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困在空間囚籠之中,矮瘦老者的小眼睛滴溜溜轉動,心中震動不已,以他的遁逃手段,竟然會被張若塵給抓回來,好可怕的空間手段。

    真龍島可不同於一般的地方,對於力量的壓制極強,空間更是被禁錮,使得任何人都沒有御空飛行的能力,在這種環境下,施展空間手段,威力無疑是要大打折扣。

    “老傢伙,挺厲害啊,居然能夠當着本皇的面逃跑,看本皇打不死你。”小黑一張口,將那方君王戰器級別的寶印吐出。

    矮瘦老者秒慫,可憐兮兮的看向張若塵,求饒道:“兩位聖爺,老朽我這不是害怕嘛,真知道錯了,再也不敢逃跑了,你們饒過我這一次,無論你們問什麼,我都肯定老老實實的回答。”

    和之前一樣,矮瘦老者一開口,周圍的天地規則,便是變得十分活躍,宛如被彈奏的絲絃,投入石湖形成的波紋漣漪。

    張若塵一手拉住空間鎖鏈,語氣深沉的問道:“還不快說,你究竟是什麼人?爲何會早早出現在真龍島上?”

    “那個……別,別,我說實話……”

    矮瘦老者苦着一張老臉,道:“其實,老朽我名爲石聖,原本只是真龍島上的一塊頑石,因爲浸染了神龍血的緣故,慢慢誕生出靈智,最終修煉成人形。”

    “先前果然沒說實話,就知道你不是什麼散修。”張若塵道。

    小黑不由露出古怪之色,仔細打量了矮瘦老者一番,道:“老傢伙居然是石頭變的,居然能夠承受住神龍血,看來不是普通的石頭啊,難怪不怕本皇的不死神火。”

    張若塵深深看了矮瘦老者一眼,道:“既然你一直生活在真龍島,那定然對真龍島的情況很瞭解,昔日龍神殿收藏的諸多寶物,如今都去了何處?”

    原本以爲龍神殿遺蹟中,遍地是寶,可如今踏足廣闊區域,除了那個隱藏空間外,卻根本沒遇到任何寶物,着實是很古怪。

    “在這片遺蹟中,以前的確是有很多寶物,但都被島上的幾尊霸主給收走了,可能只有一些隱祕的地方,或者極爲危險的地方,還會有寶物存在。”矮瘦老者沉吟道。

    與之前不同,矮瘦老者說出這番話的時候,天地規則竟是顯得很平靜。

    張若塵眼中閃過一道異光,當即問道:“什麼霸主?”

    “那是中古末期的神戰結束後,島上誕生出的五尊可怕生靈,個個都有翻天覆地的手段,各自佔據龍神殿的一片區域,散落各地的寶物,都被他們收走。”矮瘦老者眼中浮現濃濃的忌憚之色。

    如果是在以前,張若塵多半不會相信矮瘦老者所說的,可現在他已經知道,真龍島有一個詭祕莫測的“姆祖”存在,再有其他生靈,也並非不可能。

    張若塵繼續問道:“那五尊霸主裏面,是不是有一位姆祖?”

    矮瘦老者詫異的看了張若塵一眼,道:“你竟然知道姆祖的存在,沒錯,姆祖的確是五尊霸主之一,最是詭異可怕,老朽都不曾見過它的真身,你們最好別去招惹它,不然,只有死路一條。”

    “真龍島的環境如此惡劣,充斥着各種可怕的力量,能夠誕生出來的生靈,定然都不簡單。”小黑嚴肅道。

    說話間,它不禁瞥了一眼矮瘦老者,這老傢伙實力是不強,可身體卻是強橫無比,逃跑的手段,更是算得上匪夷所思。

    張若塵沉思了片刻,道:“最後一個問題,你知不知道世界門之匙在什麼地方?”

    相比於其他,張若塵無疑更關心這件事情,畢竟這纔是他們冒險進入真龍島的目的所在。

    聽到“世界門之匙”五個字,矮瘦老者心中頓時一震,就連周圍的天地規則,都一下子變得紊亂起來。

    表面上,矮瘦老者面露疑惑之色,道:“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一把鑰匙嗎?”

    “真的不知道嗎?世界門之匙是最近纔出現,你可曾在島上看到過什麼異象?”張若塵追問道。

    矮瘦老者道:“真不知道,至於異象,倒好像是看到過。”

    “在什麼地方?立刻帶我們去。”小黑很是急切道。

    雖不確定世界門之匙就在出現異象的地方,但無疑是存在着很大的可能性。

    現階段,無人清楚世界門之匙的確切位置,甚至不知道世界門之匙是什麼模樣,只能四處尋找。

    矮瘦老者眼珠轉動,試探性問道:“老朽可以帶路,但之後,兩位聖爺能否放了老朽?”

    “只要你不耍花樣,我可以放了你。”張若塵道。

    矮瘦老者臉上立刻露出笑容,道:“老朽哪裏敢耍什麼花樣,兩位聖爺,我們現在便動身。”

    這個時候,矮瘦老者卻是顯得比張若塵和小黑還要積極,似是希望能儘快得到自由。

    不由得,張若塵解開了空間囚籠,但卻仍舊使用空間鎖鏈,將矮瘦老者緊緊束縛,同時施展手段,將其力量封禁住,避免其再度逃走。

    沒辦法,矮瘦老者逃跑的本事,確實很厲害,不得不防。

    在矮瘦老者指出大致方位後,張若塵便是一把將其提起,快速閃掠而出,小黑自然緊緊跟上。

    幻術籠罩的山丘上,千星天女俏然而立,杏眸中泛出一道異光,像是看出了什麼端倪,道:“張若塵擒住的那個老者有問題,他與周圍天地的本源,竟然高度重合,並且似乎是站在本源的中心。”

    “我們跟上去看看,必要的時候,出手奪下那個老者。”

    “天女殿下,張若塵和那隻貓頭鷹聖獸都很強,豔陽文明都吃了大虧,若是與他們起了衝突,我們恐怕對付不了。現在跟上去太冒險,不如先通知三位少帝前來。”一位千星文明的長老嚴肅的道。

    千星文明乃是最強大的古文明之一,擁有一千顆生命星辰,這也是千星文明之名的由來。

    傳聞之中,千星文明的一千顆生命星辰,乃是一千顆古老的神座星球,蘊含不可思議的力量,使得千星文明每一代都人才輩出,每顆星辰上都能誕生出大批的強者來。

    各顆星辰上大聖之下的最強者,都可被封爲“少帝”,也即意味着,千星文明有着一千位少帝,個個都實力不凡。

    當然,這些少帝的實力,存在着極大的差異,並非每一個都屬於最頂尖層次。

    但能夠排入前十的少帝,必然是強大無比,個個都擁有成爲絕頂大聖,乃至於成神的潛質。

    奪取世界門之匙,可謂是事關重大,除了有千星天女親自帶隊外,千星文明還派遣出了三位排在前十的少帝,分別是第一、第三和第六,盡皆是絕頂強者。

    千星天女搖頭道:“若是什麼事都要等,哪盤菜都吃不到。在真龍島失去他們的蹤跡,再要找到,無疑是大海撈針。”

    “可是……”

    那位長老還想再說什麼,卻被千星天女打斷,道:“我們現在是有優勢的,至少,張若塵還沒有發現那個老者的奇異之處,說不一定,根本不用戰鬥,就能將其奪取過來。”

    目光掃過已經走遠的張若塵三人,千星天女不再遲疑,立刻動身。

    千星天女一行人將氣息收斂得極好,且,使用了一枚本源珠屏蔽精神力探查,又相隔了數百里遠,所以即便張若塵和小黑的警覺性極高,也都不曾察覺到。

    張若塵三人的速度極快,化爲三道殘影,不斷在遺蹟中閃爍,轉眼便是到了數千裏之外。

    一邊帶路,矮瘦老者心中,卻是在暗自進行盤算。

    他在考慮,要帶張若塵和小黑去什麼地方,哪裏最方便他脫身。

    雖說張若塵已經答應,事後會放他離開,可是,人類狡詐,他信不過。

    最重要的一點是,張若塵和小黑是衝着世界門之匙而來,讓他本能的生出戒備之心來。

    轉眼之間,張若塵三人進入到一片空間斷裂帶之中,空間顯得極不穩定,空間中隱隱還有着強大的神力殘留,顯然是曾有神靈在此大戰過。

    “機會來了!“

    矮瘦老者心中暗道。

    心念轉動間,矮瘦老者體內涌現出一股無比奇異的力量,身體縮小何止萬倍,變成一粒光點,竟是在瞬間將張若塵的封禁衝破。

    不待張若塵反應過來,其已是憑空消失無蹤。

    矮瘦老者其實一直都有辦法衝破封禁,但如果在其他地方,即便衝破也無用,定然還會被張若塵以空間手段抓回去。

    可這裏不同,這裏空間支離破碎,張若塵即便是空間掌控者,也會受到限制,能讓他有足夠的時間逃脫。

    “還能逃掉?”

    小黑瞪大了眼睛,感到極爲詫異。

    力量封禁,加上空間鎖鏈束縛,就算是它都會感到束手無策。那個老傢伙逃命的本事,也太厲害了吧!

    “這個老滑頭,嘴裏沒有一句實話。”

    張若塵輕哼一聲,爆發出超乎想象的極速,化作一道流光,向矮瘦老者逃走的方向追去。

    張若塵早有準備,在矮瘦老者身上留下了一道空間印記,可以隱隱感知到他的方位。

    “等等本皇。”

    小黑大聲呼喚,想要追上去。

    可是,進入空間斷裂帶後,空間結構變得詭異難測。明明它緊跟在張若塵身後,可是,卻發現自己和張若塵越來越遠,就好像兩個人是在往相反的方向追。

    再追了片刻,小黑髮現自己完全失去張若塵的蹤跡,出現在四周一片虛無的空間碎片上面。

    “糟糕,失散了!”

    小黑不敢再隨意亂走,停了下來,使用陣法和精神力進行推演,尋找走出空間碎片的正確方位。

    “那個老者,果然有問題,不能讓他逃走。”

    千星天女立刻取出一道聖符,將之激發,化爲一團火焰,手臂畫出一個圓圈。頓時,一個身上出現一個火焰符籙光環,閃耀奪目。

    “唰——”

    千星天女爆發出疾速,無視斷裂的空間,化爲一道赤紅色的流光,剎那遠去。

    那是使用本源力量,煉製出來的符籙。

    “天女殿下……”

    千星文明的六位長老面露驚色,想要阻止,已然是來不及。

    “那名老者很古怪,能夠兩次從張若塵的手中逃脫,天女殿下貿然追上去,說不得會有危險,我們必須立刻傳訊給三位少帝。”一位長老凝重道。

    “那老者到底是什麼來頭,天女殿下爲何要冒這麼大的風險親身去追?”

    ……

    六位長老都很擔憂,當即將三道傳訊光符打出。

    以三位少帝的實力,只要能夠及時趕過來,定然可以護得千星天女周全。

    雖然是在空間斷裂帶,可是張若塵煉化了五元帝皇花,修爲突飛猛進,達到臨道境界,因此,即便是在真龍島,也能將空間挪移施展出來。

    他將空間手段施展到極致,跳躍在空間碎片上,一路風馳電掣,緊追矮瘦老者不放。

    一連追出近萬里遠,張若塵早已不知自己身在何處,矮瘦老者時刻都在改變方位,兜兜轉轉,有好多次,都差點追丟。

    在這個過程中,精神力幾乎排不上用場,只能依靠模糊的感應。

    “嗡。”

    一股無形的波動,突然出現,使得空間劇烈震盪起來。

    饒是以張若塵如今對空間的掌控能力,也無法再繼續與空間保持契合狀態,生生被排斥而出,落到一片暗無天日的大地上,砸出一個巨大的凹坑。

    “哧哧。”

    一道火光由遠而近,停格在張若塵的數十丈之外,凝成一道美麗俏然的身影,不是千星天女是誰。

    目光一轉,張若塵看向千星天女,道:“早就感知到有人在暗中尾隨,沒想到會是你。天女殿下,你跟着我做什麼?”

    “誰說本天女是跟着你,本天女想去哪兒,就去哪兒,你管得着嗎?”千星天女雙手抱在胸前,含煙一笑。

    張若塵笑道:“反正你是我未婚妻,就算跟着我也是很正常的事。未婚妻總不會謀害未婚夫吧?”

    “你……”

    千星天女難以保持那種運籌帷幄的淡然氣質,雪齒磨動,最恨張若塵提起那件事。對她這樣身份高貴的天之驕女而言,可謂是奇恥大辱。

    不過,千星天女很快收斂心中的氣惱,反笑道:“以你張若塵如今的聲威,倒也有資格做我的未婚夫,本天女不嫌棄。不過,你殺了豔陽天子和大陽王,豔陽文明那位老天主絕對不會放過你,夫君,恐怕你是沒有機會迎娶本天女過門。”

    “他們自己要取死,怨不得我。想殺我的神靈太多,不怕多一個豔陽老天主,我的生死,就不勞天女未婚妻擔心了!”

    張若塵心知千星天女智計百出,有可看透本源,絕對不可能無緣無故追上來,難道她是發現了什麼?

    兩人沒有繼續鬥嘴,目光環顧四周,仔細打量起身處的環境。

    矮瘦老者早已不見了蹤影,連空間印記都無法再感知到。

    當然,張若塵現在也沒有心思,去在意矮瘦老者,不知爲何,心中隱隱生出很強烈的不安之感。

    此地一片破敗,地面上有着很多大小不一的洞穴,小的直徑僅有三尺,大的則是達到數十丈,幽深無比,不知道通向何處,宛如魔鬼的嘴巴,看上去讓人感覺滲得慌。

    “這裏的空間規則好密集,空間完全變得錯亂無章,斷裂無序,難怪我會無法與空間契合。“微微感知,張若塵立刻有所發現。

    直覺告訴他,這地方恐怕不簡單,矮瘦老者分明是有意將他引來此地,藉機脫身。

    在這種情況下,張若塵不敢輕舉妄動。

    “好複雜的空間結構,這是……本源神力,還有空間神力。”

    千星天女的本源神目有所發現,臉色猛然鉅變。

    “怎麼了,天女未婚妻?”張若塵問道。

    還叫順口了!

    千星天女咬了咬牙,知道張若塵是故意在刺激她,想要擾亂她的心境。既然如此,那就鬥一鬥。

    千星天女那精緻絕美的臉蛋上,擠出一道笑容:“夫君,我們可能有大麻煩了,如果我沒有猜錯,曾經有修煉本源之道和空間之道的神靈,在此鬥法過,殘留的神力至今都沒有消散。”

    藉助本源神目,她看出了一些更細微的東西,沒有講出來,不想告訴張若塵。不過,她的心中,卻生出極爲不好的預感。

    “本源和空間。”

    聞言,張若塵心中頓時一動,當即想到了須彌聖僧。

    中古時代,崑崙界似乎就只有須彌聖僧的空間造詣最高,當然,修煉空間之道的神靈,也有可能屬於地獄界。

    無論是天庭界的修士,還是地獄界的修士,都有機會修煉九大恆古之道,即便不進入各大神殿,也照樣有可能取得極高成就。

    千星天女又道:“以此地古怪的空間結構,即便是真正的大聖出手,也難以掙脫出去,跟着你,果然是沒好事。夫君,你現在可是臨道境界的大高手,一定要保護我。”

    “你憑自己的實力,都能闖到這裏來,需要我保護纔是怪事。”張若塵心中暗道,同時也在防備千星天女。

    誰知道她在打什麼鬼主意?

    因爲真理奧義的原因,他們是敵非友,說不一定,張若塵自己就是她的目標。

    ……

    消失的矮瘦老者,憑空出現在十里之外,立身在一塊巨石上,滿臉笑容的看着張若塵和千星天女。

    張若塵眼中閃過一道寒光,卻並未出手,因爲矮瘦老者所站的位置,正好在古怪空間之外,可望而不可及。

    “我只想逃走而已,你們卻偏要來追我,弄成現在這樣,可怨不得我。”矮瘦老者一臉無辜的道。

    千星天女動用本源神目,仔細打量矮瘦老者,暗道:“這老傢伙果然有古怪,他的身上隱隱有着崑崙界的本源之氣存在,難道世界門之匙在他身上?”

    矮瘦老者很快注意到千星天女深邃的目光,心中不禁升起一種不舒服的感覺,彷彿自身所有的祕密,都已經被其看透。

    “是本源神目,這個小丫頭,竟然是本源之道的掌控者,那小子是空間之道的掌控者,他們倆來到這地方,真是有意思。”微微觀察,矮瘦老者心中不由一動。

    “老朽先走一步,祝你們好運,後會無期。”

    留下這句話,矮瘦老者的身形變得越來越透明,瞬間消失無蹤。

    “哪裏走?”

    張若塵和千星天女立即就要追上去,可是,卻被殘留在空氣中的一道古老的本源神力擊中,倒飛了回去,跌成一團,撞得塵土飛揚。

    突破到臨道境,張若塵邁入大聖之下頂尖高手之列,本想大展拳腳,有橫掃天下羣雄之心。可惜,出師未捷,先被一個老滑頭給算計。

    張若塵將千星天女抱了一個滿懷,身體陷入泥土大坑的底部,背部傳來一股劇烈的疼痛。

    “放開你的髒手。”

    千星天女很氣惱,就在剛纔被那道本源神力斬中的時候,張若塵這個混蛋,竟然閃身到了她的身後,將她當成了盾牌。幸好她攜帶有本源珠,才抵化解了那道本源神力。

    “你不是叫我保護你嗎?現在摔在下方的是我,我是主動給你墊背。”張若塵笑了笑,卻並不貪戀她那香柔的玉/體,雙臂鬆開,手掌發力一把將她推了出去。

    就是這一推,張若塵將一道空間印記,印在了她那柔軟的玉背,以防萬一。

    千星天女曾經在他最需要幫助的時候出過手,因此,張若塵剛纔猶豫了一瞬,最終還是下不了狠手殺她奪取真理奧義。

    ……

    昨天太忙沒有更新實在抱歉,這章差不多六千字,誠意滿滿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