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閉關結束,血神教的整體實力,有了極大的飛躍,無論是聖者,還是聖王,數量均是大幅增加,讓所有人都看到了復興的希望。

    只要繼續這樣發展下去,血神教早晚能夠重新崛起,傲視萬界諸天。

    而也正因如此,血神教上下對張若塵這位教主,更加的敬畏,畢竟所有的改變,都是源於他。

    金禹、羅辰和豹烈三人,都已經是臨道境的修爲,很難再有大的提升,可此次閉關,他們還是有着不小的收穫。

    唯一讓張若塵感到可惜的是,木靈希和寒雪並未能夠突破至接天境,遇到了瓶頸,與張若塵的情況相似,修煉的太快,參悟出來的規則多是小道。

    若無特別的機緣,她們倆想要突破至接天境,應該不是太容易的事情,得沉澱一段時間。

    “師尊,我想出去歷練一番,尋找突破的契機。”

    正想着,寒雪走了過來,認真道:“師尊,我想獨自出去歷練一番,增廣見聞,尋找突破的契機。“

    很顯然,寒雪也是意識到了自身的問題所在,一味的閉關,還不知道需要多久,才能突破修爲。

    千骨體質就是要多經歷戰鬥,才能將潛能完全挖掘出來。

    張若塵瞬間明白寒雪心中所想,不由點頭道:“想做什麼,就去做吧,師尊都會支持你,凡事多加小心,如果遇到無法解決的事,便傳訊於爲師。”

    “嗯,徒兒知道,師尊,師母,小黑,還有三位師伯,你們都保重。”寒雪眼中浮現出不捨之色,一一向張若塵等人道別。

    從地獄界回來,她都沒有機會好好與張若塵相處,現在卻又要與張若塵分別,她心中有着太多的不捨。

    但,她是千骨女帝的傳人,註定會走上一條不尋常的路,大道之心必須無比堅定,勇往直前,劍斬一切雜念。

    爲了追求成神之道,一切皆可拋。

    “唰——”

    寒雪不再耽擱,十分乾脆的轉身,腳踏虛空,向血神教外閃掠而去。

    目送寒雪離開,張若塵的眼中卻是浮現出道道複雜之色,寒雪的成長,讓他感到十分欣慰,但同時也很是心疼。

    因爲他知道,寒雪能有現在的成就,必定付出了許多的艱辛。

    作爲師尊,他所能做的,便只有全力去支持。

    張若塵相信,在不久的將來,寒雪一定能夠成爲新一代的千骨女帝,闖出赫赫威名。只可惜,他這個師父,顯得太名不副實了一些。

    木靈希走到張若塵的身邊,道:“既然連寒雪都去歷練了,我也得努力才行,我準備回鳳凰湖,獲取冰凰先祖的傳承。”

    張若塵立刻回過神來,目光緊緊注視木靈希,道:有把握嗎?”

    “以前我的確是沒有把握,但現在我的修爲已經達到道域境巔峯,更修成天凰道體,應該能夠接受傳承,放心吧,沒有把握的事情,我不會去做。”木靈希道。

    聞言,張若塵微微思索,隨即道:“那就依你,等我處理好血神教的事情,就送你回鳳凰湖。”

    如今崑崙界的局勢,十分複雜,危機四伏,木靈希去鳳凰湖接受先祖傳承,遠離是非,其實也是一件好事。

    等到其順利得到傳承,那就真的是鳳舞九天,天下之大皆可去得。

    當即,張若塵開始處理血神教內的一些重要事務,經過之前的大戰,接下來,應該不會再有什麼人,敢來血神教找麻煩。

    真正需要張若塵費心的,只有一件事,就是安置那些天魔石刻。

    他本身並不修煉魔功,所以並不打算將天魔石刻帶在身上。

    除去木靈希、杜魔生、裴麟虎和賀源身上的四塊外,其他八塊都需要妥善安置,既要保證安全,也要方便血神教弟子參悟。

    思前想後,張若塵最後決定,將天魔石刻放入血神祭臺的地底空間,等於是讓血神神屍負責守護。

    有着張若塵的種種佈置,只要誰敢觸動天魔石刻,就會連帶着觸動血神神屍,那種後果,哪怕是真正的大聖,都難以承受。

    先前地獄界血浮大聖的遭遇,便是前車之鑑。

    將教衆事務交給元星長老打理,張若塵帶着木靈希和小黑,離開了血神教。

    小黑是覺得留在血神教很無趣,還是跟着張若塵,更有意思。

    一回到鳳凰湖,木靈希便是立刻進入祕地之中,迫不及待的想要接受先祖傳承,她這次是下定了決心,不管有多困難,都必須要成功。

    看着木靈希進入祕地,張若塵不由低語道:“希望一切能夠順利。”

    既然來到了鳳凰湖,張若塵並不着急離開,反正現在也沒什麼事,正好放鬆一下,也可以陪陪林妃。

    之前聖明城出事,他走的十分匆忙,都沒來得及與林妃道別。

    而看到張若塵回來,林妃自然是十分高興,立刻便要親自下廚。

    張若塵拉着林妃坐下,詢問道:“母親,怎麼沒有看到孔宣?”

    以往的時候,孔宣總是寸步不離的跟在林妃身邊,可這次,其竟是不見蹤影。

    張若塵已經使用精神力掃過整個鳳凰湖,都沒有發現孔宣的身影。

    “孔宣已經不在這裏。”林妃道。

    張若塵面露異色,道:“孔宣去了何處?”

    “塵兒,你之前離開不久,便有一個神祕人出現,將孔宣帶走。“林妃道。

    張若塵眉頭微皺,道:“什麼神祕人?爲何要帶走孔宣?”

    這裏可是鳳凰湖,有着兩位廣寒界的頂尖聖王坐鎮,竟然有人能夠闖進來,還帶走了孔宣,此事明顯很不簡單。

    林妃眼中不着痕跡的閃過一縷精光,道:“那個神祕人和孔宣一樣,都有七彩羽翼,說是要帶孔宣去一個地方修煉,孔宣本來還不願意,是我勸她跟那人離開的,這是她的機緣,若是錯過,未免太過可惜。”

    聞言,張若塵心中不由一動,他倒是沒想到林妃,竟會說出這樣一番話來。

    同時,張若塵也隱隱生出了一些明悟,不出所料的話,帶走孔宣之人,應該是一位孔雀半人族的神祕強者。

    孔宣能夠跟着其修煉,的確是一件好事。

    其實,之前回來,看到孔雀的修爲達到聖王境,張若塵心中就產生過好奇,他傳給孔宣的《孔雀聖典》乃是不完整的,按理說,其根本就不可能修煉到聖王境纔對。

    如今想來,應該是孔宣另有機遇,很可能就與這位孔雀半人族的神祕強者有關。

    張若塵倒是很期待,孔宣能夠成長爲一尊頂尖強者。

    來到鳳凰湖的第三天,張若塵登上湖心島,將酒瘋子和古松子叫上,一同飲酒,談天說地。

    酒瘋子和古松子的日子,可謂是過得十分悠閒自在,無須出去打打殺殺,只需要釀酒、煉丹即可。

    古松子的臉色,突然一變,道:“有人闖入鳳凰湖。”

    也就在這個時候,張若塵察覺到鳳凰湖出現細微的空間波動,不由轉過頭,將目光投向碧波浩渺的湖面。

    頓時,一名踏水而來的紫杉女子,映入他的眼簾。

    紫衫女子的身材極爲曼妙,五官精緻,沒有半點瑕疵,肌膚白皙如玉,身上散發出一股超凡脫俗的氣質,宛如一位從九天之上降下的仙子。

    最爲特別的是,在其眉心處,有着一隻豎眼,深邃如星空,似可看透世間萬物的本質。

    “三眼古族。“

    張若塵雙眼微眯,一眼便看出紫衫女子的來歷。

    三眼古族,昔日崑崙界中,一個極爲神祕而強大的族羣。

    不過,在中古時代,三眼古族便已經滅絕,只留下傳說。

    而此刻,卻有一名三眼古族女子,出現在眼前,張若塵心中不禁生出許多的猜測來。

    而酒瘋子此刻則是臉色劇變,眼睛瞪得很大,目不轉睛的盯着紫衫女子,額頭上冷汗直冒。

    “怎麼會是她?張若塵……你……你有沒有覺得她很眼熟?”

    酒瘋子心神顫動,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張若塵道:“眼熟?似乎是有一些,難道以前見過?沒有,應該沒有。”

    酒瘋子提醒道:“三眼古族早在中古就已經覆滅,可是,我們當初去神龍一族祖地陰陽海的時候,在最深處的遺棄神海發現了一具三眼古族的女屍……”

    說到此處,酒瘋子再次停下,嘴裏倒吸涼氣。

    張若塵挖掘出了那段久遠的記憶,微微一怔。紫衫女子竟然長得和他們當初在遺棄深海中遇到的那具三眼古族女屍,一模一樣。

    一具明明已經死去超過十萬年的古屍,竟會活過來,還出現在他的面前,實在是很詭異的一件事情。

    尤其,酒瘋子很心虛,因爲他當初取走了女屍身上佩戴的三葉九生花。

    眨眼的工夫,紫衫女子已是出現在湖心島之上

    其並未理睬張若塵和古松子,目光盯向酒瘋子,淡淡道:“交出我族聖物。”

    聽到這話,酒瘋子心中頓時一突,看來他猜得沒錯,眼前的紫衫女子,正是他當初在遺棄深海遇到的那一個。

    收斂心緒,酒瘋子鎮定道:“什麼你族聖物?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你恐怕是找錯人了。”

    “需要本王說清楚一點嗎?交出三葉九生花。”紫衫女子的臉色微微轉冷。

    酒瘋子雖然對紫衫女子有些忌憚,可還是堅持道:“我不知道什麼三葉九生花,你別冤枉好人。”

    “既然你如此不識趣,那就別怪本王對你不客氣。”紫衫女子眼中閃過一道寒光,身上散發出極其可怕的氣息。

    尤其是其眉心處的豎眼,綻放出奇異的光華,將酒瘋子鎖定,似可奪魂攝魄。

    “好強的力量。”

    感受到紫衫女子散發出的氣息,張若塵不免有些動容。

    他已經隱隱猜到,紫衫女子應該是遺棄深海那些冰山中封印的生靈,不知因何緣故而復活,但其身上還殘留着絲絲屬於遺棄深海的冰冷氣息。

    既然紫衫女子能夠復生,那冰山中其他生靈,是否也已經復生?

    遺棄深海中,冰山無數,每一座冰山中,都封印有一具屍體,且那些屍體生前都很強,全都是聖境以上的修爲,不乏達到聖王境的。

    Wшw ✿ttκa n ✿¢ 〇

    尤其是那座石橋上囚禁的那些生靈,更是恐怖至極,全都是蓋世兇魔。小黑的肉身,當初也被囚禁在那裏。

    如果那些生靈全部復活,無疑會是一股極其可怕的力量。

    心中快速閃過諸多念頭,在紫衫女子出手前,張若塵身形一動,出現在了酒瘋子的身前,伸出手掌向前一按,凝成一片刺目的火雲,將籠罩住酒瘋子的詭異力量化解。

    酒瘋子眼中浮現出駭然之色,心中對紫衣女子忌憚不已。

    在被紫衣女子鎖定的瞬間,他是真切的感受到了死亡的臨近。

    “你想阻礙本王?”紫衫女子眼神不善的看着張若塵。

    張若塵微微搖頭,道:“我並無此意,只是不希望你傷害我的朋友而已。”

    繼而,張若塵轉頭看向酒瘋子,表情嚴肅道:“酒瘋子,將三葉九生花拿出來吧,那是三眼古族的聖物,你拿着並非是一件好事。”

    聞言,酒瘋子眼中不由浮現出不捨之色,但在看到紫衣女子眼中的寒光後,只得聽張若塵的,將三葉九生花取了出來。

    看到酒瘋子一副心不甘情不願的樣子,張若塵不由出手,將三葉九生花從其手中奪了過來,繼而拋向紫衫女子。

    “物歸原主。”

    紫衫女子伸出手來,將三葉九生花接過。

    不由得,其眼中的寒意,快速消退,同時將強大的氣息收斂。

    她此行只爲取回三葉九生花,若無必要,並不願與任何人發生衝突。

    當然,如果有人要阻止她取回屬於三眼古族的聖物,她也不介意與人動武。

    只要三眼古族還有人存留於世,就絕不允許聖物遺失在外。

    一翻手,紫衫女子將三葉九生花收了起來,隨即轉過身,準備離開鳳凰湖。

    “請留步。”張若塵道。

    紫衫女子停下腳步,轉過身來,將目光投向張若塵,道:“你有何事?”

    “我想冒昧的問一句,你是如何復活的?陰陽海如今又是怎樣的一種情況?”

    張若塵表情肅然的問道。

    聽到這一問話,紫衫女子的眼中,竟是顯出一縷可怕的殺機,很是冰冷的吐出四個字:“無可奉告。”

    不待張若塵再說什麼,紫衫女子轉過身去,身形閃動,眨眼便是消失無蹤。

    “這個女人不簡單,老酒鬼,你膽子還真大,居然敢搶這等強者的東西。”古松子咋舌道。

    酒瘋子一臉肉痛的表情,憤懣道:“我哪兒知道一具死屍,居然還能夠活過來,我的三葉九生花啊,張若塵,你小子不是很厲害嗎?幹嘛要怕那女人?”

    他的確不是紫衫女子的對手,可以張若塵的實力,何須如此退讓?

    “這不是怕!此女在中古時期,便應該已經死去,如今卻突然復活,再聯繫到當初陰陽海中所發生的事情,你不覺得這裏面的水很深嗎?陰陽海恐怕是發生了驚天的鉅變。”

    張若塵眼神凝重,有些懷疑紫衫女子也是崑崙界的倖存者,當初很有可能並沒有死,而是陷入了某種奇異的狀態,類似於假死。

    看來,得去一趟陰陽海。

    酒瘋子的瞳孔不由緊縮,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聽張若塵這麼一說,陰陽海隱藏的祕密,當真是細思極恐。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