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道道身影從空間裂縫中閃掠而出,登上漆黑的戰船,既有冥族,也有骨族,身上均是散發出極爲強大的氣息。

    “出發。”

    伴隨着一道極爲乾澀的聲音響起,漆黑戰船劃破水面,向着陰陽海深處進發。

    能夠在陰陽海中航行,這艘漆黑戰船無疑是很不尋常,其上分明鐫刻有大量的大聖銘紋,無懼冰寒之力的侵蝕。

    如今的陰陽海,變得極其危險,哪怕是頂尖的聖王境強者,都不敢輕易闖入,藉助外物,無疑會安全許多。

    陰陽海中的霧氣極重,不但能夠干擾視線,還能對精神力造成極大影響。

    眨眼的工夫,漆黑戰船便是消失在了濃濃的霧氣之中。

    “三百九十五名聖王境強者,達到九步聖王境界的,有十七名,倒是一股很強的力量。”張若塵低語,眼中隱隱閃過一道寒光。

    紫衫女子以清冷的語氣道:“僅是這一艘戰船上的地獄界修士,就能殺你十次,不想丟掉性命,便早些離開這裏。”

    留下這句話,紫衫女子不再過問張若塵,身形一動,閃掠進入霧氣瀰漫的陰陽海中。

    以她想來,在看到如此多的地獄界強者後,張若塵應該會十分明智的選擇退走。

    “嘿嘿,張若塵,你被人鄙視了啊,話說,我們現在怎麼辦?”

    小黑很是幸災樂禍道。

    張若塵並未去在意這些,目光凝視煙波浩渺的陰陽海,“先跟上去。”

    說罷,張若塵施展出空間挪移,從原地消失無蹤。

    以他如今的空間造詣,哪怕是在陰陽海中,也能進行短距離的挪移。而且依靠空間手段,只要他有心隱藏,就算是最頂尖的聖王境強者,都很難察覺。

    上一次進入陰陽海,他的實力太弱,只能依靠亡靈古船,如今卻是無須那般麻煩。

    不多時,張若塵便是追上了那艘漆黑戰船。

    與此同時,小黑髮現了那名三眼古族的紫衫女子,她踏水而行,緊跟在漆黑戰船的後面,腳踩一片片雪白的浪花。在她頭頂,懸浮着三葉九生花,身體變得幾乎透明,氣息也收斂於無形。

    幸好小黑的雙目靈動,堪比大聖之眼,能洞察細微,才能將她看見。

    “憑藉三葉九生花,她竟然能夠完美與陰陽海的海水相契合,絲毫不受影響,果然很有本事。”聽到小黑的描述,張若塵眼中浮現出一道訝色。

    以陰陽海海水如今的冰冷程度,哪怕是頂尖的聖王境強者,也很難長時間置身其中,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被凍成冰雕。

    “張若塵,你說這女人想做什麼?一直跟着這艘戰船,卻又不出手,難道她在等幫手嗎?”小黑眼中滿是疑惑之色。

    它的眼光何等毒辣,自然早就看出,紫衫女子的修爲極爲高深,屬於臨道境中的頂尖強者。

    能有這等修爲,會小覷張若塵,倒也很正常。

    畢竟正常情況下,接天境初期的修爲,實力能夠強到哪兒去?

    張若塵沉吟道:“陰陽海中的甦醒者,絕對不止她一個,可從種種跡象來看,這些甦醒者卻並未出手對付冥族和骨族的修士,究竟是何原因?他們是在顧忌着什麼嗎?”

    無論怎麼看,這一切都顯得很不正常。

    那位禁級強者不出手也就罷了,爲何連其他甦醒者也不出手?難道完全不在乎冥族和骨族奪走神龍一族的寶物嗎?

    “轟隆隆。”

    很是突然的,海面上掀起數百米高的水浪,浪花滔天,聲勢浩蕩。

    一艘邪氣凜然的亡靈古船,從黑色雲霧中航行出來,似一具骨骸,其上有着大量人類與蠻獸的屍骨,更有無數鬼影在其中閃爍,完全就像是一艘來自地獄的死亡之舟。

    “桀桀。”

    即便相隔甚遠,張若塵也聽到了陰測測的獰笑聲。

    張若塵的眼神一凝,目光緊緊盯着這艘突然出現的亡靈古船。

    他還記得,上一次進入陰陽海,他所乘的亡靈古船,便是與這艘極爲相似,遭遇了諸多詭異,險些將命丟在上面。

    沒想到這一次進入陰陽海,竟然又遇到了這種邪氣森森的亡靈古船,哪怕他的實力在聖王境,已經屬於最頂尖層次,對其仍舊心存忌憚。

    “糟糕,居然遇到了陰陽海中的死亡之舟。”

    漆黑戰船上,一衆冥族和骨族的強者,盡皆被驚動。

    很顯然,他們早已瞭解過陰陽海中的情況,知曉這種亡靈古船極其兇險。

    眼見亡靈古船越靠越近,頭生雙角的冥族強者當即出手,將一條斷尾的白龍抓起,在其身上割開一條大的口子,炙熱的龍血頓時噴涌而出。

    說來也奇怪,龍血噴濺到亡靈古船上後,亡靈古船的速度竟是慢了下來,且有着調轉方向的趨勢。

    “在陰陽海中,這些龍族的血,倒是十分的好用。”一名骨族強者冷笑道。

    頭生雙角的冥族強者點頭道:“的確是很好用,所以得省着點用,它們的血對於開啓真龍島,有極大的作用,不能壞了幾位大人的事。”

    斷尾的白龍痛苦掙扎,可惜其早已身受重傷,且力量被禁錮,隨着龍血被放出,其變得越來越虛弱,就連意識都開始變得模糊。

    想它堂堂祖龍山的白龍王,竟要如此悲慘的死去,實在是很不甘心。

    “唰。”

    極爲突兀的,一道銀白的劍芒閃過,將抓着白龍王的冥族強者的手臂斬斷。

    不待戰船上的一衆強者反應過來,包括白龍王在內,戰船上的所有龍族,盡皆消失無蹤。

    “什麼人?”

    頭生雙角的冥族強者怒吼道。

    張若塵的身影,在黑霧中顯現而出,以冰冷的目光注視戰場上的所有強者,道:“殺你們的人。”

    此刻,已經遠離空間裂縫,張若塵不想繼續等下去,準備動手。

    紫衫女子可以視若無睹,但是他卻不行。

    說到底,那些龍族,都是崑崙界的生靈。

    以前張若塵也和祖龍山的龍族也有矛盾,發生過爭鬥,但是,崑崙界的內部矛盾。地獄界的修士插手進來,卻另當別論。

    面對地獄界的入侵和屠戮,崑崙界的各大種族都應該團結起來,一致對外。

    此刻,隱藏在戰船後方的紫衫女子,眼中不禁浮現一抹驚色,“他竟然敢跟上來,現在還從如此多的冥族與骨族手中奪龍,難道是不想活了嗎?”

    而戰船上的一衆冥族和骨族強者,卻有着與紫衫女子截然相反的反應。

    看清張若塵的模樣後,頭生雙角的冥族強者,頓時瞳孔緊縮,“張……張若塵,你怎麼會在陰陽海?”

    他是做夢都沒想到,竟會在陰陽海中遇到張若塵這個殺神。

    漆黑戰船表面浮現出大量大聖銘紋,相互交織,磅礴的黑暗之力涌動,瞬間構成一層幽暗的光幕。

    “走,立刻退出陰陽海。”

    毫不遲疑的,戰船上的一衆冥族和骨族強者,均是選擇退走。

    受到陰陽海的影響,幽暗光幕的防禦力,會大大折扣,未必能夠經受得住張若塵的攻擊。

    只要逃出陰陽海,才能保證安全。

    至於說與張若塵硬拼,根本就沒人敢生出這樣的念頭來。

    血神教外的一戰,張若塵展現出了大聖之下第二層次的可怕戰力,早已傳遍天庭界和地獄界,誰能不懼?

    戰船上匯聚的強者雖多,且有多尊臨道境強者,可別說是大聖之下第二層次,就算是達到第三層次的都沒有一個,如何與張若塵鬥?

    “唰。”

    無數青色的藤蔓出現,纏繞向漆黑的戰船。

    wωω★tt kan★C O

    魔音自張若塵的脊柱骨中鑽出,對戰船展開猛烈的攻勢。

    之前的閉關,她的修爲已經達到臨道境,真正的實力,更是屬於臨道境的頂尖層次。

    魔音的釋放出的每一根藤蔓,都堅韌無比,足以與頂尖的萬紋聖器相媲美,攻擊力驚人。

    漆黑戰船雖不斷釋放出可怕的力量,卻是根本無法將這些藤蔓掙斷,自然也就無法順利退走。

    張若塵身邊,幾位祖龍山的龍王,均是已經恢復自由,相繼化作人形。

    “張若塵。”

    吞天魔龍將目光投向張若塵,眼中充滿了複雜之色。

    他與張若塵算是崑崙界同一時代的絕頂奇才,曾經甚至比張若塵的風頭更盛,人人懼怕,註定要成爲祖龍山新一代的龍皇。

    一直以來,吞天魔龍都十分驕傲,從不覺得自己會弱於任何人。

    可隨着時間的推移,他卻逐漸與張若塵拉開了距離,被遠遠甩在後面。

    到如今,他更是成爲階下之囚,只能任人宰割。而張若塵,卻已經威震天下,成爲無數修士眼中的殺神。

    以張若塵崛起的速度,任何天才在其面前,都會黯然失色。

    吞天魔龍怎麼也沒想到,自己竟然會需要張若塵出手相救,在前一刻,他的心中都已經只剩下絕望。

    被自己曾經的仇敵所救,且讓張若塵看到他如此狼狽的模樣,吞天魔龍的心緒真的是很複雜。

    “砰。”

    魔音以摧枯拉朽之勢,很快便將漆黑戰船的防禦攻破。

    “噗。”

    頃刻間,有着數十尊強者的身體,被魔音釋放出的藤蔓洞穿身體。

    “啊。”

    此起彼伏的慘叫聲響起,這些強者根本無法反抗,體內的精氣,快速被魔音所吞噬。

    作爲食聖花,任何修士體內的精氣,幾乎都能夠作爲其進化的養分。

    “哈哈哈,還想逃?你們倒是逃啊,一羣地獄界的渣渣,根本用不着本皇出手,魔音,給本皇滅掉他們。”小黑大笑。

    魔音臉上綻放充滿魅惑的笑容,可其出手卻是狠辣無比,屠戮着戰船上的地獄界的修士。

    哪怕是九步聖王,也無法抵擋住魔音的攻擊,只要被藤蔓刺穿身體,就會在瞬間被吸乾精氣。

    不過,這些冥族和骨族的強者,都反應極快,立刻便匯聚到一起,展開反擊。

    近百尊冥族強者匯聚在一起,釋放出強大的黑暗力量,詛咒的氣息瀰漫,形成一條洪流,向着魔音席捲而去。

    那些活下來的骨族強者,則是施展出祕法,竟是彼此拼接在一起,化爲一尊高達千丈的白骨巨人,體外縈繞磅礴的黑暗之力,一拳轟擊而出。

    詛咒乃是冥族的天賦能力,最是詭異莫測,一旦中招,哪怕是絕頂強者,也會莫名其妙丟掉性命。

    “嗤。“

    受到詛咒之力的侵蝕,魔音的釋放出的一些藤蔓,當即便是枯萎。

    而白骨巨人發出的攻擊,亦是剛猛無比,竟是生生轟斷了多根藤蔓。

    一衆冥族強者誦唸晦澀的咒言,將自身的精氣神凝聚出來,滲透進入虛空之中。

    “詛咒之手。”

    空間出現劇烈的震盪,裂開一道縫隙,一隻灰褐色的大手,從其中探出,攜帶無盡的詛咒氣息,奪魂攝魄。

    “不好。”

    在灰褐色大手出現的瞬間,魔音釋放出的所有藤蔓,都變成了灰白色,生命精氣快速流失,且向着她的本體延伸而去。

    魔音臉色劇變,連忙將所有的藤蔓截斷,同時急速倒退。

    “死。”

    那尊由諸多骨族強者組成的白骨巨人,發出一聲暴喝,拳頭上凝聚磅礴陰氣,轟擊向魔音的本體。

    就在這時,一股至陽至剛的氣息出現,高大威武的雷神尊者,擋在了魔音的身前。

    “滅世雷罰。”

    張若塵低喝,藉助金煌雷珠,施展出霸道無比的雷法。

    一道道金色的雷電出現,攜帶毀天滅地之威,狠狠的轟擊在灰褐色大手之上。

    每一道雷電劈下,灰褐色大手凝聚的詛咒之力,都會消散幾分。

    “啊。”

    十分詭異的,灰褐色大手受到攻擊,竟是發出了極爲淒厲的慘叫聲,讓人頭皮發麻。

    “嘭。”

    白骨巨人的拳頭炸碎,凝聚的陰氣,盡皆消散。

    半空中的空間裂縫,繼續擴大,一隻接一隻灰褐色的大手,從其中探出,景象十分駭人,彷彿像是地獄的大門被開啓,有着無數厲鬼要從其中爬出。

    “哼。”

    張若塵發出一道重重的冷哼聲,催動金煌雷珠,將滅世雷罰施展到極致。

    一顆顆金色的雷球凝聚,盡數飛向那道空間裂縫,而後轟然炸開。

    “轟隆隆。”

    承受這般猛烈的攻擊,那道空間裂縫瞬間破碎,那一隻只灰褐色大手,亦是煙消雲散。

    “噗。”

    祕術被破,所有冥族強者均是遭受反噬,大口咳血。

    天空中,雷雲翻滾,一條條金色的雷龍騰飛,降下一道道可怕的雷電,密密麻麻,將整艘戰船籠罩。

    那尊白骨巨人,亦是承受不住雷霆的力量,瞬間炸開,化作滿地的碎骨,大部分骨族丟掉性命,只有極少部分活了下來。

    雷法至陽至剛,可謂是冥族和骨族的剋星。

    眨眼之間,戰船上便是隻剩下數十尊強者,還在苦苦的掙扎,但已是無力迴天。

    “張若塵,本王和你拼了!”

    頭生雙角的冥族強者怒吼,體內散發出一股毀滅性的氣息。

    張若塵眼中閃過一抹不屑之色,道:“在我面前,你以爲你會有機會自爆嗎?”

    說話間,一股強大的空間之力,從張若塵的體內涌現而出,瞬間將方圓十里,完全禁錮住。

    連帶着那尊冥族強者體內狂暴的力量,也一併受到禁錮。

    之前的閉關,張若塵體內的空間規則數量,已經達到二十八萬道,所掌握的所有空間手段,威力均是大增。

    “怎……麼可能?”

    頭生雙角的冥族強者震驚無比,心中感到很是不可思議。

    這裏可是陰陽海,空間結構與外界有着極大的不同,在這裏施展空間手段,威力將會大打折扣。

    他怎麼也想不到,在受到壓制的情況下,張若塵的空間手段,竟然還能如此的可怕。

    不只是他,戰船上的其他強者,亦是瞪大了眼睛,眼中浮現出驚恐之色。

    “滅。”

    張若塵緩緩吐出一個字。

    “嘭。”

    剩下的冥族與骨族強者,身體均是爆碎開來,哪怕是強大的九步聖王,也沒能夠倖免。

    冥族的強者是直接消散,而骨族則是留下一地的碎骨。

    就這麼眨眼的工夫,近四百名聖王境強者,全軍覆沒,儘管他們也進行了拼命的反抗,卻連張若塵一根頭髮,都沒有傷到。

    “原來你就是那位時空傳人,張若塵。”

    紫衫女子顯出身形,美眸閃爍,像看怪物一般看着張若塵。

    哪怕她的性格再怎麼高傲清冷,此刻也是難以再保持平靜,她這次是徹底看走眼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