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神力漩渦凝聚成形的瞬間,張若塵和千星天女的身體,不由自主的從半空中墜落而下,短暫消失的空間壓制,再度出現,且明顯比之前更強。

    “轟隆隆。“

    整個空間劇烈震動,海量的狂暴神力,從神力漩渦之中涌現而出,化作洶涌的潮汐、浪濤。

    “死。”

    一道暴戾至極的意志出現,似要將天地毀滅。

    之前,怪物一直將張若塵、千星天女和黑暗之子當做螻蟻,根本就沒有太過在意,只要進入它的腹中,就不可能再翻起什麼浪花來。

    可讓它沒有想到的是,它眼中的這些螻蟻,竟然破壞了它的力量之源,讓它受到不小的創傷,它豈能不憤怒?

    大面積的空間破碎,無盡黑暗涌現,本源神光若隱若現,更有一條龐大的時空長河顯化出來,異象紛呈,似世界末日到來。

    一時間,張若塵和千星天女的眼神,均是變得格外的凝重,真切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脅,全身汗毛都不禁乍立起來。

    “可惡的黑暗之子,如果本天女能夠從這裡脫身,絕對不會放過他。“千星天女道。

    黑暗之子此次無疑是將她徹底給惹火了,不狠狠將其收拾一頓,難消她心頭之恨。

    沒有半點遲疑,張若塵立刻將自身聖氣,源源不斷注入藏山魔鏡之中,竭盡所能的激發出其所蘊藏的強大力量。

    千星天女更是咬破舌尖,將一口精血噴在本源神環之上,使得本源神環綻放出璀璨的神光,諸多奇異的紋絡,從其中浮現而出。

    “砰。”

    浩瀚如淵的神力,瘋狂碾壓而下,瞬間便將藏山魔鏡和本源神環釋放出的力量擊潰,繼而將兩者震飛出去,力量根本就不在一個層面上。

    極有默契的,張若塵和千星天女快速結掌,將恆古之道修煉出來的規則,盡數匯聚到一起,形成一條強大的規則河流,在彼此的體內流動。

    頓時,二人的體外,浮現出一道堅韌的守護聖光,似可以萬法不侵。

    “咔嚓。”

    神力如驚濤駭浪一般,轟擊在張若塵和千星天女的身上,將堅韌的守護聖光擊碎,二人直接倒飛而出。

    儘管守護聖光爲他們抵擋了大部分衝擊力,可二人還是受了不輕的傷,口中有着鮮血噴出。

    “不行,以我們現在的修爲,根本抵擋不住。這頭怪物太強,足以輕易滅殺不朽大聖。”千星天女沉聲道。

    在絕對力量面前,他們縱有再多精妙的手段,也是根本無濟於事。

    尤其,他們現在身處在怪物的體內,避無可避,情況更是糟糕。

    張若塵的心念快速轉動,眼中突然迸發出一道凌厲的光芒,暗道:“事到如今,也只能用它了!”

    眼見各種恐怖的神力,席捲而來,張若塵不再遲疑,揮手將一物打出。

    那是一塊古老的殘碑,平凡無奇,表面有着許多古老的文字,不知屬於什麼時代。

    其正是張若塵當初在洛水得到的逆神碑,擁有天大的來頭,鬼神莫測的威能,堪稱他的最強底牌。

    當然,這張底牌輕易不能動用,若是暴露出去,說不得會給他招來滅頂之災。

    逆神碑一出,那洶涌澎湃的神力潮汐,竟是快速退去,準確說是自行消散。

    千星天女眼中露出一抹驚色,“這是怎麼回事?你做了什麼?”

    張若塵並未回答,身形一動,緊緊跟在逆神碑的後方,同時設下層層時空迷障,阻止千星天女窺探。

    這算得上是他最大的一個秘密,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到目前爲止,知道逆神碑存在的,不過寥寥數人,且並不知道逆神碑有着怎樣的奇異能力。

    眨眼之間,逆神碑已是突破層層阻礙,直接撞擊在剛修復的神力漩渦之上。

    神力漩渦巨震,繼而開始潰散。

    這裡是怪物的力量源頭,也是其聖魂寄居之所。

    外面那些怪物,僅僅只有一團兇戾的意志,可這頭怪物卻是擁有着強大的聖魂,也正因如此,其才能夠擁有靈智。

    張若塵一隻手抵在逆神碑之上,調動自身更多的聖道規則,打入那些古字之中,想要催發出逆神碑的更強威能,一舉擊潰怪物。

    數以千萬計的聖道規則,沒入逆神碑中,頓時使得神力漩渦潰散的速度加快。

    怪物極力對抗,以無數規則鏈條,交織成網,想要將逆神碑包裹住。

    只是這些規則鏈條,剛一靠近逆神碑,光澤便是立刻黯淡下去,所攜帶的威能,蕩然無存。

    “好機會。”

    張若塵眼泛精光,鎖定那些光澤暗淡的規則鎖鏈。

    洶涌澎湃的淨滅神火,從他的體內衝出,化作一條火龍,纏繞住那一條條光澤暗淡的規則鏈條,強行將之從神力漩渦中剝離出來,拉入他的身體之中。

    這些規則鏈條,乃是怪物強大的根本所在,若能煉化,將會有諸多的好處。

    正常情況下,想要將這些規則鎖鏈抽取出來,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可眼下有着逆神碑的鎮壓,怪物難以反抗。

    “吼。”

    怪物發出陣陣怒吼,顯得極爲憤怒,同時也透着慌亂。

    一塊殘缺的石碑,沒有任何力量波動,竟然能夠將它的力量完全壓制住,且一步步瓦解它的力量,這樣下去,情況無疑會極爲糟糕。

    怪物擁有世間、空間、黑暗和本源四種神力,每一種都是神妙無比,但現在卻根本發揮不出任何的作用來。

    “人類,立刻停手,本王可以放你們出去。”

    神力漩渦中,傳出怪物低沉的聲音。

    可惜,張若塵仿若未聞,繼續全力催動逆神碑,同時盡所能的掠奪怪物的規則鏈條。

    怪物再度怒吼:“人類,住手,你難道想和本王玉石俱焚嗎?”

    “你做得到嗎?”張若塵冷哼道。

    有逆神碑的鎮壓,他還真不怕怪物能夠掀起什麼風浪來。

    有道是風水輪流轉,之前是怪物戲耍他們,慢慢進行折磨,如今卻是該輪到他出手,讓其付出慘重的代價。

    那些被掠奪過來的規則鏈條,有的直接消散,化作奇異的力量,融入到他的身體之中,有的則是進入通天河,衍生出一道道強大的聖道規則。

    張若塵知道,那些消散的規則鏈條,乃是以本源之道和黑暗之道凝聚,並非他所修之道,自然也就無法讓他增加聖道規則。

    隨着時間的推移,怪物的神力漩渦,變得越來越小,神力潰散掉大半,規則鏈條亦是損失慘重,已然是真正傷及了根本。

    到得這個時候,怪物內心真正生出了恐懼,感受到了死亡的臨近。

    “我可以給你一個機會,想要活命,便放開聖魂,不要反抗,讓我種下奴役印記。”張若塵冷聲道。

    聽到這話,怪物的情緒,頓時變得很激動,怒吼連連:“本王乃是真龍島的霸主,人類,你竟敢妄圖奴役本王,你這是癡心妄想。”

    “是嗎?那你便去死吧。”

    張若塵眼神冷漠,沒有半點感情。

    他是覺得怪物的實力極強,可以作爲一大助力,才生出將其收服的念頭,可既然其不願臣服,他也並不在意,將之徹底煉化,想來可以讓他的修爲實力提升不少。

    漸漸的,怪物變得越來越虛弱,龐大的身軀,隱隱都出現崩潰的跡象。

    它已經手段盡出,也嘗試過拼命,可都沒有任何用處,它的生命即將走到盡頭。

    “我臣服,不要殺我。”

    在死亡陰影的籠罩向,怪物內心充滿了恐懼和絕望,終是選擇了臣服。

    沒有絲毫遲疑,怪物極爲配合的將聖魂顯露了出來。

    其聖魂的形態,極爲特別,身似魔狼,卻頂着一顆碩大的龍頭,肋生雙翼,身披黑鱗,身後有着四條顏色各異的尾巴。

    想來,這也是其真身的形態。

    面對逆神碑,怪物的聖魂忍不住顫抖起來,不再再做任何反抗,乖乖的將頭顱低下。

    “明智的選擇。”

    張若塵當即結印,施展出血神教的秘法,凝聚出一道血神咒印,直接印在怪物的聖魂之上。

    怪物並未反抗,血神咒印十分順利的沒入。

    如此一來,其生死便全在張若塵的一念之間。

    “主人。”

    怪物的聖魂匍匐在地,顯得極爲恭敬。

    張若塵微微點頭,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揮手將逆神碑收起。

    此次他的收穫極大,煉化掠奪自怪物的規則鏈條,讓他對時間之道和空間之道,有了更爲深刻的認知,猶如醍醐灌頂。

    同時,他的肉身強度,得到極大提升,通天河進一步壯大,內蘊的規則數量達到四千五百多萬道,整整增加了千萬道,全都是屬於時間和空間領域,涵蓋恆古之道、至尊聖道、大道和小道,比煉化五元帝皇花得到的好處更大。

    這其中,時間規則和空間規則,各增加了十萬道,分別達到三十六萬道和四十四萬道,在這兩道上,算得上是真正的登堂入室。

    要知道,恆古之道修煉起來,極其困難,每修煉出一道規則,都需要耗費不短的時間。

    兩種恆古之道,加起來增長二十萬道規則,簡直是難以想象的事情。

    在聖道規則方面,張若塵已經不存在短板,如果他願意,可以在短時間內,輕鬆修煉出大量小道規則。

    空間挪移施展,張若塵憑空出現在千星天女的身邊。

    “你做了什麼?怪物怎麼平靜下來了?”千星天女好奇問道。

    張若塵道:“我只是施展了一點手段,將怪物收服,現在我們可以出去,找黑暗之子算賬。”

    聞言,千星天女心中頓時一動,她自然聽得出來,張若塵並不想告訴她所有的事情,但這也很正常,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秘密。

    “黑暗之子這個陰險小人,敢暗算本天女,絕不能放過他。”千星天女眼中顯露出冰冷的寒芒。

    在對付黑暗之子這一點上,他們倆的立場,無疑是完全相同,畢竟他們倆都不是願意吃虧的主。

    就在這時,空間出現扭曲,一股空間力量,將張若塵和千星天女包裹住。

    下一刻,二人已是從怪物體內離開,出現在怪物的頭頂之上。

    怪物的身體騰空而起,從黑暗的深淵中飛出,進入到寬闊的通道之中。

    “吼。”

    伴隨着怪物一聲低吼,一頭頭神力怪物,立刻從各條通道中掠出。

    受到逆神碑的打擊,怪物雖然遭受重創,實力大減,兇威大不如前,可仍舊是這羣神力怪物中絕對的王者。

    原本張若塵是想着滅掉所有神力怪物,獲取神力結晶,現在他則是打消了這一念頭。

    藉助座下的怪物王者,他可以控制這些神力怪物,無疑是一股極爲強大的力量,在真龍島上,可以發揮出巨大的作用。

    畢竟這些神力怪物,都擁有着堪比不朽大聖的強大力量,雖然沒有靈智,手段也不是多麼高明,但它們卻近乎擁有不死之身,只要根本的暴戾意志不滅,身軀被打得支離破碎,也能夠重新復原。

    用這些神力怪物,去對付地獄界大軍,相信會取得不錯的戰果。

    怪物王者扇動翅膀,載着張若塵和千星天女,以極快速度,從黑暗的大坑中飛出。

    “我們出來了!”

    千星天女的心緒顯得頗爲複雜。

    短短一段時間內,經歷了太多的事情,一次次身陷絕境,本以爲是必死之局,可最後,他們卻活着闖了出來,能夠重見天日,恍如做夢一般。

    經歷了這麼多事情,千星天女的心境,得到了極大的昇華,內心再無怯弱,將對她今後的修煉,產生深遠的影響。

    外界仍舊有着大量的神力存在,封禁空間,但有怪物王者在,要離開並非難事。

    第一時間,張若塵釋放出精神力,探查四周,卻並未發現黑暗之子的蹤跡,顯然其早已離開。

    張若塵立身在怪物王者的頭頂,眼神睥睨,仰天長嘯:“黑暗之子,出來與我一戰,一決生死;你若躲藏,地獄界的修士,我見一個,殺一個,所有人都別想活着走出真龍島。”

    此刻他怒髮衝冠,殺意滔天,聲傳數萬裡,震動整個龍神殿遺蹟。

    他本是一個很冷靜之人,但這次黑暗之子卻是徹底將他激怒。

    現在他心中所想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去找黑暗之子報仇,不吐出這口怒氣,他的心將無法平靜。

    “無論你躲藏到何處,本天女都要將你揪出來。”千星天女沉聲道。

    當即,千星天女快速將刻錄好的數道傳訊光符打出,她要召集千星文明的所有高手,再聯合巫神文明和北斗文明,不信找不到黑暗之子的蹤跡。

    做完這件事情,千星天女準備離開,去與千星文明的高手會合。

    但突然間,她想到什麼,眼中浮現出糾結之色,欲言又止。

    猶豫再三後,千星天女還是說了出來:“張若塵,我或許知道世界門之匙在何處。”

    聽到“世界門之匙”五個字,張若塵心中的怒意,頓時消退了許多,恢復了一些理智,道:“你怎麼會知道?”

    千星天女道:“你之前不是很好奇,我爲什麼會冒險跟着你嗎?其實原因很簡單,我發現那名矮瘦老者的身上,有着崑崙界的本源氣息。”

    “你的意思是,世界門之匙在那老傢伙的身上?”張若塵眼中閃過一道異光。

    千星天女微微搖頭,道:“此事我並不能確定,但即便他並未得到世界門之匙,也定然與世界門之匙有過接觸,掌握着重要的線索。”

    她的本源神目,能夠看透本源,但卻無法將矮瘦老者完全看透,其身上似乎籠罩着一層迷霧,或許就與其接觸過世界門之匙有關。

    本來關於世界門之匙的事,千星天女是根本不想說出,準備獨自去奪取。

    可是,不知爲何,想到世界門之匙對崑崙界,對張若塵的重要性,最終還是控制不住心中的理智,講了出來。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