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宮殿內,張若塵激活日晷,開始閉關,距離地獄界攻打真龍島,只剩下短短三天,時間非常緊迫,半刻都耽擱不得。

    好在之前閉關,並未將收集到的神石,全部用掉,要不然,現在才真的會頭疼。

    心意一動,張若塵將時間聖相和空間聖相,一併顯化出來,這兩大聖相最爲特殊,無形無影,除卻他本身,其他人根本就無法看到。

    接下來,兩大聖相將與小黑聯手,將時間陣法和空間陣法,與九品陣法相結合,形成可怕的殺手鐗。

    而張若塵本身,則是準備煉化五行神物,此事無疑是極具挑戰性。

    就算是很多臨道境強者,要煉化頂級的五行神物,都是極其困難,更別說還將時間限定在三年內

    但眼下,張若塵也沒有別的什麼辦法,想要快速提升實力,只能用非常之法。

    心意一動,五個封閉的錦盒,出現在張若塵的面前,正是之前寂滅大帝交給他的東西,每個錦盒內,都封存有一種頂級的五行神物。

    一揮手,五個錦盒盡皆開啓,各色神光綻放而出,更有磅礴的五行元氣瀰漫開來,濃郁得化不開,若是在外界,必然會形成驚人的異象。

    看到錦盒中的五種神物,張若塵的眼睛不禁一亮,若非擒住宙宇和墨聖,狠狠的敲了天堂界派系竹槓,靠他自身的話,別說五種頂級的神物,哪怕是一種,都未必能弄到。

    任何一種頂級神物,都珍貴無比,哪怕是神,也會將之視爲珍寶,不會輕易賜予他人。

    像張若塵先前,從蒼龍那裡弄到的兩種五行神物,都十分普通,與眼前這五種頂級的五行神物,完全不在一個層次上。

    聖王境修士要跨入大聖境,最關鍵的便是鑄造不朽聖軀,所用的材料,直接關係到不朽聖軀的強弱,也關係到今後的修煉高度。

    任誰都想使用最好的材料,奈何卻太難得到,別說是使用頂級的神物鑄造不朽聖軀,就算是能用上普通神物的都很少,大多都是隻能尋到較好的聖物。

    “太初之水、功德混元石……,都是難得的神物,希望能夠給我帶來驚喜。”張若塵的眼中浮現出濃濃的期待之色。

    張若塵曾在功德總驛站的功德兌換處,看到過功德混元石,需要五百億點功德值,才能夠兌換一塊。

    也即是說,要通過功德神殿兌換到這五種頂級神物,一共需要兩千五百億點功德值,這根本就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如今聖王功德榜的第一,所擁有的功德值,也纔不過數百億點。

    “先從太初之水開始吧!”張若塵低語道。

    伸手一抓,拳頭大的一團太初之水,從錦盒中飛出,看上去如水銀一般,量明明不大,卻格外的沉重,超過十萬斤。

    相對而言,太初之水的性質要溫和一些,對血肉會有滋養作用,危險性最小,等將其煉化,肉身的適應力會大大增強,再去煉化其他神物,會變得容易不少。

    《九天明帝經》運轉,張若塵拋開雜念,心無旁騖,認真煉化起來。

    只是,太初之水看似溫和,實則同樣很霸道,有些超出張若塵的預料,以他如今的肉身強度,竟也顯得很勉強,剛將少量太初之水納入體內,血肉筋骨便是出現損傷。

    不由得,張若塵只能放慢煉化的速度,這種事情還真是急不得。

    “雖然很難,但總算勉強能夠煉化,這一次,我不一定要將五行神物全部煉化,哪怕只是煉化一小部分,也足以讓我的五行混沌體得到極大提升。”

    張若塵心中暗暗想道。

    想要一次性煉化足夠鑄造不朽聖軀的神物,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需要循序漸進,慢慢的積澱,這與他修煉五行混沌體,是相同的道理。

    小黑在一旁觀察了一會兒,確定張若塵這邊暫時沒什麼問題後,也同樣靜下心來,開始研究如何將時間陣法、空間陣法與它的九品陣法相結合。

    在小黑的面前,有着三十六杆陣旗,每一杆陣旗上面,都鐫刻有無數繁奧的陣紋。

    這些陣旗,乃是小黑的心血結晶,可以藉此佈置出複雜玄奧的九品陣法,陣法一出,殺聖王如同殺雞,即便是對上宙宇、墨聖那一層次的強者,也能與之周旋。

    但,要用來對付冥殿七絕殺神,明顯還不太夠,必須要將其威力有一個較大提升才行。

    “每一杆陣旗之上,都已經鐫刻了一千兩百萬道陣紋,想要困住冥殿七絕殺神,至少需要將陣紋數量增加一倍,還得與時間陣紋和空間陣紋相結合,這還真是一個龐大的工程,簡直是要本皇的命啊。”

    一想到接下來三年要完成的事情,小黑不禁頭大。

    時間實在太短,小黑也無法保證一定能夠完成,但事到如今,也只能放手一搏。

    而且就算陣旗順利完成晉升,也還有很多麻煩的事情,越強的陣法,催動所需的能量便越多,且掌控的難度也會增大。

    真正的九品陣法,往往都是以神石催動,大量聖石輔助,同時需要煉入大聖級的陣靈,畢竟九品陣法,本就是用來對付大聖級強者。

    “先祭煉陣旗,剩下的讓張若塵想辦法。”

    用力搖了搖頭,小黑不再多想,開始專心致志鐫刻陣紋。

    如果不能讓陣旗蛻變,想再多也沒用。

    當張若塵與小黑閉關之時,陰陽海中卻是風起雲涌,越來越多地獄界修士從那條空間裂縫中涌出。

    與投入其他功德戰場的大軍不同,陰陽海匯聚的盡皆是聖王境強者,其中不乏九步聖王存在。

    整個陰陽海,幾乎都已經被地獄界大軍所封鎖,任何人想要出入陰陽海,都變得很不容易。

    真龍島附近的一片隱秘海域中,五艘龐大無比的戰艦停泊其中,靜靜的觀察着真龍島的情況。

    說來也奇怪,周圍海域分明有着大批地獄界強者巡邏,卻偏就無法發現這五艘戰艦,隱匿得可謂是極好。

    “黑暗之子果然來了,好可怕的黑暗氣息,與一般黑暗修士截然不同。”

    千星天女動用本源神目,遠遠注視地獄界的一艘戰船,眼中不禁浮現出一抹凝重之色。

    地獄界共有七艘龐大的戰船,停泊在真龍島海域,每一艘戰船上,均有絕頂強者坐鎮,且有的更是不止一尊。

    千星天女所觀察的那一艘,乃是其中最爲龐大的一艘,被磅礴的黑暗之力所籠罩,哪怕是她的本源神目,也無法看得透徹。

    大尊皺眉道:“黑暗之子乃是黑暗神殿萬年難得一見的絕世奇才,進入黑暗之淵,不但未死,還得到巨大機緣,將異種黑暗物質融入體內。而且,他還得到黑暗神殿一位古老巨擘的傳承,誰也不知道他究竟有多少底牌。”

    “地獄界大聖之下,黑暗之子的實力,足以排進前三,黑暗神殿竟然讓他出動,看來是對世界門之匙志在必得。”

    縱觀天庭界和地獄界,大聖之下,還真是沒多少人,是能夠不忌憚黑暗之子的。

    “黑暗之子、冥殿七絕殺神、骨族三帝十二尊,都是些棘手的人物,想從他們手中搶奪到世界門之匙,恐怕會是一場苦戰,我們中說不得會有人殞命在真龍島。”北斗天子凝重道。

    爲了奪取世界門之匙,地獄界這次是真的下了血本,幾乎將冥族和骨族最精銳的人馬,都給抽調了過來。

    一般情況下,黑暗之子、冥殿七絕殺神和骨族三帝十二尊,根本就不太可能出現在同一個地方,他們中隨便一位,都足以主導一座功德戰場。

    “其實,也無需如此緊張,即便奪不到世界門之匙,對我們而言,也並沒有什麼損失,該頭疼的是崑崙界。”

    “事後,我們還可以去攻打金龍島和銀龍島,那是五爪金龍和五爪銀龍的棲居之地,神龍一族所收藏的寶物,必然都在這兩座島上,若能得到,同樣是巨大的收穫。”

    豔陽天子輕笑道,倒是並未顯出什麼壓力來。

    很顯然,從一開始,他便是盯上了金龍島和銀龍島,無論如何,這一趟都不能白來。

    尤其如果崑崙界真的已經走向末路,那就更應該抓住機會,多搶奪一些機緣,總比便宜地獄界要好。

    玲瓏仙子淡淡看了豔陽天子一眼,道:“金龍島和銀龍島沒你想的那麼簡單,崑崙界的神龍一族,無論是五爪金龍,還是五爪銀龍,均是誕生過霸主級強者,最好不要輕易踏足他們的棲居之地。不然,很可能會招來殺身之禍。”

    同樣是龍族,玲瓏仙子對崑崙界的龍族,無疑是最爲了解。

    在離開天龍界時,族中長輩便是交代過,除卻真龍島,絕不可去踏足陰陽海中的其他島嶼。

    何謂霸主級強者?那是在神靈中都能稱雄的存在,必然是掌握了奧義。

    神靈掌握奧義與否,實力可謂是有着天差地別。

    就像月神當初僅僅只恢復了五成神力,可依靠所掌握的奧義,仍舊能夠輕鬆擊敗沒有掌握奧義的焱神。

    通常也只有掌握了奧義的神靈,才能擁有屠神的能力。

    豔陽天子心中一動,表面卻還是很隨意道:“霸主級強者的確很強,可畢竟已經隕落,又還能夠留下多少手段?仙子根本無須這般小心謹慎。”

    聞言,玲瓏仙子卻是不再說什麼,有道是話不投機半句多。

    “奇怪,地獄界已經快要強攻真龍島,爲何張若塵卻並未趕來?難道他已經離開陰陽海?還有其他崑崙界的強者,怎麼也都不見蹤影?”千星天女露出疑惑之色。

    豔陽天子輕笑道:“早些逃出陰陽海,纔是明智的選擇,以陰陽海如今的形勢,張若塵即便摻和進來,也根本改變不了什麼,反而很可能白白丟掉性命,他這位所謂的崑崙界戰神,面對黑暗之子、冥殿七絕殺神等人,根本就是個笑話。”

    任誰都聽得出,豔陽天子對張若塵的輕視。

    聽到這番話,千星天女的眼中,不禁閃過一道譏笑之色,暗道:“做爲一座古文明的天子,竟然就這點城府和眼力。張若塵回到崑崙界,血戰連連,兇威蓋世,多少威名萬界的高手飲恨,就連巡天使者的分身都敢打爆,他居然還敢小覷。若是讓豔陽天子登上天主之位,豔陽文明怕是得沒落下去。”

    “做好準備,很快便到晝夜交替之時,只要地獄界攻破真龍島,我們便立刻以最快速度登島,前往島中心的龍神殿,世界門之匙就在那裡。”北斗天子表情嚴肅道。

    儘管知道奪取世界門之匙很難,但這次他們四大古文明世界,加上天龍界,匯聚於陰陽海的力量同樣不弱,未必不能與地獄界一爭。

    其中,天龍界的勢力最爲強大,恆古一霸,在諸天萬界排名前十,僅次於四大主宰世界。十萬年前,西方宇宙的三巨頭天堂界、崑崙界、西天佛界,任何一界擰出來都未必打得過天龍界。要知道,那個時候,崑崙界可是有須彌聖僧、十劫問天君、龍主極望等人坐鎮。

    當然,後來日晷開啓,崑崙界進入“天上一天,地上一年”的時代,實力突飛猛進,將天堂界、西天佛界、天龍界遠遠甩開,有制定宇宙新秩序的霸氣。可惜還是差了一步,功虧一簣,輝煌之後只剩一片殘破。

    如今,天龍界的實力,必定是比十萬年前更加恐怖,如今的崑崙界與之相比,差了十萬八千里。

    千星文明、豔陽文明、北斗文明、巫神文明,都是宇宙古文明的四大巨頭,底蘊深厚,傳承久遠,有和天宮談判的資格。

    他們這麼強大的五股勢力前來,可謂是所圖甚大。

    …………

    銀龍宮中,敖心顏、天命屍皇、死禪老祖,與另外十多道強大的身影匯聚在一起,三眼古族的紫歆聖王赫然也在其中。

    那十多道與敖心顏等人平起平坐的身影,個個氣息如龍似鳳,氣質沉穩,血氣渾厚,身上蘊含古韻,宛如是從遠古史書中走出的人物。紫歆聖王在他們中,只是坐在末席。

    “組長怎麼還不出關?晝夜交替馬上就會到來,再不趕去真龍島,不但沒機會救祖龍山的龍族,更加不能阻止地獄界奪走世界門之匙。”敖心顏面露焦急之色。

    天命屍皇道:“此事耽擱不得,我們先行前去。”

    死禪老祖盤坐在四不像異獸的背上,口中誦了一聲佛號,道:“莫急,張施主已經來了!”

    其話音未落,張若塵和小黑的身影,便是出現在四人的眼前。

    “讓諸位久等了,我這邊已經準備妥當,隨時可以出發。”張若塵道。

    天命屍皇深深看了張若塵一眼,眼中隱隱閃過幾縷異光,短短三天時間,他竟是感覺張若塵發生了極大的變化。

    這種變化並非是表面,而是內在,好似完成了脫胎換骨。

    ……

    繼續推進小魚的新書《天帝傳》,希望各位讀者可以支持一下。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