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由得,其他五位巡天使者,紛紛從血神祭台上掠下,將目光投向神力涌動的地底空間。

    降臨血神教的血浮大聖,雖然僅僅只是一道聖血分身,可其所擁有的力量,卻並不弱小,誰也沒想到,其進入血神祭台的地底空間,竟然遭受重創。

    對於血浮大聖在地底空間的遭遇,其他巡天使者無疑都十分好奇,卻又不敢再貿然闖進去。

    血浮大聖站起身來,臉色十分蒼白,眼中閃過一抹忌憚之色,他是完全沒想到,血神都已經隕落漫長歲月,留下的神念,竟然還這般可怕。

    可惜,他降臨的並非真身,僅憑聖血分身,根本就抵擋不住血神的不滅神念。

    文帝微微感應,隨即瞥了血浮大聖一眼,道:「膽子還真不小,竟敢觸動神屍,招致血神的不滅神念復甦。「

    張若塵眼神冰冷,目光直勾勾的盯着血浮大聖,道:「血浮大聖,你雖然是地獄界派遣而來的使者,但也不能肆意妄為,我血神教祖師的神屍,容不得褻瀆,不死血族嗜血成性,難道你還想汲取血神祖師的神血不成?」

    聞言,血浮大聖當即冷哼一聲,道:「大膽張若塵,休要污衊本座,本座不過是進入其中探查情況,意外觸動了血神的不滅神念。」

    「是嗎?那我想請問,你是否有查探到什麼?如果沒有,就請離開血神教。」張若塵上前一步道。

    任誰都能夠聽得出,張若塵的這番話,所針對的並不僅僅只是血浮大聖,而是在對所有巡天使者,下逐客令。

    連他們幾位都不放在眼中,如此膽大包天,天下聖王中還真是找不出幾個。

    血浮大聖的臉色瞬間陰沉了下去,一個小小的聖王,竟敢一次次讓他難堪,當真是豈有此理。

    按捺下胸中的怒意,血浮大聖冷聲道:「雖然這座祭台找不到端倪,可不代表血神教其他地方,也沒有問題,這麼着急想讓本座離開,是心中有鬼嗎?」

    說罷,血浮大聖騰空而起,向著血神教其他地方飛去,顯然是並未就此死心。

    等他找到血神教存在的問題,定要讓張若塵好看。

    見狀,其他五位巡天使者,也都紛紛動身,探查其他地方。

    寂滅大帝雖然對此事並不上心,可作為巡天使者,過場是必須要走的。

    不多時,六位巡天使者便是將血神教探查了一個遍,包括嬰主峰和乾元山在內,可惜卻一無所獲。

    別說是血靈仙的影蹤,就連血靈仙的氣息,都不曾發現。

    似乎正如張若塵所說的那般,血靈仙的那道聖念,已然是消散於虛無。

    倒是黑羽大聖,在嬰主峰上看到杜魔生、裴麟虎等人,險些忍不住出手。

    在六位巡天使者降臨之前,張若塵已經是將血神教上下所有教眾,包括木靈希、寒雪等人,都安置在了嬰主峰上。

    很快,六位巡天使者又重新匯聚在一起,彼此交換意見。

    琿淩大聖揮了揮衣袖,平淡道:「既然血神教並無什麼問題,那此事便到此為止,本座也該回天宮復命。」

    如此結果,其實正合琿淩大聖之意。

    此次有着地獄界的使者在場,如果真查出什麼問題來,無疑是會有損天庭界的顏面,讓地獄界有機可趁。

    而且,這次的事情,鬧出的動靜已經夠大,必須要儘快平息下去。

    真要讓失態繼續擴大,說不得將一發不可收拾,對誰都不會有好處,天宮絕不會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聞言,血浮大聖、奧斯大聖和黑羽大聖均是皺起了眉頭,這絕非是他們所想要的結果。

    可什麼都沒有查到,他們縱然心有不甘,也是無可奈何。

    頓了頓,琿淩大聖繼續道:「天宮有令,今後決不允許再出現內鬥的情況,誰若再犯,必將嚴懲不怠。」

    琿淩大聖的表情十分嚴肅,崑崙界接連出現內鬥的情況,導致諸多強者殞命,造成的影響,極為惡劣,已經是讓天宮震怒,故而頒佈下嚴令,約束各方。

    他在此時說出這番話,無疑是在提醒張若塵、宙宇和墨聖三人,畢竟他們這次結下的仇怨很深,難保不會再度發生衝突。

    三人皆有成神之資,任何一人出現差錯,對天庭界都是莫大的損失。

    留下這句話,琿淩大聖不再停留,化作一道流光,飛出血神教,繼而衝出九天之外,與真身相融合。

    血浮大聖的臉色陰沉得簡直要滴下水來,他這一趟,不但毫無收穫,還白白折了顏面,可謂是氣煞他也。

    找不到血靈仙,也就救不了血屠。

    狠狠瞪了張若塵一眼,血浮大聖亦是飛身離開了血神教。

    見狀,奧斯大聖和黑羽大聖也準備離開,不願在此浪費時間。

    宙宇連忙閃掠到奧斯大聖身邊,傳音道:「大師兄,我的光明天書,被奪走了!」

    與此同時,墨聖和卓古也閃掠到黑羽大聖身邊。

    「黑羽師兄,我的冥陽神輪和貪狼魔刀,還有收集到的天魔石刻,也落入了張若塵手中。」墨聖道。

    卓古亦是道:「我的紫極魔槍,還有其他人身上的寶物,都被奪走。」

    聞言,奧斯大聖眉毛一挑,當即轉頭看向張若塵,沉聲道:「張若塵,將奪走的寶物交出來。」

    「按照月神與你們天堂界派系諸神達成的協議,只是要求我放了鎮壓之人,而並未要求我歸還寶物,所以,恕難從命。」張若塵表情淡漠道。

    奧斯大聖的眼神瞬間轉冷,「你當真不給?」

    「有些東西,不是你所能染指的,若不識相,恐怕不會有什麼好下場。」黑羽大聖亦是開口,充滿威脅之意。

    張若塵並未露出懼色,哼聲道:「無論我會有什麼樣的下場,都不需要旁人來費心,想要取回那些寶物,絕不可能。」

    「唰。」

    木靈希、寒雪等人從嬰主峰閃掠而來,降落在張若塵的身邊。

    「輸給張若塵的戰利品,你們也好意思開口索要,本皇都替你們臉紅,趕緊滾出血神教,別繼續在這兒礙眼。」小黑很是鄙夷道。

    黑羽大聖眼泛寒光,道:「哪兒冒出來的貓頭鷹,竟敢衝撞本使者,找死。」

    「咻。」

    黑羽大聖一揮手,一團黏稠的魔氣飛出,徑直向小黑轟擊而去。

    「砰。」

    寂滅大帝出手,輕描淡寫將魔氣化解。

    隨即,寂滅大帝臉色微沉,道:「奧斯,黑羽,你們別太過分,此次是你們天堂界派系主動挑事,既然輸了,就要輸得起。」

    「本皇是不死鳥,比你這雜毛鳥不知道高貴多少倍,本皇縱橫無敵的時候,你老祖宗都還在吃奶呢!」

    躲在寂滅大帝的身後,小黑一臉得意道。

    黑羽大聖眼中迸發出可怕的殺機,真想立刻出手,將小黑大卸八塊。

    這時候,張若塵亦是開口:「宙宇、墨聖,如果你們有本事的話,隨時可以來找我取回屬於你們的東西。」

    聽到這話,宙宇和墨聖均是不禁握緊了拳頭,他們這次損失太大,不但損失了諸多寶物,還將真理奧義送給了張若塵,那可是恆古之道的奧義,價值無可估量。

    一想及此,二人便忍不住想要吐血。

    奧斯大聖和黑羽大聖雖然惱怒,卻也並未亂了分寸,只能說這次天堂界派系和月神談判時,出現了疏忽,沒有涉及到寶物的歸宿。

    一千多位聖王境強者的寶物,其中還包括兩件神遺古器,這種損失,換做任何一座大世界,都會感到十分肉痛。

    有寂滅大帝和文帝在場,加上並非真身降臨,他們註定無法強行將寶物奪回。

    事到如今,一切都已成定局,多說無益。

    奧斯大聖和黑羽大聖臉色恢復如常,均是深深的看了張若塵一眼,隨即飛身離開。

    眼見己方大聖離開,宙宇和墨聖心中頓時明白,已經無望將寶物要回。

    不由得,二人眼中均是流露出濃濃的恨意,恨不得將張若塵生吞活剝。而感受到二人的恨意,張若塵卻是淡淡一笑,絲毫不以為意。

    如果這兩人想要找他的麻煩,他必定會讓他們付出更大的代價,且不會再有這次的好運。

    很快,宙宇、墨聖及一眾黑魔界聖王,盡皆快速離開了血神教,這地方,他們是半刻都不願意久待。

    「張若塵。」

    文帝溫和開口,眼中流露出意味深長之色,道:「人有不為也,而後可以有為。」

    文帝離開后,張若塵細細感悟他的那句話,隨即輕嘆一聲:「如今這天地破亡的大世,人人皆是身不由己,哪裏做得到不為。」

    無論如何,文帝此次幫他掩蓋血神祭台的秘密,他得領這份情。

    寂滅大帝面露笑容,道:「做得不錯,能夠讓天堂界派系和地獄界吃癟,實在是很快意。經過這次的事情,天堂界派系的人,應該會收斂許多,但你也不要大意,凡事多加小心。」

    「多謝大帝提醒。」張若塵點頭道

    寂滅大帝道:「既如此,本座便回去向月神復命。」

    說罷,寂滅大帝騰空而起,瞬息飛到九天之外。

    眨眼的工夫,佇立在天外的六道偉岸身影,便是盡皆消失不見。

    見狀,血神教上下,無不長舒一口氣,麻煩總算是解決掉了。

    張若塵仰望蒼穹,心中有着諸多念頭閃過,他的實力還是太過弱小,如果他能足夠強大,根本就無需對任何人妥協。

    看到宙宇、墨聖等人從血神教出來,然後巡天使者相繼離開,盤踞於血神教附近的諸多修士,不禁都感到十分詫異。

    「真是難得,張若塵竟然也會妥協。」

    「這次連天宮都插手了進來,只要張若塵不傻,就絕不會與天宮對着干。」

    「不管怎樣,張若塵都是大贏家,讓天堂界派系顏面盡失,而且我敢肯定,雙方肯定是達成了某種協議,不然張若塵不會這般輕易就放過宙宇和墨聖。」

    「也不知道那血靈仙,究竟是什麼情況?」

    …………

    對於血神教中發生的事情,很多人都充滿了好奇,卻又無從去獲取答案。

    而眼見這邊的事情落下帷幕,諸多修士也都紛紛離開,並未在此久留。

    距離血神教極遠的陰葬山脈。

    閻無神催動萬倍音速的流光功德鎧甲,爆發出超乎想像的極速,瞬息萬里。

    「般若,你想帶着本座的弟子去何處?」

    隨着一聲大喝,閻無神憑空出現,擋住了般若的去路。

    強大的空間之力涌動,頃刻籠罩住方圓百里,封鎖住般若地底所有退路。

    察覺到身周空間的變化,般若不由停了下來,眼中隱隱閃過一道異光,明顯是沒想到閻無神竟會這般快追上來。

    「自然是帶回命運神殿。」般若平靜道。

    閻無神重重冷哼一聲,道:「他是本座的弟子,你可沒資格決定他的去處。」

    「池崑崙乃是張若塵與池瑤女皇的子嗣,身份很特殊,或許能夠成為對付池瑤女皇的關鍵,只要將他帶回命運神殿,自然能夠通過他,推算出許多有價值的東西。」般若道。

    閻無神伸手一抓,直接將池崑崙抓回到身邊,同時道:「立下如此大功,你應該就更有希望成為命運神殿的神女,主意倒真是打的不錯。」

    池崑崙將目光投向般若,眼中浮現出警惕之色,其竟然想通過他去對付池瑤女皇,此事他絕不可能願意。

    般若眼中忽然閃過一道異色,道:「閻無神,你有大麻煩了!」

    閻無神的眉頭微微皺起,低語道:「這四個傢伙還真是陰魂不散,看來是先前與血魔一戰,泄露了氣息,將他們給引了過來。」

    「閻無神,看你這次往哪兒逃。」

    一道暴喝聲,猛然響起。

    隨即,天邊飛來四道璀璨的聖光,佔據四個方位,瞬間將閻無神和般若一併包圍起來。

    四道聖光均是通天徹地,宛如四根天柱,鎮壓住這方天地。

    每一道聖光中,皆有一道高大威武的身影,如天神臨時,充滿了威嚴。

    「四大天王,你們追了本座這麼長時間,就不嫌累嗎?」

    閻無神的掃視四周,眼中泛起可怕的寒光。

    一直被天宮四大天王追逐,閻無神心中早已是充滿怒意。

    如果只是一人,他根本就不放在眼中,可偏偏這四大天王,從來都是形影不離,實在是很麻煩。

    立身於東方的天王,身着白色甲胄,手持一面白玉琵琶,居高臨下,俯視着閻無神,道:「閻無神,你逃不掉的,乖乖跟我們回天宮。」

    「竟然還有一位命運神殿的候選神女,也一併帶回去。」立身於南方的天王道。

    其身着青色的甲胄,手持一柄古樸的神劍,顯得威風凜凜。

    聞言,般若不由抬起頭來,注視立身於南方的天王,以清冷的聲音道:「想要抓住我,那得看你們是否有那個本事。」

    即便是面對傳說中的天宮四大天王,般若也絲毫沒有顯出怯意,反而眼神睥睨,如一尊蓋世魔女。()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