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黑暗之子來了,以無比高調的方式登場,那種可怕的黑暗氣息,壓得在場諸多聖王境強者難以喘息。

    “太可怕了。”

    許多人忍不住心顫,冷汗不住的流淌。

    他們感覺自己不像是在面對一位聖王,而是一位強大無比的大聖。

    敖虛空眼神微微一凝,沉聲道:“黑暗之子的氣息,比進入真龍島前更強了,原本他身上還有三個部位沒有不朽化,如今僅僅只剩下了心臟。而且,我感覺他現在和過去有很大的不一樣。”

    他並不知道黑暗之子修成了黑暗神胎法,已經實現一次徹底的脫胎換骨,所以只能感覺到變化,卻不知道變化的根源是什麼。

    “沒想到竟然真的能在聖王境,將身體不朽化到如此地步,黑暗之子對於力量的掌控,未免太可怕了一些。”玲瓏仙子眼中浮現出濃濃的驚異之色。

    修爲達到臨道境後,讓部分身體不朽化,其實並不是太過困難的事情,很多天才都能做到。

    但一旦開始不朽化,力量便會變得難以掌控,很容易不由自主的突破修爲,跨入不朽大聖境。

    縱然是絕頂天才,也很難在身軀不朽化過半的情況,還能自如的掌控自身力量,將修爲壓制在聖王境。

    敖虛空道:“我也沒想到,在如此短時間內,黑暗之子竟能有如此大的突破,看來他必然是在龍神殿遺蹟中,得到了極大的機緣,這對張若塵會很不利。”

    張若塵的修爲實力大進,固然已經跨入大聖之下第一層次,但能否與現在的黑暗之子抗衡,卻是很難說。

    目光轉動,敖虛空看向已經站起身來的張若塵,讓他略感詫異的是,此刻的張若塵仍舊是平靜無比,沒有絲毫的慌亂,好似根本不曾感受到壓力。

    另一邊,冥虎真君亦是將目光投向張若塵,輕哼道:“很鎮定嘛,本座倒要看看,你能夠裝到什麼時候。”

    很顯然,先前張若塵強勢鎮壓金陽雙子王,一點都不給他面子,讓冥虎真君心中不免有些耿耿於懷。

    當然,冥虎真君也不是分不清形勢,這種時候,自然是要一致對外,只是一看到張若塵那泰然自若的模樣,就讓他頗爲不爽。

    畢竟就連他從從黑暗之子的身上,感受到了不小的壓力,所以,冥虎真君是怎麼都不會相信,張若塵真的能像表面那麼淡然,定然是在故作鎮定。

    千星文明強者匯聚之地,千星天女的臉色微沉,她哪裡會不明白,黑暗之子能夠突然變強許多,定然與其從怪物王者體內奪走的那些寶物有關。

    上億件珍寶,其中必定有着可以幫黑暗之子提升修爲實力之物,讓黑暗之子在極短時間內,將新體修煉到極致。

    “黑暗之子修出的新體,與異種黑暗力量更加契合,真正完美融爲一體,真是可惡。”千星天女心中暗惱。

    擁有本源神目,千星天女無疑是比其他人,更能看清黑暗之子的底細,而這也讓她更加惱怒,當初在怪物王者體內,他們真應該不顧一切將其殺死。

    現在黑暗之子提升如此之大,着實不是什麼好消息,讓她不禁有些爲張若塵擔心起來。

    冥族和骨族的強者,幾乎都已經趕到,一旦張若塵和黑暗之子展開廝殺,恐怕他們不會允許任何人插手進去。

    骨族三帝十尊者和冥殿七絕殺神,均是狠茬子,縱然天庭界這邊也有諸多強者存在,但真要動起手來,恐怕佔不到什麼便宜。

    只可惜金陽雙子王太不懂得顧全大局,在這種關鍵時候,都不知道一致對外,如今被張若塵鎮壓起來,無疑是削弱了天庭界一方的力量。

    正當千星天女思考之時,三道絢麗的星光,突然從遠處掠來,瞬息而至,化作三名身着星袍的俊美青年。

    爲首之人,氣質最爲出衆,體外有着一片絢麗而深邃的星空,更有數十顆拳頭大小的星辰,環繞身周,將其襯托得宛如衆星之主,一舉一動,都能將周天的星力牽引而來。

    他便是千星文明當代的第一少帝——星無極,掌握可與九大恆古之道相抗衡的星神之力,在諸天萬界,均有極大的威名。

    其他少帝的排名,時常會發生變化,可星無極卻是一直穩坐第一少帝的位置,數百年來,誰也無法撼動。

    星無極身後的兩人,則是第三少帝和第六少帝,實力也都極爲強大。

    但此刻,第三少帝和第六少帝的臉色,卻是有些蒼白,明顯是受了傷。

    “怎麼回事?”千星天女問道。

    第三少帝苦笑道:“我們之前尋到黑暗之子的蹤跡,便想試探一下,哪知道,我們倆聯手,卻連他一掌都無法接下,若非大哥及時趕到,後果將不堪設想。”

    “黑暗之子竟然強到了如此地步。”千星天女的眉頭微微皺起。

    星無極點頭道:“他的確很強,我與他隔空對拼了三掌,並未能夠佔到什麼便宜,如果他繼續提升下去,或許真的有可能會成爲第二個閻無神。”

    聞言,千星天女心中不由一震,能讓星無極做出這樣的評價,看來黑暗之子,比她預料的更強。

    一個閻無神,已經讓天庭界十分頭疼,如果再出現一個,那可真是巨大的麻煩。

    “張若塵此時與黑暗之子一戰,是極爲明智的選擇,一旦讓黑暗之子的修爲沉澱下來,那將會更加難對付。”星無極低語道。

    當然,選對時機是一回事,張若塵能否是黑暗之子的對手,則是另外一回事。

    張若塵固然崛起得很快,有着諸多驚人的戰績,但對上黑暗之子,結果仍舊是難以預料。

    但現在說這些,都已經太晚,這一戰是勢在必行,誰也無法阻止,張若塵更加不可能退縮。

    在距離屍山還有數百里時,黑暗之子突然出手,以磅礴的黑暗之力,凝聚成一隻漆黑的巨手,徑直對着張若塵拍擊而去。

    與此同時,更有海量黑暗之力,化作一片黑色的汪洋,浩浩蕩蕩的席捲向屍山。

    這般隨意的出手,任誰都能夠感受到黑暗之子的輕蔑之意,根本就沒有將張若塵放在眼中。

    張若塵立身在屍山之巔,遙遙與黑暗之子相對,沉淵古劍在手,極爲隨意的斬出一劍,劍氣縱橫數百里,無堅不摧。

    “嘩啦。”

    無論是上方的黑暗大手,還是下方的黑色汪洋,都在瞬間被剖開,地面更是出現一道長長的溝壑。

    不過,黑色汪洋並未消散,瞬間融合在一起,繼續向前涌動,頃刻將屍山淹沒。

    無數繁奧的黑暗詛咒符紋,從黑色汪洋中浮現,融入那一具具冥族強者的屍體之中。

    極爲詭異的情況出現,一具具冥族強者的身體,竟是動了起來,好似重新活了過來,一邊怒吼,一邊瘋狂的向張若塵撲了過去。

    每具屍體中,都釋放出大量的怨氣,彼此相結合,沖天而起,將天穹之上的三行血字衝散。

    一時間,天地變色,怨氣與血氣相融,形成可怕的血色漩渦,似末日來臨。

    受到血色漩渦的牽引,瀰漫在真龍島上的怨氣和煞氣,紛紛快速匯聚而來。

    要知道,真龍島昔年爆發過無比慘烈的大戰,隕落了諸多強者,怨氣和煞氣極重,還有其他各種古怪的力量,此刻盡皆被引動。

    血色漩渦變得越來越龐大,籠罩方圓數百里,一道道血色閃電顯現,將蒼穹撕裂。

    伴隨着詭異不祥的氣機瀰漫,淅瀝瀝的血雨,從天而降。

    張若塵剛將幾具冥族強者的屍體打碎,剩下的屍體,竟是自行爆碎開來。

    每一具屍體爆碎,都有大量的黑暗詛咒力量釋放出來,但凡冥族,都與生俱來掌握着詛咒的力量,他們是詛咒的載體,越是強大的冥族,體內蘊藏的詛咒力量,便越是龐大。

    上千尊聖王境的冥族強者,蘊藏的詛咒力量,是何等的浩瀚?

    所有的詛咒力量,都快速凝聚起來,化作一座高達百丈的古怪祭壇,無數詛咒符紋烙印其上。

    以祭臺爲中心,方圓數百里,都充斥着恐怖的詛咒之力,衍生成一座龐大的詛咒空間,將張若塵籠罩在其中。

    天空中的血色漩渦,與地面上的詛咒祭臺,彼此力量緊密相聯,對張若塵展開無情的碾壓。

    看到黑暗之子施展出的這種手段,在場諸多強者的臉色,都不禁發生了變化。

    哪怕並未進入詛咒之力籠罩的區域,他們也能清晰感受到其中的可怕,就算是不朽大聖置身其中,都絕對會有麻煩。

    而現在張若塵就陷入了其中,任誰都不禁爲他捏了一把汗。

    能夠利用上千冥族強者屍體中蘊含的詛咒力量,以秘法鑄造詛咒祭臺,演化血色漩渦,黑暗之子可謂是將冥族的詛咒天賦,運用到了極致。

    一直以來,很多人都只記住了黑暗之子是黑暗神殿領袖的身份,卻忽略了他是一名冥族,詛咒手段,亦是他所擅長的。

    看到如此變化,哪怕是對張若塵頗爲不爽的冥虎真君,都不禁皺起了眉頭,“黑暗之子的手段,果然是詭異莫測,張若塵這次是玩大了,想以這上千冥族強者堆積而成的屍山作爲戰場,到最後卻是坑了自己。”

    黑暗之子厲害是一回事,但如果沒有這座屍山作爲基礎,也絕難施展出如此可怕的手段來,等於是張若塵爲其創造了一個絕佳的機會。

    “黑暗之子這孫子還真是陰險狡詐,竟然連同族的屍體都不放過,難怪張若塵之前會在他手中吃虧。”小黑瞪眼道。

    敖心顏眉頭緊皺,眼中浮現出濃濃的憂色,道:“組長情況不妙,我們要不要出手相助?”

    “別急,以本皇對張若塵的瞭解,他絕不可能這麼容易就被打敗,而且我們一旦出手,地獄界那些強者,也絕不會袖手旁觀,一個弄不好,就會變成大混戰。別忘了,我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小黑安撫道。

    聞言,敖心顏不由微微點頭,她雖然有些擔心,卻也沒有失去分寸,知道眼下最應該做什麼。

    矮瘦老者神出鬼沒,說不得現在已經來到附近,只是隱藏得極好,他們所要做的,就是盡所能的將其找出來,再擒拿住。

    按照小黑的佈置,死禪老祖、天命屍皇和一衆甦醒者,都已經分散在戰場的四周,暗中進行觀察,只是暫時還沒有什麼發現。

    身處於詛咒空間內,張若塵仍舊顯得極爲鎮定,並未自亂陣腳,調動真理奧義,激發火神鎧甲,釋放出熊熊神火,將詛咒之力隔絕在外。

    但無形中有着一股極其詭異的力量,滲透進入他的體內,想要侵蝕他的精神意志,火神鎧甲也無法阻擋。

    “都說冥族的詛咒,能殺人於無形,果然不是沒有道理。”張若塵心中暗道。

    他自然不會任由這種無形的詛咒力量,肆意的侵入身體之中,體內旺盛如龍的陽剛氣血震盪,將絲絲縷縷的陰邪力量磨滅。

    與此同時,張若塵調動空間法則,以強大的空間力量,在指端凝聚出一道寸許長的銀芒,鋒利無比。

    “咻。”

    揮手間,銀芒飛出,勢不可擋。

    詛咒祭壇構築的空間膜壁,泛起道道漣漪,如同沼澤泥潭一般,根本就不受力,銀芒並未能夠將之割破,反而是陷在了其中。

    看到這一幕,張若塵的眼神不由微微一凝,連空間裂界斬都被抵擋住,四周的空間膜壁還真是夠堅韌,黑暗之子明顯是將一切都計算好了。

    就在這時,張若塵心神一動,感覺到身處的空間,再度發生了一些變化,不由擡起頭來。

    血色漩渦轉動得越來越快,中心震盪不息,似開啓了一條時空通道,與遙遠的過去相連。

    在張若塵的注視下,一道道凝實的詛咒符紋,從血色漩渦中飛出,每一道都散發出極其古老的氣息,似跨越無盡時空而來。

    這些詛咒符紋一出現,張若塵全身的汗毛,便是不由自主乍立起來,心中生出極爲不好的感覺。

    “那是……冥古詛咒。”

    看到從血色漩渦中飛出的古老詛咒符紋,千星天女的臉色頓時一變。

    冥古乃是一個無比久遠的時代,充滿了神秘,曾誕生出多種能與恆古之道相抗衡的強大力量,比如血魔所掌握的巫之力量。

    在那個時代,修煉詛咒之道的修士極多,並不僅限於冥族,創造出了無數可怕的詛咒,令人談之色變。

    不過,隨着時代的更迭,冥古時代的詛咒,早已消失在歷史長河之中。

    很顯然,黑暗之子此刻動用了某種秘法,讓冥古詛咒重現世間。

    星無極道:“傳說中,只要被冥古詛咒侵入體內,施展任何手段,都難以根除,精氣神都會慢慢被其吞噬乾淨。“

    聞言,一衆千星文明的強者,都不禁感到毛骨悚然,很想立刻退得遠一些,避免遭到波及。

    毫無疑問,真要中了冥古詛咒,就只有死路一條,且還會死得極其痛苦。

    誰也沒有料到,黑暗之子竟能施展出這等詭異而可怕的手段來。

    一時間,很多人看向黑暗之子的目光中,都浮現出濃濃的忌憚之色。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