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禁陣崩碎,釋放出的毀滅神力,恐怖至極,簡直要將整個陰陽海都摧毀掉。

    即便是大聖級別的強者,抵擋在前,恐怕都會在瞬間被湮滅成灰。

    “嘶。”

    萬里之外,四大古文明和天龍界的許多強者,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誰也沒想到,禁陣被攻破後,竟會釋放出如此可怕的攻擊力,這種力量,就算是敖虛空和金陽雙子王,都不免感到心顫。

    “還是敖兄有先見之明,要不然,後果將不堪設想。”

    大尊眼中閃過一道後怕之色。

    雖說他們也有一些底牌,但一旦近距離受到這般可怕的衝擊,必然會出現極大的傷亡。

    早早的退遠一些,可說是極爲明智的選擇。

    豔陽天子眼中泛起一道精光,道:“如果這股力量,能夠將地獄界大軍全部抹殺,那龍神殿中的寶物,便盡歸我們所有,地獄界付出極大代價,卻是爲我們做嫁衣。”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並非是沒有這種可能性,若真能如此,只怕地獄界的神靈,都會氣得吐血。

    “轟隆。“

    滔天的巨浪拍打而來,讓五艘龐大的戰艦,出現極爲劇烈的起伏。

    哪怕相隔甚遠,仍舊有着一股可怕的衝擊力襲來,足以將聖王殺死。

    好在五艘戰艦都很不凡,第一時間浮現出許多大聖銘紋,將戰艦覆蓋住,順利抵擋住所有的衝擊力,並未出現人員的傷亡。

    張若塵等人所在的隱祕空間,距離真龍島較近,僅有數千裏,所受到的衝擊,無疑是更爲猛烈。

    所幸,他們個個都是頂尖強者,實力強橫,倒也無懼這股衝擊力。

    而在出手抵擋衝擊力的同時,張若塵等人也在密切關注前方海域的情況,他們也希望這股毀滅神力,能夠將地獄界大軍重創乃至覆滅掉。

    “嘭。”

    堅持了片刻之後,黑暗結界終於是破裂開來。

    九條龍魂瞬間被撕碎,連帶着它們體內的九塊神龍骨,也在快速裂開,最終化作齏粉,隨風飄散。

    而在黑暗結界破裂的一刻,地獄界的七艘戰船上,均是浮現出諸多黑暗神紋來,密密麻麻,相互交織在一起,構築成強大的防禦網。

    “每艘戰場上竟然都鐫刻了如此多神紋,地獄界果然是將一切都計算好了。”敖心顏沉聲道。

    這樣的結果,絕非她所願意看到。

    張若塵道:“做好準備,我們要儘快登島,不能落在太后面。“

    既然已經無法阻止地獄界大軍登上真龍島,那便只能在島上,竭力與地獄界大軍鬥一鬥。

    與以往不同,這一次,他們無需正面對抗地獄界大軍,只要能夠保住世界門之匙,便算是成功。

    當然,這件事情說來很簡單,可真要做起來,卻是無比艱難,他們所要面對的不只是地獄界大軍,還有四大古文明和天龍界的大軍。

    他們一共才只有不到二十人,數量差距太過懸殊,這不禁讓他們都感受到了極其巨大的壓力。

    但事到如今,他們已經不可能退縮,只能是豁出一切,去爲崑崙界博一個未來。

    “轟。“

    很是突然的,又一股強大的毀滅神力,從真龍島內爆發而出。

    至此,守護真龍島的禁陣,徹底土崩瓦解,不復存在。

    而受到這股毀滅神力的衝擊,地獄界七艘戰船上的神紋,頓時出現了破損,部分船體顯露在了外面。

    戰船的材質雖然不一般,卻也無法承受住這股毀滅神力,剛一接觸,便是破碎開來。

    “啊。”

    部分地獄界的強者反應不及,瞬間被毀滅神力淹沒,只留下一道淒厲絕望的慘叫聲。

    “出手。”

    黑暗之子低喝,當先將一面黑色的骨鏡祭出。

    骨鏡光滑如玉,受到黑暗之力的催動,表面浮現出一道道天然形成的祕紋,綻放出璀璨的神光,將毀滅神力阻擋在外。

    骨族三帝十二尊、冥殿七絕殺神等一衆強者,也都沒有遲疑,紛紛祭出強大的戰器或祕寶,激發出最強的威能,想要將殘餘的毀滅神力抵擋住。

    過得許久,這股毀滅神力,才宣泄一空,海面逐漸恢復平靜。

    地獄界的七艘戰船,仍舊漂浮在海面上,並未被毀掉,但卻都變得殘缺不全,損傷十分嚴重,其中一艘更是被毀掉了三分之二。

    儘管黑暗之子等人及時出手,可地獄界大軍,還是出現了不小的傷亡,大量聖王強者丟掉性命,受傷的亦是不少。

    看到傷亡如此慘重,黑暗之子不禁微微皺眉,這與他的預期,存在着不小的偏差。

    隨即,黑暗之子的眉頭又舒展開來,將目光投向已經顯露出來的真龍島。

    無論如何,他們已經順利攻破禁陣,此次的計劃,算是實現了一半,付出一些代價,倒也值得。

    諸多地獄界強者的眼中,均是浮現出炙熱的目光,彷彿看到龍神殿中無數的寶物,在向他們招手。

    當然,他們最在意的乃是世界門之匙,一旦奪取到手,便能夠立下不世奇功,回到地獄界,將會得到神靈的厚賜。

    “什麼狗屁禁地,一樣無法阻擋我們地獄界大軍的腳步。”死不休很是不屑道。

    血色漣漪眼中浮現冷笑,道:“要不了多久,崑崙界就將成爲歷史,一座萬古不滅大世界的破滅,應該會讓天庭諸界感到恐懼吧?”

    對地獄界而言,毀掉一座萬古不滅大世界,比毀滅一百座普通的大世界,都要更加有價值。

    畢竟整個宇宙,一共纔多少座萬古不滅大世界?

    “登島。”

    黑暗之子淡然下令。

    “唰。”

    地獄界諸多強者,當即展開行動,紛紛從殘缺的戰船中掠出,如洪水猛獸一般,席捲向真龍島。

    失去禁陣,真龍島已是無法再阻擋地獄界大軍的腳步。

    片刻工夫,浩浩蕩蕩的地獄界大軍,便是盡數登上了真龍島。

    這時候,四大古文明和天龍界的戰艦,已是快速駛來,出現在真龍島的邊緣海域。

    地獄界大軍雖然發現了,卻並未去阻攔,他們還不可能現在就與四大古文明和天龍界爆發大戰。

    “地獄界果然很有能耐,如此厲害的禁陣,居然都能攻破,豔陽文明的強者,隨本天子登島,奪取神龍一族億萬年收藏的寶物。”豔陽天子振臂一呼,顯得意氣風發。

    從始至終,對於奪取真龍島的寶物,豔陽天子都表現得最爲積極,與地獄界可說是沒什麼區別。

    有金陽雙子王伴在左右,豔陽天子無所顧忌,當先向着真龍島飛去。

    在其身後,豔陽文明的諸多強者,紛紛閃掠而出。

    緊接着,是北斗文明和巫神文明的強者,千星文明和天龍界倒是顯得並不着急,徐徐而動。

    “崑崙界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緊要關頭,也不知能否渡過這一劫。”玲瓏仙子嘆息道。

    敖虛空微微沉吟,道:“聽天命,盡人事,一切的關鍵,都在世界門之匙,其他的,其實都無關緊要。”

    “大哥,如今崑崙界的局勢,如此混亂,父神爲何還要讓我們天龍界摻和進來?”玲瓏仙子面露疑惑之色。

    敖虛空面露沉思之色,片刻後才道:“既然父神如此安排,其中必然有他的深意,我們盡所能去做這件事便是。”

    聞言,玲瓏仙子不由微微點頭,現在這種時候,想太多也無用。

    眼見千星文明的強者也登上真龍島,天龍界的強者不再耽擱,快速跟了上去。

    隱祕的空間通道內,張若塵等人靜靜看着兩方勢力的大軍,登上真龍島,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心緒沉重無比。

    面對這種情況,他們所有人心中,都充滿了不甘和憤怒,但卻無可奈何,憑他們這點人,根本就擋不住這些入侵者。

    很可惜的是,禁陣爆發出的毀滅神力,只是滅掉一小部分地獄界大軍,遠遠算不上重創,其中最頂尖的強者,更是一個未傷,不免讓人很失望。

    “開始吧。”

    敖心顏開口,打破現場的寧靜。

    天命屍皇翻手將天命符昭取出,同時道:“張若塵,你儘管出手,本皇和死禪會全力助你掩蓋天機。”

    說話間,天命屍皇已是將天命符昭催動,釋放出一股無比奇異的波動,似乎能與崑崙界的天道相契合。

    此符昭乃是天命屍皇昔日建立中央帝國,凝聚帝國氣運所鑄就,與崑崙界的氣運,緊密相聯。

    死禪老祖則是將神戰屍召喚而出,以死禪佛法進行驅使,道道詭異的神力波動釋放而出,亦是在干擾這片海域的天機。

    經過這些年的反覆祭煉,神戰屍無疑是變得更加強大,可以發揮出超強的戰力。

    看到神戰屍,一衆甦醒者的眼中,均是不禁浮現出驚詫之色。

    神靈即便是隕落,也絕非隨意能夠冒犯,死禪老祖卻能夠驅使神屍,想想都覺得很不可思議。

    這個時候,敖心顏亦是出手,身上所穿的神龍銀鎧綻放璀璨的神光,陰陽海中的天地之力和天地規則,紛紛向着她匯聚而來,原本已經消散的黑霧,再度出現,且變得更加濃郁,矇蔽所有的感知。

    見狀,張若塵沒有說什麼,翻手將時空祕典取出,演化出多元空間,將所有甦醒者盡皆收了進去。

    繼而,張若塵雙手奇快無比的結出奇異的印訣,調動時間法則和空間法則,釋放出強大的時間之力和空間之力。

    “嗡。“

    空間出現輕微的震盪,一條微型的時間長河虛影出現,環繞在時空祕典外,使得時空祕典好似處於另一邊時空之中。

    以如此手段掩蓋甦醒者的氣息,再加上敖心顏、天命屍皇和死禪老祖的相助,想來即便地獄界的神靈,再怎麼神通廣大,應該也無法察覺到甦醒者的存在。

    其實,張若塵曾想過將甦醒者收入乾坤界中,這樣應該是最爲穩妥的,地獄界神靈頂多能夠探查到他體內有一座世界,但卻無法知道這座世界中有什麼。

    可敖心顏卻告訴他,真龍島古怪無比,以他現在的實力,一旦進入其中,恐怕就沒辦法再開啓乾坤界的世界之門。

    無奈之下,他只得想其他的辦法。

    一切準備就緒,張若塵不再遲疑,自空間通道內閃掠而出,出現在霧茫茫的海面之上。

    瞬息之間,張若塵感覺到了地獄界神靈的神念存在,晦澀無比,一般人根本就無法察覺到。

    這些神念交織成網,將大片的海域覆蓋,任何進入真龍島的生靈,都無法逃過探查。

    地獄界的神靈,似乎刻意在查探着什麼。

    不由得,張若塵更加謹慎起來,將時間之道與空間之道施展到極致,同時催動火神鎧甲,釋放出道道神力,籠罩住全身,隔絕所有的探查。

    連續施展出數個閃掠,張若塵終是順利出現在真龍島上。

    在這個過程中,雖有神念在他的身上掃過,卻並未有所停留,應該是並未察覺到什麼。

    而看到張若塵順利登島,敖心顏、小黑、天命屍皇和死禪老祖也不再耽擱,立刻快速跟上去。

    “真龍島果然很特別,竟能將地獄界神靈的神念,完全阻隔在外。”張若塵低語道。

    說話間,他將時空祕典從懷中取出,繼而將所有的甦醒者放了出來。

    進入島內,已經無需再擔心暴露的問題。

    十萬年前那場大戰,真龍島遭到地獄界的瘋狂攻擊,可謂是經受了滅頂之災,連最爲神聖的龍神殿都被打得崩碎。

    哪怕到了現在,真龍島上,仍舊是寸草不生,一片荒蕪,黑暗氣息瀰漫,始終不曾消散。

    看到這樣的景象,小黑不由怒聲道:“該死的地獄界,竟然將神龍一族的聖地,弄成這般模樣,現在還敢來打龍神殿和世界門之匙的主意,真是氣煞本皇也,本皇這次一定要滅掉幾個地獄界的絕頂奇才,出口惡氣。”

    敖心顏的眼神不斷變幻,有憤怒,也有悲傷,更有一種無力感,昔日神龍一族何等強大,可最後還是沒能夠保住龍神殿,他們所需要面對的敵人,實在是太過可怕,可怕到令人感到絕望。

    不過,既然崑崙界的先輩們都不曾放棄,拼死守護住崑崙界,他們便更加不能放棄希望,不能讓先輩們的血白流。

    快速收斂好心緒,敖心顏道:“地獄界大軍,四大古文明和天龍界的大軍,都已經向龍神殿趕去,我們也得快一些。”

    聞言,張若塵不由將時空祕典從懷中取出,準備將甦醒者全部釋放出來。如今已經身在真龍島上,不用再擔心暴露的問題。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張若塵卻突然心生警覺,全身的汗毛炸立。

    不只是張若塵,小黑和死禪老祖亦是眼神微變,隱約感覺到了危險的氣息。

    “有危險,散開。”

    張若塵暗中以精神力傳音道。

    “嘩啦。”

    就在張若塵傳音的瞬間,一杆長槍,攜帶毀天滅地的威能,突然從天而降,似一顆星辰墜落,勢不可擋。

    與此同時,一顆凝練到極致的三色冥雷,自虛空中迸發而出,剎那出現在死禪老祖的身邊。

    “轟。”

    長槍所向披靡,哪怕真龍島堅固無比,方圓數十里,仍舊被撞擊得支離破碎。

    而三色冥雷炸開的威能,亦是恐怖至極,讓方圓數十里的土石,盡皆瓦解,憑空消失。

    待得毀滅性的力量消散,一個方圓數十里寬的深坑,顯現了出來,深達數百丈。

    身處於這片區域內,恐怕就算是最頂級的萬紋聖器,都會變成一塊破銅爛鐵。

    此時,張若塵等人都立身在深坑的百里之外,眼神均是十分凝重,若非他們反應夠快,承受長槍和三色冥雷的攻擊,不死也必然重傷。

    就在這時,七道身影憑空出現,佔據不同的方位,將張若塵等人包圍在其中。

    在七人的中心位置,一朵有着七片花瓣的冥蓮浮現而出,散發出極爲可怕的力量波動,緩緩旋轉之間,四周的天地元氣,瘋狂匯聚而去。

    “冥殿七絕殺神。”

    張若塵眼神頓時一凝。

    堂堂冥殿七絕殺神,竟會刻意隱藏在暗處,對他進行襲殺,着實是讓他沒有預料到。

    “張若塵,死禪老祖,你們倆果然很有膽色,竟敢踏足真龍島,你們的警覺性不錯,但還是難逃一死。”

    死不休眼神冰冷,身上散發出濃濃的殺機。

    其目光鎖定在張若塵和死禪老祖的身上,至於小黑、敖心顏和天命屍皇,則是直接被其無視。

    ……

    繼續做個廣告:新書《天帝傳》以肥,求宰。嘿嘿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