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手持銀色大鐗之人,體形魁梧,身高接近兩米五,皮膚黝黑,如同鐵塔一般佇立在大地上,阻攔住張若塵的去路。

    磅礴的銀色氣血,從此人的體內散發而出,充斥着野性的氣息,在其身後隱隱凝聚成一頭兇虎的形態,一雙血色的眸子,內蘊恐怖的殺機,似乎隨時都會從虛空中掙脫而出。

    換作其他人,站在魁梧男子的面前,只怕早已是癱軟在地。

    張若塵眼中閃過一道寒光,道:“他們對我出手時,你不曾出面阻攔,如今卻要我放過他們,是覺得我可欺嗎?”

    說話間,張若塵身體一震,濃烈的五色聖光從他的體內迸發而出,在身後締造出一座朦朧的世界,其內有着大量混沌之氣瀰漫。

    此乃五行混沌體大成後,衍生出來的異象,道韻天成,擁有種種不可思議的玄妙用處。

    這座世界剛一顯化出來,方圓數百里的空間,便是完全被禁錮住,身在其中之人,行動均是受到巨大的影響。

    金陽雙子王剛逃出百里遠,便感覺如陷泥潭之中,行動變得異常的遲緩。

    感受到空間被禁錮,魁梧男子眼中頓時浮現出一抹怒色,沉聲道:“張若塵,你難道想與本座動手嗎?”

    以魁梧男子看來,既然他已經出面,張若塵就應該停手,放金陽雙子王離開,這樣對誰都好。

    可沒想到,張若塵竟是如此不知好歹,連他的面子都不給,當真是豈有此理。

    “你若想動手,我奉陪便是。”張若塵強勢以對。

    想要以勢壓人,對方無疑是挑錯了對象,他張若塵還從未怕過誰。

    空間泛起細微的漣漪,張若塵的身影憑空消失,再出現時,已經是來到金陽雙子王的近前。

    空間禁錮乃是他所設下,他自身自然不會受到什麼影響,反而是更加的如魚得水。

    “和他拼了。“

    金陽雙子王將心一橫,當即聯手將金烏古鼎打出。

    張若塵眼神冷漠,一隻手伸出,數十萬道空間規則浮現,如一道道鎖鏈,將金烏古鼎纏繞住,定在半空中。

    繼而,藏山魔鏡飛出,鏡面泛起幽光,釋放出強大的吸力,宛如一個黑洞,向着金陽雙子王籠罩而去。

    “住手。”

    看到這一幕,魁梧男子不由發出一聲大喝。

    與此同時,其一抖手,再度將銀色大鐗打了出去。

    銀色大鐗綻放出璀璨的聖光,大量至尊銘紋浮現,釋放出無比兇戾的氣機,似一頭絕世兇獸在復甦。

    伴隨着兇戾氣機越來越強大,銀色大鐗竟是搖身一變,化作一頭銀白色的兇虎,兇威滔天,咆哮着撲向張若塵。

    張若塵驀地轉身,伸手向前一按,一股強大的空間力量,從從他的體內涌出。

    “轟。”

    方圓數百丈的空間,頃刻間破碎開來,繼而湮滅,顯現出漆黑的虛無空間,似要將世間萬物都給吞噬進去。

    銀白色兇虎渾身散發出極其恐怖的神力,可還是生生被空間湮滅的力量阻擋住,無法近得了張若塵的身。

    就這麼稍微一耽擱,金陽雙子王便是雙雙被吸入藏山魔鏡中,死死鎮壓起來,再也無法掀起半點風浪。

    而失去金陽雙子王的控制,金烏古鼎亦是沉寂了下去,無論其曾經多麼強大,如今終歸是受損了,器靈處於沉睡狀態,即便耗費諸多元氣,也只能令其短暫復甦,之後便會陷入更深層次的沉睡。

    張若塵並未去打量金烏古鼎,一揮手,將之一併鎮壓進入藏山魔鏡的內部世界,避免出現什麼問題。

    做完這一切,張若塵重新將目光投向魁梧男子,眼神平靜,波瀾不驚。

    而眼見金陽雙子王被鎮壓,魁梧男子的臉色不由變得十分難看,自他出道以來,還從沒有人敢如此拂他的顏面。

    不由得,魁梧男子身上散發出更爲兇戾的氣機,身後的兇虎異象,變得越來越凝實,恐怖的氣息,使得周圍的空間都隱隱出現扭曲。

    “冥虎,到此爲止吧。”

    就在這時,一道大喝聲突然響起。

    敖虛空自暗處走出,表情嚴肅,磅礴的龍氣沖霄,化作一條金色的神龍,騰飛九天。

    看到敖虛空,魁梧男子不由微微皺起眉頭,眼中隱隱閃過一抹忌憚之色。

    適時的,張若塵收回力量,解除對周圍數百里空間的禁錮,讓敖虛空來到近前。

    魁梧男子聲音略顯低沉,道:“敖虛空,你想阻我?”

    敖虛空衝着張若塵微微點頭,隨即看向魁梧男子,道:“冥虎,雖然你們北斗文明屬於古文明派系,但與我們天庭界,卻是屬於同一陣營,理應一致對外,而不是在這裏內耗。“

    “金陽雙子王明知張若塵將與黑暗之子決戰,卻偏要在這個時候出手,消耗張若塵的精氣神,完全就是在資敵,落得被鎮壓的下場,完全是他們咎由自取。“

    聞言,魁梧男子的心頓時一沉,敖虛空已經將話說到這個份上,他若是再對張若塵出手,只怕會造成極爲不好的影響。

    而且他已經看出來,他若出手,敖虛空必不會袖手旁觀。

    眼下金陽雙子王已經被鎮壓,完全沒必要再與敖虛空起衝突。

    深深看了張若塵一眼,魁梧男子冷着臉道:“凡事不要做得太絕,否則,絕不會有好結果。“

    留下這句話,魁梧男子收起銀色大鐗,徑直轉身離開。

    “冥虎真君是出了名的睚眥必報,你此次拂了他的顏面,今後卻是要當心一些。“敖虛空認真提醒道。

    張若塵點頭,道:“多謝敖兄提醒,我雖不喜歡惹事,但也絕非是怕事之人。”

    “這我倒是相信,與黑暗之子交手,一定要多加小心,金陽雙子王與他相比,有着天壤之別。”敖虛空道。

    儘管他已經看出,張若塵如今的實力,恐怕已經達到大聖之下第一層次,但要與黑暗之子交手,且還是生死決戰,卻也絕對不能夠大意。

    同爲大聖之下第一層次,實力也會存在不小的差距,像金陽雙子王聯手之下,能夠堪堪比肩這一層次,但卻是屬於其中最弱的,所以他們纔會敗在張若塵的手中。

    敖虛空並未久留,說了幾句話後,便是再度退到了遠處,不影響張若塵調整狀態。

    張若塵重新回到屍山之頂。

    另一邊,魁梧男子回到北斗文明的陣營之中,臉色顯得極爲陰沉,幾乎快要滴下水來。

    他是誰?北斗文明大聖之下的第一強者,得到冥虎真君的封號,更執掌殺生利器——白虎鐗,誰敢拂逆他的意志?

    在北斗文明,真君乃是無比尊貴的封號,只有大聖之下最強大的十個人,才能得到,雖未成大聖,但地位已經不在不朽大聖之下,甚至猶有過之。

    因爲能得十大真君封號者,都擁有驚人的潛力,在將來成長爲絕頂大聖,乃至於成神,都並非是沒有可能。

    “以爲有點實力,便能肆意妄爲,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我倒要看看你如何鬥得過黑暗之子。“冥虎真君眼中泛起可怕的寒光。

    在他看來,張若塵即便能夠鎮壓金陽雙子王,可要對上黑暗之子,仍舊是沒有半點勝算,他很期待看到張若塵慘敗的畫面。

    而眼見張若塵輕描淡寫的鎮壓了金陽雙子王,匯聚於四周的各方強者,都不禁爲之一驚,任誰也沒想到,短短時間內,張若塵的實力竟然已經達到了如此地步。

    黑暗之子固然是深不可測,可如今的張若塵,同樣是給人一種無法看透之感,二人這一戰,無疑是讓人十分的期待。

    枯寂的山頭上,千星文明的一衆強者,匯聚於此,臉上幾乎都有着驚異之色,尤其是負責保護千星天女的六位長老,心中更是難以平靜。

    不久之前,他們親眼看到過張若塵四人與豔陽文明上千強者激戰,那個時候的張若塵雖然也不弱,可與現在相比,差距卻不是一般的大。

    千星天女眼含笑意,遠遠的注視着張若塵,輕語道:“張若塵總算很冷靜,沒有殺死金陽雙子王,不然這恐怕比殺死豔陽天子更加麻煩。”

    金陽雙子王的身份,在豔陽文明十分特別,他們身上隱藏着一個極大的祕密,這也是豔陽文明對他們傾力培養的重要原因所在。

    只要不將他們殺死,張若塵與豔陽文明之間,就還有緩和的餘地,要不然,就只能死磕到底。

    一個古文明的怒火,還真沒有多少人能夠承受。

    “黑暗之子怎麼還沒有來?難道是準備避而不戰嗎?”

    等待了很長時間,都未曾看到黑暗之子的身影,很多人都不禁生出了一些不耐煩。

    他們是來龍神殿遺蹟尋找機緣,可不想白白在這裏浪費時間。

    “或許是黑暗之子根本不屑與張若塵一戰,覺得彼此間有着天淵之別。”

    突然間,一道帶着絲絲輕蔑之意的聲音響起。

    這道聲音顯得漂浮不定,無法確定是由什麼人說出。

    但任誰都聽得出,其話中有着貶低張若塵的意思,隱隱還透着絲絲敵意。

    “轟隆隆。”

    就在這時,大地突然劇烈震動起來,使得所有人都不禁爲之側目。

    磅礴的黑暗力量,從天地盡頭涌現,似要淹沒世間所有的光明。

    “是黑暗之子來了嗎?”

    許多人都瞪大了眼睛,目光僅僅注視着如潮汐一般涌來的黑暗力量。

    隨着黑暗越來越近,有着三道龐大的身影,隱隱顯現出來,並非血肉之軀,而是三具骨骸。

    左邊是一頭骨龍,龍骨呈翡翠之色,雖身處黑暗之中,卻絲毫不被黑暗浸染,身上散發出極爲神聖的光芒。

    右邊是一頭骨鳳凰,身體被漆黑的火焰所包裹,每一塊骨頭都漆黑如墨,釋放出濃烈至極的黑暗力量,宛如黑暗的源頭。

    處於中間的是一具人形骨骸,高達十丈,所有骨頭都是暗金色,似以神金鑄成,金剛不壞。

    “不是黑暗之子,是骨族三帝。”

    看到三具龐大的骨骸,很多人都不由露出驚色。

    骨族三帝,在地獄界和天庭界都擁有着赫赫兇名,曾主導過多座世界的功德戰場,無數天庭界一方的強者,都折損在他們的手中。

    “骨族三帝是要代替黑暗之子,與張若塵決一死戰嗎?”許多人心中隱隱生出猜測。

    對於骨族三帝,沒多少人是能夠不忌憚的,它們不僅實力強橫,關鍵擁有着大聖骨身,一般手段,根本就無法對他們造成傷害。

    與任何人戰鬥,骨族三帝都是展開瘋狂進攻,根本不會專門去防禦,這是他們先天的優勢。

    在距離屍山還有五百里時,骨族三帝停了下來,並未繼續前進,也絲毫沒有要對張若塵出手的意思。

    緊跟骨族三帝之後,又有十尊強大的骨族強者趕來,它們乃是骨族十二尊中的十位尊者。

    倒不是骨族十二尊不想來齊,而是另外兩位尊者,都已經死在了小黑的手中,大聖骨身都被生生擊碎。

    不久之後,又有磅礴的黑暗之力,從天邊涌現。

    一朵巨大的冥蓮,在黑暗中沉浮,每一片花瓣上,都鐫刻着繁奧的冥紋,更有無數詛咒符文環繞在外,散發出令人顫慄的恐怖氣機。

    “冥殿七絕殺神。”

    看到冥蓮,所有人都立刻知曉來人的身份。

    冥殿七絕殺神掌握着玄妙莫測的七絕殺陣,可以在極大程度上增幅戰力,聯手之下,就算是閻無神,都得避其鋒芒,與天宮四大天王相比,也不遑多讓。

    與骨族強者一樣,冥殿七絕殺神亦是沒有進入屍山周圍的五百里範圍。

    看着骨族和冥族相繼到來的強者,敖虛空的眼中不由閃過一道精光,低語道:“骨族和冥族的強者齊現,看來黑暗之子也該到了。”

    骨族三帝十尊者和冥殿七絕殺神相繼趕來,卻都止步於屍山五百里之外,很顯然,他們都是前來爲黑暗之子壓陣,不讓人干擾黑暗之子與張若塵之間的決戰。

    “天色怎麼越來越暗?”有強者面露異色。

    不知怎麼的,整片天地都開始變得昏暗,不消片刻,便是完全陷入黑暗之中。

    這種黑暗極不尋常,似要將一切都淹沒吞噬,讓人心中發毛,頭皮發麻。

    哪怕在場都是聖王境界的強者,也不免生出毛骨悚然之感,感覺有一股詭異的力量,要將他們的生魂,從體內拉扯出去。

    “唰。”

    屍山之上,張若塵猛然睜開眼睛,直視正前方。

    這片天地明明已經陷入黑暗之中,可他的眼睛,仍舊是清晰看到了一道如神魔般身影,與黑暗完全融爲一體,似黑暗的使者,一步一步從天地的盡頭走來。

    ……

    推薦小魚的新書《天帝傳》。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