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時隔十萬年,神靈戰鬥所留下的神力,不但未曾消散,反而凝聚成了一頭頭可怕的怪物,恆古之道當真是玄妙莫測,無愧擁有“恆古”二字。

    “原來這個最大的坑洞中,並非沒有神力結晶,而是都變成了強大的怪物,只有將它們殺死,才能變回本來的面目。”張若塵心中暗道。

    在時空秘典形成的多元空間內,靜靜的懸浮着一塊人頭大小的晶石,正是擊殺那頭空間怪物所留。

    如張若塵所想的那般,中心區域這個坑洞內,神力結晶的數量,確實最多,但想要得到的難度卻極大。

    而眼下,他所想的不是如何去獲得大量的神力結晶,而是要如何脫身。

    上百頭怪物,便等於是上百尊修煉了恆古之道的不朽大聖,換做任何一名聖王境強者前來,恐怕都會感到心顫。

    當然,這些怪物,並不能和真正的大聖相比。

    畢竟能夠修成大聖的生靈,個個都是驚才絕豔之輩,心性、智慧、聖術、道,都不是這些怪物可以比擬。

    “怎麼會有如此多怪物?”

    千星天女眼中滿是不安之色,不由自主的向張若塵靠近。

    身周的每一頭怪物,都讓她感受到極大的威脅,有再多的底牌,都未必能夠抵擋住。

    張若塵的表情,亦是變得很凝重,出現如此情況,完全是他不曾預料到的。

    他們現在身處於極深的地底,不能飛行,不能進行空間挪移,當真是有一種上天無路入地無門的感覺。

    如果出現的怪物,只有三五頭,張若塵倒是有把握對付,可現在是多出了幾十倍,百拁境的大聖,估計都得退避三舍。

    微微沉思,張若塵將目光投向一條最爲幽暗的通道,他剛纔注意到,其他通道都有怪物衝出,唯獨這條通道沒有。

    不過,涌入這條通道中的各種神力,數量卻是最爲龐大,神力幾乎化作了一條有形的河流。

    “凡事皆有一線生機,或許……”張若塵心中猛然一動。

    “吼。”

    就在這時,上百頭神力怪物齊齊咆哮,釋放出無比狂暴的氣息,要將一切都毀滅。

    一時間,空間風暴、時間印記、黑暗潮汐和本源神光同時出現,目標鎖定在張若塵和千星天女的身上。

    見狀,千星天女難以保持古井無波的心境,心亂如麻。

    反觀張若塵,越是危險,卻越是鎮定,瞬間催動時空秘典,全力構造多元空間,與之前不同的是,這次構造出來的多元空間,是爲了籠罩自身。

    當然,千星天女亦是被籠罩了進來,免於被神力怪物攻擊。

    “現在不是發呆的時候,待在這裡,我們都只有死路一條,必須去一個沒有神力怪物的地方。”張若塵正色道。

    千星天女搖頭道:“這裡根本就是神力怪物的巢穴,除非我們能夠去到地面上,否則,根本就躲避不開。”

    “那條通道中,並無神力怪物出現,闖過去,或許能有一條活路。”張若塵將手指向那條最爲幽深的通道。

    聞言,千星天女不由將目光投了過去,以本源神目進行窺探。

    不多時,千星天女便是看出了這條通道的一些不同尋常之處,低聲道:“你說的或許是對的,但我們距離那條通道,足有七百丈遠,這些神力怪物,恐怕不會輕易放我們過去。”

    “試過才知道。”張若塵眼中閃過一道堅毅的目光。

    說話間,他已是在調動時間規則和空間規則,施展出各種強大的時間手段和空間手段。

    千星天女深深的盯了張若塵一眼,實在很難明白,爲何在這種絕境中,他還能如此鎮定、自信,沒有一絲慌亂和畏懼,能夠做出最正確的判斷。

    這種氣質的人,無形中會給人一種安全感,讓她微微失神了一瞬。

    定了定神,千星天女亦是催動本源珠,釋放出玄妙的本源神光,加持在層層多元空間之上,使得多元空間的構造,更爲緊密。

    情況太過兇險,唯有與張若塵聯手,方纔能有活下來的希望。

    張若塵和千星天女自然不會一直呆在原地,任由神力怪物攻擊,多元空間在不斷改變着構造,使得二人的位置得以改變,一點點向着那條幽深的通道靠近。

    誰也不知道過去的結果是什麼,但事到如今,已經找不到更好的辦法,唯有冒險一試。

    “轟。”

    受到怪物的攻擊,多元空間紛紛被撕裂開來。

    所幸,有着聖氣的支撐,多元空間能夠自行修復。

    可這並非是長久之計,空間膜壁修復的速度,明顯趕不上怪物破壞的速度。

    一頭形似神蟒的空間怪物,尾巴尖銳如神槍,猛然刺出。

    “砰。”

    層層空間膜壁破碎開來,宛如玻璃一般,顯得極爲脆弱。

    “鐺。”

    空間怪物的尾巴,刺在張若塵的胸口之上。

    火神鎧甲抵擋住了怪物尾巴所攜帶的可怕勁力,但一道凌厲的空間之力,卻透過火神鎧甲,直接轟擊在張若塵的肉身之上。

    張若塵悶哼一聲,嘴角當即溢出絲絲鮮血來。

    強忍着胸口的疼痛,張若塵快速調動空間規則,以強大的空間力量,凝聚出一道絕世鋒芒。

    “咔嚓。”

    受到絕世鋒芒的斬擊,怪物的尾巴應聲而斷。

    “嘩啦。”

    不待張若塵鬆口氣,另一隻神力怪物也突破了多元空間,一隻利爪抓攝而來。

    張若塵剎那轉身,盡所能的調動體內聖氣,一掌拍擊而出。

    伴隨着高亢的龍吟之聲,一條渾身被火焰包裹的巨龍飛出,與怪物的利爪碰撞在一起。

    “嘭。”

    火焰巨龍與怪物利爪同時爆碎開來,可一道可怕的黑暗之力,卻是瞬間侵入張若塵的手掌之中。

    張若塵的大部分力量,都用來催動時空秘典,加上倉促應對,吃虧是在所難免。

    這股黑暗之力極爲難纏,張若塵即便動用時間規則和空間規則,也只能暫時將其壓制住,而無法立刻驅除。

    作爲時空掌控者,張若塵無懼時間和空間的攻擊,但面對本源和黑暗的攻擊,卻不免十分頭疼。

    與此同時,千星天女也遭到了怪物的攻擊,以本源珠抵擋住大部分力量,可還是受了不輕的傷。

    無論是修爲,還是肉身,她與張若塵相比,都差了不止一星半點。

    如果不是有張若塵擋在前面,她絕對會傷得更重。

    眼見又有怪物突破多元空間,千星天女連忙將一道聖符打了出去。

    聖符泛起赤光,釋放出極其恐怖的力量。

    “轟。”

    怪物的半邊身體,直接被這股力量摧毀。

    可惜這根本無用,只要怪物體內的暴戾意志不滅,其便能夠無限再生。

    連續遭到怪物的攻擊干擾,張若塵和千星天女的移動速度,大幅減慢,那條幽深的通道,顯得可望而不可及。

    沒過太長時間,二人都已是遍體鱗傷,身上的衣衫,都已被鮮血染紅。

    一揮手,千星天女再度將一道聖符打出,抵擋住一頭時間怪物的攻擊。

    “我身上已經沒有幾道聖符了,難道這次真的要死在這裡不成?”千星天女的眼中,浮現出絲絲絕望之色。

    沒有了聖符,哪怕她身上有着老天主鐫刻的神紋,又能抵擋住多少次怪物的攻擊呢?

    感受到千星天女的情緒變化,張若塵不由發生一聲大喝,道:“魚晨靜,不就是一羣大聖級的怪物,你已經認命了嗎?我們現在的處境的確很危險,但卻還遠不足以讓我們絕望,內心怯弱之人,永遠成爲不了真正的強者。”

    “我怯弱嗎?”千星天女喃喃低語。

    從她踏上修煉之路開始,無論做什麼,都無比的順利,學任何東西,都是一學就會,她是那般的完美,註定能夠成爲神靈。

    可張若塵卻說她心境有缺陷,有再好的天賦,也無法有大的成就。那種缺陷,平時根本不會顯露。

    可是,陷入生死絕境,遭遇不可戰勝的大敵,卻會暴露出來。

    因爲張若塵的那句話,千星天女選擇單獨外出歷練,想要證明自己並不是他說的那樣不堪。同時,也想通過歷練讓心境更加圓滿,達至完美無缺。

    她做出了許多的改變,比如在須彌道場和孔雀山莊的出手,換做以前,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因爲那對她沒有好處。

    但很顯然,這樣的改變,還不足以彌補她心境上的缺陷,當遇到真正的危險時,她的心境仍舊顯得很脆弱,無法獨當一面,遠未達到百折不饒的地步。

    就在千星天女怔住的時候,一頭黑暗怪物突現,瀰漫濃郁黑暗力量的翅膀,如天刀一般斬下。

    “嘭。”

    張若塵身形一動,瞬間出現在千星天女的前方,雙手打出掌印,龍象齊出,抵擋住劈斬下來的黑暗翅膀。

    這一擊的威力極強,張若塵的雙臂顫動,臂骨發出了破裂之聲。當然,最爲可怕的還是黑暗力量的侵蝕,蝕骨銷魂,任誰都難以承受。

    張若塵的雙腳猶如生了根,穩如磐石,一步未退,大喝一聲:“你想找死嗎?”

    一個無形的漩渦,出現在張若塵的身前,瞬間將怪物的黑暗翅膀絞碎。

    此乃是他的空間聖相,以他現在的修爲實力,哪怕是頂級的萬紋聖器,靠近空間聖相,都會被絞成碎片,變成廢銅爛鐵。

    一般情況下,張若塵並不會動用六大武道聖相來戰鬥,因爲一旦聖相受到損傷,將會對今後的修煉,造成極大的影響。

    但如今已經是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卻就無須再有那般多的顧忌。

    只要能夠渡過難關,任何手段,都可以利用起來。

    千星天女回過神來,目光緊緊的盯着張若塵,露出難以理解的神色。

    張若塵爲何要出手救她?

    同爲真理奧義的擁有者,他們是敵非友,她更是曾明確說過,有朝一日,一定會奪取張若塵所擁有的真理奧義。

    還有之前的兩次親密接觸,均爲絕佳的機會,可張若塵卻都沒有對她下手。

    爲何救她?當然是因爲,張若塵很清楚千星天女修煉的本源之道,在這裡可以發揮出很大的作用。只有聯合兩個人的力量,纔有可能逃出生天。

    “你還想發呆到什麼時候?我能救你一次,不代表我能救你第二次。”張若塵道。

    千星天女完全清醒過來,心中生出一股前所未有的情緒,竟然覺得張若塵似乎並不是那麼討厭。

    “魚晨靜啊,你到底在想什麼?這個傢伙逼你寫下婚書,又把你當成人肉盾牌,還瞧不起你,說你心境有缺,難有大的成就。如此萬惡卑鄙的無恥之徒,必須得討厭,堅定不移的討厭下去。”

    шωш_ttκǎ n_¢ ○

    快速收斂心緒,千星天女那雙妙目,瞪了張若塵一眼,道:“吼什麼吼?本天女是在思考對策。”

    “那你想出了什麼對策?”張若塵道。

    這種時候,千星天女自然不敢開玩笑,當即,一揮手,取出一輛精緻無比的聖車,正是她曾經在封神臺使用過的星芒聖車。

    星芒聖車極爲古老,曾經乃是大聖的車駕,年生日久,自然而然的沾染上了大聖的氣息,成爲一件大聖古器。

    最爲重要的是,其內部有着一個極大的空間,修煉環境極佳,價值絕不在一件君王戰器之下。

    對於星芒聖車,張若塵並不陌生,當初在封神臺,他不止一次進入過其中,且還與千星天女在其中大戰了一場。

    正是在那個時候,他逼迫着千星天女,寫下了那份婚書。

    一瞬間,張若塵便是明白了千星天女的意思,藉助星芒聖車,他們可以更快的闖過去。

    只是星芒聖車雖然很不凡,可想要抵擋住上百頭神力怪物的攻擊,明顯是不太可能,只怕承受不住幾擊,就會變成碎片。

    “星芒聖車肯定抵擋不住那位怪物的攻擊,所以,還得靠你的藏山魔鏡和這件時空寶物。”千星天女嚴肅道。

    聞言,張若塵並未做過多的思考,當即道:“立刻行動,遲則生變。”

    這種時候,必須要當機立斷,繼續耽擱下去,情況只會對他們更加不利。

    沒有任何遲疑,千星天女進入到星芒聖車內,而張若塵則是在外面,如此才能掌控時空秘典和藏山魔鏡。

    待得星芒聖車表面浮現出璀璨的星芒,繁奧的銘紋交織成網。

    張若塵開始收攏多元空間,將星芒聖車包裹起來。

    與此同時,藏山魔鏡也被祭出,變作數丈大小,懸於星芒聖車的上方,降下厚重的魔氣。

    “轟隆隆。”

    星芒聖車被催動,一道道大聖之力勃發,如同星辰一般撞出。

    “砰。”

    數頭擋在前方的神力怪物,直接被星芒聖車撞飛了出去,強行開闢出一條路來,以最快速度,向着那條沒有怪物出沒的幽深通道。

    一時間,所有的神力怪物,盡皆被激怒,瘋狂的對星芒聖車展開攻擊。

    空間裂縫、黑暗神光、時間長河、本源光束……,種種毀滅性的力量,接連不斷的轟擊而出,簡直可以將大片星空都給淹沒。

    張若塵的表情無比嚴肅,一心三用,以藏山魔鏡和時空秘典防禦的同時,將毀滅金陽祭出,主動攻擊那些靠近的神力怪物。

    幸好他的心神強大,聖氣雄渾,才能夠堅持下來。

    只是即便如此,還是有攻擊落在星芒聖車之上,險些將星芒聖車掀飛出去。

    “一定要撐住。”

    千星天女咬牙,將佈置於星芒聖車中的所有陣法,全部催動,。

    對她而言,這次所遭遇的兇險情況,正是最好的磨礪,只要能夠熬過去,或許她心境上的缺陷,就能得到彌補。

    連續遭到怪物的攻擊,星芒聖車不免受到一些損傷,綻放出的璀璨星芒,逐漸黯淡了下去。

    “還有三百丈……兩百丈……一百丈……”

    張若塵眼神堅毅,目光緊緊盯着前方越來越近的幽暗通道。

    他也不確定進入到其中,就能夠擺脫怪物的攻擊,但眼下已經沒有別的選擇。

    似是因爲距離那條幽深通道越來越近,所有的神力怪物,都變得暴躁起來,不禁發出更爲可怕的攻擊。

    “嘩啦。”

    多元空間完全被撕裂,滔天的神力,瞬間將星芒聖車淹沒。

    而受到這股神力的衝擊,星芒聖車更快的衝入前方的幽暗通道之中,發出巨大的聲響。

    在距離幽暗通道還有十丈距離時,所有神力怪物都停了下來,似是在懼怕着什麼,竟然都不敢越雷池一步。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