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盤旋於木靈希上方的始祖魂靈,雖然十分虛淡,可散發出的威壓,卻是浩瀚如淵。

    一眼看過去,始祖魂靈好似盤踞於一片無垠的虛空之中,星辰在其面前,都顯得渺小,凰翼只需輕輕扇動,便可令無數星辰湮滅。

    如此異象,與《天魔石刻》上所鐫刻的畫面相比,也是絲毫不差。

    受到始祖魂靈威壓的壓制,秦無常祭出的《天魔石刻》,頓時顫動起來,其上的畫面黯淡下去,隱隱有著脫離秦無常掌控的趨勢。

    「這是什麼手段?她怎麼可能釋放出如此恐怖的威壓?」

    秦無常心神震顫,不免有些慌亂。

    此刻,秦無常已經不再想什麼攻擊的事情,只想儘快將《天魔石刻》收回來,避免出現差錯。

    黑魔界一方的陣營之中,諸多強者表情變得凝重起來,任誰也能夠看得出來,秦無常現在的情況很不妙。

    「僅僅只是凝聚出一道冰凰虛影,怎麼會如此可怕?」

    左厲的眼神一凝,隱約間,竟是對冰凰虛影十分忌憚。

    墨聖亦是在凝視冰凰虛影,心中猛然一動,眼中泛起濃濃的驚異之色,道:「竟然是傳說中的『喚靈』,崑崙界的鳳凰一族,早已沒落,連純血的鳳凰都不可見,怎麼還有人能修成天凰道體?」

    據他所知,哪怕是妖神界的鳳凰族,當世似乎也僅有屈指可數的幾位聖王,能夠成功「喚靈」。

    不僅僅是在妖神界,乃至於天庭所轄諸天萬界,那幾個妖孽,也都擁有赫赫威名,鮮有人敢招惹。

    和在崑崙界的處境不同,鳳凰族在妖神界,一直都是最為強大的族群之一,底蘊強得驚人。

    距離血神教萬里之外的一處偏僻之地,一道身影靜靜佇立,遠遠眺望著戰場,目光鎖定在木靈希的身上。

    其乃是一名婀娜多姿的美貌女子,身材極為火辣,身著赤紅色的長裙,遠遠看去,猶如熊熊燃燒的火焰。

    女子眉毛細長,如同兩片柳葉,雙眸深邃而明亮,似有星空藏於其中,配合挺拔的瓊鼻和櫻桃般的小嘴,容顏美得簡直不可方物,似從九天之上降臨下來的天仙子。

    而在女子的眉心處,有著一道奇異的火焰印記,更為其增添了幾分別樣的美感。

    若有天庭界的修士在此,立刻就會認出,女子正是《九仙美人圖》之上的火鳳仙子,出自妖神界的鳳凰一族,本體乃是一頭血脈純粹的玄天火鳳。

    火鳳仙子不但擁有傾世仙顏,本身的血脈體質,亦是極其強大,追求者多不勝數。

    「沒想到崑崙界中,竟然還能有人修成天凰道體,雖然只是後天的天凰道體,但也遠勝過絕大部分族人。」

    火鳳仙子低語,眼中有責異光閃爍。

    天凰道體分為三個層次:後天、先天和原始,通常情況下,最開始修成的都是後天的天凰道體,只有那血脈最為強大的遠古天凰,才能直接修成先天的天凰道體。

    至於原始天凰道體,則是屬於傳說,漫長歲月以來,能修成的都是屈指可數。

    「看她身上散發出的氣息,應該是中古時代,那頭極富傳奇色彩的冰凰的後裔,一個人類,竟能激發那位的強大血脈,有意思。」

    火鳳仙子嘴角微微上揚,臉上浮現出一抹別有意外的笑容。

    來到崑崙界這般長時間,木靈希算得上是最讓她感興趣之人。

    雖說崑崙界的鳳凰一族,是在很早以前,便從妖神界遷出,但無論如何,他們始終同出一源。

    火鳳仙子來到崑崙界的一個重要目的,便是探尋與鳳凰一族有關的事與物,若能得到一些大機緣,那自然是再好不過。

    現在看到木靈希施展「喚靈」手段,對火鳳仙子而言,無疑是一個很大的收穫。

    「通過她,或許能夠探尋到一些與那頭傳奇冰凰有關的消息。」火鳳仙子暗暗想道。

    戰場之上,木靈希全力催動始祖魂靈,並未去管施展「喚靈」手段,造成了多大的轟動。

    她現在只有一個想法,便是將天魔拔刀圖奪取到手。

    感覺到自身與天魔拔刀圖的聯繫,正在一點點變弱,秦無常內心不禁越發焦急起來。

    秦無常深知這樣下去,恐怕無法阻止木靈希奪取天魔拔刀圖。

    一咬牙,秦無常眼中浮現出狠辣之色,當即將舌頭咬破,噴出一大口精血來。

    「天魔血祭。」

    精血直接附著在黑色石碑之上,瞬間便是被吸收。

    此等秘法,會嚴重損耗自身的精氣神,事後將很難恢復過來。

    但事到如今,秦無常也別無選擇,天魔拔刀圖乃是他崛起的根基所在,絕不容有失。

    受到秘法催動,黑色石碑頓時劇烈震動起來,好似擁有了生命,一股恐怖的魔道氣息,開始復甦,想要衝破始祖魂靈的壓制。

    木靈希的眼神亦是變得凌厲起來,冷聲道:「想要阻止我鎮壓《天魔石刻》,你是在痴心妄想。「

    說罷,木靈希所結出的印訣改變,體內冰凰血脈完全被激發,瞬間使得始祖魂靈變得凝實許多。

    相應的,始祖魂靈所釋放出來的力量,也變得更加強大,幾乎要壓塌天宇,整片天地,似乎都變得昏暗下來。

    始祖魂靈釋放出恐怖的極陰冥冰之力,等級明顯比木靈希本身所修鍊出來的更高。

    頃刻之間,秦無常掌控的《天魔石刻》,便是被完全冰封起來,徹底斬斷與秦無常之間的聯繫。

    「噗,我的《天魔石刻》……「

    秦無常口噴鮮血,眼中滿是不甘之色。

    眨眼的工夫,原本屬於他的《天魔石刻》,已然易主,任憑他施展任何手段,都無法將之收回。

    木靈希將冰封起來的天魔拔刀圖,攝取到手中,淡淡道:「你輸了,以你的實力,根本就不配擁有《天魔石刻》。」

    「還我《天魔石刻》。」秦無常怒吼連連。

    其此刻已然是徹底瘋狂,不顧一切的撲向木靈希。

    木靈希眼中泛起一縷寒光,一揮手,神座星球便是狠狠向秦無常撞擊而去。

    與此同時,她所召喚出來的始祖魂靈,快速變得虛淡,繼而沒入她的身體之中。

    「喚靈」的消耗極大,且木靈希如今施展起來,還不是很熟練,也就無法持續太長時間。

    說起來,這還是木靈希第一次在戰鬥中施展「喚靈」,效果還算不錯。

    失去《天魔石刻》,秦無常猶如那拔了牙的老虎,根本就無力與神座星球相對抗。

    「砰。」

    遭受到神座星球撞擊,秦無常當即倒飛而出,身體布滿裂痕,瀕臨破碎。

    正當木靈希打算趁勝追擊,將秦無常擊殺之時,一道身影出現在秦無常身前,以一隻手,將神座星球抵擋住。

    也就在這個時候,張若塵的身影,憑空出現在木靈希的身邊。

    目光凝視那出手之人,張若塵眼神微冷,朗聲道:「墨聖,你們黑魔界是輸不起嗎?說好進行五場賭戰,如今才僅僅輸掉一場,你便出手,也不怕被各界修士嘲笑。」

    張若塵的聲音,清晰傳入周圍那些觀戰之人的耳中,不禁讓所有人都感到十分詫異。

    因為雖說大家都已知道,他們雙方是在進行賭戰,卻沒想到竟會連續對賭五場,這絕對算得上是大手筆。

    墨聖哪會不明白張若塵的心思,不由冷漠道:「本座既然答應與你進行賭戰,便絕不會食言,只是這一戰已經分出勝負,自然沒有繼續打下去的意義,準備下一場賭戰吧。」

    留下這句話,墨聖一手提起身受重傷的秦無常,化為一道流光,回到黑魔界陣營之中。

    丟失了一幅天魔石刻,其罪當誅,墨聖很不想管秦無常這個廢物的死活,但那般多人在一旁看著,如果秦無常被木靈希殺死,無疑是會讓黑魔界的顏面,受到更大損傷。

    看到墨聖帶著秦無常離開,張若塵不由轉過身,目光投向木靈希,輕聲問道:「沒事吧?」

    木靈希俏皮一笑,將兩幅《天魔石刻》,一併送到張若塵的面前,道:「當然沒事,任務順利完成,沒讓你失望吧!」

    「靈希,辛苦了。」張若塵揮手將兩幅《天魔石刻》收起,繼而輕輕將木靈希抱入懷中。

    木靈希臉上的笑容,變得更加燦爛,眼中充滿幸福甜蜜之色。

    短暫的擁抱后,張若塵帶著木靈希,回到血神教守護大陣之外。

    「弟妹威武。」

    豹烈忍不住對木靈希豎起了大拇指。

    「靈希丫頭,做得不錯,崑崙界的至寶,黑魔界那些白眼狼,哪有資格掌握?接下來,派誰出戰?」小黑誇讚木靈希的同時,將目光投向了張若塵。

    張若塵微微一笑,道:「既然你開口問,那便由你出戰,可別讓我失望。」

    「本皇出手,必定手到擒來,你們等著看便是。」小黑信心滿滿道。

    張若塵倒也不多說什麼,十分乾脆的將一幅《天魔石刻》,和一個空間傳送捲軸,一併交給小黑。

    說實話,張若塵並不知道小黑的實力如何,但就憑小黑是陣法地師,應該不會有太大問題。

    而且他知道,小黑死要面子,所以,此次其必定不會偷懶,要不然今後,可就沒法在他們面前抬起頭來。

    帶著《天魔石刻》,小黑扇動翅膀,大搖大擺的出現在先前木靈希與秦無常戰鬥的地方。

    目光俯視黑魔界陣營,小黑眼中滿是不屑之色,昂首道:「本皇在此,誰與爭鋒?」

    「區區一隻貓頭鷹,也敢稱皇,當真是可笑。」左厲冷聲嘲諷道。

    聽到「貓頭鷹」三個字,小黑頓時炸毛,雙目圓瞪,喝罵道:「沒見識的魔崽子,你全家都是貓頭鷹,看清楚,本皇是不死鳥。」

    左厲騰空而起,以最快速度,來到小黑對面,很顯然,這一戰,他將代表黑魔界。

    「不死鳥?你很快就會變成一隻死鳥。」左厲嗤笑道。

    說話的同時,左厲的目光緊緊盯著小黑身側的《天魔石刻》,蕭無常沒能將這幅天魔狂蛟圖奪取,便只能他親自出手。

    小黑此刻亦是在注視著左厲所帶來的《天魔石刻》,這一塊上所鐫刻的乃是一頭凶虎,一吼之下,無數星辰破碎,使得整片星空,都變得暗淡無光。

    黑魔界有著一種精妙中階聖術,名為虎嘯裂神,便是從這幅天魔虎嘯圖中參悟而來。

    「去死。」

    左厲目光凌厲,徒然發動攻擊。

    只見其一掌拍出,天魔氣凝聚出一隻漆黑的蛟爪,閃電般打在小黑的身上。

    「砰。」

    小黑反應不及,直接被蛟爪打飛出去。

    看到這一幕,左厲不由冷笑道:「不堪一擊,血神教當真是無人,張若塵竟會將這種廢物派遣出來。」

    在他看來,張若塵派遣小黑出戰,完全就是在給他送《天魔石刻》。

    「小師弟,那隻鳥到底行不行啊?」豹烈皺起眉頭,感覺小黑很不靠譜。

    不光是豹烈,金禹等人亦是面露憂色,他們都盼著小黑能再帶回來一幅《天魔石刻》,要是到最後,小黑只能動用空間傳送捲軸跑路,只怕黑魔界那邊立刻就會停止賭戰。

    那樣的話,剩下的《天魔石刻》,就很難再奪回來。

    唯獨張若塵顯得十分淡定,一點都不著急,以他對小黑的了解,可不相信其會這般容易,就被人打敗。

    而在黑魔界陣營,諸多修士則是面露興奮之色,感覺左厲已經勝券在握。

    只要左厲能在這一局取勝,無疑是能夠為黑魔界挽回許多顏面,更能將損失彌補回來。

    左厲若能得到天魔狂蛟圖的真跡,實力必然大增,至少也能達到大聖之下第三層次,那對於黑魔界,無疑是有著極大的意義。

    與此同時,那些遠遠觀戰的修士,則是一片嘩然。

    「那隻貓頭鷹是來搞笑的嗎?居然輕易就被左厲打飛出去。」

    「以左厲的實力,那隻貓頭鷹就算不死,也必定重傷,真沒想到這一戰居然結束得如此之快,真沒意思。」

    「不對,既然張若塵讓它出戰,沒理由會如此弱,難道張若塵身邊真的挑不出更好的人選?」

    「可惜啊,剛贏回去一幅《天魔石刻》,居然這般快就又給吐出來,想不到張若塵也有看走眼的時候。」

    …………

    就在絕大多數人都以為這一戰即將落幕的時候,一道赤紅色的光芒,突然從地底沖了出來,不是小黑,又會是誰。

    此刻,小黑怒氣沖沖,羽毛炸立,咬牙道:「好你個魔崽子,竟敢偷襲本皇,本皇一定要讓你付出慘痛的代價。」

    「怎麼可能?」

    左厲瞪大眼睛,感到很是不可思議。

    他剛才那一擊絕對不弱,任誰被打中,都不會好過,可小黑竟然安然無恙,實在是沒有道理。

    驚訝之餘,左厲再度出手,閃電般將《天魔石刻》打出。

    「砰。」

    小黑的反應慢了半拍,再度被轟入了地底。

    「我倒要看看,是你的身體硬,還是《天魔石刻》硬。」左厲冰冷低語道。

    「嘭。」

    地面再度炸開,無數碎石翻飛。

    小黑衝天而起,怒吼道:「氣煞本皇也,你就只會偷襲嗎?」

    「它到底是什麼怪物?」左厲心中一沉。

    這個時候,各方的修士,均是目瞪口呆,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任誰都沒想到,這一戰竟會是如此的滑稽。()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