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目光注視立身於半空中的陰梵魔女,血神教諸神均是憤懣不已。

    「明知我們這邊沒有接天境強者,卻偏要派遣這一層次的強者出戰,那墨聖實在是太過陰險狡詐,可惡。」

    孫大地心中惱怒,急得抓耳撓腮。

    可惜,他的修為實力還太弱,無力出戰,只能在一旁干著急。

    張若塵微微搖頭,道:「墨聖果然不會將主動權一直交給我,現在由黑魔界的修士先出戰,倒是有些麻煩。」

    面對墨聖所出的難題,張若塵也不免有些頭疼,他身邊現在確實沒有合適的人選。

    就連被他收服的杜魔生、裴麟虎和賀源,也都只是道域境巔峰層次的修為,哪怕讓他們現在突破修為,論實力,也是及不上陰梵魔女。

    「師尊,讓弟子出戰吧。」寒雪挺身而出,道。

    本來她就是出戰的人選之一,哪怕如今對手修為超出預期,她仍舊是無所畏懼。

    不待張若塵開口,杜魔生便是走上前來,道:「教主,陰梵魔女乃是黑魔界接天境第一強者,實力極為強橫,且手段陰毒,稍有不慎,便有可能遭其毒手,寒雪姑娘還太過年輕,與陰梵魔女交手,兇險無比,不如讓屬下出戰。」

    杜魔生自知並非陰梵魔女的對手,此刻請願出戰,自然是向張若塵表忠心,博取好感,讓自己今後的日子,能夠好過一點。

    在他看來,這一戰的結果已經註定,誰出戰都沒有分別。

    張若塵看了杜魔生一眼,隨即重新將目光投向寒雪,表情嚴肅道:「陰梵魔女的修為比你高很多,此戰危險重重,切勿大意,更加不要勉強,你的安危才最為重要。」

    繼而,張若塵看向杜魔生,道:「將所有關於陰梵魔女的情報,盡數告訴寒雪。」

    「是,教主。」杜魔生連忙應道。

    當即,杜魔生運轉精神力,以最快的速度,將陰梵魔女的情報傳遞給寒雪。

    之前陰梵魔女已經是對他喊打喊殺,他現在自然不會再有所隱瞞。

    雖然知道寒雪取勝的概率極低,可杜魔生還是期盼著,寒雪能夠給陰梵魔女一個慘痛的教訓。

    大致將陰梵魔女的情報了解清楚,寒雪神情波瀾不驚,眼神堅定,有一種神劍出鞘鋒芒畢露之感。

    張若塵微微點頭,將一個空間傳送捲軸和一塊天魔石刻,交到了寒雪的手中。

    寒雪收起空間傳送捲軸,以聖氣包裹住天魔石刻,快速閃掠而出。

    張若塵心中不由暗暗想道:「就讓我來看看,千骨女帝的傳人,究竟能有多麼強大,寒雪,師尊相信,你不會讓我失望。」

    寒雪踏著虛空,出現在陰梵魔女的對面。

    「血神教主張若塵首徒寒雪,前來應戰。」寒雪平視陰梵魔女,朗聲說道。

    陰梵魔女眼中泛起冷冽的光華,嗤笑道:「都道張若塵最大的弱點,就是太看重俗人眼中的情和義,原來也不盡然。小丫頭,要是被本魔女殺死,就去怪張若塵心狠吧。」

    「你沒那個本事。」寒雪淡淡道。

    身為張若塵的弟子,在這種時候,她絕不能怯場,不能丟了張若塵的臉面。

    而在寒雪的聲音傳播開來后,周圍觀戰的那些修士,不禁都露出驚異之色。

    「沒想到張若塵竟也有著弟子,而且修為還並不比他本身弱多少,看來這個寒雪不簡單啊。」

    「再不簡單,又能如何?難道她還能與張若塵相比?以她還未達至道域境巔峰的修為,如何去與陰梵魔女斗?」

    「張若塵應該也是沒有辦法,實在找不出可以應戰之人,不派遣弟子,難道要派遣杜魔生、裴麟虎和賀源嗎?」

    「要是張若塵親自出手,對付陰梵魔女,應該不會太難,他到底是怎麼想的?」

    「別那麼快下結論,說不定這個寒雪,就像那隻貓頭鷹一樣,都是厲害角色,張若塵可不傻啊。」

    …………

    雖說大部分人都不看好寒雪,覺得寒雪絕不是陰梵魔女的對手。

    但聯想到寒雪乃是張若塵的弟子,也讓不少人十分期待她能有驚艷的表現。

    所有人目光的匯聚之地,寒雪和陰梵魔女相對而立,雖還未動手,可二人的氣勢已經開始交鋒。

    「轟隆隆。」

    寒雪和陰梵魔女正下方的大地震動,劇烈向下沉陷。

    「嘭。」

    似是受到的壓制太強,地底竟是有著炙熱的岩漿噴涌而出。

    岩漿凝聚成一根赤色火柱,衝天而起,直接衝到數千丈的高空,聲勢驚人。

    而就在岩漿爆發的一刻,寒雪和陰梵魔女同時動了。

    寒雪運轉《神隕經》,磅礴的聖氣,瘋狂向著其雙臂涌去,一掌猛然拍出。

    在寒雪出掌之時,其全身一千零八塊聖骨齊動,發出奇異的律動之聲,使得聖氣運轉的速度,瞬間提升了數倍,且受到極致的壓縮。

    「千骨碎空掌。」

    寒雪發出一聲嬌喝,一道無比凝實的掌印,徑直拍擊向陰梵魔女。

    與此同時,陰梵魔女亦是出手,透著死亡氣息的血海魔氣,從其體內湧現而出,凝聚出一座圓形大墓,向著寒雪鎮壓而去。

    這座大墓呈灰黑之色,死氣森森,直接超過三千丈,始一出現,便遮天蔽日,散發出無比壓抑的氣機。

    「砰砰。」

    掌印結結實實的打在圓形大墓之上,使得大墓的行動一滯。

    「哼,不自量力。」陰梵魔女冷哼道。

    以她的修為實力,施展出天魔石刻上所蘊含的絕世魔功,又豈是寒雪所能抵擋得住的?

    大墓之外,魔氣滾滾,瞬間將掌印淹沒,絲毫都不曾受到損傷。

    寒雪表情平靜,緩緩伸出另一隻手,將一道更為凝實的掌印打出。

    「嘭。」

    掌印同樣是打在大墓上,可結果卻是大為不同,大墓生生被打穿,出現一個大窟窿,且以此為中心,不斷崩裂,大量死氣從大墓中散逸而出。

    「葬界之墓何等堅固,竟會被她一掌打破。」

    陰梵魔女眼中浮現出一抹驚色,完全沒料到這樣的結果。

    她本以為只要施展出這一魔功,不但能夠奪取天魔石刻,還能將寒雪鎮殺。

    如果她能將寒雪鎮殺,相信一定能夠讓得張若塵抓狂。

    可現在看來,想達成這一目的,似乎並沒有想象中那般簡單。

    不由得,陰梵魔女將受損的葬界之墓召回,注入更為磅礴的血海魔氣,瞬間便是將之修復。

    同時,陰梵魔女運轉魔功,調動方圓三千里範圍內的天地規則和天地之力,亦是注入葬天之墓中。

    雖然陰梵魔女僅僅只是調動了方圓三千里範圍內的三成天地規則,但這已經是比部分臨道境強者強上許多。

    一旦陰梵魔女的魔功大成,突破至臨道境,其實力必然會成倍的增長,很難想象會達到何種程度。

    陰梵魔女所修鍊的乃是天魔葬界圖,而葬界之墓這一聖術,便是從天魔葬界圖中參悟出來的,是黑魔界兩種通玄級中階聖術之一,鮮有人能夠修鍊成功。

    陰梵魔女正是為了修鍊葬界之墓,才會弄成現在這般模樣,且遲遲沒能突破至臨道境。

    論天資才情,陰梵魔女其實還在左厲、藤谷等人之上。

    「不愧是張若塵的弟子,倒是有些手段,既如此,本魔女也不能再有所保留。」陰梵魔女露出森然的笑容。

    黑魔界一方,已經連敗兩場,急需挽回顏面,所以,陰梵魔女打算以雷霆之勢,擊敗寒雪,不再給寒雪反抗的機會。

    「轟隆隆。」

    葬界之墓震動,繼續擴張,變得越發巨大。

    眨眼工夫,葬界之墓的直徑已經超過千里,且還在繼續擴張,似要將這片天地都給籠罩進去。

    天魔葬界圖之上,所鐫刻的畫面,便是一座無比宏偉的大墓,將一座大世界埋葬。

    寒雪的眼中浮現絲絲凝重之色,連忙以雙手結印,施展出玄妙的聖術。

    一時間,寒雪通體綻放出璀璨的聖光,每一塊聖骨都浮現出奇異的紋絡,渾然天成。

    一千零八道聖光相互交織,瞬間構成一尊高達數千丈的巍峨身影,這道身影呈透明之態,可以清晰看到其體內的一千零八塊晶瑩如玉的聖骨,似虛似實。

    巍峨身影一凝聚出來,便是立刻出手,將鎮壓而來的葬界之墓抵擋住。

    「寒雪竟然已經修出千骨戰魂,看來她的千骨體質已經真正大成。」

    看到巍峨身影,小黑不由激動不已。

    它曾跟隨千骨女帝,對於千骨體質,可謂是最為了解。

    「千骨戰魂是什麼?」豹烈好奇問道。

    小黑嘿嘿一笑,道:「所謂千骨戰魂,乃是將千骨體質修鍊至大成,引動千骨蘊含的奇異力量凝聚而成,可以將千骨體質的力量,完全釋放出來。」

    「本皇也沒想到,寒雪竟能如此快就將千骨戰魂修鍊出來,如此天資,比之女帝當年,也差不了太多。」

    千骨體質,乃是真正的人中龍鳳,其強大之處,遠遠超出常人的想象。

    「砰。」

    千骨戰魂爆發出萬頃神力,將葬界之墓撐住,使之無法再下沉分毫。

    磅礴的死氣從葬界之墓中湧現出來,想要將千骨戰魂淹沒。

    這些死氣,乃是陰梵魔女從陰間收集而來,且使用秘法熬煉,變得格外陰毒,能夠侵蝕萬物。

    千骨戰魂體內的一千零八塊聖骨齊動,每一塊聖骨上都浮現出奇異的紋絡,綻放出璀璨而神聖的光芒。

    「嗤。」

    死氣奈何不得千骨戰魂,反而是被聖光所精華,化作縷縷黑煙,消散於虛無。

    「怎麼可能?」

    陰梵魔女瞪大眼睛,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那可是她以秘法熬煉得來的死氣,只要施展出來,從來都是無往而不利,臨道境強者都會忌憚三分。

    寒雪冷冷看著陰梵魔女,淡漠道:「你就只有這點手段嗎?那可真是讓我很失望。」

    說話間,寒雪雙手再度結印,施展出與之前相同的掌法。

    所不同的是,這次並非是她的真身出掌,而是千骨戰魂一連打出兩掌。

    方圓數千里內的天地規則和天地之力,瘋狂涌動起來,聲勢遠比陰梵魔女施展魔功浩大。

    千骨體質,得天獨厚,對於天地規則和天地之力的駕馭能力,遠非一般修士所能相比。

    頃刻間,兩道巨大的掌印凝聚出來,狠狠轟擊在葬界之墓上。

    「嘭。」

    葬界之墓轟然爆碎開來,內蘊的磅礴力量釋放,形成恐怖至極的力量漣漪。

    寒雪以千骨戰魂抵擋在前,將衝擊向血神教方向的力量漣漪,盡皆抵擋下來。

    千骨戰魂能夠將葬界之墓打爆,自然無懼這點餘波。

    「這……」

    陰梵魔女臉色劇變,連忙將天魔石刻抵擋在身前。

    天魔石刻表面泛起淡淡的魔光,一頭黑色的魔龍虛影衝出,似要衝破天穹,騰飛九天。

    魔龍虛影釋放出滔天魔威,快速將衝擊而來的力量漣漪擊潰。

    而那些沒有受到阻擋的力量漣漪,則是極速向著各個方向席捲而去,波及範圍極廣,令得原本就已經沉陷下去的大地,再度向下沉陷了數十丈,更有上百座大雪山土崩瓦解。

    好在那些觀戰的修士,都早已退得極遠,要不然此次必然又會受到波及。

    墨聖目不轉睛的盯著寒雪,雙眼微眯,道:「千骨體質,千骨女帝在崑崙界竟然還有傳人存在,難道千骨女帝真的還存活於世間?」

    當初,他們從黑魔界來到崑崙界,黑心魔主所下達的一個最為重要的命令,便是要尋找千骨女帝。

    為此,有些大批黑魔界修士,進入到陰間,想要探尋千骨女帝的消息,可惜都一無所獲。

    現在看到擁有千骨體質的寒雪,墨聖心中不禁一動,或許這將會是尋找千骨女帝的一個突破口。

    但隨即,墨聖的臉色又變得極為難看,張若塵究竟何德何能,身邊竟能匯聚如此多的天縱奇才。

    前有天凰道體、陣法地師,現在又出現一個千骨體質,真讓人無法想象,張若塵身邊是否還有什麼妖孽存在。

    戰場之上,寒雪將虛空劍取出,玉指輕拂劍鋒,整個人的氣質在這一瞬無限攀升,猶如與劍合二為一,似紅塵劍仙。

    「嗡。」

    虛空劍歡躍得顫動,發出高亢的劍吟。

    「你的實力,倒是勉強夠我用劍來殺你。」

    寒雪將自身修鍊出來的數十萬道劍道規則,注入劍中,虛空間的劍身上頓時浮現出諸多至尊銘紋,令得空間震顫。

    「那是……虛空劍,此人果然與千骨女帝有極大關係。」墨聖眼中泛起一道精光。

    如果不是千骨女帝的傳人,又豈能執掌虛空劍?

    虛空劍非同小可,乃是一柄弒神之劍,擁有赫赫威名,尤勝過池瑤女皇的滴血劍。

    寒雪手持虛空劍,將《神隕經》運轉到極致,體內一千零八塊聖骨,綻放出更加璀璨的聖光。

    虛空劍上方,風雲涌動,形成一個狂暴的能量漩渦,空間都隱隱被撕裂,出現一條條黑色的裂紋。

    「一劍寒光耀九州。「

    寒雪揮劍,如天外飛仙,斬出一道白色劍光,將虛空分割。劍光絢爛璀璨,宛如北極之光,一直延伸到萬里之外。整個中域九州,億萬里之地,在這一刻都能看到天邊有一道白光閃爍。

    ……

    希望書友們相互轉告,幫忙廣告《萬古神帝》和新書《天帝傳》,你們的支持就是小魚的力量!求點擊、求推薦、求書評,各種求!()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