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略作沉思,張若塵再度看向千星天女,問道:“你爲何要將這件事情告訴我?”

    世界門之匙關係重大,各方爲此出動了諸多強者,任誰知曉線索,應該都會悄然去奪取,沒理由告知他人。

    “就當是我還你人情,省得你以後總拿救過我的命來說事兒,更何況,想要得到世界門之匙,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那老傢伙可滑溜得很,就看我們誰更有本事吧。”千星天女隨意道。

    聞言,張若塵不由深深看了千星天女一眼,理由真如其所說的這般簡單嗎?所謂的人情,恐怕還比不了世界門之匙。

    尤其,千星天女修煉的乃是本源之道,對於崑崙界的本源之氣,應該是極爲渴望,更加不應該將世界門之匙的線索,告知其他人。

    想及此,張若塵心中隱隱生出一絲明悟,心緒不免出現起伏。

    沉默片刻,張若塵低聲道:“多謝。”

    “能夠從你張若塵的口中,聽到這兩個字,還真是很難得。我要先去與千星文明的強者會合,如果有黑暗之子的消息,我會告知你一聲。”

    留下這句話,千星天女不再停留,身形一動,化作道道殘影,快速消散在破敗的遺蹟之中。

    張若塵立身在怪物王者的頭頂,目送千星天女離去,眼中流露出複雜之色。

    在深坑之地,他與千星天女算得上是同生死,共患難,即便他們同是真理奧義的擁有着,彼此也不該再是敵人。

    但,又該是什麼呢?

    用力的搖了搖頭,張若塵將諸多雜念,暫時拋諸腦後,思考起如何對付黑暗之子,還有找尋矮瘦老者,這纔是當前最重要的兩件事情。

    “先找黑暗之子算賬,到時或許能夠將那老傢伙也引出來。”張若塵眼中閃過一道精光。

    以他猜測,矮瘦老者似乎很喜歡湊熱鬧,之前,其便是被大戰的動靜給吸引出來,如果有更大的熱鬧可看,其或許會忍不住再度冒頭。

    反正無論如何,找黑暗之子報仇,都是必須要做的事情,他咽不下這口惡氣。

    張若塵並不打算守株待兔,他要主動主擊,以雷霆之勢,迫使黑暗之子與他一戰。

    …………

    五千裏之外,一處隱祕的洞窟之中,正在閉關恢復的金陽雙子王,同時睜開了雙眼。

    “張若塵這是發什麼瘋?竟然要找黑暗之子決戰,是嫌命太長了嗎?”小陽王眼中滿是疑惑之色。

    在他看來,張若塵的實力的確不弱,可想要與黑暗之子相比,卻明顯還差得很遠,根本就不在一個層次上。

    大陽王眼泛寒光,沉聲道:“他想找死,但我們卻不能讓他死在黑暗之子的手中,這件事情,必須由我們來做。”

    他們豔陽文明在張若塵手中栽了大跟頭,若不能找回場子,就會一直被人笑話,而這也是他們唯一將功贖罪的機會。

    “可大哥你的元氣恢復,尚還需要需要一些時間。”小陽王微微有些猶豫。

    大陽王站起身來,身上散發出極爲凌厲而霸道的氣息,眼神睥睨,道:“無妨,對付張若塵,無須恢復到全盛狀態。”

    上一次,是他太過小心謹慎,最後反被張若塵算計,這一次,他將以絕對的力量,對張若塵進行無情的碾壓。

    小陽王亦是站起身來,眼中浮現出一道可怕的殺機,他們兄弟二人,自出道以來,便縱橫無敵,在天庭界和地獄界,都闖出赫赫威名,聯手之下,能夠對抗大聖之下第一層次的絕頂強者,卻在張若塵手底下栽了那般大一個跟頭,實在是奇恥大辱。

    這份恥辱,唯有以張若塵的鮮血,方能洗刷掉。

    沒有多做耽擱,金陽雙子王從閉關的洞窟飛出,徑直向長嘯聲傳來的方向趕去。

    與此同時,各方強者,也都聽到了張若塵放出的狠話,這像是一場風暴,快速席捲整個龍神殿遺蹟,引發各方的關注。

    “張若塵算什麼東西?竟敢挑戰黑暗之子殿下,真是不自量力,黑暗之子殿下若是出手,一隻手便能輕易將他鎮壓。”

    “還沒有人敢威脅我地獄界,張若塵,你是在找死。”

    “一個沒有成長起來的時空傳人而已,真把自己當成了一個人物,以爲自己是第二個須彌聖僧嗎?與地獄界爲敵,任何人都要死。”

    …………

    地獄界一方的反應,顯得極爲激烈,幾乎都對張若塵充滿了不屑。

    劍冢一戰,仙機山一戰,均有大批地獄界強者,死在張若塵的手中,早已是將地獄界激怒,不知有多少地獄界強者,都恨不得將張若塵挫骨揚灰。

    作爲正主的黑暗之子,卻顯得極爲平靜,並未做出任何的迴應,簡直像是已經離開了真龍島。

    畢竟,在怪物體內,黑暗之子得到了上億年珍寶,可謂是超乎想象的大收穫,完全可以滿載而歸。

    但事實上,黑暗之子卻是還在遺蹟中,並未攜寶退回地獄界。

    首先,以他的實力,根本就無懼任何人,還想着能獲得更多的寶物。

    其次,黑暗之子乃是黑暗神殿的領袖人物,此次乃是有他負責率領地獄界大軍,進入真龍島,奪取世界門之匙,任務尚未完成,又豈能退走?

    …………

    Wωω✿ TTkan✿ ¢ 〇

    “噗。”

    張若塵揮劍,將一名冥族強者的頭顱斬下,以可怕的劍意,將其聖魂絞殺。

    此刻,張若塵宛如身在修羅血獄,屍骨成山,血流成河,整片天地,都被映照成了血紅色。

    不久前,張若塵在這裏尋到了一支上百人的冥族隊伍,乃是冥族大軍中的旗衛,負責守護冥族的戰旗。

    戰旗所在的方向,便是冥族大軍進發的方向,所有冥族的強者,都分散在戰旗周圍的地域。

    若發生什麼事情,冥族大軍便能以最快的速度匯聚起來。

    張若塵以摧枯拉朽之勢,斬殺所有旗衛,同時將冥族戰旗斬斷,插在一旁。

    諸多冥族強者皆想奪回戰旗,源源不斷的從四面八方趕來,結果,最後都變成了張若塵的劍下亡魂。

    眼前的屍山,乃是以上千冥族強者的屍體堆積而成,怨氣滔天。

    身形一動,張若塵出現在高聳的屍山之上,俯瞰下方以冥族強者之血匯聚成的血湖。

    到底都是聖王境的強者,血氣旺盛無比,流淌出的鮮血,堪比百萬凡俗生靈。

    微微沉吟,只見張若塵伸出雙手,猛然向上一擡,頓時,滾滾血氣升騰而起,瀰漫整個天空,顯現出極爲可怕的異象,似末世到來。

    緊接着,張若塵以手指天,以天空爲書,以鮮血爲墨,開始書寫起來。

    “黑暗之子,我在冥族族人屍山之頂,等你一決生死——張若塵。”

    殺氣騰騰的三行大字,出現在天穹之上,即便相隔數萬裏,也能夠清晰看見。

    相比於之前的隔空放話,這三行鮮血大字,無疑纔算得上是真正的戰書。

    以上千冥族強者的鮮血書寫戰書,恐怕也只有張若塵,纔敢行如此瘋狂之舉。

    一時間,身在遺蹟中的各方修士,不由紛紛擡起頭來,目光全部鎖定在三行鮮血大字之上。

    “張若塵竟然真的敢出手,如此磅礴的血氣,他究竟殺了多少冥族強者?”

    諸多修士的內心,皆是震動不已。

    誰都能夠預感到,一場暴風雨,恐怕很快就會來臨,地獄界一方,絕不可能嚥下這口氣,即便黑暗之子不出手,也會有其他強者前來擊殺張若塵。

    寫完戰書,張若塵不由在石山上盤坐下來,等待更多地獄界強者趕來,既然已經出手,那便殺個痛快。

    半天后,張若塵察覺到有人到來,不由睜開了雙眼。

    數百里之外,兩道身影並肩而行,一男一女。

    男的是一名英武不凡的青年,擁有一頭金色的長髮,金色的雙眸,額頭上長有一對宛如以神金打造的金色龍角,在其體外,縈繞着旺盛的金色血氣,如一片神海,浩蕩無比。

    那名女子則是擁有着傾世仙顏,美得不可方物,不同於很多女子的嬌小可人,其身材高挑,身着金色的軟甲,宛如一位女戰神,讓人一見便無法忘記。

    即便相隔甚遠,也能夠從他們身上,感受到一股無比高貴的氣質,由內而外的散發出來,並非後天養成,而是俱生俱來。

    “敖虛空,玲瓏仙子。”

    張若塵眼中浮現出一抹異色。

    對於這一男一女,張若塵並不感到陌生,畢竟他們倆的名氣都太大,沒多人會不認識。

    敖虛空乃是天龍界大聖之下的第一強者,擁有強絕的肉身和力量,縱橫無敵。

    而玲瓏仙子則是《九仙美人圖》上的一位仙子,美名傳萬界,對她心生愛慕之人,可謂是多不勝數。

    不過,張若塵與他們並無任何的交集,也不知他們前來的目的是什麼。

    倒是敖心顏曾說過,陰陽海那位禁忌人物,似乎是去了天龍界,而天龍界又參與進這件事中,讓他不得不生出一些聯想。

    天龍界在南方宇宙中排名第二,僅次於南方主宰世界的妖神界,底蘊雄厚,在十萬年前,便是能與崑崙界、西天佛界相媲美,如今更是深不可測,乃是真正最頂尖的強界。

    與這樣的頂尖強界,即便不能交好,也絕不能交惡。

    心念快速轉動,張若塵不由站起身來,主動迎了上去,拱手道:“敖兄,玲瓏仙子,幸會。”

    “你認得我?“敖虛空眼中閃過一道詫異之色。

    張若塵道:“敖兄乃是天龍界的絕世奇才,名震諸天,我又豈會不知道?”

    “若說名氣,如今年輕一輩中,恐怕沒幾個人比得上你,我也早就想見見,你這位被月神看重的時空傳人。”敖虛空道。

    聽到“月神”二字,張若塵心中不由一動,難道月神與天龍界有什麼關係不成?

    看着眼前的屍山,玲瓏仙子不由微微搖頭,面露擔憂之色,道:“張兄,你有些衝動了,如此做,只怕會招來地獄界的瘋狂報復,除了那黑暗之子,還有冥殿七絕殺神和骨族三帝十二尊,每一個都是頂尖強者,不好對付。”

    “我很少會佩服什麼人,可張兄你爲崑崙界所做的一件件事情,卻是讓我欽佩不已,崑崙界與地獄界的戰鬥,纔剛開始,你沒必要現在就急着與地獄界硬拼。”

    “以張兄你的潛力,用不了太長時間,就能成爲大聖之下最頂尖的強者,乃至與閻無神比肩,到時候,地獄界將沒有多少人,能夠再與你對抗。”

    聞言,張若塵眼神不由微變,沒想到玲瓏仙子竟會說出這樣一番話來。

    敖虛空點頭道:“舍妹說得不錯,張老弟你乃是時空傳人,得須彌聖僧傳承,假以時日,未必不能達到須彌聖僧昔日所達到的高度,眼下根本沒必要去與那黑暗之子爭鋒。”

    “如果那黑暗之子真的招惹到了你,令你非戰不可,我可以代你出戰,讓其付出一些代價。”

    說話間,敖虛空身上散發出強大的戰意,似乎早就在期待着這樣的一戰。

    如傳聞一般,敖虛空果然是戰鬥狂龍,渴望遇到各種強大的對手,通過戰鬥來提升自身的實力。

    張若塵深深看了敖虛空和玲瓏仙子一眼,他能夠感受得出來,二人是真心誠意來勸說於他,想讓他打消與黑暗之子決戰的念頭。

    能讓二人親自趕來勸說,想來應該是天龍界看中了他的潛力,就如同道家那般,或許還有月神、須彌聖僧的原因。

    當然,有一個重要原因,應該是他們覺得,他的實力還太弱,沒有認清與黑暗之子之間存在的差距,認爲他這是在意氣用事。

    想想也正常,在進入真龍島以前,他最好的戰績,也就是與墨聖一戰,這纔過去沒多久,任誰也不會相信,他能擁有匹敵大聖之下第一層次的絕頂戰力。

    輕呼出一口氣,張若塵鄭重道:“多謝敖兄和仙子的好意,但我與黑暗之子之間的恩怨,必須由我親自去解決,更何況,我已經下了戰書,又豈能臨場退縮?那樣的話,我的心境必會出現極大的缺陷。”

    “黑暗之子雖然很強,但也並非不可戰勝,我與他孰強孰弱,要等真正戰過一場,才能夠知道。”

    聞言,敖虛空眼中頓時露出異樣之色,沒想到張若塵竟會如此自信,要知道,即便是他,也沒有十足的把握,能夠勝過黑暗之子。

    訣生死,不是鬧着玩的。

    “看來是沒法勸動你,既然如此,那你多加小心。”敖虛空感覺到很無奈,最終,又補了一句:“以你現在的身份,你的生死關乎的可不只是你一個人,一定要理智一些,最好考慮清楚。”

    張若塵點頭,道:“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

    敖虛空和玲瓏仙子再度與張若塵聊了一會兒,見完全沒辦法改變張若塵的心意後,才無奈離開。

    當然,他們並未真正離開,仍舊停留在附近,遠遠的觀望。

    “真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竟會讓張若塵失去了理智。“玲瓏仙子嘆息道。

    敖虛空眼中閃過一道別樣之色,道:“希望他不是真的意氣用事。”

    目送敖虛空和玲瓏仙子離去,張若塵重新回到屍山之上,心神無比平靜,他們的勸說,並未動搖他與黑暗之子一戰的決心和信心。

    繼敖虛空和玲瓏仙子後,陸續又有一些人,出現在附近,但都沒有靠近,只是遠遠的觀望。

    張若塵自是發現了這些人,但卻並未在意,只要他們不來招惹他,他也懶得去過問。

    “唰。”

    一道赤光閃過,小黑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冒了出來。

    “本皇終於找到你了,你不是去追那個老滑頭了嗎?怎麼又和黑暗之子槓上了?”小黑心中充滿了疑惑。

    對於小黑,張若塵並未隱瞞什麼,大致將之前發生的一系列事情,都給說了一遍。

    聽完他的述說,小黑頓時火冒三丈,“黑暗之子這孫子,居然如此陰險,你說得對,必須要把他幹掉,崑崙界的寶物,絕不能讓他帶回地獄界。”

    很明顯,小黑所關注的重點,乃是那上億件珍寶,其他都是次要。

    “對了,那個老滑頭很可能知道世界門之匙在何處,如果他再出現,一定要將他抓住。”張若塵突然道。

    此事關乎重大,他接下來要將主要精力用來對付黑暗之子,即便矮瘦老者出現,他也無暇顧及,小黑無疑來的正是時候。

    聞言,小黑頓時瞪大了眼睛,道:“你確定?”

    “他身上有崑崙界的本源氣息,必然與世界門之匙接觸過。”張若塵肯定道。

    小黑眼泛精光,道:“終於找到世界門之匙的線索了,放心,這件事情交給本皇,那個老壞頭只要敢出現,就絕對跑不了。”

    涉及到世界門之匙,小黑變得極爲認真,已經是開始琢磨要如何對付矮瘦老者。

    至於張若塵向黑暗之子發起的挑戰,小黑卻是絲毫都不擔心。

    因爲,它十分清楚,張若塵從來不做沒有把握的事。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