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哪怕已經離開很遠,但聽到後方傳來的哭聲,張若塵和小黑仍舊是不禁感到頭皮發麻,更加不敢停留,竭盡全力向龍神殿遺蹟深處掠去。

    儘管那邪異的孩童說,再往前,會遭遇那不可名狀的姆祖,但要讓他們在這個時候退出龍神殿遺蹟,明顯是不可能的。

    而這些邪異孩童的出現,讓張若塵和小黑都預見到,恐怕會有巨大的波瀾出現,無論是地獄界,還是古文明派系與天龍界,說不得都會栽大跟頭。

    當然,這其實是一件好事,龍神殿遺蹟中的情況,是越複雜越好,如此,世界門之匙纔不容易被人奪走。

    如果能夠逼得各方退出真龍島,那就再好不過。

    相隔甚遠的一座低矮山丘之上,一道金光疾馳而來,化作一名俊美無比的男子,立於山丘之頂,正是金陽雙子王中的一人。

    自那個隱藏空間內遁出,他已是狂奔了數千裡遠,確定身後並未有任何人追來。

    時隔不久,此人身邊的空間,突然泛起輕微的漣漪,其孿生兄弟竟是憑空出現在山丘之上,猶如掌握了空間挪移的手段。

    金陽雙子王天賦異稟,與生俱來便掌握着一些特殊的能力,若非如此,又豈能得到豔陽天子父親的傾力培養?

    其中,有着兩個天賦能力,最是神奇,其一是異體同命,顧名思義,他們的性命是綁定在一起的,只要其中一人還活着,另一人即便被殺死,也能復活,也即是說,必須同時將他們倆殺死才行。

    其二,則是萬里傳送,雙子王好比是兩座定向的空間傳送陣,只要在萬里之內,都能在瞬間傳送到彼此身邊。

    之前,金陽雙子王便是擔心被小黑追殺,故而選擇了分開逃遁,如果其中一人丟掉了性命,也還能靠另一人復活。

    如果都順利擺脫追殺,則能依靠萬里傳送,重新會合到一起。

    擁有如此神奇的兩個能力,金陽雙子王的保命能力,無疑是極強,幾乎是擁有了不死之身,任誰與他們爲敵,都會感到十分頭疼。

    “此次天子殿下被張若塵殺死,我們兄弟二人難辭其咎,老天主和師尊都必然震怒。”金陽雙子王的大陽王沉聲道。

    聞言,金陽雙子王的小陽王,不禁陷入了沉默,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是他根本不曾預料到的。

    豔陽天子被人當着他們的面殺死,這對他們而言,是莫大的恥辱。

    小陽王深深呼出一口氣,眼中閃過一道殺機,道:“必須殺死張若塵,方纔能夠向老天主和師尊交代,只是那隻貓頭鷹聖獸,有些麻煩。”

    當時若非貓頭鷹聖獸橫加阻攔,他們很有希望將豔陽天子救下,而不會是現在這種結果。

    有一尊大聖在,他們想要殺張若塵,明顯沒有那麼容易。

    一想到貓頭鷹聖獸的可怕戰力,金陽雙子王心中便是凜然,骨族那兩位尊者,可都擁有大聖之骨,卻生生被打得支離破碎。

    若非他們當機立斷,及時將那塊古符打出,說不得也已經步了骨族兩位尊者的後塵。

    大陽王沉思片刻,道:“我感覺那隻貓頭鷹聖獸有問題,應該並不是真正的大聖,而是動用了某種手段,暫時將力量提升了上去。首先,它如果真的是一位強大的大聖,完全可以在一開始便對我們和骨族七位尊者出手,何須一直隱忍?”

    “其次,眼見我們逃出那個隱藏空間,它卻並未來追殺,這明顯不正常,想來應該是它無法繼續維持大聖戰力,只能放任我們離開。”

    聞言,小陽王心中不由一動,低語道:“如果真是如此,那它想要提升力量,必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說不得還需要爲此付出不小的代價,能否再度施展這種手段,都還很難說,這樣的話,我們倒是有辦法去對付他們。”

    只要小黑不是真正的大聖,以他們的實力,根本無須懼怕。

    “大聖也並非是無敵的,敢殺天子殿下,就必須爲此付出慘重的代價,立刻召集豔陽文明的所有強者,我不但要殺死張若塵和那隻貓頭鷹聖獸,還要讓他們主動送上門來。”金陽雙子王的大王眼泛寒光道。

    當前,沒有什麼事情,比殺死張若塵更加重要。

    受到金陽雙子王的召集,大批豔陽文明的強者,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聲勢可謂是十分浩大。

    亂石堆積的廢墟中,正進行着一場激烈的大戰,一方是千星文明的強者,一方則是那詭異的孩童。

    千星文明一方,爲首的正是千星天女,魚晨靜。

    在她身邊,還有着六位身着白衣的老者,每一位身上都散發出極爲強大的氣息,且氣息彼此相連,渾然一體。

    而在他們的對面,則是有着十八個詭異的孩童,都只有一米高,血紅色的雙眼,尖銳的獠牙,配上身下數十條黑色的觸手,顯得極爲猙獰可怖。

    “將他們困住。”

    久戰不下,千星天女沉聲下令道。

    六位老者當即改變陣型,佈置出一座六芒星陣,引動強大的星力,強行將十八個詭異孩童困住。

    “哇哇。”

    十八名孩童均是發出淒厲的啼哭聲,形成恐怖的精神力衝擊波,想要將六芒星陣破開。

    千星天女取出一根碧玉法杖,釋放出強大的精神力,演化出一座玄妙的幻境,將十八名詭異孩童,盡皆籠罩進去。

    有着六芒星陣的輔助,千星天女演化出的幻境,幾乎可以以假亂真。

    “讓我來看看,你們這些不人不鬼的東西,究竟是什麼來頭。”

    千星天女揮動碧玉法杖,施展出無比高明的幻術,侵入那些詭異孩童的大腦之中。

    片刻之後,千星天女的眼中,浮現出凝重之色。

    “天女殿下,情況如何?”

    一名老者詢問道。

    千星天女沉思片刻,道:“這些怪物竟然是由進入真龍島的各方強者轉化而來,之所以會如此,是因爲一個名爲‘姆祖’的邪異之物。“

    “姆祖?是何方神聖?”

    千星文明的六位老者,均是露出驚異之色。

    千星天女道:“那姆祖並非來自外界,而是誕生於真龍島,其通過精神力進行侵蝕,如果無法對抗,就會被其奴役,變成這不人不鬼的怪物。”

    “這些被轉化的怪物,也都擁有着類似的能力,它們通過啼哭發動精神力攻擊,一般的精神力聖王,都未必能夠抵擋得住。照現在的情況來看,恐怕已經有不少人遭遇不測。”

    千星天女將手段耗盡,也僅僅只是獲取到少量的情報,關於姆祖的情報,幾乎是一片空白。

    突然間,千星天女的臉色劇變,連忙揮動手中的碧玉法杖,將釋放出去的精神力切斷,身體不由自主向後倒退數步。

    “六位長老,滅掉它們。”

    千星天女十分急促的下令道。

    六位老者雖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但卻沒有遲疑,立刻便是激發六芒星辰,利用浩瀚的星力,對陣中的十八名詭異孩童進行碾壓。

    “嘭。”

    十八名詭異孩童的身體,當即破碎開來,化作一團暗紅色的血霧,繼而快速湮滅。

    做完這一切,六位老者立刻出現在千星天女的身邊,臉上均是浮現出擔心之色。

    “天女殿下,你怎麼樣?”

    千星天女臉色略顯蒼白,翻手將一粒聖丹取出,吞服而下。

    稍微調息了一番後,千星天女這才說道:“是姆祖,我本想對它進行窺探,沒想到,它竟是能夠通過這些怪物,對我進行精神攻擊。我及時捨棄掉部分精神力,並無什麼大礙。”

    話雖如此說,但千星天女的心中,卻不免有些後怕,如果不過她反應夠快,真要讓姆祖的意志,侵入她的聖魂中,後果將不堪設想。”

    “唰。”

    就在這時,一道聖光從天外飛來,被一名老者伸手接住。

    查看完傳訊光符上的內容,老者的臉色,頓時發生了一些變化。

    而察覺到這種變化,千星天女不由問道:“徐長老,發生了何事?”

    “天女殿下,下面的人傳來訊息,說豔陽文明的高手,正在大規模集結。”徐長老連忙回道。

    千星天女略感意外,道:“豔陽文明在搞什麼鬼?難道是發現了某處大寶藏?”

    “據說,是豔陽天子被張若塵所殺,金陽雙子王震怒。”徐長老略微遲疑道。

    聞言,千星天女的臉色,立刻發生變化,道:“張若塵怎麼會殺豔陽天子?消息屬實嗎?”

    徐長老搖頭道:“具體情況,暫時還不得而知,但想來此事應該是真的。”

    “糊塗,他還嫌自己的麻煩不夠多嗎?“千星天女的臉上浮現出一抹氣惱之色。

    以千星天女看來,無論出於什麼原因,張若塵殺死豔陽天子,都太過魯莽。豔陽文明那位老天主極爲護短,如果讓其知道,其最爲疼愛的孫兒,死在了張若塵的手中,其絕對不可能善罷甘休。

    殺死豔陽天子的後果,恐怕要比殺死商子烆更加嚴重。

    千星天女的臉色不斷變化,吩咐道:“讓人盯着豔陽文明那邊,同時讓人搜尋張若塵的下落,有任何消息,立刻告知於我。”

    “天女殿下,此事涉及到豔陽天子,我們恐怕不適合插手其中。”另一位老者微微皺眉道。

    千星天女道:“此事我自有分寸,無需多言。”

    聞言,那名老者也不好再說什麼,對於千星天女的性格,他是再清楚不過,一旦決定了什麼事情,任誰也難以改變。

    “張若塵啊張若塵,你已經惹了太多麻煩,如今又招惹上豔陽文明,你怎麼就不懂得隱忍呢?”千星天女暗自嘆息道。

    豔陽文明的強者出現異動,很快便是引起了各方的注意,相應的,張若塵殺死豔陽文明的事情,也是快速傳播開來,這種事情,根本就隱瞞不了。

    地獄界一方自然是樂得看到這種情況出現,巴不得張若塵與豔陽文明,鬥得越厲害越好。

    而古文明派系,大多則是對張若塵很不滿,張若塵殺死豔陽天子,就好比是在刻意針對整個古文明派系。

    天龍界相對比較平靜,並未表現出太大的反應,好似根本就不在意這件事情。

    緊隨其後,骨族兩位尊者隕落的消息,亦是不脛而走,不由引發極大的轟動。

    尤其此事也隱隱與張若塵有關,是張若塵身邊的那隻貓頭鷹聖獸所爲,使得張若塵再度被推到了風口浪尖之上。

    聽到這個消息,千星天女眼中不禁浮現出古怪之色,道:“那隻貓頭鷹聖獸,竟然如此厲害。”

    在孔雀山莊的時候,千星天女曾見過小黑,根本就看不出其有多強,頂多也就是陣法造詣很高。

    現在看來,似乎她當初看走眼了。

    當各方勢力都沸騰起來的時候,作爲當事人的張若塵和小黑,卻是什麼都不知道,默默的在遺蹟中搜尋着寶物。

    “真是奇怪,這片區域應該並無其他人踏足過,怎麼會什麼寶物都沒有?“小黑眼中滿是不解之色。

    說起來,他們進入龍神殿遺蹟,已經有不短的時間,踏足過的地方也不少,可除了那個隱藏空間外,卻從未遇到過任何寶物,哪怕是極爲普通的。

    張若塵道:“當年爆發的大戰,太過慘烈,諸多神靈參戰,連龍神殿都被打得支離破碎,龍神殿中所存放的寶物,說不得大多都已經被毀掉。”

    “不可能,龍神殿中的寶物何其多,即便被毀掉很多,可保存下來的,也必定不會少,畢竟那些神靈大戰,並非是在刻意針對龍神殿,地獄界的神靈,都還想着大肆進行掠奪呢,本皇感覺,這恐怕與那位禁忌人物有關係。”小黑沉吟道。

    www▪ttκΛ n▪Сo

    如果說有人能夠在觸動禁陣的情況下,進入真龍島,取走諸多寶物,恐怕只有龍族那位禁忌人物才能做到。

    張若塵道:“那爲何那座隱藏空間內,會有寶物存在?”

    以那位禁忌人物的手段,如果真要出手,應該不會有什麼寶物落下才對。

    “本皇也只是猜測,具體情況,誰也說不清楚,還是繼續找吧,也許我們運氣好,能再找到一座隱藏空間,當然,最重要的是要找到世界門之匙。”小黑正色道。

    搜尋寶物,固然很重要,但卻絕不能忘記他們此行真正的目的。

    再多的寶物,也及不上世界門之匙,那關乎到崑崙界的生死存亡。

    正當張若塵和小黑準備繼續前行的時候,一道傳訊光符,突然從天邊飛來。

    張若塵伸出兩根手指頭,輕輕的將傳訊光符夾住。

    “死禪老祖的傳訊?”

    張若塵眼中閃過一道詫異之色。

    小黑道:“快看看那禿驢找你什麼事。”

    不由得,張若塵鬆開傳訊光符,仔細查看起來。

    小黑立刻湊了過來,目光掃視傳訊光符上記載的訊息。

    “咦?那禿驢的運氣不錯啊,竟然能夠發現一處寶地,這卻是不能錯過,不就是陣法嗎?有本皇在,什麼陣法都不在話下。”小黑雙眼放光道。

    張若塵卻微微皺起眉頭,若有所思,久久不語。

    “張若塵,你在想什麼?難得能夠發現寶物,我們要是不快一些,說不得就該被其他人搶佔先機,趕緊動身。”小黑顯得十分急切。

    張若塵搖了搖頭,道:“不知爲何,我心中隱隱有些不安,似乎將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

    “你該不會還在想之前出現的那個鬼東西吧?放心,以我們倆的實力,就算它再詭異又能如何?”小黑一臉自信道。

    聞言,張若塵雖然還是有些不安,但卻點頭道:“先去與死禪老祖會合。”

    既然死禪老祖找他幫忙,這種時候,他肯定是不能拒絕的。

    道雖不同,可至少在守護崑崙界這件事情上,他與死禪老祖達成了共識,他們現在是站在一條船上。

    當即,張若塵和小黑不再耽擱,按照傳訊光符的指引,向死禪老祖所在的地方趕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