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一處隱秘的洞窟之中,道道金光綻放,忽明忽暗,似有什麼異寶出世。

    洞窟內的一塊大青石之上,一道身影盤坐,身上散發出極爲強盛的生命氣息,金色的血氣,不斷從體內涌現而出,化爲一片金色的神海。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獨自逃脫的小陽王。

    自逃遁至此,小陽王便是開始閉關,服用大量珍貴的聖藥和聖丹,使得自身的生命氣息,強盛了一倍有餘,衍生出的磅礴血氣,盡皆匯聚於身前的金色神海中。

    不僅如此,小陽王更是施展出匪夷所思的秘法,衍生出數千萬道聖道規則,與自身所擁有的聖道規則,完全相同,這卻是比煉化五元帝皇花的效果,更爲驚人。

    衍生出的數千萬道聖道規則,相互交織,構成一顆金色的太陽,在金色神海中沉浮。

    隨着時間推移,金色神海逐漸縮小,到最後,竟是化作人形。

    金色神海所化的這個人,與小陽王一模一樣,身上散發出勃勃生機,就連散發出的氣息,也與小陽王一般無二。

    “唰。”

    小陽王身前之人猛然睜開雙眼,迸發出凌厲無比的目光,在其眉宇間,更是凝聚出一股濃烈的煞氣。

    “大哥,你先不要激動,這具肉身才剛塑造而出,還不是很穩定。”小陽王連忙開口安撫道。

    明明已經自爆的大陽王,竟然又重現於世間,若是讓張若塵等人知道,定然會震驚無比。

    究其原因,在於金陽雙子王擁有異體同命的特殊能力,只要其中一個還活着,就能讓另一人復生。

    正因如此,小陽王之前纔會毫不遲疑的選擇帶上金烏古鼎,獨自逃走。

    不過,異體同命雖然讓大陽王得以復生,可大陽王的實力,卻是大打折扣,肉身和聖魂都變得十分脆弱,需要耗費不短時間,配合大量的天材地寶,才能修煉回以前的強度。

    大陽王很清楚自身現在的狀態,故而很快便是平靜了下來,將氣息完全收斂,不使得脆弱的肉身崩潰掉。

    “想不到我們精心佈局,最後竟會是這樣的結果,我們兄弟二人,還從未栽得這般慘過。”小陽王嘆息道。

    大陽王眼中閃過一道寒光,輕呼出一口氣,道:“彆着急,這筆賬會有機會讓張若塵還回來的,我如今實力大損,不適合再與張若塵硬拼,暫時先忍耐,以尋找龍神殿的寶藏和世界門之匙爲主,如果一事無成,我們就真的無法向老天主交代。”

    “張若塵等人並不知道我們兄弟二人的能力,如今只怕都以爲大哥你已死,這卻是我們的機會,在適當的時候,可以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小陽王眼泛精光道。

    大陽王點頭,道:“下一次,我會給他們一個大大的驚喜。”

    說罷,大陽王就地盤坐下來,運轉功法,熟悉同時強化這具新的肉身,要不然,根本就無法與人戰鬥。

    小陽王已是盤坐下來,一方面是爲大陽王護法,同時也是恢復自身所消耗的元氣。

    一片破敗的戰場之上,張若塵全身心投入到修煉之中,八片五元帝皇花的花瓣,相繼被煉化,使得通天河內的聖道規則不斷增多。

    轉眼之間,張若塵所擁有的聖道規則總數,便是達到了兩千九百九十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道,已經是處於突破修爲的臨界點,再多一道,就能跨入臨道境。

    五元帝皇花神奇無比,所增加的聖道規則,均爲大道和至尊聖道。

    如此一來,小道修成的聖道規則,在張若塵體內,便只佔總數的兩成多一點,幾乎打破了通天河的平衡。

    若非五元帝皇花神奇無比,使得通天河內所有的聖道規則,都結合得極爲緊密,只怕通天河此刻已經崩潰。

    修煉如建高樓,根基必須要穩固,小道規則是不可或缺的。

    按照前賢的修煉經驗,即便本身有再大的機緣,小道規則的數量,都絕對不能少於兩成。

    正常情況下,小道規則佔據總數的三到四成,其實最爲合理,修煉難度不至於太大。

    當然,這對於絕大部分修士而言,都根本無法想象,能將自身小道規則控制在五成之下的,都少之又少,唯有那種最頂級的天才,才能夠做到。

    越往後,越是如此,尤其是達到臨道境後,聖道規則的增加,會變得十分艱難,誰還能挑剔修煉出的是何種聖道規則?

    別看張若塵如今所擁有的聖道規則,僅僅只有兩成多是小道修煉而成,但到了後面,小道規則佔據四五成,乃至於六成,都十分正常。

    某一刻,張若塵體內的通天河流速,猛然加快,猶如天河一般,奔流不息,聲勢浩大。

    一時間,周圍的天地元氣,都瘋狂向張若塵涌去,天地規則亦是變得活躍起來。

    毫不遲疑的,張若塵取出大量的聖石來,汲取聖石中蘊含的天地聖氣。

    他如今是修爲突破至臨道境,需要海量的元氣,直接從天地間汲取,效率無疑是太低,使用聖石,可以大大的節省時間。

    劍冢一戰,仙機山一戰,還有血神教一戰,都讓張若塵收穫了海量的聖石,身家足以與許多大聖相比。

    時間不算太長,通天河便是歸於平靜,其中的聖道規則總數,已經是超過三千萬道。

    就在張若塵準備結束脩煉的時候,卻隱隱察覺到一些東西。

    不由得,張若塵右手的一根手指輕輕動了一下,一股空間之力釋放而出,凝聚出一根無形的絲線,悄無聲息的向一個方向延伸而去。

    眨眼間,這根空間絲線,已是延伸到數百里之外。

    此刻,在數百里外的一塊岩石之下,正有一道身影貓着,鬼鬼祟祟的注視着張若塵和小黑。

    這是一個矮瘦的老者,身高僅有一米五,皮膚黝黑,臉上滿是皺紋,眼睛很小,猶如兩顆豆子,卻是靈動無比,透着一股狡詐。

    其隱藏得極好,沒有半點氣息散發出去,與周圍的環境,幾乎完全融爲了一體,即便近在咫尺,也很難察覺到其存在。

    “這傢伙好厲害,居然能將聖道規則凝聚成一條河流,完全不存在限制,而且聖道規則大部分都是參悟大道和至尊聖道修煉而成,還包括三種至尊聖道,究竟是什麼來頭?”

    矮瘦老者小眼睛轉動,小聲嘀咕道。

    他所沒有注意到的是,一根無形的空間絲線,突兀的出現在了他的身邊。

    在矮瘦老者尚未反應過來的情況下,空間絲線已是閃電般將其束縛住,纏繞了數百圈。

    “怎麼回事?他怎麼可能發現我?”

    矮瘦老者眼中浮現驚色。

    當他極力想要掙脫的時候,張若塵那邊卻是拉動了空間絲線。

    “砰。”

    岩石被掀飛,矮瘦老者直接被拉扯而出,繼而快速向張若塵移動而去。

    眨眼之間,矮瘦老者便是出現在張若塵面前,無形的空間絲線將其束縛得死死的,完全動彈不得。

    小黑以詫異的目光,看着矮瘦老者,道:“這個老傢伙是從哪兒冒出來的?”

    “我剛纔突破修爲,與天地規則契合,隱約察覺到兩百多裡外,有着一絲異動,便暗中放了一根空間絲線出去,沒想到還真有收穫。”張若塵淡笑道。

    聞言,矮瘦老者不由暗道倒黴,他已經足夠小心,沒曾想張若塵竟會如此驚覺,連一絲異動都能察覺到。

    早知如此,他就該退得更遠些。

    小黑一直爪子探出,將乾瘦老者提了起來,顯現出一副凶神惡煞的模樣,問道:“老傢伙,你是什麼人?爲何隱藏在一旁窺探?如果說不清楚,本皇一口吃掉你。”

    聞言,矮瘦老者不由哆嗦了一下,小眼睛滴溜溜轉動,一臉緊張道:“別吃我,我的肉太老,不好吃,我就是一個散修,來真龍島尋寶,剛好路過附近,遇到你們在與人大戰,我因爲害怕,所以躲藏了起來,絕對不是有意要在一旁窺探。”

    “你們看我修爲這麼弱,膽子又小,根本就無法對你們造成什麼威脅,你們就發發善心,放過我吧!”

    說到最後,矮瘦老者露出一副可憐的模樣,簡直眼淚都快要掉下來。

    “路過?會有這麼巧的事情,而且我們這邊早就打完了,你還躲在一旁做什麼?是不是想圖謀不軌?”小黑目露兇光,嘴裡顯露出尖銳的牙齒。

    矮瘦老者哭喪着臉,道:“你們的戰鬥太可怕,我被嚇得手腳發軟,動都動不了,所以纔沒有離開,真的什麼企圖都沒有,你看我的眼神純潔無瑕,可曾有任何雜質?”

    看到矮瘦老者這般模樣,小黑不由鬆開爪子,將其扔在地上,很是鄙夷道:“從沒見過像你這麼膽小的聖王,讓本皇提不起半點興趣。”

    隨即,小黑看向張若塵,道:“這老傢伙一看就是個慫貨,應該不敢打我們的主意。”

    聞言,矮瘦老者眼中不由閃過一抹喜色,以爲脫身有望。

    然而張若塵卻並未解開空間絲線,反而是將之束縛得更緊。

    剛纔,小黑與矮瘦老者說話時,張若塵一直在仔細觀察。他發現,矮瘦老者身上的氣息極爲古怪,若有若無,與周圍的天地規則似乎格外的契合。

    當矮瘦老者喋喋不休的時候,周圍的天地規則,竟是變得十分活躍,似在隨着其情緒起伏而變化。

    出現如此情況,無疑是很不尋常,感覺所有的天地規則,都是矮瘦老者衍生出來的一般。

    單就這一點,便能確定矮瘦老者很不簡單,絕不是其口中所說的弱小散修。

    “你究竟是什麼人?爲何會在真龍島生存了很長時間?”張若塵的表情,顯得極爲嚴肅。

    小黑露出疑惑之色,道:“真龍島的禁陣,纔剛被破開不久,這老傢伙怎麼可能在真龍島上生存很長時間?”

    “你好好感應一下,他身上有着極其濃郁的屬於真龍島的氣息,並且他與真龍島的天地規則無比契合,天地規則幾乎都圍繞着他旋轉,如果不是在真龍島生存了極長時間,根本不可能如此。”張若塵沉聲道。

    聞言,小黑當即仔細感應了一番,眼中不由露出詫異之色,道:“好你個老傢伙,竟敢欺騙本皇,看來不給你點厲害瞧瞧,你是不會老實交代。”

    感覺自己的智商被侮辱,小黑當即便要發飆,翅膀一扇,釋放出一團不死神火,落到了矮瘦老者的身上。

    “你們不能欺負老實人……,啊,救命啊。”

    矮瘦老者大叫起來,那叫一個驚天動地。

    ▪ тTk Λn▪ CO

    張若塵本想出手阻止,畢竟他還想從矮瘦老者身上,獲取一些有價值的信息。

    可很快他就發現,矮瘦老者雖然叫得很厲害,但其實並未受到什麼傷害,就連其身上的麻衣,也並未被燒壞,不知是何材質。

    小黑同樣也發現了這一情況,它雖不曾動用全力,但不死神火也絕非輕易就能抵擋住,怎麼的也能讓矮瘦老者吃點苦頭纔對。

    不由得,小黑又加了一把火,不信自己會收拾不了這老傢伙。

    “好燙,快要烤熟了,快點停下,救命啊……,你們不能這樣對待一個手無寸鐵的老人家。”矮瘦老者叫得更爲厲害。

    與此同時,周圍的天地規則,變得極爲活躍。

    小黑眼中浮現出古怪之色,它幾乎已經毫無保留的釋放出不死神火,居然都無法對矮瘦老者造成絲毫傷害,就連頭髮都沒能燒掉一根。

    一揮翅膀,小黑凝聚出一團不死神火,打向張若塵。

    “砰。”

    張若塵瞬間出手,一拳打出,將飛過來的不死神火震散。

    “你發什麼瘋?”張若塵狠狠瞪了一眼小黑。

    小黑眼中閃過一道尷尬之色,道:“本皇只是想看看,是不是不死神火出現了什麼問題,這老傢伙的氣息,頂多相當於一二步聖王,沒道理能扛得住本皇不死神火的焚燒。”

    出現如此情況,實在是很出乎小黑的意料,以至於都讓他對不死神火的威力,產生了懷疑。

    見奈何不得矮瘦老者,小黑只得將不死神火收回,心中卻是在思考其他手段。

    而就在這時,矮瘦老者不知怎麼掙斷了空間絲線的束縛,身體竟是直接遁入地底,一下子消失無蹤。

    “什麼情況?那老傢伙屬地鼠的嗎?”小黑眼睛瞪得極大。

    張若塵眼中精光一閃,身形猛然掠出,揮手間,一道強大的空間之力釋放而出,化作一根透明的銀色鎖鏈,直接穿透岩石,深入地底。

    “轟。”

    堅硬的岩石破碎開來,地面裂開一條大縫,延伸上百里。

    當銀色鎖鏈繃直的一刻,剛纔遁走的矮瘦老者,被生生從地底拉扯了出來。

    繼而,銀色鎖鏈縱橫交錯,構成一座空間囚籠,將矮瘦老者關在了其中。

    “砰。”

    張若塵拉動銀色鎖鏈,空間囚籠直接飛了回來,重重的落在地面上。

    強烈的衝擊力,不禁讓矮瘦老者暈頭轉向,有些搞不清楚狀況。

    張若塵的表情變得十分嚴肅,真正正視起矮瘦老者來,能夠掙脫空間絲線的束縛,遁入地底,剎那百里,這等手段,其實一個普普通通的聖王可以擁有?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