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晨靜,你發現了什麼?”大尊有所察覺。

    千星天女微微皺眉,隨即笑道:“我就說張若塵一定還在陰陽海,那個天不怕地不怕的傢伙,有意思,他這是要幹什麼?”

    此刻,張若塵正隱藏在海水中,向弒靈帝所在的那艘戰船靠近。

    這可是非常危險的事!

    整個地獄界骨族,只有三位能夠“未成大聖先封帝”,弒靈帝就是其中之一,如此級別的存在,就算是天宮的天王級別的人物,估計都能慎重對待。

    張若塵雖強,但是和天王比起來,還是有不小的差距。

    更何況,弒靈帝的身旁,還是數之不盡的地獄界高手,張若塵一個人靠近過去,一旦被發現,瞬間就會被轟成劫灰。

    張若塵的這種行爲,實在是讓千星天女很難理解,獨自一人,去面對地獄界大軍,這已經不是勇敢,而是魯莽。

    聽到千星天女的講述,玲瓏仙子蹙眉道:“祖龍山的那些龍族,被困在弒靈帝手中那顆空間玲瓏球內,張若塵的目的多半在此。”

    玲瓏仙子雖然從未與張若塵接觸過,可是,衝着張若塵的膽魄,還有他冒着生死之險去救一羣龍族,便是贏得了她的一絲好感。

    聞言,豔陽天子道:“張若塵還真是自不量力,竟然想從弒靈帝手中救龍族,只怕他還沒有觸碰到空間玲瓏球,他本身便已經被弒靈帝所擊殺,真是愚蠢。”

    大尊眼神一凝,沉聲道:“張若塵這次確實太過魯莽,弒靈帝在骨族三帝中排第一,實力強得離譜,他根本就不會有什麼勝算。”

    “張若塵,你究竟想要怎麼做?”千星天女心緒起伏,目光緊緊的盯着潛伏於海水中的那道身影。

    無論如何,她都絕不相信張若塵會自找死路,但一時間,她也猜不透張若塵究竟是什麼心思。

    某一刻,張若塵的身形停了下來。

    也就在這個時候,無形的空間之力,透過海水,傳遞到幻術所籠罩的區域。

    “嗡。”

    原本完美無暇的幻術,突然出現輕微的波動。

    “不好,張若塵觸動了我佈置的幻術。”

    恢宏戰艦之上,千星天女的眼神猛然一凝。

    這片海域的幻術,乃是她親自佈置出來,且還用上了一件幻術祕寶,確保萬無一失。

    可是不曾想到,如此精妙的幻術,竟然會被張若塵所發現。

    “難道說……”

    千星天女心念一動,猜到了張若塵的目的,頓時氣得牙癢癢,比張若塵逼她寫婚書的時候更氣。

    “轟。”

    地獄界的七艘戰船中,均是有着強大的氣息爆發而出。

    剛纔那輕微的波動,一般的聖王,的確是察覺不到,但卻根本瞞不過冥族和骨族中的絕頂強者。

    一時間,地獄界一方諸多強者的注意力,盡皆被幻術籠罩的那片海域所吸引,包括弒靈帝在內。

    此時,張若塵距離弒靈帝所在的戰船,已經是極近,僅僅只有數百丈之遙。

    “就是現在。”

    看到時機出現,張若塵毫不遲疑選擇出手。

    一股強大的空間之力,從張若塵的體內釋放而出,剎那間觸及到弒靈帝手中的空間玲瓏球。

    “嗯?”

    弒靈帝瞬間有所察覺,當即便想握住空間玲瓏球。

    可惜,其還是慢了一步,空間玲瓏球亦是憑空消失。

    與此同時,張若塵故意製造出細微的動靜,延伸向幻境籠罩的海域。

    而他本身,則是盡所能的與海水相契合,以最快的速度退走。

    “找死。”

    弒靈帝暴喝,一掌對着幻境籠罩的海域拍擊而去。

    磅礴的黑暗之力,在弒靈帝的骨掌中匯聚,凝聚出一隻巨大的黑暗大手印,所過之處,空間寸寸破碎。

    同一時刻,一尊冥族強者亦是出手,打出一道黑、白、金三色的恐怖雷霆,轟擊向那片被幻術籠罩的海域。

    “給本座出來。”

    其身着黑色的龍鱗鎧甲,手持方天畫戟,身高三丈,身形魁梧,面容陰鳩,頭上長有一對黑得發亮的龍角,其實鐫刻有道道奇異的祕紋,隱隱散發出雷霆的氣息。

    其乃是冥殿七絕殺神的老大,出身於冥龍一族,名爲玄冥無殤,在天庭界和地獄界均是兇名赫赫。

    在冥族的萬千族羣中,冥龍一族一直都是頂尖族羣,數量不多,卻強大無比,每一代,皆有絕頂強者誕生,長盛不衰。

    “轟。”

    三色冥雷轟然炸開,釋放出毀天滅地的恐怖威能,瞬間將幻術摧毀,就連空間都出現密密麻麻的漆黑裂縫,海面更是引起而掀起驚濤駭浪。

    沒有了幻術的掩藏,五艘龐大的戰艦,立刻顯現了出來,在風浪中沉浮。

    弒靈帝打出的黑暗大手印,如太古魔山一般,鎮壓向五艘戰艦。

    好在五艘戰艦上升騰起璀璨的聖光,得以順利將這一擊抵擋住。

    “千星文明、北斗文明、巫神文明、豔陽文明加上天龍界,真是好大的膽子,竟敢隱藏在本座的眼皮底下,就憑你們,也想來分一杯羹,真是不知死活。”玄冥無殤冷喝道。

    作爲冥殿七絕殺神的老大,他還真是並未將四大古文明和天龍界的人馬,放在眼中。

    豔陽天子立身在船頭之上,極爲強勢道:“玄冥無殤,你未免太狂了!別人怕你們冥殿七絕殺神,本天子可不怕。”

    千星天女此刻臉色則是變得有些難看,沒有想到,他們竟是被張若塵給利用了,這招禍水東引,用得真是高明……不,是無恥。

    “大哥,這個什麼……什麼狗屁豔陽天子,實在是很討厭,乾脆先宰了他。”死不休眼泛殺機,笑道。

    此話一出,冥殿七絕殺神的其他人,也都紛紛將氣機鎖定在豔陽天子的身上,絲毫不掩飾自身的殺機。

    他們冥殿七絕殺神,行事從來都是無所顧忌,就沒有什麼人,是他們不敢殺的。

    感受到冥殿七絕殺神身上散發出的可怕殺機,豔陽天子心中頓時一凜,通體生寒,竟是有些動彈不得。

    隱祕的空間通道內,張若塵的目光投向那五艘顯現出來的龐大戰艦,眼中不禁閃過一道異色,倒是沒想到,另一方勢力中,竟會有熟人存在。

    “魚晨靜來這裏做什麼?難道他們也是爲世界門之匙而來?”張若塵面露疑惑之色。

    世界門之匙重現於世,本是極爲隱祕的事情,可現在看來,卻像是已經盡人皆知。

    “組長,你這招禍水東引,真是高明,讓這兩方鬥起來,我們就會輕鬆許多。”敖心顏笑着稱讚道。

    張若塵卻是搖了搖頭,道:“他們沒那麼容易打起來,尚未進入真龍島,什麼好處都沒得到,現在拼個你死我活,根本就毫無意義。”

    “而且,馬上就要到晝夜交替十分,他們兩方應該都很想盡快破開真龍島的禁陣,畢竟一旦錯過時機,他們就又得等待半個月之久。”

    儘管他已經救回祖龍山龍族,但他卻並不認爲,這樣就能阻止地獄界進攻真龍島。

    地獄界這麼多高手駕臨,彰顯出強大的意志。

    那是不破真龍島,誓不罷休的意志。

    張若塵有些擔心,地獄界還掌握有別的底牌。

    “不管怎樣,有這幾大勢力的介入,總比我們獨自面對地獄界大軍,要好很多。”敖心顏輕語道。

    ……

    …………

    “休傷天子殿下。”

    伴隨着一聲暴喝,兩道身影,從豔陽文明的戰艦中衝了出來,出現在豔陽天子的身邊。

    這兩人長得一模一樣,均是英俊神武,身着金色鎧甲,體內迸發出強大的血氣,形成種種可怕的異象。

    與豔陽天子一樣,這二人的眉心處,也都有着金色太陽印記,只是沒有那般璀璨。

    看到這兩人出現,豔陽天子緊繃的心神,頓時放鬆下來,臉上浮現出淡淡的笑容,睥睨冥殿七絕殺神。

    “想殺本天子,當我豔陽文明無人嗎?”豔陽天子冷哼道。

    正當冥殿七絕殺神要動怒的時候,黑暗之子低沉的聲音突然響起,“晝夜交替到來,不要延誤破解禁陣的時機。”

    “交出空間玲瓏球。”死不休大喝道。

    聞言,千星天女等人不禁均是露出茫然之色,完全不知道死不休在說什麼。

    夜冥無憂感知到了一道熟悉的氣息,道:“不是他們,是張若塵奪走了空間玲瓏球。”

    “張若塵?他還敢出現在我們面前?”死不休露出詫異之色。

    夜冥無憂道:“能以那般詭異的手段,奪走空間玲瓏球,除了張若塵,不會有其他人,他是故意弄出這邊的動靜,吸引我們的注意力。”

    能從一位頂尖的臨道境強者手中,瞬間奪走空間玲瓏球,這絕不是一般人所能辦到的事情,張若塵的嫌疑,無疑是最大。

    “好個張若塵,膽子還真是不小,給本座滾出來。”死不休的目光環顧四周,仔細的搜尋着張若塵的蹤跡。

    血色漣漪的目光鎖定天龍界的戰艦,眼泛寒光道:“既然沒有了祖龍山的龍族,那便以天龍界的這些龍族代替吧!”

    天龍界的戰艦上,均爲聖王境強者,體內血脈盡皆十分強大,血祭的效果,應該會更好。

    “吼。”

    一道震天動地的龍吟聲響起。

    濃郁的黑霧散開,一條長達數百里的金色神龍,從天空中俯衝而下,降落在天龍界的戰艦之上。

    待得金光收斂,金龍化作一名英俊無比的青年男子,擁有一頭金色的長髮,金色的瞳孔,額頭上更有一對宛如以神金打造而成的龍角,體外無數龍氣纏繞,化作一條條小型的金龍,飛舞盤旋。

    “血色漣漪,想將我天龍界的龍族拿去血祭,你大可以試試看。”金髮男子眼中迸發出懾人的目光,緊緊的盯着血色漣漪。

    與此同時,千星文明、北斗文明和巫神文明的戰艦之中,也都有極其可怕的氣息散發出來,與地獄界一方相對抗。

    很顯然,四大古老文明和天龍界這次都是有備而來,並不缺乏頂尖層次的強者。

    ……

    拼死拼活今天終於寫了六千字,更新晚了,不好意思。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