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諸多空間斷層的出現,將偌大的真龍島,劃分爲了大大小小上萬個區域,身在島上的各方強者,大多也都分散開來,且根本不知道自身到了什麼地方。

    “還好已經鎮壓了那老傢伙,要不然,天知道要去哪兒才能找到他。”小黑十分慶幸道。

    此刻,三眼古族的紫歆聖王來到了近前,與其餘甦醒者會合,目光投向赤金王和千絕刀王,先前親眼目睹二人擊殺兩位骨族尊者,心中深深震撼,於是問道:“短短時間內,你們兩位的實力,怎麼會恢復如此多?”

    但凡自古沉眠至今的強者,都不可能一甦醒,便立刻恢復昔日的實力,而是有着一個恢復的過程。

    登上真龍島時,赤金王和千絕刀王都還不曾恢復到如今這般強橫的實力,所以當初遇到冥殿七絕殺神的伏殺,他們都還很低調,並未貿然出手,而是與其他人合力催動敖心顏身上的神龍銀鎧。

    赤金王笑了一聲:“當然是有機緣。”

    千絕刀王坦然說道:“我們來到真龍島,得到了傳說中的日月神龍泉,經過洗禮,消除了漫長時間沉眠的影響。”

    聞言,包括紫歆聖王在內,所有甦醒者的眼睛,都不由爲之一亮,他們無疑也都很需要日月神龍泉來進行洗禮。

    赤金王自然知道他們心中所想,不由嘆息道:“日月神龍泉神異無比,可以出現在任何地方,我與千絕兄並未發現日月神龍泉的泉眼,僅僅只是意外尋到十餘滴泉水,勉強夠我們恢復實力,並無多餘。”

    此話一出,紫歆聖王等人無不露出遺憾之色,要是能得到大量的日月神龍泉,他們的實力都能恢復到昔日的巔峰。

    “日月神龍泉乃是稀世聖泉,早已通靈,可以飛天遁地,就算是大聖出手,都不可能將其定住,能否得到泉水,完全要看日月神龍泉的心情,就連本皇當年出手,都沒能成功,簡直比陣法困住的老傢伙還滑溜。”小黑咬牙道。

    它同樣很渴望能得到一些日月神龍泉的泉水,固然無法完全消除神龍日月混沌塔力量的影響,卻有很大希望,能讓它的實力穩定在大聖層次,而不是像現在這般碰運氣觸發,且還無法持久。

    “哇哇。“

    突然間,極爲刺耳的啼哭聲響起。

    但凡聽到啼哭聲之人,無不生出毛骨悚然之感,腦海中,隱約浮現出了一些可怕的景象,宛如置身修羅地獄。如果精神意志不夠堅韌,便會受到侵蝕,被古怪邪異的意志所控制。

    “又是這種哭聲,究竟是什麼東西?”敖心顏微微皺起眉頭。

    她曾聽過這種哭聲,只是沒有見到發出哭聲之物,不知源頭。

    小黑眼神微微一凝,道:“是姆祖,真龍島上的霸主之一,通過精神力滲透,讓修士發生異變,變成這種鬼樣子。”

    說話間,小黑運用聖氣,幻化出那種邪異孩童的形態,僅有一米高,血紅色的眼睛,沒有雙腳,只有數十條觸手將身體託着。

    它和張若塵曾遇到過這種邪異孩童,那種詭異的精神力攻擊,差點讓他們吃了虧。

    看到孩童的古怪形態,敖心顏等人無不露出異色,能讓修士發生如此異變的手段,當真是聞所未聞。

    好在他們的精神意志都很強大,啼哭聲對他們的影響,可說是微乎其微,只要不遇到那詭異莫測的姆祖,應該便不會有什麼問題。

    小黑等人是無懼啼哭聲,但一些精神意志較弱的修士,則是遇到了大麻煩,腦中出現各種邪異的畫面,直接導致精神錯亂,繼而開始異變。

    只見他們的雙瞳變成了血紅色,身體逐漸萎縮,逐步向孩童轉變,畫面恐怖至極。

    極短時間內,便是有着大批天庭界和地獄界的修士,受到姆祖的控制,變成邪異孩童的模樣,簡直就是一場大災難。

    而在變成邪異孩童後,他們便開始對身周的其他修士展開攻擊,以精神力侵蝕,要讓所有人都變成姆祖的孩子,猶如瘟疫一般蔓延。

    正當張若塵和龍煞皇趕路時,突然有着數道黑影,從地底鑽出,化作數名邪異的孩童,全都張開嘴巴,露出鋒利的牙齒,放聲大哭,精神力攻擊如潮水一般,涌向張若塵和龍煞皇的腦海之中。

    頃刻間,張若塵的腦海中浮現出一張猙獰的鬼臉,想要吞噬他的精神意志。

    “哼。”

    張若塵冷哼了一聲,調動精神力,當即將腦海中的鬼臉撕碎。

    與此同時,張若塵釋放出空間力量,瞬間構築出一座空間囚籠,將所有邪異孩童,都給困住。

    緊接着,張若塵釋放出一道精神力,探入其中一名詭異孩童的腦海中,想要仔細查探一番。

    可是,他的精神力剛一探入,就被一片血海淹沒,且隱隱被一尊恐怖的龐然大物給盯上。

    不過,他並未看到那龐然大物的真面目,僅僅只是看到一雙血紅的眼睛,充斥着無邊的殺意。

    “主人,這些是姆祖的孩子,他們身上都有着姆祖的意志,千萬不要用精神力進行探查,否則,很容易引起姆祖的注意。”龍煞皇提醒道。

    聞言,張若塵沒有遲疑,當即將釋放出的精神力切斷。

    緊接着,他將手一握,空間囚籠便是整個破滅,其中的數名詭異孩童,也跟着飛灰湮滅。

    龍煞皇道:“主人,姆祖平時都在沉睡,如今主動將孩子釋放出來,應該是已經完全甦醒,得多加提防。”

    “姆祖到底是什麼東西?”張若塵詢問道。

    龍煞皇道:“姆祖的本體,乃是一顆心臟,源自地獄界的一位神靈,在真龍島上汲取了無盡的怨煞之氣,誕生出靈智,與生俱來,便擁有控制生靈心智的可怕能力。”

    “這麼多年來,真龍島上誕生的生靈,其實並不止我們五大霸主,但其他較弱的,幾乎都被姆祖所控制。而姆祖所收集到的寶物,也是最多的。”

    對於姆祖,龍煞皇明顯有着不小的忌憚,尤其如今它的實力受損,若是與姆祖對上,無疑會很吃虧。

    “原來如此,難怪姆祖如此的邪惡,不過,你我聯手,倒也無需太過忌憚於它。”張若塵平靜道。

    他和龍煞皇的精神意志,均是堅韌無比,不會輕易受到侵蝕,同時他們掌握着空間手段,自保完全不成問題。

    另外,張若塵和小黑上次遇到邪異孩童時,曾發現,邪異孩童似乎對至陽至剛的力量很忌憚,或許這也是姆祖的弱點之一。

    沒有了邪異孩童阻路,張若塵和龍煞皇繼續前行,這種時候,越是深入龍神殿遺蹟,得到寶物的概率便越大。

    一路上,但凡遇到地獄界修士,張若塵都沒有放過,盡皆出手擊殺。

    說起來,他如今已是收集了許多地獄界修士的聖魂,包括黑暗之子的一縷聖魂在內,可以兌換到大量的功德值。

    按照功德神殿定下的規則,哪怕是斬殺最弱的不朽大聖,也能得到三千萬點功德值,斬殺其中的佼佼者,則能得到上億點功德值。

    黑暗之子被斬殺時,已經是突破到了不朽大聖境,且絕非尋常的不朽大聖可比,他的一縷聖魂,所能兌換到的功德值,必定不會讓人失望。

    再度穿過一道斷層空間,張若塵的眼睛不由一亮,因爲他看到了熟人的身影,還不止一個,而是四個。

    其中兩人,是張若塵比較熟悉的,正是敖虛空和冥虎真君。

    而另外兩人,他雖不曾打過交道,卻也認得,一個是千星文明的第一少帝——星無極,一個是巨靈文明的巨靈王——金禹。

    千星文明有着一千位少帝,能夠排到第一位,星無極自是極爲不凡。

    巨靈王則是巨靈文明最爲尊崇的封號,只有大聖之下最頂尖的強者,才能夠得到,乃是無上的榮耀。

    縱觀巨靈文明的歷史,歷代巨靈王,最後幾乎都成長爲了絕頂大聖,乃至於成爲神靈。

    金禹和大尊一樣,都是黃金巨人,身高達到九十九米,這是聖王境的極限。

    在這裡同時相遇敖虛空、冥虎真君、星無極和金禹,着實讓張若塵有些意外,沒想到連空間斷層,都沒能將他們四人給分隔開來。

    第一時間,敖虛空四人也都察覺到了有人到來,不由紛紛爲之側目。

    “張若塵。”

    看到張若塵的瞬間,冥虎真君的目光,不禁變得有些不自然。

    沒辦法,他之前與張若塵起過沖突,自然會擔心張若塵找他的麻煩。

    張若塵身形一動,從龍煞皇的頭上掠下,出現在敖虛空的身邊,四人之中,他與敖虛空相對更熟悉。

    “連空間斷層都能輕易穿過,若塵兄弟,你這手段,可真是讓我等羨慕。”敖虛空笑道。

    很明顯,張若塵與黑暗之子一戰,展現出了絕頂強大的實力,使得敖虛空對他的態度,又發生了一些微妙的變化,視他爲同等層次的強者,眼神中,更是帶有一絲敬意。

    張若塵微微搖頭,道:“我真要能輕易穿過空間斷層,也就不會讓冥殿七絕殺神逃掉。”

    “只能說他們的運氣好,正好遇到真龍島出現變故,但從此以後,只要有你在的地方,冥殿七絕殺神恐怕都得繞着走。”敖虛空道。

    這個時候,星無極、冥虎真君和金禹也都靠了過來,再怎麼樣,他們都不可能對張若塵視而不見。

    尤其龍煞皇跟在張若塵的身邊,更是任誰都會忌憚三分。

    星無極笑道:“今後崑崙界的功德戰場,將由張兄來主導,想來地獄界應該會很頭疼。”

    他說的乃是實情,張若塵能夠正面擊敗黑暗之子,地獄界大聖之下,能找出幾個比黑暗之子更強的來?

    可以說,張若塵的強勢崛起,必會對地獄界入侵崑崙界,造成極大的阻礙。

    關鍵以張若塵如今的實力,地獄界即便想將他除去,都已經沒有太大的可能性。掌握空間和時間的力量,張若塵若是要走,大聖之下誰留得住?

    “張兄……”

    金禹正想說話,地面突然崩碎,從地底衝出萬千瑞氣。

    “有寶物出世。”

    瞬息之間,張若塵等人盡皆反應了過來。

    單從動靜來看,就能大致判斷出,出世的寶物,應該很不尋常。

    “唰。”

    伴隨着沁人心脾的奇異香味出現,一條條神龍從地底飛出,飛向四面八方。

    “是天品聖丹。”

    冥虎真君眼中泛起精光。

    此刻,張若塵等人也都已經看出,天空中的十餘條形態各異的神龍,乃是一顆顆聖丹所化,都擁有着極其強大的力量,足以與九步聖王相媲美。

    天品聖丹珍貴無比,唯有煉丹地師,才能夠煉製出來,且很難量產。

    一顆天品聖丹,少說也需要數千萬塊聖石,乃至數億塊聖石,很少有聖王能夠買得起。

    所以,一般都是大聖在使用天品聖丹修煉。

    沒有絲毫的遲疑,張若塵等人均以最快速度出手,收取天品聖丹。

    即便是以他們現在的修爲實力,天品聖丹同樣會有用處。

    天品聖丹的力量雖強,但面對張若塵等人,卻是根本無法反抗。

    一眨眼,天品聖丹便被一掃而空,張若塵手中有五顆,敖虛空和星無極各三顆,金禹兩顆,冥虎真君一顆,倒是都有收穫。

    當然,這是張若塵沒讓龍煞皇出手干預的結果,否則,敖虛空四人恐怕一顆天品聖丹都無法得到。

    之前敖虛空四人曾出手相助,這些天品聖丹便算是他的一點謝意。

    就在這時,地底再度有動靜出現,竟是飛出了一尊青銅色的煉丹爐,看上去極爲古樸,鼎身上鐫刻有多條青色的神龍,栩栩如生,似乎隨時都會從鼎上騰飛而起。

    “砰。”

    好似有人在控制一般,煉丹爐直接撞碎空間,剎那遠去。

    “追。”

    張若塵剎那間反應過來,當即出現在龍煞皇的頭上,同時下達了命令。

    “唰。”

    龍煞皇將空間手段運用到極致,閃電般跟在煉丹爐後面,穿過破碎的空間。

    敖虛空四人的反應儘管也很快,但卻不敢像張若塵和龍煞皇這般,不顧一切的跟上去,畢竟他們可不是空間修士,真要陷入空間斷層中,將會十分麻煩。

    “剛纔出世的那些天品聖丹,應該都是從這尊丹爐中飛出來的,裡面說不定還有着品階更高的聖丹,可惜。”金禹忍不住嘆息道。

    敖虛空道:“丹爐內是否有王品聖丹,誰也說不清楚,但丹爐本身卻是一件極其珍貴的寶物,鼎身上鐫刻有七條神龍,意味着使用其可以煉製出王品聖丹來。”

    聽到敖虛空的話,星無極、冥虎真君和金禹的臉色,均是不由發生了一些變化。如此珍貴的一尊煉丹爐,竟與他們擦肩而過,實在是太過可惜,也不知張若塵是否能將其得到

    龍族的煉丹爐上,都會鐫刻龍紋,根據龍紋數量的多少,來判斷煉丹爐的好壞。

    最差的煉丹爐上,鐫刻一道龍紋,最好的則是九道。

    傳說之中,九道龍紋的煉丹爐,可以煉製出神丹來,那是所有煉丹師都夢寐以求的。

    即便是以崑崙界神龍一族的底蘊,也僅僅只擁有一尊九龍丹爐,且不知是否被昔日的神戰所毀。

    七龍丹爐雖然比不得九龍丹爐,但也能夠煉製出王品聖丹來,很多大世界中,都找不出幾尊來,價值不可估量。

    須知,一枚王品聖丹的丹靈,已經擁有與大聖匹敵的戰力。由此可以想象,王品聖丹的藥力是何等驚人。

    一般的聖王,想要去收取,或者吞服王品聖丹,與找死沒有區別。

    ……

    黑暗之子是有史以來最醬油大反派?竟然還有比他更醬油來頭更大的反派存在?關注微信公衆號“飛天魚”,查看歷史消息即可查看,更多有趣消息每天八點小黑和大家不見不散。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