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幻術籠罩的荒蕪山丘之上,千星天女與六位長老的眼中,均是有着異光閃爍。

    千星天女的嘴角微微上揚,道:“以張若塵的警覺性,想要暗算他,當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可張若塵此舉,卻並不明智,豔陽文明聚集了上千的聖王境強者,更有金陽雙子王親自坐鎮,他主動選擇開戰,只怕結果不會太好。”一位長老搖頭道。

    其他五位長老,眼中均是浮現出贊同之色,張若塵一方僅僅四個人,即便再強,又豈能敵得過豔陽文明上千的強者?

    千星天女卻不以爲然,道:“你們太不瞭解張若塵這個人,既然他敢出手,就必然有着把握,即便敵不過,也能全身而退。”

    事實上,千星天女也很想看看,張若塵究竟有什麼底牌,能與豔陽文明硬拼,想來接下來這一戰,應該會十分的精彩。

    叢林小世界中,五元聖王身體輕微顫抖,不是在害怕,而是因爲憤怒,那隻貓頭鷹聖獸,口口聲聲說要吃掉她,還一副要流口水的模樣,當真是氣煞她也。

    “貓頭鷹,本王不但要吸乾你的血,還要抽出你的聖魂,以神火煅燒百年、千年,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五元聖王近乎咬牙切齒道。

    這麼多年來,但凡想打她注意的人,都已經成爲她的養分。

    小黑眼中毫無懼意,反而大笑道:“真是有性格,但本皇照樣有辦法,讓你變得服服帖帖,張若塵,本皇來掌控藏山魔鏡,你快去採花。”

    聞言,張若塵忍不住想翻白眼,這話聽着,着實是很彆扭。

    不過,張若塵還是將藏山魔鏡交給了小黑掌控,讓小黑全力鎮壓住叢林小世界,他卻是還有別的事情需要做。

    大陽王眉毛一掀,低喝道:“出手,一個都不要放過。”

    說話間,大陽王與小陽王已是聯手,以強大的聖氣,催動金烏古鼎,激發出道道可怕的至尊之力,徑直轟擊向張若塵。

    他們的目的很明確,就想盡快將張若塵鎮殺,至於其他人,他們倒並不是很在意。

    張若塵目光如電,體內陽剛氣息涌動,一顆金色的太陽,從他的眉心中飛了出來,直接撞向金陽雙子王的金烏古鼎。

    “你竟然已經掌控了毀滅金陽。”大陽王的眼神微微一凝。

    毀滅金陽蘊含着無比陽剛霸道的力量,絕不是隨隨便便就能掌控。

    以大陽王想來,張若塵雖然奪走了毀滅金陽,應該也只是暫時鎮壓起來,沒想到竟能這般快就掌握,可以運用自如。

    讓大陽王頗爲驚訝的是,張若塵催動毀滅金陽,散發出來的氣息,竟然要比豔陽天子強得多。

    他所不知道的是,張若塵因爲修煉龍象般若掌的緣故,擁有遠超常人數十萬倍的陽剛之氣,而且在張若塵的神光氣海中,還有着七星神苓日葉所化的神陽,這些都是掌控毀滅金陽的重要條件。

    當然,最爲重要的是,張若塵煉化了那道古金烏聖魂,以及古金烏的一滴精血,能夠與毀滅金陽完美契合。

    毀滅金陽是一件煉製出來不長的至尊聖器,並未渡過元會劫難,器靈的力量,相對還比較弱小,根本就無法與張若塵對抗,故而張若塵並未費多大的力氣,便順利將其馴服,在毀滅金陽中烙印下屬於他的聖魂印記。

    金烏古鼎和毀滅金陽均是綻放出璀璨無比的金光,宛如雙陽凌天,耀眼的光芒,幾乎讓人睜不開眼睛。

    “轟。”

    叢林小世界外的空間,直接破碎開來,顯現出漆黑的虛無空間,釋放出可怕的空間風暴。

    一時間,叢林小世界劇烈震動,世界膜壁泛起道道漣漪,如水波盪漾。

    而藏山魔鏡亦是晃動起來,魔氣凝聚出的一座座魔山虛影,紛紛支離破碎。

    兩件至尊聖器仍舊在迸發着至尊之力,並未停止碰撞。

    與此同時,匯聚於叢林小世界中上千的聖王強者,亦是紛紛出手,將上千件高品階的萬紋聖器打出,化作一條洪流,席捲而出,聲勢極爲浩大。

    即便有着諸多星辰阻擋在前方,恐怕也會一一被打得支離破碎。

    豔陽文明的強者,無疑是充分利用了人數上的優勢,要以絕對的力量,碾壓小黑、死禪老祖和天命屍皇,不打算放走任何一個。

    小黑的反應最快,瞬間將數十杆陣旗祭出,構成一座玄妙無比的九品陣法,與藏山魔鏡相結合,籠罩住叢林小世界。

    如此做的目的很簡單,就是要阻止豔陽文明的強者,從叢林小世界中出來,牢牢將主動權掌握在手中。

    “貓頭鷹去死。”

    五元聖王着重針對小黑,將一尊五色寶輪祭出。

    只怪小黑的嘴太賤,徹底將五元聖王激怒,對它的厭惡,尤勝過死禪老祖。

    “呔,元會聖藥,看本皇將你鎮壓。”

    小黑大喝一聲,張口吐出一方寶印來。

    這方寶印乃是一件君王戰器,正是之前在那個隱藏空間內,擊殺骨族一位尊者所得。

    寶印瞬間變得如小山一般巨大,濃郁的黑暗氣息瀰漫而出,迎上五色寶輪。

    “敢算計老祖我,今日,就讓你們見識見識’死禪’二字蘊含的佛意。我佛欲要度衆生,生是我信徒,死亦是我信徒。”

    死禪老祖唸了一聲佛號,寶相莊嚴,神聖佛光散發而出,將他承託得宛如一尊聖佛。

    萬寶袈裟綻放熠熠佛光,一具具強大的戰屍,從其中飛出,按照特殊的陣勢排列。

    戰屍數量極多,超過八百具,形態各異,既有人族,也有蠻獸,還有地獄界的生靈,無一例外,散發出的氣息,均是極強,乃是聖王層次。

    最後,五道高大的身影,出現在這羣戰屍的前方,以神戰屍爲首,其他四尊則是大聖級戰屍。

    看到這些戰屍,小黑不由瞪大了眼睛,道:“禿驢,厲害啊,你這是專門去功德戰場上撿屍體了吧?”

    崑崙界成爲功德戰場以來,爆發的大戰無數,天庭界與地獄界,均是有着諸多強者隕落。

    以死禪老祖所創死禪佛法的詭異莫測,的確是很適合去功德戰場上收集屍體。

    若非如此,想要煉製出如此多厲害的戰屍,根本就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至於那四尊大聖級的戰屍,則是死禪老祖在崑崙界,挖掘一處處古蹟所得。

    如今崑崙界有難,昔日這些帝皇霸主,與其讓他們繼續在地底沉眠,不如重現於世,發揮一些作用。

    小黑曾經研究過死禪佛法,且修煉有所成,深深知道,控制戰屍其實很難,死禪老祖能夠控制如此多強大的戰屍,其中更是包括了一尊神戰屍,和四尊大聖級戰屍,手段着實是高深莫測。

    八百多尊戰屍在死禪老祖的控制下,將力量凝聚在一起,打出浩瀚如海的可怕屍氣,迎上那上千件萬紋聖器。

    天命屍皇暗中閃過一道訝色,揮手間,將天命符昭打出,激發出其中蘊含的一股強大的大聖之力,注入藏山魔鏡之中。

    他看得出來,小黑既要對抗五元聖王,又要掌控九品陣法和藏山魔鏡,即便再強,也難免力有不逮。

    反正有死禪老祖以戰屍大陣,阻擋豔陽文明強者的攻擊,天命屍皇也就可以騰出手來,幫助小黑掌控藏山魔鏡。

    此事十分重要,直接影響到這一戰的走向。

    看到死禪老祖瞬間召喚出大批實力強大的戰屍,金陽雙子王的眼神均是一凝,這同樣出乎了他們的意料。

    等於說,眨眼的工夫,他們豔陽文明在人數上的優勢,便是幾乎蕩然無存。

    “好詭異的死禪佛法,竟能同時控制如此多強大的戰屍,本王倒是小覷了這死禪老祖。”大陽王的心微微一沉。

    “這個和尚,一人可抵千軍萬馬,具有的價值,比那些實力強橫的大聖都大。他到底修的什麼佛法?”

    到頭來,死禪老祖竟然纔是最難纏的一個。

    上千件萬紋聖器的攻擊,的確很可怕,但卻還是被死禪老祖的戰屍大陣抵擋住。

    一時間,戰局陷入了僵持狀態。

    玄空聖王眼泛寒光,暗中催動叢林小世界,想要擺脫藏山魔鏡和九品陣法的壓制,畢竟一直被堵在小世界內,難免顯得很被動。

    幸好他的這座小世界,本質極爲強大,乃是空間修士中的絕頂大聖,耗費極大心血,慢慢蘊養而成,堪比一座下等墟界,極其沉重,要不然,恐怕已經被藏山魔鏡給吸走。

    “這座九品陣法真是麻煩,禁錮力量太強,看來只能先解決掉張若塵等人。”玄空聖王暗暗想道。

    當即,玄空聖王調動自身的空間規則,結合小世界的力量,釋放出一股無形的空間之力,向着張若塵延伸而去。

    張若塵雖然在與金陽雙子王相對抗,卻也沒有放鬆警惕,頃刻間,便是察覺到了玄空聖王的小動作。

    只見張若塵伸手一點,一道空間之力釋放而出。

    “嘩啦。”

    兩股空間力量碰撞在一起,空間立刻撕裂開來,形成一道巨大的空間裂縫。

    玄空聖王眼神陰狠,低語道:“還真是警覺,那就讓本王光明正大的用空間手段碾壓你。”

    說話間,玄空聖王雙手快速結出奇異的印訣,施展出在空間神殿中所學到的空間絕學。

    作爲空間神殿走出來的頂尖空間修士,無論張若塵在傳聞中,是何等的厲害,玄空聖王對自身的空間造詣,都有十足的信心。

    大片空間破碎開來,狂暴的空間之力涌動,凝聚成恐怖的空間風暴,似可摧毀一切。

    空間風暴乃是極爲高明的空間手段,在聖王境能夠掌握的空間修士,可謂是少之又少。

    以玄空聖王看來,僅憑這一招,他便足以碾壓張若塵。

    畢竟張若塵才修煉了多長時間?又不曾進入過空間神殿,即便是空間掌控者,也絕難達到他的這種境界。

    張若塵眼神淡漠,擡手間,亦是施展出空間風暴,且威力明顯要更強。

    “轟。”

    頃刻間,方圓數百丈的空間,完全支離破碎開來,呈現出一片漆黑的虛無地帶,景象極爲駭人。

    “砰。”

    玄空聖王的手段被破,一股強大的空間之力席捲而出,使得叢林小世界劇烈震動起來。

    在這股如潮汐般的空間之力中,有着一縷銀色光芒,顯得極爲特別,竟是瞬間突破世界膜壁,出現在玄空聖王的身邊。

    “什麼東西?”

    玄空聖王頓生警覺,剎那間橫移出去。

    只是他的速度,還是慢了一絲,那縷銀色光芒一閃,便是進入到他的肩膀中。

    “噗。”

    玄空聖王的手臂,齊根而斷,大量鮮血噴涌而出。

    “啊。”

    玄空聖王當即發出淒厲的慘叫聲,另一隻手捂着斷臂處,連連向後倒退。

    可以看到,玄空聖王的眼中,出現了濃濃的震驚之色,“時空之力,你竟然能夠將時間之力與空間之力進行融合,怎麼可能?”

    九大恆古之道,每一種力量都稱得上超然,想要掌握一種,已經是十分困難。

    而想要將兩種恆古之道的力量,融合在一起,在絕大部分修士看來,都是根本不可能辦到的事情。

    但凡事總有例外,某些恆古之道之間,存在着極爲緊密的聯繫,比如時間與空間,有着極小的概率,可以融合成功。

    當然,能做到這種事情,別說是在聖王境,哪怕是大聖境,也是萬中無一。

    玄空聖王能夠清晰感覺到,剛纔斬斷他手臂的那縷銀色光芒,既蘊含着凌厲的空間之力,也蘊含着虛無縹緲的時間之力,一擊之下,他不但斷了一臂,壽元還被斬去百年之多。

    如果銀色光芒斬中他的頭顱,只怕他的聖魂都會因此而遭受重創。

    “怎麼會這樣?張若塵修煉時間那麼短,又沒有進入時間神殿和空間神殿,他怎麼可能將時間之力與空間之力相融合?難道他真的有望成爲第二位須彌聖僧嗎?”玄空聖王心中駭然,竟是隱隱生出懼意來。

    剛纔的交鋒,他無疑是一敗塗地,張若塵僅以一縷時空之力,便是擊碎了他所有的驕傲。

    趁此機會,張若塵全力施展空間手段,一道道空間風暴出現,在叢林小世界外肆虐,強勢摧毀周圍的一切事物。

    極短時間內,叢林小世界與外界的聯繫,便是被一一瓦解掉。

    “轟隆隆。”

    此刻,玄空聖王受創,對叢林小世界的掌控力減弱,受到藏山魔鏡力量的拉扯叢林小世界竟是緩緩拔地而起。

    終於,叢林小世界的真實面目,顯現了出來,顯露在外的百里叢林,僅僅只是這座小世界很小的一部分,在其內部,還有着浩瀚的空間,諸多山川河流橫亙其中,顯得生機盎然。

    “竟然是一座演化得初具生態的小世界,這東西可比空間玲瓏球珍貴多了,面積抵得上一座下等的虛界,好東西,趕緊鎮壓起來。”小黑眼中泛起道道精芒。

    藏山魔鏡是至尊聖器,內蘊乾坤,別說是一座小世界,就算是十座,也照樣能夠容納。

    “不好,大陽王大人,張若塵想要用至尊聖器,將整個小世界收取。”玄空聖王臉色鉅變道。

    到得這個時候,他哪裡還會看不出張若塵的目的。

    大陽王心神一震,擡頭看向上方巨大無比的黑色鏡面,當即下令道:“全力出手,衝破封鎖。“

    豔陽文明的所有強者,都立刻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不由聯起手來,向着同一個方位展開攻擊。

    “交給老僧便是。“

    死禪老祖雙手合十,眼中閃過一道凌厲的光芒。

    一時間,所有戰屍的力量,都快速匯聚到神戰屍身上。

    “吼。”

    神戰屍仰天發出一聲怒吼,一掌拍擊而出。

    掌未至,一股浩瀚如星河的神力,便是震盪而出,似乎要將整座叢林小世界淹沒。

    “咳。”

    死禪老祖輕咳一聲,嘴角有些絲絲血液流出。

    顯然,施展如此手段,對死禪老祖的負擔極大。

    與此同時,張若塵已是凝聚心神,與藏山魔鏡完美契合,溝通器靈,催發出最強的威能來。

    藏山魔鏡的鏡面,大得如一片倒懸在天空的海洋,泛起道道漣漪。

    “星河倒轉,乾坤扭曲,給本皇吸。”

    小黑快速改變陣勢,使得九品陣法演化出一個巨大的能量漩渦來。

    滿布山川河流的小世界,受到至尊之力與陣法之力的拉扯,不受控制的向鏡面移動過去。

    很快,小世界和海洋一般的鏡面,碰撞在一起。

    “嘩啦——”

    叢林小世界中,豔陽文明的諸多修士擡頭望天,至尊之力壓得他們難以喘息。天空的鏡面水幕,越來越近,眼看整個小世界都要沒入藏山魔鏡。

    金陽雙子王既是惱怒,而又急切,真要陷入一件至尊聖器的內部,想要脫身,可就難了!

    “噗。”

    金陽雙子王同時噴出一口精血,噴在金烏古鼎之上。

    頓時,金烏古鼎綻放出璀璨的金光,整個化作一頭龐大的三足金烏,散發出浩瀚無匹的威壓。

    “轟。”

    三足金烏爆發出恐怖至極的力量,在小世界完全沒入藏山魔鏡之前,強行轟出一條巨大的裂縫,險之又險的掙脫而出。

    但,僅他們二人脫身。

    豔陽文明別的修士,都被張若塵的至尊聖器收走。

    抵擋住藏山魔鏡釋放出的可怕吸力,三足金烏極速遠遁,眨眼到達百里之外,重新化作古鼎的形態,而金陽雙子王亦是顯露出身形。

    “嗡。”

    藏山魔鏡劇烈震動,魔光明滅不定,似乎有些鎮壓不住那座小世界。

    張若塵伸手一招,控制着藏山魔鏡緩緩變小,當落入他手中之時,已然是完全安靜下來。

    可以看到,鏡面上諸多至尊銘紋相互交織,構成強大的封印,將鏡內世界與外界,完全隔絕。

    ……

    好久沒有求票,今天求一求推薦票和月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