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收起戰船,張若塵等人跟着敖心顏,登上大陸一般的銀龍島。

    數以千萬計的神龍半人族,如今都生活在銀龍島上,藉助神龍一族的資源修煉,實力早已今非昔比。

    作爲五爪銀龍的後裔,呆在銀龍島上,無疑是十分有助於神龍半人族喚醒神龍血脈。

    當血脈完全復甦,神龍之體大成,也就與真正的神龍,沒有太大的區別。

    就像敖心顏,如今已然是能夠歸入神龍一族,各方面都可以與真正的五爪銀龍媲美,所以纔會被那位禁忌人物封爲神龍公主。

    不多時,一行人來到一片氣勢恢宏的宮闕前,銀光璀璨,無數龍氣騰起,化爲一條條五爪銀龍,在天空中飛舞,靈動無比,栩栩如生。

    “好濃郁的天地聖氣,這裡倒是難得的修煉寶地。”張若塵輕語道。

    敖心顏道:“銀龍宮之下有着三條聖脈交匯,乃是銀龍島上,聖氣最爲濃郁的地方之一,我大部分時間,都是在其中修煉。”

    說罷,敖心顏一揮手,濃烈的龍氣自動分散開來,形成一條通往銀龍宮的通道。

    “諸位,請。”敖心顏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沒有人遲疑,紛紛跟着敖心顏進入前方這片神聖的宮闕之中。

    銀龍宮乃是昔日五爪銀龍的一座神宮,曾有多條神境的五爪銀龍,棲居於其中,至今還殘留着濃郁的神龍氣息。

    從外面看,銀龍宮亦是極其龐大,由諸多殿宇組成,但進入其中後,就會發現,其內蘊乾坤,遠比從外面看到的要龐大得多。

    站在這些殿宇前,張若塵等人無不顯得很渺小,感覺就像來到了巨人的國度。

    有着敖心顏的帶領,張若塵一行人穿過殿宇,進入到最爲宏偉的一座宮殿之中。

    一進入這座宮殿,張若塵的目光,便是被其中的一道身影所吸引。

    那是一名看上去十六七歲的白衣少年,俊美無比,外表很稚嫩,猶如鄰家男孩,可其眼神卻是極其深邃,飽經滄桑,身上自然而然散發出一股指點江山、俯視天地蒼生的皇道氣勢,似一位執掌不朽皇朝的至尊帝皇。

    “天命屍皇。”

    張若塵眼中閃過一道異光。

    當初,天命屍皇剛復生,張若塵便是與其打過交道,可謂是再熟悉不過。

    先是死禪老祖,現在又見到天命屍皇,張若塵真是不得不佩服敖心顏,竟能有如此大本事,可以同時將這兩位請來陰陽海。

    這兩位都可謂是傳奇人物,一位自創詭異莫測的死禪佛法,能夠輕易操縱死屍,這種手段,在戰場上,無疑是能夠發揮出驚人的作用。

    另一位,則是中古後,第一位建立中央帝國,統一人族的大帝,且逆天改命,時隔數萬年,活出第二世來。

    關鍵在於,他能夠活出第二世,隱隱與中古時期一位神級巨頭“碧落子”有關。昔日,碧落子和空城子形影不離,兩人聯手,可以與十劫問天君和須彌聖僧等人齊名,絕對是禁忌一般的存在。

    縱觀天庭界和地獄界,也鮮有能與張若塵、死禪老祖、天命屍皇相比的人物。

    不過,死禪老祖和天命屍皇都太低調,返回崑崙界這般長時間,張若塵都不曾聽說過任何有關他們的消息,一度以爲他們已經突破至大聖境,無法參與崑崙界內的功德戰。

    倒是沒有想到,竟會在陰陽海與他們相見。

    兩人身上均是籠罩着一層迷霧,任誰都難以看透他們的虛實,不知修爲實力,究竟達到了何種層次。

    以死禪老祖和天命屍皇的神秘,天庭界和地獄界應該都沒什麼人知道他們的存在。

    微微打量,張若塵發現,天命屍皇身上的屍氣,已經是極淡,幾乎感知不到,或許再過一段時間,其身上的屍氣將完全消失,變得與常人無異。

    到底是昔日的無上大帝,掌握有種種匪夷所思的手段。論修煉時間,遠超張若塵十倍、百倍。

    天命屍皇轉過頭來,將目光投向張若塵,很是平淡道:“張若塵,你也來了!”

    張若塵在天命屍皇對面的位置坐下,雖然年紀輕輕,可是身上那股氣勢卻如少年大帝,並不弱於天命屍皇和死禪老祖。

    “我本以爲你不會插手這種麻煩的事情,倒沒想到,你竟是來得這般早,這似乎不是你的性格。”張若塵別有意味道。

    天命屍皇道:“人的性格,都是情感決定的,到了我們這樣的高度,早已不會被情感左右。此事關乎世界門之匙,本皇自然是要來。”

    死禪老祖雙手合十,寶相莊嚴,念出一聲佛號,道:“人生在世如身處荊棘之中,心不動,人不妄動,不動則不傷;如心動則人妄動,傷其身痛其骨,於是體會到世間諸般痛苦。”

    天命屍皇聽出死禪老祖話中機鋒,眼神平靜似水,道:“死禪,本皇雖然有心執掌世界門之匙,以防有失。但,只要它不落入地獄界的手中,世界之門不被打開,那麼一切都好說。本皇之心,未動。”

    這時候,其他修士也都進入殿中,各自找位置坐下。敖心顏作爲這裡的主人,自然坐在大殿正中的主位。

    “敖心顏,先和我們說說世界門之匙的情況,據本皇所知,自從接天神木被砍倒,世界門之匙便已經消失,現在怎麼又出現了?”

    小黑眼中滿是疑惑之色。

    敖心顏表情嚴肅,道:“世界門之匙的存在與否,其實與世界之靈的狀態有關。”

    “世界之靈。”

    聽到這四個字,張若塵的目光一凝。

    難怪敖心顏會說此事關乎崑崙界的生死存亡,原來竟是牽扯到了世界之靈。

    對於世界之靈,張若塵並不陌生,當初在青龍墟界,他便是接觸過。

    所謂世界之靈,乃是一座世界的本源之氣強大到一定程度,誕生出靈智來,可以左右這座世界中的一切事物,可以稱之爲天道,所有的秩序、規則,都與其有關。

    作爲一座萬古不滅大世界,崑崙界自然擁有着世界之靈,且極其強大。

    衆所周知,崑崙界曾經的世界之靈,乃是接天神木,在崑崙界誕生時,接天神木便已經存在,兩者乃是共生的關係。

    中古末期,接天神木被一位兇人砍斷,導致崑崙界的本源之氣受到極大損傷,自那以後,崑崙界逐漸走向衰落,規則缺失,修煉環境不斷惡劣,再也沒有生靈能夠修煉成神,乃至於修煉到大聖境的生靈都極少。

    直到池瑤女皇逆天成神,纔打破了這一桎梏。

    也因此,崑崙界開始復甦,誕生出無數珍貴的修煉資源。

    敖心顏繼續道:“大家應該都知道,在近古以前,崑崙界的世界之靈,一直是接天神木,但也並非只是接天神木,作爲一座萬古不滅大世界,本源之氣的強大程度,遠非一般的大世界可比。”

    “崑崙界的本源之氣,從最初便一分爲二,一部分與天地靈根相結合,另一部分則隱藏在一個無比神秘的空間之中,也即是說,崑崙界一直都擁有着雙世界之靈,要抵達那個空間,需要一把特別的鑰匙,便是那世界門之匙。”

    “昔日接天神木被砍斷,崑崙界的本源之氣,因此遭受重創。另一半本源之氣陷入沉寂,世界門之匙也隨之消失。”

    聞言,在場所有人都不禁露出驚色,如此辛秘,他們此前無疑都是不知道的。

    按照敖心顏所說,等於崑崙界擁有着雙世界之靈,而隱藏在那座神秘空間內的,應該更加重要,其纔是崑崙界的根基所在,接天神木都是由其衍生出來。

    “爲何現在世界門之匙又出現了?且還被地獄界所知道?”張若塵好奇問道。

    他心中雖有着一些猜測,但還是想從敖心顏口中得到確切的答案。

    敖心顏道:“世界門之匙出現,意味着隱藏在那個神秘空間中的本源之氣,已經復甦,究其原因,在於新的天地靈根已經出現,能夠與崑崙界的本源相契合。”

    “黑暗神殿一直在打崑崙界本源的主意,所以世界門之匙剛一出世,便是被他們以特殊手段感知到。”

    說起這些,敖心顏不免嘆息了一聲,黑暗神殿的手段,着實很可怕,哪怕世界門之匙存在於陰陽海中,也無法瞞過。

    “如果地獄界得到世界門之匙,藉此開啓那個神秘空間,將崑崙界最爲根本的世界之靈取走,那崑崙界便徹底完了,絕對不能讓他們成功。”小黑情緒很是激動道。

    隨即,小黑又看向敖心顏,問道:“那位大人爲何不將世界門之匙帶走?”

    “世界門之匙很特殊,與世界之靈緊密相聯,不能被帶出崑崙界,乃至於不能出陰陽海。”敖心顏搖頭道。

    聞言,小黑的心不由一沉。

    死禪老祖皺眉道:“地獄界大軍,已經是將真龍島所在海域,完全封鎖,諸多強者坐鎮在那裡,一旦真龍島被攻破,想要阻攔他們奪取世界門之匙,恐怕不是一件易事。”

    他之前已經是去真龍島那邊探查過,還與冥殿七絕殺神中的四位交了手,真切感受到了地獄界大軍的強大。

    僅靠他們這點人,明顯是沒辦法與地獄界硬拼。

    “地獄界大軍爲何還沒有進攻真龍島?”張若塵眼中露出疑惑之色。

    地獄界那般渴望奪取世界門之匙,沒道理會如此淡定。

    敖心顏道:“真龍島有着陰陽海最強的禁陣守護,強攻根本就無法闖入,所以地獄界大軍是在等待時機,晝夜交替之時,正是禁陣威力最弱的時候。”

    陰陽海很特殊,這裡的白晝與黑夜,與外界是不一樣的,半個月纔會出現一次晝夜交替。

    也即是說,陰陽海的一個晝夜,等同於外界的一個月。

    “距離下一次晝夜交替,還有多長時間?”張若塵當即追問道。

    三眼古族的紫歆聖王道:“還有三天。”

    聽到這個回答,在場所有人的心,都不由一沉,僅僅三天時間,還真是夠短的。

    “地獄界抓走了我祖龍山所有龍族,會不會藉此提前發動進攻?”吞天魔龍眼中滿是擔憂之色。

    祖龍山數以萬計的龍族,全都落入了地獄界大軍的手中,如果不能救回,那祖龍山必將就此衰落,僅靠他們幾個,還不知道需要多少年,才能讓祖龍山逐漸恢復元氣。

    奈何他們的實力都太弱,連自保都做不到,更別說是去救其他龍族。

    敖心顏搖頭道:“不到晝夜交替之時,即便地獄界獻祭掉祖龍山所有的龍族,也是無濟於事,他們不會這麼傻,不過想要將那些龍族救回,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聞言,吞天魔龍也不好再說什麼,畢竟他總不能強迫張若塵等人爲此去拼命。

    經過短暫的沉思,張若塵看向敖心顏,道:“給我安排一個安靜的地方,我需要做一些準備。”

    “沒問題。”敖心顏道。

    張若塵沒有耽擱,當即便是起身,與小黑一起離開。

    正如敖心顏所說,銀龍宮的諸多殿宇均是空置,並無任何人佔據。

    時間很緊迫,張若塵進入其中一座宮殿,繼而以空間陣法封鎖,不想任何生靈打攪。

    “張若塵,你拉着本皇過來做什麼?”小黑很是疑惑道。

    張若塵正色道:“三天後,免不了一場惡戰,地獄界的強者太多,以我現在的實力,未必能夠應付得了,必須要再提升一些。”

    “只剩下三天,哪怕是藉助日晷,你也僅僅只能修煉三年時間,根本就不可能讓你提升太多修爲實力,你難道有什麼快速提升實力的辦法?”小黑有些凝重道。

    越往後,修爲實力的提升,便越是困難,別說三年,就算是三十年,也未必能夠有較大的突破。

    張若塵道:“我打算煉化那五種頂級的五行神物,將我的五行混沌體修煉到極致,應該可以讓我的實力,有較大的提升。另外,我需要你的配合,佈置更厲害的時間陣法和空間陣法,最好和九品陣法結合在一起,做爲應對冥殿七絕殺神的手段。”

    憑藉他一己之力,或許還不是冥殿七絕殺神的對手。

    可是,提前準備時間陣法和空間陣法,或許就有與他們叫板的實力。至少也要在關鍵時刻,困住他們,

    “現在便煉化五行神物,會不會太早了些?會存在極大的風險。”小黑麪露擔憂之色。

    修士剛達到接天境,肉身尚未被天地之力淬鍊得圓滿,冒然煉化五行神物,哪怕擁有五行混沌體,也未必能夠承受得了,一不小心,就會受到重創。

    張若塵微微搖頭,道:“修煉一途,本就沒有什麼是絕對穩妥的,而且這是眼下最好的辦法,放心,以我如今的體質,我有把握煉化五行神物。”

    見張若塵如此堅持,小黑只得點頭,道:“好吧,你就試試看,但千萬不要勉強,佈置陣法的事情,本皇會全力相助。”

    主要是他也實在想不到更好的辦法,只能讓張若塵去冒險。

    而且煉化五行神物,雖說十分兇險,但如果一切順利,對張若塵而言,無疑是能夠有巨大的好處,接下來的修煉會輕鬆不少。

    ……

    小魚祝各位讀者中秋節快樂!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