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受到詛咒祭臺的牽引,血色漩渦轉動得越來越快,道道血色雷電撕裂長空,隱隱映照出一條虛幻的通道,彷彿真的與那遙遠的冥古時代相連。

    除了冥古詛咒,似乎還有別的東西,也想從這條虛幻的通道中鑽出。

    一時間,天地間颳起了血色的旋風,血雨傾盆,不祥的氣機越發強烈,令人頭皮發麻。

    別說是天庭界一方的強者,就連冥族的強者,此刻也都面露驚色,同樣未曾預料到,黑暗之子會施展出如此詭異而可怕的手段來。

    尤其是冥殿七絕殺神,此刻更是全都目不轉睛的盯着,從血色漩渦中飛出的冥古詛咒。

    死不休眼睛微眯,道:“大哥,召喚冥古詛咒的手段,乃是我們冥殿的不傳之秘,黑暗之子早已成爲黑暗神殿的傳人,竟然也能得到傳授。”

    冥殿乃是冥族的至高殿堂,地位超然,掌握有諸多奇功秘術,唯有得到冥殿的重點培養,纔有機會修煉。

    自從死不休等七人,得到七絕殺陣的傳承,擁有成神的根基,便成爲了冥殿傾力培養的對象,乃是冥殿年輕一代的領袖。

    “不用奇怪,其實黑暗之子的詛咒天賦極高,若非他擁有黑暗體質,早早被黑暗神殿接引走,必然會成爲冥殿的真傳弟子。“

    “很少有人知道,我們冥殿的一位副殿主,已經將黑暗之子收爲弟子,他能得到召喚冥古詛咒的秘法傳承,是很正常的事情。”

    玄冥無殤平靜的解釋道。

    聞言,死不休、血色漣漪等六人,均是露出恍然之色,心中暗暗感慨黑暗之子的幸運,能同時得到黑暗神殿和冥殿巨擘的大力培養,集兩家之長,這是諸多冥族都羨慕不來的事情。

    “嗡。”

    虛空輕微震盪,一道道冥古詛咒,擺脫血色漩渦的束縛,徑直向着張若塵飛去。

    張若塵雖不認得冥古詛咒,但卻能夠感受得到這些詛咒的可怕,一旦讓其進入體內,後果絕地要比之前那些詛咒秘力入體,嚴重得多。

    瞬息之間,張若塵進入人劍合一的狀態,緩緩揮動沉淵古劍,暗合奇異的道之軌跡。

    一道道無形的劍氣迸發,密佈身周的空間之中,結成一個個晶瑩的花骨朵,全都只有小指頭大。

    “一花一世界。”

    張若塵輕語,以劍意驅使所有的花骨朵,迎向飛來的冥古詛咒。

    花骨朵中似乎真的蘊含有一個世界,剛一靠近冥古詛咒,便是直接將之吸納進去。

    眨眼之間,從血色漩渦中掙脫出來的冥古詛咒,便是盡數被時空劍氣所化的花骨朵包裹住。

    只不過,這些花骨朵都顯得很不穩定,不斷震動,且從其中散發出絲絲不祥的氣息,顯然是無法長時間將冥古詛咒鎮壓住。

    “一念花開,時空湮滅。”

    隨着張若塵的心念轉動,所有的花骨朵,都在瞬間綻放。

    虛空生花,美輪美奐,卻也在頃刻走向破滅。

    “轟。”

    劍氣之花湮滅,在小範圍內釋放出恐怖至極的力量,製造出一個個小型的漆黑空洞。

    時間與空間造詣的提高,使得張若塵之前所創的時空劍法,衍生出更多的變化來,威力自然也更爲驚人。

    饒是方圓數百里的空間,都已經被完全禁錮住,連空間裂界斬都難以斬破,可時空劍法一施展出來,卻是造成了不小的破壞。

    更爲重要的是,諸多冥古詛咒已經完全湮滅,歸於虛無,連一絲不祥氣機,都不曾遺留下來。

    目光一轉,張若塵看向龐大的詛咒祭臺,他哪裡會看不出來,詛咒祭臺乃是破局的關鍵所在。

    只見張若塵的目光徒然變得凌厲起來,調動時間規則和空間規則,與自身的劍意相結合,斬出玄妙無雙的一劍。

    一道朦朧的劍氣飛出,似霧氣一般,將整個詛咒祭臺籠罩起來。

    詛咒祭臺好似陷入了另一片時空之中,與上空血色漩渦的聯繫,一下子被阻斷。

    頓時,上空血色漩渦的轉動速度變慢,飛出的冥古詛咒變少,內蘊的那條虛幻通道,隱隱有着閉合的跡象。

    “滅。”

    張若塵口中發出一聲低喝。

    “轟。”

    朦朧劍氣震動,內蘊的時空當即開始大破滅,詛咒祭臺自然也不會例外。

    頃刻之間,詛咒祭臺破碎開來,化爲磅礴的黑暗詛咒之力,卻根本無法散溢出來絲毫,盡皆快速湮滅。

    而隨着詛咒祭臺的破滅,血色漩渦徹底停止了轉動,不再有冥古詛咒從其中飛出。

    “唰。”

    張若塵揮動沉淵古劍,斬出一道數百丈長的劍氣。

    “嘩啦。”

    血色漩渦被劍氣斬開,一分爲二,繼而完全崩潰。

    而隨着詛咒祭臺和血色漩渦的破滅,籠罩方圓數百里的詛咒空間,自然也不復存在。

    一股強大的劍意,從張若塵的體內散發出來,斬滅瀰漫於空氣中的所有詛咒符紋。

    眼見張若塵以凌厲的手段,破了黑暗之子的詛咒秘法,周圍觀戰之人,無不露出驚異之色。

    星無極眼泛異光,道:“沒想到張若塵在時間之道和空間之道上的造詣,竟是已經達到如此高深莫測的地步,還能與劍道相結合,他的劍道天賦,當真是很驚人。”

    第三少帝和第六少帝對視了一眼,均是從對方眼中看到了忌憚之色,不說其他,單單是張若塵施展出來的時空劍法,他們便沒有把握能接住。

    在此之前,儘管他們都知道張若塵實力不弱,但想要挑戰黑暗之子,卻還差了些,完全是在意氣用事,可現在,他們卻是沒有了這樣的想法,開始期待張若塵與黑暗之子精彩的一戰。

    “看來他在怪物體內得到的好處,比我預料的還要大,也不知道他是如何將那怪物收服的。”千星天女心中暗道。

    她其實很好奇張若塵用了什麼手段去對付怪物王者,竟然能夠那般輕易就讓怪物王者臣服,只是張若塵不願說,她也就不好多問。

    不過,她大致能夠猜到,那種手段,定然不能隨便使用,要不然,他們之前何至於在怪物王者體內吃那麼多苦頭,還被黑暗之子暗算。

    冥虎真君目光緊緊盯着張若塵,低語道:“能夠將時間之道和空間之道,修煉到如此程度,倒不愧是須彌聖僧的傳人,的確有狂的資本。”

    看到張若塵的表現,冥虎真君內心的態度,不禁發生了一些變化,至少覺得張若塵順眼了不少。

    說到底,只有真正的強者,才能入得了冥虎真君的法眼。

    “冥古詛咒竟然如此輕易就被解決掉,我現在是完全無法看透張若塵了。“玲瓏仙子沉吟道。

    敖虛空道:“冥古詛咒僅僅只是黑暗之子的試探,如果張若塵連破解它,都需要耗費極大的力氣,這一戰恐怕就懸了,接下來,纔是他們倆真正的交鋒。”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哪怕是敖虛空,也是完全無法判斷這一戰的勝負,畢竟誰也不知道張若塵和黑暗之子擁有着怎樣的底牌。

    手持沉淵古劍,張若塵遙遙與黑暗之子相對,朗聲道:“黑暗之子,你的詛咒對我無用,還是拿出你的真本事,來與我一戰。”

    黑暗之子緩步前行,臉上浮現出一抹淡笑,道:“張若塵,你的實力能有如此大提升,確實讓我有些驚訝,也終於讓我提起了一絲興致,希望你不會讓我失望。”

    “砰。”

    一股恐怖的黑暗力量,突然從地底衝出,令張若塵所站的地方,頃刻變得支離破碎。

    不過,張若塵早有察覺,瞬間橫移出去數十丈,並未被黑暗力量攻擊到。

    “你果然還是這麼陰險狡詐。”張若塵眼中泛起一道寒光。

    之前在怪物王者體內,黑暗之子便是如此,前一刻還在與你同舟共濟,下一刻便暗下殺手,陰險無比。

    已經在其手中吃過一次虧,張若塵又豈會沒有防備?

    “嘶。”

    從地底衝出的黑暗力量,化作一條龐大的冥蛇,凝實無比,栩栩如生,就連蛇鱗都清晰可見。

    冥蛇散發出無比兇戾的氣息,張開血盆大口,露出尖銳的獠牙,向着張若塵咬去。

    “哼。”

    張若塵重重哼了一聲,極爲隨意的一劍斬出。

    “噗。”

    凌厲的劍氣一閃,冥蛇便是被斬成了兩半。

    “嘭。”

    冥蛇的身體自動爆開,竟是化作無數小冥蛇,分散在張若塵的身周。

    瞬息之間,這些小冥蛇釋放出古怪的力量,竟是構築成了一座強大的陣法,將張若塵困在其中。

    “嗯?”

    張若塵的眼神突然微變,低頭看向自己的身體。

    在他的身上,不知何時纏繞上了數十條小冥蛇,他竟完全沒有察覺到。

    這些小冥蛇介乎於虛實之間,似一道道幽魂,被它們纏繞住,體內聖氣竟是在不受控制的快速流失。

    張若塵眼神一凜,強大的力量釋放而出,將纏繞在身體上的所有小冥蛇震碎。

    可即便如此,聖氣仍舊不曾停止流失,乃至於血氣都在震動,有着破體而出的跡象。

    黑暗之子一步一步從遠方走來,眼泛笑意,道:“這座冥蛇大陣,凝聚了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條冥蛇之魂,包括九條大聖級冥蛇皇的聖魂,熔鍊爲一體,只要困於陣中,精、氣、神都會快速流失,張若塵,你可以慢慢享受。”

    這便是黑暗之子的行事風格,自身明明擁有強大的實力,但卻不怎麼喜歡與人光明正大的戰鬥,陰險狡詐早已深入骨髓。

    現在,黑暗之子便是想要用冥蛇大陣,活活將張若塵耗死。

    即便張若塵能有辦法脫身,也必定元氣大傷,哪裡還能是他的一合之敵?

    冥蛇乃是地獄界誕生的一種很特別的生靈,雖然大多都很弱小,但族羣數量卻是極爲龐大,且其擁有着極爲可怕的能力,就是能夠吞噬修士的精、氣、神,讓修士逐漸變得虛弱。

    “主人,奴婢可以吞噬這些冥蛇之魂。”

    魔音的聲音在張若塵的腦中響起,顯得頗爲興奮。

    聞言,張若塵心中不由一動,如果魔音可以吞噬掉所有冥蛇之魂,不但能破了冥蛇大陣,魔音本身還能得到極大的好處。

    魔音的修爲早已達到臨道境,可想要繼續提升,卻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需要海量的養分。

    本來那上千冥族強者的屍體,是張若塵準備留給魔音吞噬的,可惜卻被黑暗之子給毀掉。

    心意一動,張若塵將藏山魔鏡祭出,以空間之力催動。

    藏山魔鏡的鏡面上浮現出諸多至尊銘紋,泛起強烈的空間漣漪。

    不過,藏山魔鏡並未發出攻擊,而是以至尊威能,強行將冥蛇大陣鎮壓住。

    也就在這個時候,魔音出動,延伸出無數根莖,扎進地底和虛空之中。

    一條條冥蛇之魂被魔音的根莖刺中,強行從大陣中拉扯而出,繼而快速被吞噬,成爲魔音的養分。

    察覺到冥蛇大陣中的變化,黑暗之子的臉色不由微微一變,沒料到張若塵培育的食聖花,竟然連冥神之魂都能直接吞噬,當即便想收起冥蛇大陣。

    “砰。”

    張若塵從冥蛇大陣中衝出,揮劍向黑暗之子斬去。

    一道劍氣長虹,從沉淵古劍中飛出,劃破天宇,似彗星臨空,絢麗無比。

    與此同時,張若塵調動時間規則,一指點出,一條寬闊的時間長河虛影,憑空顯現而出,不知始終,對着黑暗之子鎮壓而下。

    面對張若塵如此猛烈的攻勢,黑暗之子並不敢大意,顧不得去收回冥蛇大陣,雙手奇快無比結印,數以千萬計的黑暗紋絡浮現,相互交織,化作堅韌的黑暗屏障,籠罩方圓百丈。

    繼而,黑暗之子雙手划動,演化出一尊凝實無比的黑暗磨盤,轉動之間,空間劇烈扭曲起來。

    “砰。”

    黑暗屏障堅持了片刻,便是被劍氣長虹斬裂,而受到時間長河的碾壓,更是整個破碎開來。

    就在這時,黑暗之子將黑暗磨盤給推了出去。

    磨盤快速轉動,釋放出極其恐怖的毀滅之力,頃刻便是將劍氣長虹碾碎。

    緊接着,黑暗磨盤撞上時空長河虛影,竟是讓時間長河都發生了扭曲。

    “轟。”

    時間長河虛影破滅,黑暗磨盤亦是爆碎開來,同歸於虛無。

    眨眼的工夫,張若塵已是來到黑暗之子的近前,與其只有百丈遠。

    濃烈的五色聖光在張若塵的身後浮現,凝聚成一座龐大的世界虛影,其內混沌氣涌動,壓得周圍的空間顫動不已。

    “嗡。”

    受到五行混沌體異象的鎮壓,方圓數百里的空間,都被禁錮起來。

    張若塵身上散發出強烈的戰意,劍指黑暗之子,道:“一戰分生死,了結你我之間的仇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