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七龍丹爐宛如擁有着生命,釋放出極其恐怖的力量,接連撞碎空間屏障,一路前行,不知想要去向何處。

    張若塵和龍煞皇相互配合,施展出精妙的空間手段,都只能勉強跟上。

    “並非是丹爐在釋放力量撞碎空間,其中多半有王品聖丹存在,不能放過。”張若塵心中暗道。

    王品聖丹珍貴無比,龍煞皇收集上億件寶物,卻僅僅只有兩顆王品聖丹,且其中一顆,已經被黑暗之子煉化。

    心念轉動間,張若塵調動體內的空間法則,釋放出強大的空間力量,向着七龍丹爐席捲而去,他可不想一直這樣追下去,畢竟誰也不知道接下來是否會再出什麼變故。

    受到空間力量的束縛,七龍丹爐飛行的速度,頓時受到影響。

    “嘩啦。“

    一條空間鎖鏈出現,緊緊的纏繞在七龍丹爐之上。

    在這種情況下,七龍丹爐被定在了半空中,無法再動彈。

    可就在張若塵準備拉動空間鎖鏈的時候,一條火焰小龍,突然從七龍丹爐中衝出,釋放出極其狂暴的力量。

    “咔嚓。”

    空間鎖鏈應聲而斷,而七龍丹爐則是順勢將前方的空間屏障撞碎。

    張若塵眼中閃過一道異光,道:“一顆王品聖丹,竟能掌握如此強大的煵靈龍火,若能將其煉化,我體內的淨滅神火,必定能夠有不小的提升,說不得能一舉蛻變爲帝焰。”

    淨滅神火分爲三個層次:民焰、臣焰和帝焰,大部分人掌握的都只是民焰,達到臣焰層次的極少,帝焰則幾乎屬於傳說,修煉火焰之道的大聖,都鮮少有人能培育出來。

    張若塵在很早以前,就讓體內的淨滅神火,蛻變爲了臣焰,但想要進一步蛻變爲帝焰,卻是遙遙無期。

    他現在幾乎已經能夠確定,七龍丹爐內的王品聖丹,能夠提升淨滅神火的本質,自然更加不能放過。

    得到張若塵的授意,龍煞皇爆發出極速,趕在空間屏障修復前,強行闖了過去,它已是牢牢鎖定了七龍丹爐的氣機,不會讓其輕易遁走。

    因爲前方空間結構極爲複雜的緣故,七龍丹爐橫衝直撞,速度卻是慢了下來,當其從空間斷層中掙脫出去時,已然是被龍煞皇給追上。

    “禁錮。“

    張若塵出手,釋放出強大的空間力量,要將大範圍的空間都給禁錮住。

    七龍丹爐劇烈震動,從其中涌現出海量的煵靈龍火,猶如火山噴發一般。

    “砰。”

    爐蓋被強大的力量掀飛,一條超過千丈長的藍色火龍,從丹爐內飛出,強行突破空間禁錮,極速遠遁。

    “果然是王品聖丹,好強大的丹靈,但你逃得掉嗎?”張若塵眼睛一亮,當即施展出空間挪移。

    剎那之間,張若塵出現在數十里之外,阻攔住藍色火龍的去路。

    洛水拳法施展,一條浩蕩的天河顯現出來,蜿蜒曲折,向着藍色火龍纏繞而去。

    “吼。”

    藍色火龍發出震天的龍吟聲,體內涌現出可怕的煵靈龍火。

    有道是水火不相容,受到煵靈龍火的焚燒,天河中頓時升騰起大量的水氣,好似要被直接蒸乾。

    “譁。”

    天河流淌得更爲湍急,同時在不斷壯大,很快便是壓過了火勢。

    不是煵靈龍火不夠強,而是因爲張若塵煉化了頂級的水屬性神物,將洛水拳法修煉到了極致,演化出來的天河,能夠生生不息,正好能夠剋制煵靈龍火。

    但即便被天河環繞,藍色火龍仍舊不曾放棄抵抗,反而是越發激烈的掙扎,釋放出一簇簇深藍色的火焰,凝聚出奇異的龍印,轟擊向天河。

    “轟隆隆。”

    受到龍印的攻擊,天河頓時劇烈震盪起來,掀起驚濤駭浪。

    “好厲害的丹靈,單論力量,幾乎能與突破前的黑暗之子相比,可惜,沒修煉過任何聖術,縱有再強的力量,也不懂得運用。”張若塵微微搖頭道。

    說話間,他收攏了天河,強行對藍色火龍進行碾壓。

    而受到天河的碾壓,藍色火龍那龐大的身軀,立刻便是開始縮小。

    時間不長,藍色火龍變得只有丈許長,繼而憑空消失,一顆深藍色的丹丸呈現出來,僅有指頭大。

    在丹丸的表面,有着一道龍紋,正不斷的遊走,想要掙脫出來。

    “封。”

    張若塵出手,快速打出一道強力的封印。

    “嗡。”

    丹丸輕顫,隨即歸於平靜。

    張若塵面露笑容,將丹丸兒攝取到了手中,忙活了許久,王品聖丹終於到手。

    若非他如今修爲實力大進,說不得還真奈何不得其中的丹靈。

    “等離開真龍島,便將之煉化。”張若塵低語道。

    煉化王品聖丹,並非易事,尤其他手中這一顆,蘊含極其恐怖的煵靈龍火,即便是他,也需要耗費不斷的時間。

    而真龍島的情況,複雜多變,明顯並不適合做這件事情。

    黑暗之子能夠那麼快煉化一枚,主要還是因爲,他修煉的是,九大永恆之道中的黑暗之道,最善於吞噬和吸收。

    小心翼翼將王品聖丹收起,張若塵來到那尊七龍丹爐前。

    這件寶貝,自然也不能放過。

    一尊能夠煉製王品丹藥的煉丹爐,價值不可估量,如果交到小黑的手中,說不得能鼓搗出不少高品級的聖丹來。

    “轟。”

    無比突兀的,大範圍的空間破碎開來,毀滅性的力量激盪。

    張若塵心中一動,連忙以最快速度將七龍丹爐收起,同時轉頭看向空間破碎的方向。

    諸多巨大的黑色觸手,映入張若塵的眼簾,每一條都有上千丈長,表面有着血色的紋絡,看似脆弱,實則堅韌無比,可以洞穿一切。

    “姆祖。”

    一瞬間,張若塵反應了過來。

    他不久前剛接觸過邪異孩童,對姆祖的氣息,可謂是再熟悉不過,沒想到這般快就遇到了姆祖真身。

    不過,他並未能夠看到姆祖的形態,因爲在姆祖體外,有着無比純粹的黑暗神力瀰漫,僅僅只顯露出諸多黑色觸手。

    而與姆祖大戰的,是一名冷俊的黑衣男子,劍眉星目,身上散發出無比強大的劍意,手持一柄無鋒鈍劍,卻能斬出驚世的鋒芒。

    心念一轉,張若塵便是知曉了其身份,定然是五大霸主中的劍皇無疑。

    龍煞皇對他說過,劍皇乃是昔日一位絕世劍神殘留在真龍島的一股劍意所化,劍法超絕,攻擊最是凌厲霸道。

    而劍皇手中的無鋒鈍劍,則是一件強大的君王戰器。

    那位劍神的劍意,正是依附於無鋒鈍劍之上,經過漫長時間的蘊育,劍皇才得以誕生出來。

    故而,劍皇與無鋒鈍劍無比契合,一劍在手,所向無敵。

    “主人,劍皇與姆祖最是不合,每次真龍島發生異變,它們倆必會戰上一場,我們最好避開。”龍煞皇提醒道。

    五大霸主的關係,從來都不和睦,尤其是姆祖,恨不得吞噬或者奴役島上的所有生靈,獨霸真龍島。

    以龍煞皇現在的狀態,遇上姆祖,着實不是一件好事。

    說實話,張若塵真的很想動用逆神碑,將姆祖和劍皇都鎮壓住,奪取它們收集到的寶物。

    可現在的情況,與之前收服龍煞皇不同,他未必能順利用逆神碑,攻擊到姆祖和劍皇的本體。

    如果只是姆祖和劍皇中的一位,倒是可以嘗試一下。

    正想着,張若塵突然感到頭皮發緊,強烈的危機感,涌上心頭。

    “唰。”

    一根根黑色的觸手,宛如一杆杆戰矛,劃破長空,閃電般刺來。

    張若塵的眼神微微一凝,沒想到姆祖在與劍皇大戰的時候,竟然還會分心來對付他和龍煞皇。

    觸手未至,已然是有着可怕的精神力攻擊,先一步到來。

    相比於那些邪異孩童,姆祖真身發出的精神力攻擊,無疑是要恐怖很多倍。

    饒是張若塵已經有所準備,大腦仍舊是出現劇烈的刺痛,腦海中完全被血腥而詭異的畫面所充斥,以至於他的雙眼,都隱隱有血光浮現。

    “嘶。”

    張若塵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真切感受到了姆祖的可怕。

    “破。”

    張若塵口中發出一聲暴喝,全力調動自身的精神力。

    他所修出的精神力聖相,乃是雷神尊者,精神力自然而然攜帶着至陽至剛的氣息,正好對姆祖陰邪的精神力,有着剋制作用。

    頃刻之間,充斥於腦海中的血腥而詭異的畫面,便是被強行撕碎。

    強忍着大腦的眩暈感,張若塵揮手間,將大量的淨滅神火釋放而出,淹沒向姆祖釋放出的那些觸手。

    同樣是臣焰級別的淨滅神火,不同修爲實力的人施展出來,威力可謂是有着天壤之別。

    以張若塵如今的修爲實力,釋放出淨滅神火,足以生生將大部分九步聖王燒成灰燼。

    如張若塵所料的那般,姆祖真身也對火焰有所忌憚,刺向他的數條觸手,都停止不前。

    另一邊,龍煞皇儘管實力大損,可僅僅是應付數條姆祖的觸手,卻也不算困難。

    張若塵出現在龍煞皇的頭頂,同時道:“離開這裏。”

    他們已經引起姆祖的注意,要是劍皇也將他們盯上,後果將不堪設想。

    龍煞皇哪敢遲疑,當即便是載着張若塵,一頭扎進一道空間斷層之中,它可不想被姆祖吞噬。

    “轟。”

    姆祖的十餘條觸手,閃電般襲來,雖未攻擊到張若塵和龍煞皇,卻將空間斷層轟擊得支離破碎。

    如此一來,張若塵和龍煞皇,頓時陷入了更爲錯亂複雜的空間之中。

    即便他們都修煉空間之道,也同樣遇到了麻煩。

    “該死的姆祖,本皇早晚要吞了你。”龍煞皇怒吼道。

    眨眼的工夫,龍煞皇已是遭到多次可怕的攻擊,體表出現大量的裂痕,險些被一條空間裂縫吞噬。

    張若塵的眼中浮現出凝重之色,將空間之道運用到極致,極力在混亂的空間斷層中尋找出路。

    受到姆祖的阻擾,他們這次是真的遇到了大麻煩。

    “地獄界神靈心臟所化,必是一大禍患,一定要找機會將其除掉。”張若塵心中暗道。

    龍煞皇突然驚叫一聲:“不好。”

    究其原因,姆祖竟是再度延伸出數十條觸手來,想要徹底粉碎這道空間斷層。

    就在這時,劍皇出劍,斬出數十道凌厲無比的劍氣。

    “噗。”

    姆祖剛延伸出的數十條觸手,盡皆被劍氣斬斷,並未能如願攻擊到空間斷層。

    而趁此機會,張若塵和龍煞皇極速從空間斷層中掙脫而出,消失無蹤,不知去往了何處。

    “砰。”

    空間泛起輕微的漣漪,張若塵和龍煞皇憑空出現,重重的墜落到了地面上。

    在空間斷層中左突右進,二者均是弄得遍體鱗傷。

    如果不是劍皇在關鍵時刻出手,說不得他們還真有可能栽在空間斷層之中。

    龍煞皇惱怒道:“要是本皇實力沒有受損,一定和劍皇聯手,幹掉那可惡的姆祖。”

    “別急,會有機會的,這筆賬早晚會和它清算。”張若塵眼泛寒光道。

    這次差點被姆祖害死,他怎麼可能咽得下這口氣?

    姆祖固然很強,但總能尋到下手的機會,無論如何,在離開真龍島之前,他都會讓姆祖爲此付出代價。

    龍煞皇頗爲詫異道:“這裏似乎有些不太一樣,大範圍內,竟然都沒有空間斷層存在,而且我感知到了一股很特別又很熟悉的氣息。”

    聞言,張若塵也不由打量起四周來,先弄清楚身處的環境,無疑是很有必要。

    以他們之前的經歷,真龍島上,應該處處都是空間斷層,一片混亂,如果空間造詣不夠高,幾乎是寸步難行。

    而這片地帶則有所不同,以空間力量感知,方圓上千裏內,都不存在哪怕很小的一道空間斷層。

    “我想起來了,是日月神龍泉的氣息。”龍煞皇突然道。

    作爲真龍島上的霸主之一,它曾見過一次日月神龍泉,還得到了少量的泉水,故而對其氣息頗爲熟悉。

    聽到“日月神龍泉”五個字,張若塵的眼睛頓時亮了,這可是真龍島上最富盛名的寶物之一,可熬煉出舉世無雙的強橫體魄,還有其他種種不可思議的妙用。

    傳聞之中,日月神龍泉蘊育着三種品質的泉水,最普通也是量最大的聖泉,可供聖者和聖王使用。

    第二種較爲稀少的聖泉,則是供頂尖聖王和大聖使用。

    至於第三種,則是神泉,數量極少,神靈都渴望能得到。

    還有那擁有不可思議功效的化龍草,傳說也是生長在日月神龍泉的旁邊,汲取神泉精華,得海量龍氣滋養,上萬年才能蘊育出一株來。

    如果本身擁有神龍血脈,煉化一株化龍草,就有希望將自身的神龍血脈完全激發出來,進化爲真正的神龍。

    儘管真龍島如今一片破敗,可畢竟日月神龍泉還在,加上島上殘留的龍氣,說不得還有希望蘊育出化龍草。

    “立刻感知日月神龍泉的方位。”張若塵當即吩咐道。

    既然有幸遇到日月神龍泉,那便沒理由錯過,無論如何,都要想辦法弄到一些泉水。

    ……

    崑崙界最神祕的古教,估計很多書友都忘記了,隨着崑崙界復甦,接天神木再發新芽,他們會再次出現嗎?關注微信公衆號“飛天魚”,查看歷史消息或回覆關鍵詞“神祕古教”即可查看。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