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禿驢,元會聖藥在哪兒呢?”

    遠遠的,便聽到小黑熱切的聲音響起。

    死禪老祖和天命屍皇剛轉過身來,便看到張若塵和小黑已經來到近前。

    “張施主,黒施主,有勞你們趕來,老僧所發現的元會聖藥,正是進入到了眼前這片叢林之中。”死禪老祖雙手合十,佛態而笑。

    小黑將眼睛瞪得很大,運轉大聖之眼,目不轉睛的盯着霧氣瀰漫的古老叢林。

    片刻後,小黑眼中露出驚喜之色,道:“真沒想到,真龍島遭受那等可怕的劫難,竟然還能有一片叢林保存下來,說不得神龍一族的藥園就在其中。”

    聞言,張若塵、死禪老祖和天命屍皇的眼中,都不禁閃過一道精芒。

    神龍一族的藥園,傳聞中,栽種了無數珍貴聖藥,甚至有神藥存在,真要能保存下來,便是神都會動容。

    “叢林之外,有着古怪的陣法和空間屏障存在,強行攻擊,會引發反彈力量,破解不易。”天命屍皇沉吟道。

    死禪老祖笑道:“張施主的空間造詣高深,而黒施主乃是陣法地師,你們兩位聯手,想來定能破開阻礙,如有什麼需要,老僧和屍皇都可從旁協助。”

    “那是當然,就沒有陣法是本皇無法破解的。”小黑傲氣十足道。

    張若塵則是平淡道:“先看看再說。”

    說話間,他已是運轉神印之眼,將目光投向前方的古老叢林。

    小黑亦是湊到叢林近前,認真的觀察起來。

    死禪老祖和天命屍皇不再多言,釋放出精神力,留意四周的情況,他們所盯上的機緣,自然不會容許他人來插上一腳。

    相距三百里外的一座山丘上,玄妙的幻術將山丘籠罩,千星天女與六位千星文明的長老佇立其上。

    千星天女動用本源神目,清晰的捕捉到了張若塵四人的身影。

    “金陽雙子王果然很有本事,竟是真的將張若塵給引來了。”千星天女微微嘆息道。

    一位千星文明的長老道:“金陽雙子王以一株元會聖藥爲餌,且通過死禪老祖來引出張若塵,任誰也難有防備。”

    另一位長老道:“面對元會聖藥的誘惑,沒有多少人能夠不動心,看現在的情況,張若塵恐怕難逃此劫。”

    “天女殿下,此乃張若塵與豔陽文明之間的恩怨,我們並不適合插手,如果真要插手,也只能幫豔陽文明。”

    很顯然,這位長老是擔心千星天女會出手幫張若塵,畢竟他們都知道,千星天女曾與張若塵有過一些交集。

    聞言,千星天女不由微微皺起眉頭,她當然清楚,以她的身份,如果出手相助張若塵,必會引來許多的麻煩,影響到千星文明與豔陽文明間的關係。

    “張若塵,本天女相信你不會輕易栽在這裡。”千星天女在心中暗暗想道。

    如果換作其他人,這次或許真的會在劫難逃,可張若塵不一樣,他從來都不能以常理來論斷。

    經過一番仔細的觀察後,小黑笑道:“此地的陣法,的確很古怪,如果使用尋常的方法進行破解,需要不短的時間,不過,這對本皇來說,並不是什麼難事。”

    說話間,小黑將一塊奇石取出,正是之前在血神教,從宙宇手中奪取到的鎮紋石。

    陣法地師中的海陸之王,耗費極大心血煉製出來的陣紋石,足以破解大部分九品陣法。

    可惜的是,鎮紋石屬於消耗品,有着使用次數的限制。

    好在作爲陣法地師,小黑運用鎮紋石,比之宙宇要高明太多。

    如果是在宙宇手中,這塊鎮紋石,頂多還能用三次,可到了小黑手中,再用五六次,完全不成問題。

    在小黑的控制下,鎮紋石緩緩飛出,觸及森林外的繁奧陣法。

    鎮紋石發光,一道道秘紋浮現,立刻便是讓前方的陣紋暗淡許多,陣法自然而然被撕裂開一道口子。

    很寶貝的將陣紋石收起後,小黑一擡腳,打出道道陣印,開始運用自身的陣法造詣,去進一步撕裂陣法,同時阻止陣法的修復。

    但凡高品級的陣法,一般都具有自我修復的能力,越高級,修復速度便越快。

    小黑的效率極高,不多時,便是將前方的陣法,撕裂開一個巨大的缺口,能夠供人通行。

    不過,陣法背後,還有複雜的空間屏障存在,不將其解決掉,同樣是沒法進入。

    “張若塵,本皇的任務已經完成,接下來該你出手。”小黑控制住陣法裂口,轉頭對張若塵說道。

    張若塵走上前去,將一隻手伸出,二十八萬道空間規則盡皆浮現而出,釋放出強大的空間之力,向着前方的空間滲透而去。

    瓦解空間屏障是細緻活,絲毫都着急不得,需要足夠的耐性。

    叢林內,一衆豔陽文明的強者,均是目不轉睛的盯着張若塵,期盼着張若塵能夠早些進來。

    以他們的種種佈置,只要張若塵踏入叢林內,便必死無疑。

    此時,包括金陽雙子王在內,所有人的神經都繃得很緊,越是臨近成功,便越是緊張。

    “是本王高估張若塵了嗎?竟然這般久都還沒能破解本王設下的空間屏障。”玄空聖王眼中閃過一道輕蔑之色。

    如果不是怕驚動張若塵,他還真想主動解開部分空間屏障。

    空間屏障前,張若塵不斷以空間力量進行滲透,他並未貿然出手瓦解空間屏障,而是想先弄清楚空間屏障的具體結構,避免出現各種問題。

    這裡是龍神殿遺蹟,不同於其他地方,有着太多的詭異,稍有不慎,就有可能給自身招來滅頂之災。

    尤其張若塵總感覺心神不寧,他絕不認爲這是自己過於敏感所導致。

    “嗯?似乎有些不太對勁。”

    猛然間,張若塵探查到絲絲異樣。

    他隱約感覺到,眼前的空間屏障,有着人爲控制的痕跡。

    但等他再度去探查,這種感覺又消失無蹤。

    不由得,張若塵的心中警惕起來,心緒快速轉動。

    很快,張若塵心中有了主意,不由轉過頭來,看向一旁的死禪老祖,道:“你確定這裡面有元會聖藥?爲何沒有顯露半點異象?該不會是你發現了什麼對你有用之物,故意用元會聖藥誆騙於我,然後讓我白做苦力吧。”

    “禿驢,你該不會是真的在欺騙本皇?”小黑不禁也露出懷疑之色。

    死禪老祖正色道:“出家人不打誑語,老僧怎會欺騙你們三位?想來是那五元帝皇花,被老僧斬落一片花瓣,受到驚嚇,故而隱藏到了叢林深處。”

    “這片叢林就只有這麼一點大,那五元帝皇花又能隱藏得多深?就算你沒有說謊,我也懷疑五元帝皇花是不是早就已經秘密遁走,畢竟,元會聖藥都懂得趨吉避凶。”張若塵沉聲道。

    聞言,別說小黑的天命屍皇,就連死禪老祖都不由得懷疑起來,因爲那株五元帝皇花自從遁入叢林後,就再也沒有過任何動靜,他也曾圍繞着叢林仔細查探過,均是沒有任何發現。

    “難道五元帝皇花真的已經遁走?”死禪老祖的眉頭微微皺起。

    叢林內,大陽王的眼神微微一沉,沒料到張若塵竟然會如此的多疑,典型的不見兔子不撒鷹。

    他們都已經做好準備,要發動致命一擊,可張若塵卻在這個時候停下手來,簡直要讓人抓狂。

    無須大陽王開口,五元聖王已是搖身一變,化作一株五彩斑斕的奇異聖花。

    在不算粗壯的軀幹上,綻放了五朵美輪美奐的五色奇花,其中四朵奇花,都有着五片顏色各異的花瓣,唯有一朵缺少了一片。

    磅礴的水屬性精氣,匯聚於花瓣缺失處,凝聚出一片花瓣虛影。

    看到五元聖王顯化出本體,不少豔陽文明的強者,眼中都不禁露出炙熱的目光。

    五元帝皇花的功效太過神奇,任誰都會渴望得到,只要將之煉化,就等於是鋪平了今後的修煉之路。

    “唰。”

    五元聖王身形一動,從藏身之處閃掠而出。

    下一刻,其出現在叢林的中心位置,顯化出五氣朝元的異象。

    “真的是五元帝皇花,太好了,張若塵趕緊將空間屏障破開,不能讓它跑了!”小黑很是興奮道。

    而死禪老祖則是暗自鬆了一口氣,總算沒有失信於人。

    而張若塵看到五元帝皇花,心卻是一下子沉到了谷底,暗道:“果然有問題。”

    本來他還只是有所懷疑,所以故意與死禪老祖說那番話,沒想到五元帝皇花竟然真的現身,未免太聽話了一些。

    而且,在五元帝皇花出現的一刻,他清晰捕捉到了一絲古怪的空間波動。

    由此,張若塵差不多能夠確定,這裡的一切,應該都是有人刻意佈置出來,目的已經不言而喻。

    “是誰想要暗算於我?金陽雙子王?骨族十尊者?亦或是冥殿七絕殺神?”張若塵在心中暗暗猜測道。

    猜測之餘,張若塵猛然將藏山魔鏡祭出,飛到叢林的上空,以強大聖氣進行催動。

    藏山魔鏡通體綻放幽暗的魔光,上百萬道至尊銘紋浮現,瞬間化作方圓百里大小,釋放出磅礴的魔氣,將下方的叢林,整個籠罩起來。

    小黑、死禪老祖和天命屍皇均是得到張若塵的暗中傳音,毫不遲疑的跟着出手,將聖氣源源不斷的注入藏山魔鏡之中。

    “張若塵怎麼將至尊聖器激活了?”

    “不好,多半是張若塵察覺到了端倪,識破了我們設下的陷阱,立刻出手。”

    大陽王臉色一變,當即反應了過來。

    “既然被識破,那便戰吧,以我們豔陽文明集結的高手,足以碾壓他們。”玄空聖王眼中閃過一道狠厲之色。

    他們集結大批強者,本就是做的兩手準備,能直接暗算張若塵,自然是再好不過,不行就來硬的。

    小黑哈哈大笑起來,“原來金陽雙子王是給我們送元會聖藥來了,真是好人啊!”

    “好大的口氣,還想要元會聖藥,你們有至尊聖器,我們也有。”

    “張若塵,借你項上人頭一用,回豔陽文明,我們纔好向老天主交代。”

    說話間,金陽雙子王伸手一招,鎮壓在叢林小世界深處的金烏古鼎,立刻便是飛了出來,盤旋在二人的上方。

    金烏古鼎,乃是豔陽文明一件極爲古老的至尊聖器,曾掌握在一位神靈的手中,只是後來在一場大戰中,遭受重創,器靈被滅,過得漫長歲月,才重新孕育出新的器靈來。

    若非如此,他們根本就無法將金烏古鼎,帶入崑崙界。

    但即便金烏古鼎受損,威力也絕不可小視,金陽雙子王有十足的信心,能與藏山魔鏡相對抗。

    “豔陽天子自有取死之道,怨不得我。你們來爲他復仇,就不怕也栽在我手中?”張若塵冷漠道。

    大陽王朗聲道:“張若塵,你的確很厲害,但你並不聰明,本王如果是你,發現陷阱,就該立刻遁走。”

    張若塵輕輕搖頭,不再多言。

    此刻,死禪老祖已經完全弄清楚了前因後果,不由怒聲道:“豈有此理,竟然連老僧都敢算計,真當老僧是隻會吃齋唸經的良善和尚?”

    打了一輩子鷹,到頭來,竟然被鷹啄瞎了眼睛。

    死禪老祖是何等的精明,從來都是他算計人,何曾被人像這般算計過?

    他的一世英名,可以說盡毀,張若塵這些人,今後還不知道會如何嘲笑於他。

    “臭和尚,你煉化本王的花瓣,害本王修爲受損,本王定要吸乾你所有的血液。”

    五元聖王重新化作人形,目光冰冷的盯着死禪老祖。

    作爲元會聖藥,失去一片花瓣,想要重新生長出來,絕非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五元聖王並不認爲自己真的比死禪老祖弱,之前是本體狀態下,加之不能動用聖器,實力難免受到一些影響,如今,則是完全不需要顧忌什麼。

    小黑雙眼放光,目不轉睛的盯着五元聖王,道:“本皇好久沒有吃過元會聖藥,趕緊出來讓本皇吃掉。”

    “貓頭鷹,你想找死嗎?”五元聖王眼中泛起可怕的寒光。

    小黑絲毫不懼,反而是嘿嘿笑道:“元會聖藥,本皇勸你乖乖臣服,否則等抓住你,全部吃掉,主動放棄抵抗,我們可以只採花,不全吃。”

    說話間,小黑的目光變得更加炙熱,口水差點從嘴裡流出來。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