很強,但我還是想與你一戰,看看我與你之間,究竟有多大的差距。哪怕死在你的手段,也不算什麼丟人的事。」

    「能夠達到九步聖王境界,果然心性不一般,此女至少還敢戰。」

    張若塵還未回應,木靈希便是輕笑一聲:「不是誰都有資格與我們的教主大人交手的,不如讓我來陪你玩玩,如果你能打敗我,便可以離開這裏。」

    聞言,那名女性九步聖王本是絕然的眸中,露出一道喜色,當即看向張若塵,問道:「此話當真?」

    「她說的話,便等於是我說的話。」張若塵道。

    雖不知道木靈希有着什麼心思,但既然她想要出手,張若塵自然是不會阻止。

    而且有他在,不會讓木靈希受到半點傷害。

    那名女性九步聖王,道:「好,我與你一戰。」

    她並不認識木靈希,但能判斷出木靈希的修為,應該是剛突破到道域境不久,所以她有十足的信心取勝。

    畢竟,不是每個人,都像張若塵那般妖孽。

    木靈希飛掠而出,體內釋放出冰寒刺骨的極陰冥冰之力,簡直要將這方天地都給凍結住。

    血神教的環境,無疑是很適合木靈希出手,有着無窮無盡的冰寒之力,可供她驅使。

    長著血盆大口的中年男子,提醒道:「陰夙,不要輕敵,小心一些。」

    他雖然今日難有活路,可是,陰夙卻有一線生機,張若塵應該不是一個出爾反爾的小人。

    陰夙聖王輕輕點頭,關乎生死,自然不會疏忽大意。

    功法運轉,一片黑雲凝聚出來,浮現在陰夙聖王的身後。黑雲中,盤踞著一隻巨禽,與鳳凰極為相似,卻又有着本質的區別,其散發出的氣息,極為陰冷。

    「九幽陰雀,原來如此。」

    張若塵眼中浮現出恍然之色。

    九幽陰雀,乃是一尊極為強大的凶禽,誕生於陰氣極重之地,與生俱來便掌握著可怕的九幽陰冥火,專門針對聖魂,最是陰毒。

    自古以來,九幽陰雀便與鳳凰一族,存在極大矛盾,乃是死對頭。

    難怪木靈希會想要出手,應該是感知到了陰夙聖王身上九幽陰雀的氣息。

    木靈希身體一震,身後凝聚出一頭聖光絢爛的冰凰,栩栩如生,釋放出極其可怕的威壓。

    「原來你擁有冰凰血脈,那就讓我來看看,究竟是你的冰凰血脈厲害,還是我的九幽陰雀血脈更強。「陰夙聖王顯現出強烈的戰意。

    就憑九幽陰雀與鳳凰一族乃是死對頭,她也必須要與木靈希好好鬥一斗,絕不能弱了九幽陰雀一族的名頭。

    「那就拿出你的真本事來,這是你唯一的機會。」木靈希平靜道。()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