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恐怖吸力的作用下,張若塵和千星天女聯手構築的防禦,顯得極爲脆弱,猶如紙糊的一般,頃刻崩潰,二人根本無法穩住身形,不由自主的被捲入通道深處。

    “這是我命中應有的劫數嗎?我已經拼盡全力,可還是無法渡過。”千星天女心中涌現出濃濃的無力之感。

    她的修爲好不容易突破至接天境,並且在本源之道上的造詣,有了極大的提升,可此刻還是無法對抗。

    “啪。”

    就在千星天女嘆息之時,她的一隻手,突然被人拉住,身體定在半空中。

    一擡頭,千星天女看到了拉住自己手的人,不是張若塵,又會是誰。

    此刻,張若塵正用另一隻手,握住沉淵古劍的劍柄,而沉淵古劍則是深深插入石壁之中。

    與此同時,食聖花魔音從張若塵的脊柱中探出身體,延伸出諸多堅韌的藤蔓,深入石壁。

    只是通道內傳遞出的吸力,太過強大,沉淵古劍根本無法定住,緩緩移動位置,在牆壁上犁出一道長長的溝壑。

    連帶着魔音延伸出的那些藤蔓,也在不斷崩斷,承受不住如此可怕的拉扯之力。

    其實,張若塵很想將千星天女收入時空秘典之中,卻鬱悶的發現,時空秘典竟然無法開啓,連帶着空間玲瓏球之類的空間寶物,也都無法使用。

    千星天女呆呆的看着張若塵,感到難以理解,在這種緊要關頭,那個傢伙竟然還會出手救她?

    換作其他人,在這種時候,所想的肯定都是如何自保。

    “還不鬆手,想一起死?”

    千星天女秀目瞪了過去,哪裡看不出來,因爲要用一隻手抓住她,張若塵根本沒辦法全力以赴,明明心氣比天高的她,在這時,竟是生出“自己是拖累”的卑微想法。

    輕嘆一聲,千星天女鬆開被張若塵拉住的手,想任憑那股可怕的吸力,將她吸走。在這一刻,她的心境發生昇華,學會了捨棄自身,成全他人。

    又或者,還有別的一些什麼情緒在裡面。

    總之,就是不想連累張若塵。

    然而一切並非如她所想的那般,因爲,張若塵沒有鬆手,反而是握得更緊。

    “張若塵。”千星天女忍不住喚了一聲。

    “閉嘴。”

    張若塵只是如此冷冰冰的吐出了兩個字,調動更加強大的聖氣,注入沉淵古劍,頓時,劍體變得越來越寬。

    但,依舊無法對抗那股拉扯之力,他抓劍的五指,迸裂出一滴滴聖血。

    明明可以抓住她的手,卻不去抓,任憑她被捲入通道深處,這樣的事,張若塵做不出來。

    “可惡的傢伙,要不要這麼霸道。”千星天女心中既是懊惱,卻又有一絲莫名的欣喜。

    不知爲何,兩人明明正一步步墜向通道深處,她的心,反而寧靜了下來,任憑張若塵抓住她的玉手,也開始思考應對之策。

    不論嘴上承不承認,她內心深處已是覺得,應該向張若塵學習。

    明知不可爲,也要爲之,再艱難,都得拼盡全力。

    彷彿那驕傲的內心,已被征服。

    “主人,我……我支撐不住了……”魔音虛弱的說了一句。

    “咔。”

    伴隨着一道清晰的斷裂之聲,魔音最強的一根藤蔓崩斷。

    受此影響,沉淵古劍從牆壁中脫出,張若塵再想將之插入牆壁,已經是來不及了。

    通道內的吸力,變得越發可怕,將張若塵和千星天女死死的拉扯,徑直向着通道深處飛去。

    在這個過程中,張若塵始終緊握千星天女的玉手,避免分開。

    真要遇到危機,他們倆聯手,活下來的希望,無疑會更大。

    不消片刻,二人便是來到通道的盡頭,前方的空間,變得豁然開朗。

    可惜,那並非是出路,而是一座深淵,下方漆黑一片,地煞之氣,瘋狂涌動。

    張若塵和千星天女的身體,均是不受控制,極速向着漆黑的深淵墜下。

    在下墜了數千丈後,二人終於是看到了吸力的源頭。

    那是一頭無法看清整體的龐然大物,此刻正張開着血盆大口,瘋狂的吞噬。

    張若塵和千星天女的眼神,均是爲之一凝,沒想到這條通道的深處,竟是盤踞着如此龐大的一頭神力怪物。

    在即將落入怪物口中時,張若塵看到了一雙冰冷的眸子,其中竟是透着一抹戲虐之色。

    “怎麼回事?這頭神力怪物難道擁有靈智不成?”張若塵心中一震。

    之前遇到的一百多頭神力怪物,儘管力量很強,卻都只知道殺戮,根本就沒有半點靈智存在。

    如果那些怪物擁有靈智,恐怕他們之前根本就沒有可能逃入這條通道內。

    “一頭能夠吞噬四種神力的怪物,還擁有靈智,這……”

    張若塵的心境生出波瀾,不敢繼續往下想。

    他現在甚至很懷疑,這頭神力怪物,會不會是那個矮瘦老者口中的五尊霸主之一。

    可按照矮瘦老者所說,五尊霸主應該是盤踞在龍神殿主體建築之內,不應該出現在外界。

    當然,眼下並不是去想這些事情的時候,他們即將落入神力怪物的口中。

    “出手。”

    張若塵低喝,當即全力將藏山魔鏡打出。

    這裡的空間壓制太強,空間手段根本就發揮不出太強的威力來。

    藏山魔鏡表面浮現出上百萬道至尊銘紋,哪怕受到強大力量的禁錮,還是釋放出數道可怕的至尊之力。

    千星天女則是將一道古樸的符篆打出,這是她身上僅剩的一道符篆,也是最爲強大的一道。

    一股恐怖的本源之力,從符篆中涌出,勢不可擋,要將一切都分解成最爲本源的粒子。

    怪物眼中浮現出乎一抹不屑之色,血盆大口開闔間,四種神力同時出現,凝聚成一個可怕的神力漩渦。

    無論是至尊之力,還是本源之力,都在瞬間被神力漩渦所吞噬,沒有發揮出任何的作用。

    與此同時,張若塵和千星天女都被神力漩渦吸住,來不及做任何掙扎,就被神力怪物一口吞下。

    吞下二人,神力怪物緩緩閉上了血盆大口,同時閉上了雙眼,深淵得以恢復平靜。

    下一刻,張若塵和千星天女被神力漩渦,捲入到一個昏暗的空間之中,開闊無比,感覺可以容納下一顆小型的星辰。

    “原來這條通道內,不是沒有神力怪物,反而是盤踞了最可怕的一頭,其他神力怪物不敢靠近,完全是因爲本能的恐懼。“千星天女表情凝重道。

    穩住身形,張若塵將緊握住的玉手鬆開。

    看了一眼張若塵,不知怎的,千星天女的心中,竟是生出了絲絲失落之感。

    目光轉動,張若塵看到了比他們先一步被吞噬進來的十幾頭神力怪物,此刻盡皆在痛苦的掙扎。

    究其原因,在於它們身上纏繞着四種色彩的詭異神光。

    張若塵一眼便看出,這種四色神光,乃是糅合了時間、空間、本源和本源四種力量,極其可怕。

    不過眨眼間,十餘頭神力怪物便是沒有了動靜,最爲根本的暴戾意志消亡,化作一塊塊巨大的神力結晶。

    看到這一幕,張若塵的眼神不由一凝,四色神光當真是恐怖至極。

    目光掃向那十幾塊神力結晶,張若塵和千星天女不禁都很意動,很想立刻出手,將之奪取到手。

    可最後,他們還是沒敢出手,因爲那種四色神光,讓他們十分忌憚。只怕神力結晶沒有得到,反而會惹禍上身。

    正當二人盯着那些神力結晶時,絲絲縷縷的四色神光,突然從四面八方,向着他們匯聚而來。

    見狀,二人的臉色均是不由一變,意識到大事不妙。

    “一起出手,不能讓這些神光臨體。”張若塵沉聲道。

    四色神光的威力,他們已經親眼見識過,能夠輕易熔鍊神力怪物,真要作用在他們身上,後果將不堪設想。

    當即,張若塵和千星天女一同出手,以時間之力、空間之力、本源之力和真理之力,構築穩固的防禦護罩。

    四色神光快速匯聚而來,紛紛附着在防禦護罩之上。

    “嗤。“

    防禦護罩受到侵蝕,不由發出極爲刺耳的聲音。

    頃刻之間,防禦護罩便是出現了破損,絲絲縷縷的四色神光,從一個個細小的孔洞中滲透進入。

    千星天女的瞳孔緊縮,道:“好可怕的侵蝕力,比單純的神力衝擊要恐怖很多倍。”

    毫不遲疑的,千星天女連忙催動本源珠,釋放出多道本源神光,將侵入的絲絲縷縷四色神光瓦解。

    張若塵則是取出時空秘典,將聖氣不斷注入,想要構築出多元空間。

    讓他沒想到的是,時空秘典形成的多元空間,極其微小,根本就無法將他和千星天女容納進去。

    毫無疑問,這一切定然都與神力怪物有關,無論是時間,還是空間,均受到了極強的制約。

    “嘭。”

    隨着越來越多的四色神光匯聚而來,防禦護罩終是整體崩潰。

    頓時,張若塵和千星天女被四色神光所淹沒,任憑他們施展什麼手段,都根本無法阻擋。

    在這種情況下,二人均是遇到了大麻煩,四色神光瘋狂的侵入他們的體內,侵蝕血肉、聖氣,乃至聖魂。

    “我的壽元……”

    千星天女的表情劇變。

    時間力量,對她造成的傷害,最爲巨大,導致她的生命力快速流逝,烏黑的長髮,竟是開始變成灰白之色。

    張若塵作爲時間掌控者,對時間力量有着極強的免疫力,可本源神力對他的傷害卻是極大。

    他的五行混沌體是何等的強橫,此刻卻出現了潰散的跡象,血肉化作無數細微的粒子。

    另外,兩人還遇到一個相同的麻煩,就是皮膚在變成烏黑色,好似中毒了一般,那卻是黑暗力量侵蝕的結果。

    畢竟,他們倆都沒有修煉過黑暗之道。

    “結掌。”張若塵說道。

    如同心有靈犀,千星天女立即明白他所說的意思,一掌向他按了過去。

    張若塵也打出一掌,與她的手掌結合在一起,將自身的時間之力和空間之力,源源不斷的傳遞過去。

    頓時,千星天女的危機得到緩解,生命力流失的速度大爲減慢。

    千星天女穩定住心神,連忙將自身的本源之力,傳遞到張若塵體內,幫助張若塵抵擋本源力量的侵蝕。

    當然,即便他們二人對時間力量、空間力量和本源力量,都有很強的免疫力,卻也無法完全消除影響,所以危機遠未真正的解除。

    “這樣下去,我們根本就支撐不了太長時間,還有什麼辦法可用?”千星天女的眉頭深深皺起。

    一旦抵擋不住四色神光的侵蝕,他們倆都將只有死路一條,且會死得極其痛苦。

    張若塵眼神平靜,古井不波,越是在這種危急時刻,他便越是冷靜,因爲慌亂,解決不了任何問題。

    唯有努力思考出應對之策,纔有活命的希望。

    一番沉思後,張若塵道:“這種四色神光的確很強,幾乎能夠侵蝕任何東西,以至尊聖器都無法抵擋住,爲今之計,只有試試恆古之道修成的規則。”

    說話間,張若塵已是調動體內的時間規則、空間規則和真理規則,從通天河內衝出,如一道道秩序鎖鏈,纏繞向侵入體內的四色神光。

    聞言,千星天女心中不由一動,亦是開始調動本源規則和真理規則,與四色神光對抗。

    張若塵和千星天女如今雖然還只是聖王境修爲,可恆古之道修成的規則,卻已經是具備了恆古不滅的特徵,四色神光也無法破壞。

    很快,兩人所修煉出的恆古之道規則,會合到了一起,相互交織,形成一條規則河流,流淌在兩人的體內,循環不息。

    與此同時,時空秘典和本源珠都置入了規則河流之中,釋放出道道奇異的力量,使得兩人的體外,都出現了一層朦朧的聖光。

    耗費極大力量,大部分四色神光,終是從兩人的體內驅除出來,被朦朧聖光抵擋在外。

    “呼。”

    張若塵和千星天女均是長舒了一口氣,情況總算是有了好轉。

    “接下來,肯定會有越來越多四色神光匯聚而來,我們不可能抵擋得住,必須要想辦法提升所修恆古之道的造詣才行。”張若塵嚴肅道。

    千星天女點頭,道:“我們還有一些神力結晶,都可以利用起來。”

    恆古之道的修煉,可謂是困難無比,唯一的捷徑,就是煉化神力結晶。

    張若塵目光轉動,看向那十幾塊正在被四色神光煉化的神力結晶,道:“我們需要更多的神力結晶。”

    聞言,千星天女立刻會意,那些神力怪物死後留下的神力結晶,用來修煉的效果,應該會更好。

    當即,二人攜手,快速向着那十幾塊神力結晶掠去。

    再晚一些,說不得那些神力結晶,就該全部被煉化掉。

    藉助規則河流形成的朦朧聖光,二人將十四塊神力結晶,一併捲了過來,同時將其上包裹的四色神光消除。

    這其中,時間神力結晶有五塊,空間神力結晶有四塊,本源神力結晶有三塊,剩下的兩塊,則是黑暗神力結晶。

    “開始吧。”

    張若塵揮手將日晷取了出來,眼下他們最缺的便是時間。

    二人對視了一眼,均是看到了對方眼中的堅毅之色,隨即不再遲疑,立刻開始煉化神力結晶,努力提升恆古之道的造詣,以期能夠逃脫被四色神光煉化的命運。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