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短暫的戰鬥結束,海面重新恢復平靜,就算消散的黑霧,也快速聚攏。

    那艘突然出現的亡靈古船,此刻也已經調轉方向,消失在濃烈的黑霧之中。

    “咦?居然還聽過張若塵的名字,本皇還以爲你什麼都不知道呢。”小黑以古怪的語氣道。

    紫衫女子的眼神不斷變幻,仔細打量了張若塵一番,隨即臉色恢復如常,道:“如今陰陽海中的情況很複雜,本王先帶你們去見神龍公主。”

    “神龍公主?”張若塵道。

    紫衫女子不再像以前那麼輕視張若塵,畢竟,在中古之後,還能誕生出張若塵這種戰力的人物,必定是蓋世人傑。因此,她耐心的道:“神龍公主本是神龍半人族的公主,得到一位大人物的欣賞,親自指點了她。如今,她體內的神龍血脈完全復甦,神龍之體大成。”

    “敖心顏居然成了神龍公主,本皇果然沒有看錯她。嘿嘿。”小黑向張若塵盯了一眼,一副很嘚瑟的樣子。

    吞天魔龍出現在戰船上,目光緊緊盯着張若塵,以懇求的語氣道:“張若塵,祖龍山所有的龍族,都被冥族和骨族的強者抓走,帶去了真龍島,請你出手救救他們。”

    爲了族羣,吞天魔龍選擇低下頭顱,放下驕傲,向曾經的敵人求助。

    其他幾位龍王,也都將目光投向張若塵,眼中充滿懇求之色。事到如今,在他們看來,也只有張若塵能夠幫助他們。

    張若塵轉動目光,掃過祖龍山的幾位龍王,最後停在吞天魔龍身上,其竟會開口求他,倒真是讓他感到很意外。

    “真龍島乃是陰陽海中的禁地,神龍一族的祖地所在,絕非輕易能夠攻入,稍有不慎,就可能會有大禍。冥族和骨族爲何要如此冒險?”張若塵面露疑惑之色。

    吞天魔龍微微思索,搖頭道:“不清楚,不過……我隱約聽一位冥族的強者提到過一件東西,世界門之匙,似乎那便是他們攻打真龍島的目的。”

    “世界門之匙?那是什麼東西?”張若塵心中更加疑惑。

    而在聽到這五個字後,小黑的臉色卻是大變,道:“怎麼可能?世界門之匙怎麼可能在真龍島?不行,這事大了,天吶,原來地獄界在打這個主意。張若塵,我們這次恐怕得拼命才行,絕不能讓他們得到世界門之匙。”

    “嗯?爲何?”張若塵面露異色。

    在他的記憶中,小黑顯露出如此嚴肅的表情,可是十分罕見的,那“世界門之匙”,恐怕很不簡單。

    “暫時別問,先去真龍島。”小黑很是急切的道。

    紫衫女子的精神力顯然是極其強大,察覺到了什麼,神情凝重,道:“有冥族強者來了!”

    說話的同時,其身形快速隱入黑霧之中,藉助三葉九生花,讓自身完全變得透明,與海水渾然一體。

    “咦!藏得倒是挺快。”

    小黑向紫衫女子藏身的位置盯了一眼,露出一道鄙夷的神色,還是什麼中古時代的高手,遇到危險,竟是第一時間就藏匿,真的沒了道理。

    紫衫女子懶得理會小黑,收斂渾身氣息,不想被地獄界的修士察覺到。

    張若塵如今已是站在大聖之下巔峰的強者,自有一股威嚴,並沒有立即逃遁,將目光投向戰船的正前方。

    “唰!唰!唰!”

    接連三道破空聲響起。

    空間出現劇烈的震盪,濃烈的黑暗力量與詛咒氣息瀰漫開來,整個天地瞬間變得昏暗下來。

    可怕的黑暗之力涌現,宛如黑暗的源頭被打開,簡直要將整個陰陽海都籠罩進去。

    “好強的力量波動,比先前那數百位地獄界聖王加起來,似乎都要更加強大。”張若塵輕念一聲,神情變得警惕起來。

    黑雲的雲層中,三道身影緩緩顯現出來,形態各異,盡皆被純粹的黑暗力量所包裹,好似三尊蓋世邪神。

    他們身上的力量波動之強,令得周圍天地,都化爲漩渦。

    “嗯?張若塵,竟然是你。”開口的,乃是站在左邊的那位地獄界修士。

    此人,面目猙獰,臉上只有一隻眼睛,加上一張血盆大口,頭上佈滿鱗片,卻又伸出兩根很柔弱的觸角。

    最爲特別的是,其生有四條粗壯的手臂,肌肉隆起,如四條虯龍。

    他,名叫“夜冥憂天”。

    以張若塵如今的名氣,無論是天庭界,還是地獄界,但凡有點見識的修士,都不會不認識。

    而越是強者,便越是關注張若塵的情況。

    此刻,張若塵亦是在觀察着出現的三位強者,倒是並未貿然出手。

    眼前這三位,顯然均是出自冥族,體表浮現數以千萬計的聖道規則,那些規則就如蛛絲一般結成一片天地。

    中間的一人,身形相對比較乾瘦,鼻子很尖,如鷹嘴一般,一雙眼睛亦是如鷹眼一般凌厲,背上有着一對漆黑之色的翅膀,凝聚着強大的黑暗力量。

    此人,沒有名字,無論地獄界還是天庭界的修士,皆稱他爲“死不休”。

    右邊的是一名女子,身材高挑,曲線誘人,五官精緻,堪稱完美,可惜卻冷着一張臉,眼神更是無比冷漠,看不出絲毫感情。

    最顯眼的當屬其身後一條長長的蠍尾,呈暗金色,其上有着一道道若隱若現的詛咒印記,單單是看一眼,便讓人不寒而慄。

    若是被這條蠍尾蟄到,恐怕任誰都不會好受。

    此女,也沒有名字,稱爲“血色漣漪”。

    “冥殿七絕殺神居然有三個都出現在這裡,夜冥憂天、死不休、血色漣漪。”

    看清這三人的模樣,張若塵的臉色,終於是有了一些變化。

    冥族,作爲地獄界上三族之一,可謂是天才輩出,強者無數。

    而在大聖之下,有七個修士,絕對是能夠讓天庭萬界的修士都爲之聞風喪膽,他們號稱冥殿七絕殺神,個個修爲都達到臨道境界,每一個都有擊敗或者殺死不朽大聖的戰績。

    更爲重要的是,他們擅長合擊之術,能夠組成七絕殺陣,聯手之下,天下無敵。就算是號稱地獄界第一高手的閻無神,同時遇到他們七人,估計都得退避三舍。

    七絕殺神從來都是一起行動,既然夜冥憂天、死不休和血色漣漪出現在這裡,那便說明另外四絕,定然也已經來到陰陽海。

    “世界門之匙到底是什麼東西,怎麼連冥殿七絕殺神都來了?骨族的三帝十二尊,是不是也來了?”張若塵向小黑傳音。

    小黑輕輕咳嗽,道:“都說了,那東西關係重大,冥族和骨族傾巢而來,都是有可能的事。”

    感受到地獄界三大強者身上散發出的可怕氣息,吞天魔龍及幾位龍王,都不禁心顫,差距實在太大,對方的一個眼神,簡直都能將他們殺死。

    “張若塵,既然你自己送上門來,也就怨不得誰了!”

    生有四臂的死不休,嘿嘿一笑。

    說話間,四柄泛着寒光的戰刀,從其體內飛出,四隻手分別握住一柄。

    這四柄戰刀都很不尋常,居然全都是君王戰器,鋒利無比,哪怕是一座小型的世界,估計都能直接劈開。

    “四季刀,四刀顯四季,四季皆死寂。”

    死不休揮動手中的四柄戰刀黑暗之力涌動,瘋狂注入戰刀中,將戰刀中蘊含的王級銘紋,盡皆激活,浮現身周的那片天空。

    春夏秋冬四季的景象,猶如四座大世界,浮現出來,懸浮在他身體四周。

    春季,生機蓬勃,萬花齊開。

    夏季,烈日當空,冰川融化。

    秋季,黃葉滿山,萬物凋零。

    冬季,白雪皚皚,冰封一界。

    四座大世界,都是由死不休修煉出來的規則凝聚出來,代表他在聖道上的造詣。

    “有些不劍道,這個死不休,修煉聖道不僅僅只代表毀滅,還有象徵生命的力量。由此可見,他對生和死的理解,已經達到極高的層次,不輸於大聖。”張若塵暗道。

    四道泛着幽光的刀芒斬出,每一刀都與世界虛影重合,鋒芒畢露,似可毀滅一界,斬盡一切生靈。

    面對張若塵這種強大的對手,死不休沒有半點保留,一出手,便是全力以赴。

    張若塵也不敢輕視對手,心意一動,沉淵古劍從神光氣海中飛出,被他一把抓住。

    沉淵古劍劃過奇異的軌跡,斬出一道絕世鋒芒。

    鋒芒所過之處,空間頓時裂開一條長長的縫隙,狂暴的空間之力,從其中散逸而出。

    “轟。”

    劍芒瞬間擊潰四座世界虛影,雖然變得很微弱,可還是繼續向死不休斬殺而去。

    二十四年閉關,張若塵在劍道上的造詣,已是更上一層樓。手握長劍,瞬間就像化爲絕代劍帝,每一劍都是無敵劍招。

    劍招更是可以與空間力量合二爲一,爆發出更加強橫的力量。

    此外,沉淵古劍在這二十四年中,吸收煉化了大量聖器,已經是達到萬紋聖器的極致,內蘊十二萬九千五百九十九道銘紋,只差一道,便能達到君王戰器的界限。

    當然,這並非一件易事,需要經歷天劫的洗禮,讓內蘊的銘紋發生蛻變。

    度過便是君王戰器,度不過,便是隻能被毀滅。

    便是極爲厲害的器道地師,想要成功煉製出一件君王戰器來,都十分的困難。

    頂級的君王戰器,哪怕是大聖,都會渴望得到。

    張若塵暫時並未打算讓沉淵古劍去度天劫,倒不是怕度不過,而是想讓沉淵古劍積蓄更爲雄厚,更有利於今後的成長。

    以沉淵古劍如今的品階,加上紫色神石的增幅,其威力已經是不弱於一般的君王戰器。

    “砰。”

    死不休揮刀,很是輕鬆的,將斬到近前的劍芒擋住。

    “能做神的男人,果然不能輕視,難怪那麼多威名赫赫的高手,都在你手中栽了跟頭。”死不休嘿嘿一笑,隨即眼神一沉,道:“二哥,老七,一起出手,拿下他。”

    聞言,夜冥憂天和血色漣漪立刻便是有了行動。

    他們七絕殺神,曾經得到冥殿一樣總要的傳承,每一位各分七分之一。號稱利用好這種傳承,七人可以一起成神。

    正是如此,七人才能組合成七絕殺陣,天下無敵。

    當然,雖然只有三人,可是聯手之後爆發出來的戰力,卻也是非同小可。

    夜幕憂天的手中出現一杆漆黑如墨的長槍,槍身上鐫刻有金色的秘紋,若隱若現,彷彿有着生命。

    “譁——”

    以血色漣漪爲中心,出現一圈圈血紅色的波紋,一直蔓延到數百里之外。

    三大高手身上散發出來的力量波動節節攀升,在他們中心的位置,出現一朵有着三片花瓣的冥蓮,正是這朵冥蓮,將三人的力量結合在了一起,使得三股力量發生共振,彷彿是合體了一般。

    “張若塵,有些不妙啊!”小黑的眼神,變得凝重。

    張若塵卻是無所畏懼,道:“機會難得,正好會一會傳說中的七絕殺神。”

    夜冥憂天扇動翅膀,極速向張若塵接近,手中的長槍,閃電般刺出。槍未至,一道無堅不摧的可怕勁力,卻已經是將張若塵牢牢鎖定。

    “接我一刀。”

    死不休暴喝,一柄戰刀,脫手飛出。

    “噗!”

    長槍和戰刀,相繼穿透張若塵的身體。

    不過,下一刻,這個“張若塵”便是消散開來,僅僅只是一道殘影。

    張若塵的真身出現在百丈之外,徑直向着血色漣漪攻去。

    同時面對七絕殺神中的三絕,哪怕是張若塵,也承受着巨大的壓力,最好的辦法,無疑是先決掉其中一個。

    “在陰陽海,還能施展空間挪移,難怪有膽和我們交手。”

    血色漣漪眼神淡漠,見張若塵攻來,並未顯露出半點懼色。

    如山似海的毒霧,從她那纖細的嬌軀中釋放而出,向着張若塵籠罩而去。原本是冰肌玉膚,卻有蘊含殺聖的毒性,對任何男子都是致命的。

    從血色漣漪體內涌出的毒霧極其可怕,連空間都隱隱受到侵蝕,變得有些不穩定。

    張若塵的眉頭微微皺起,身形不由一滯。

    趁着張若塵猶豫之際,血色漣漪的蠍尾,劃過虛空,拖出一道美麗的弧線,劈向他的頸部。速度之快,似乎沒有使用任何時間,瞬間便至。

    ……

    距離此處大概五萬裡的陰陽海上,航行着一首龐大無比的船艦,站在船艦的尾部,看不見船頭。

    船艦上的三張鐵布神帆,足有近萬米長,遠遠望去,像是三座古老大山。

    一位明眸皓齒的白衣女子,身着男裝,手持摺扇,坐在船艦的船頭,身前擺滿各種名貴的酒,還有一隻只精緻的酒杯。

    雖然穿着男裝,可是,卻依舊畫着妝容,纖長的柳眉,彎曲的睫毛,紅潤的嘴脣,給人中說不出的風情。

    在她身旁,有着一羣千星文明的老者守護。

    整個船艦上,更是密密麻麻的站着千星文明的聖王級修士,可謂是高手如雲。當然也正是因爲有這麼多高手在身邊,千星天女進入危險至極的陰陽海,還能如此愜意。

    突然,遠處傳來一股強勁的力量波動,別的修士或許感知不到。可是,千星天女卻是瞬間眉毛一挑,一雙本源神目,向力量波動傳來的方向望去。

    彷彿能夠看到數萬裡外的景象一般,千星天女的臉上,露出一道愕然之色,笑道:“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我就說,張若塵肯定會來陰陽海。現在信我了吧?”

    在千星天女的對面,還有三男一女,個個都有驚人的來歷。

    三位男子,分別來自三個古文明,乃是三位天子。至於那個女子,則是天庭排名前十的強界“天龍界”的一位龍女,《九仙美人圖》上的玲瓏仙子。

    其中一位有着一頭金色長髮的天子,容貌極其英秀,也向力量波動傳來的方向望去,眉心位置浮現出一道金色太陽印記,將這片海域都映照成了金色。

    此人,乃是豔陽文明的天子,看到數萬裡之外的戰鬥景象後,搖頭一笑:“張若塵不該來陰陽海。”

    “爲何?”有人問道。

    豔陽天子道:“不來,至少還可以多活一段時間,畢竟天堂界那兩個逆天的傢伙,暫時都抽不開身對付他。但是,他遇到冥殿七絕殺神,哪裡還有活路。哎,這個崑崙界的年輕戰神,估計是要隕落在陰陽海上。”

    ……

    小黑的本體是不死鳥,火焰小鳥卻是一隻鳳凰,不死鳥是鳳凰嗎?小黑和小紅有什麼特殊的關係呢?關注微信公衆號“飛天魚”,查看歷史消息或者後臺回覆關鍵詞“不死鳥”即可查看相關內容。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