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那個神力漩渦,應該便是怪物的力量源頭,只要將之破壞,四種神力的平衡,就會被打破,怪物必將遇到大麻煩,到時,便能有逃出去的機會。”千星天女表情認真道。

    藉助本源神目,她可以直窺萬事萬物的本源。

    但隨即,千星天女又微微皺起了眉頭,道:“神力漩渦凝聚的力量,極其強大,尋常的攻擊,恐怕剛一靠近,就會被絞碎,根本就無法令其受損。”

    “另外,神力漩渦所在的地方,極爲特別,空間扭曲得很厲害,任何攻擊都難以觸及到,且一次攻擊不成功,定然會引起怪物的警戒,所以,機會僅有一次。”

    很明顯,他們雖然找到了怪物的弱點,但要想通過這個弱點,逃出生天,卻並非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我的時間不多,在最後時刻,無論如何,都要拼一次。”黑暗之子眼神本是黯淡無光,也不知是不是張若塵和千星天女的出現,讓他看到了逃出去的希望,一雙漆黑如墨的眼睛,再次浮現出堅毅的光芒。

    若是有活下去的機會,誰又願意死?

    而且,他知道張若塵和千星天女都絕頂聰明之人,一定能夠看出,憑他們二人的力量,破壞神力漩渦的成功概率,微乎其微。

    可是,機會卻只有一次。

    只有三個人聯手,才能讓成功的概率,大幅度提升。

    “我們三人,一個來自崑崙界,一個來自古文明,一個來自地獄界,本應該都是敵人,現在卻不得不聯手去拼一條活路。你怎麼說?”

    千星天女盯向張若塵,想要知道他願不願意放下成見,通力合作一次?

    張若塵卻是一副老僧入禪的模樣,像是在沉思。

    如果加上黑暗之子,把握倒是能夠大上不少。

    哪怕黑暗之子如今很虛弱,張若塵也並未對其有半點輕視,真要動手,其所能施展出的手段,絕對會極其可怕。

    雖然不是很樂意,但眼下,卻沒有別的選擇。

    “張若塵,我知道你對地獄界的成見極深,不想與我合作。放心,出去之後,我們依舊是生死之敵,到時候我倒是非常希望,能夠與你公平的來一場一對一的巔峰決戰。無論是你死,還是我亡,全憑實力說話。”黑暗之子的有着一股令人折服的豪勇之氣,反倒是襯托得張若塵不夠果決。

    心念轉動,張若塵做出了決定,畢竟黑暗之子的情況很不好,無法再支撐太長時間。

    張若塵道:“我們合作,全力出手一次。”

    聞言,黑暗之子不由擡起頭,深深看了張若塵一眼,隨即點頭道:“好,合力打破命運的桎梏。”

    當即,三人開始商量合作的細節,機會只有一次,他們自然都不敢大意,必須要盡所能將一切都考慮周全。

    不多時,三人便準備就緒,黑暗之子再一次在地面畫動起來。

    相比於之前,這次他刻畫出的秘紋,要複雜許多,密密麻麻,同時注入磅礴的黑暗力量。

    藏山魔鏡懸於張若塵和千星天女的上方,二人源源不斷的將自身聖氣注入其中,全力催發出其最強的威能。

    與此同時,黑暗之子的體內,飛出了一口黑色的聖鍾,散發出極其古老的氣息,神威浩瀚。

    毫無疑問,聖鍾乃是一件神遺古器,屬於修煉黑暗之道的神靈。

    “嘩啦。”

    地面的秘紋被激活,迸發出無比幽暗深邃的光華,沖天而起,如先前一般,將上空所有的阻礙,盡皆衝破。

    那個巨大的神力漩渦,再度顯現在張若塵三人的眼前。

    “出手。”

    沒有半點遲疑,三人當即發出至強一擊。

    藏山魔鏡和黑色聖鍾同時被打出,分別釋放出強大的至尊之力和黑暗神力,宛如兩條黑龍,想要衝破囚籠,騰飛九天。

    在雙方的刻意控制之下,至尊之力和黑暗神力交匯在一起,猶如火山噴發一般,徑直轟入神力漩渦之中。

    “轟。”

    神力漩渦劇烈震動,層層屏障,頃刻間全部破碎。

    下一刻,神力漩渦被撕裂開來,磅礴的神力激盪,向着四面八方擴散,使得整個空間都巨震,變得很不穩定。

    一道道刺目光華從被撕裂的神力漩渦中飛出,張若塵看得很清楚,每一道神光中,都有着一件寶物存在,數量十分驚人。

    拳頭大小的聖丹,釋放出強大威能的青銅古器,晶瑩剔透的聖源……

    “這頭怪物果然是五尊霸主之一。”張若塵心中暗道。

    按照矮瘦老者所說,龍神殿遺蹟原本的確是散落了不少的寶物,但基本上,都被盤踞於龍神殿中的五尊霸主收取走。

    之前張若塵就在懷疑,畢竟,如果這等可怕的怪物,都無法列入五尊霸主之中,那五尊霸主究竟得強到什麼地步?

    “嗷!”

    神力怪物發出一聲憤怒的咆哮,聲音響徹它的體內小天地,震得張若塵三人口吐聖血,聖魂似乎都要碎掉。

    原本碎裂的漩渦,再一次緩緩成形。

    “必須立即打破神力怪物的身軀,逃離此地。否則,等到漩渦再次凝聚出來,我們必死無疑。”

    說出這話的時候,黑暗之子操控黑色聖鍾,向虛空轟擊了出去。

    “嘭。”

    鐘鳴聲,震得虛空顫動,卻無法破開神力怪物的身體。

    根本打不穿。

    漩渦凝聚的速度太快,越來越壯大。

    “我來破它,你去收集那些寶物,來都來了,總不能空手而走。”張若塵對千星天女說道。

    張若塵心無旁騖,釋放出空間規則,抓取到一道遊離的空間神力,操控那道神力,宛若一柄神刀揮斬出去。

    “轟隆。”

    怪物的身體,被撕裂開一道巨大的裂口。

    站在它體內的小天地中,向外看去,那道裂口足有數十米長,像是一線天峽谷。而這道裂口,卻是他們三人,唯一的生路。

    雖然,張若塵煉化了大量空間神晶,擁有借用空間神力的手段,可是支撐起來卻極其艱難,大吼一聲:“我最多隻能撐起三個呼吸時間,你們先走。”

    就在這時,異變發生。

    黑暗之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身上爆發出遠超先前的強橫氣息,祭出黑色聖鍾,釋放出強大的吸力,從千星天女的身旁,將所有包裹寶物的神光,盡皆吸納了進去。

    “你們二個蠢材,已經失去利用價值,死。”

    黑暗之子手提黑色聖鍾,急速衝至那道裂縫的邊緣,身上散發出恐怖的殺機,體內飛出兩根漆黑的鎖鏈。

    鎖鏈攜帶着滔天的煞氣,宛如兩條暴戾的黑龍出世,徑直向着張若塵和千星天女襲殺而去。

    以鎖鏈釋放出的恐怖威勢,即便是一位不朽大聖大意之下,也有可能飲恨。

    誰能想到,虛弱到極點的黑暗之子,竟突然向他們發難?

    此刻的黑暗之子,與先前判若兩人,眼神冷酷無情,身上充斥着各種邪惡的力量波動,猶如看兩個傻子一樣的,盯着張若塵和千星天女。

    然而,就在他以爲,二人必死無疑的時候……

    張若塵身體四周的空間,泛起細微的漣漪,使得兩條鎖鏈的速度減緩,似陷入了泥潭之中一般。

    “你以爲,我沒有防着你嗎?”張若塵淡淡的道。

    黑暗之子的雙目,深深一凝:“你不是在全力以赴支撐逃出去的通道?怎麼可能還有餘力,擋住我的攻擊?”

    “若是不那麼說,你怎麼會暴露出狐狸尾巴?”張若塵道。

    千星天女早已站到張若塵的身後,體內聖氣,凝聚出一道本源神光,眼中寒芒閃爍,道:“好你個黑暗之子,倒是低估了你,還真是陰險狡詐,先前幾乎都被你給騙過。”

    沒有多餘的話,張若塵出手,調動空間規則,伸手向前一按,使得黑暗之子周圍大面積的空間,快速坍塌。

    神力漩渦受到破壞,這個空間內的各種壓制,已經變得極弱,不再影響張若塵施展空間手段。

    與閻無神同層次的強者又如何,張若塵照樣有底氣與其一戰。

    以他如今的修爲,在空間之道和時間之道上的造詣,未必不能抗衡大聖之下第一層次的絕頂強者。

    “看來是我低估了你們,這樣都無法暗算到。”黑暗之子並沒有因爲,空間不斷崩碎,而感到恐慌。

    他身上的那種鎮定,讓張若塵和千星天女都心生危險之感。

    實在是,黑暗之子無論是修爲,還是智謀,皆是他們從未遭遇過的大敵,諸天萬界都難找出第二個來。

    “刺啦。”

    黑暗之子的身體,被崩碎的空間吞噬,化爲了碎片。

    “難道是我們多想了,黑暗之子已被殺死?”千星天女雖然如此說着,可是心中卻依舊煩亂,總覺得一切還沒有結束。

    就在這時,極爲驚人的一幕出現。

    破碎的空間區域,急速飛出一粒黑色光點。黑色光點瘋狂旋轉,不斷變大,化爲了一個黑洞。

    黑洞中,走出一道修長的身影,如帝臨塵,睥睨四野。

    不是別人,正是黑暗之子。

    所不同的是,這個黑暗之子血肉飽滿,年輕俊逸,身上散發出強大的生機,沒有半點虛弱之態。

    看到這一幕,千星天女俏臉沒有了血色,道:“這是……黑暗神殿秘傳的黑暗神胎法。”

    “哦,你竟然會知道黑暗神胎法,千星文明對我地獄界,瞭解果然甚深。”黑暗之子眼中閃過一抹詫異之色。

    倒是張若塵有些疑惑,他對黑暗神殿的辛秘,所知甚少。

    不由得,千星天女解釋道:“黑暗神胎法,乃是黑暗神殿的一種禁術,鮮少有人能夠得到傳授,修煉難度極大,但若能修煉成功,好處極大,可以實現脫胎換骨,擁有最頂級的體質。”

    “且只要能夠蘊育出一次神胎,脫去舊體,壽元就能夠增加一倍,等於是獲得重頭再來的機會。”

    張若塵心中不由一震,道:“世間竟然會有如此秘術,若能不斷蘊育出神胎,豈不是意味着可以長生不死?”

    “理論上的確是如此,但即便只是蘊育出一次神胎,已經極爲不易,充滿死亡危險,需要非凡的天資,加上諸多際遇。歷史上,最厲害的一人,一共進行了五次脫胎換骨,最終修成無上神體,成爲黑暗神殿的一位巨擘。”千星天女搖頭道。

    聞言,張若塵的眼中不由閃過一抹凝重之色,九大神殿,存在無盡歲月,果然都有着非凡的底蘊,單單是收藏的各種珍奇秘術,哪怕是神靈,也會爲之動心。

    黑暗之子的手掌一招,黑色聖鍾出現在了手中,道:“這隻神力怪物收集的寶物還真多,超過億件,每一件都是稀世珍品,龍神殿不愧是崑崙界的三大神殿之一,果真沒有讓我失望。”

    “得到了它們,此次真龍島之行的收穫,已遠超預期。足以讓整個地獄界的實力,都增強一大截,來日就用這些寶物培養出來地獄界修士,徹底踏平崑崙。當然,最應該感謝的,是你們二位。”

    很顯然,黑暗之子應該是早就發現了神秘漩渦中,有着諸多寶物存在,刻意進行僞裝,誘使他們與之合作,既是爲了從怪物體內逃出去,同樣也是爲了得到這些寶物。

    張若塵和千星天女,其實也在利用黑暗之子。

    只不過,沒有料到,黑暗之子竟然修成了黑暗神胎法,讓他保住了性命。

    聽到黑暗之子的那番話,千星天女氣得牙癢。

    “那些寶物不屬於你,你一件也帶不走。”

    張若塵將自身聖氣,源源不斷的注入藏山魔鏡之中。

    藏山魔鏡的鏡面泛起道道漣漪,如水波一般,將衝擊而來的黑暗之力,盡皆吸納進去。

    與此同時,鏡中涌現出海量魔氣,凝聚成一座座巍峨的太古魔山,向着黑暗之子鎮壓而去。

    千星天女的眉宇間,浮現出一抹煞氣,“黑暗之子,本天女倒要看看,剛修出新體的你,能夠有多強的實力。”

    只見千星天女的眉心發光,一個赤色的圓環飛出,釋放出磅礴的本源神力,以極高的頻率震動,周圍的空間,變得極不穩定,處於崩潰的邊緣。

    此乃修煉本源之道的神靈,所留下的神遺古器,若非本源之道的造詣大幅提升,千星天女根本就無法將之催動。

    “張若塵成長的速度太快,不過剛達到臨道境,就將時間之道和空間之道,修煉到了如此高深的地步,繼續讓他成長下去,必會成爲我平生之大敵。”黑暗之子忍不住皺起眉頭。

    黑暗之子沒有去抵擋他們二人的攻擊,從裂縫位置,爭分奪秒,衝出了怪物的身體。在這個過程中,有至尊之力和本源力量擊在他身上,讓他受了極重的傷勢。

    黑暗之子轉過身,看向正急速向裂縫衝來的張若塵和千星天女,笑了一聲:“二位好友,不用趕來送我,等我突破至大聖境,一定斬了這頭怪物,爲你們報仇。”

    黑暗之子雙手合在一起,數以千萬記的黑色紋路浮現出來,交織成一個越來越巨大的黑色磨盤,向張若塵和千星天女打了過去。

    “轟隆。”

    黑色磨盤衝入裂縫,與張若塵和千星天女攻出的力量對撞在一起,阻擋住了二人的步伐。

    就這短暫的一剎那,裂縫再次閉合,將他們二人困在了怪物體內。

    下一刻。

    神力怪物體內的漩渦,重新凝聚成形,恢復了精氣神,發出一聲震動真龍島方圓數萬裡的怒吼。

    黑暗之子噴出一口鮮血之後,急速逃走。

    雖然此次付出了巨大代價,但是,能夠除掉張若塵和千星天女這兩個大敵,並且奪取到讓神都會垂涎的海量寶物,已經大賺特賺。

    神力怪物何等強大,如今它已被激怒,困在它體內的張若塵和千星天女不被煉死,纔是怪事。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