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依靠對日月神龍泉的微弱感知,龍煞皇帶着張若塵,快速在這片區域閃掠,仔細進行搜尋。

    大片區域都瀰漫着日月神龍泉的氣息,可無論怎麼找,都根本找不到其蹤影,好似其早已不在這裏。

    日月神龍泉早已通靈,懂得趨吉避凶,出世以後,從來都不會長時間呆在某個地方。

    “難道我們來晚了一步?”龍煞皇顯得有些不甘心。

    好不容易發現日月神龍泉的蹤跡,就這般與其錯過,實在太過可惜。

    張若塵若有所思,翻手將時空祕典取出,調動體內的空間規則注入其中,頓時,一股無形的空間波動擴散開來。

    這股空間波動極爲玄妙,緩緩滲透進入四周的空間還有地底,仔細探查着周圍的所有事物。

    忽然間,張若塵眼中閃過一道異光,道:“地底三千丈,有着奇異的力量波動。”

    “原來日月神龍泉這次躲在了地底,難怪找不到。”龍煞皇恍然道。

    真龍島的大地結構緊密,精神力難以滲透,想要知道地底的情況,是極爲困難的一件事情。

    若非藉助時空祕典,即便張若塵如今的空間造詣極高,也根本不可能讓探查範圍達到地底三千丈。

    得到張若塵的授意,龍煞皇當即行動起來,施展出各種手段,挖掘通往地底的通道。

    只是這條通道明顯沒有那麼好挖掘,越往下,便越是堅硬,即便是以龍煞皇的手段,挖掘起來都很吃力。

    “咔。”

    某一刻,地底岩石破碎,呈現出一個漆黑的空洞,朦朧的霧氣,從其中散發而出。

    這種霧氣很特別,極陽與極陰的氣息交織,明明相互對立,卻偏又渾然一體。

    看到這些霧氣,龍煞皇頓時激動道:“如此濃郁的日月霧氣,日月神龍泉一定就在下面。”

    日月神龍泉的泉水,對它同樣有着極大的裨益,若能多得到一些頂級的聖泉水,就能好好洗禮一番它本身的神力和聖魂,實力或可得到極大的提升。

    張若塵運轉《九天明帝經》,將散溢出來的霧氣吸納進入體內,既是從日月神龍泉中散發出來,想來也必定會有着非凡的作用。

    霧氣入體,根本無須刻意去煉化,便是自行融入到四肢百骸中。

    在這個過程中,張若塵隱約感知到,自己的肉身和聖魂,都得到了絲絲強化,同時,聖氣也精純了一絲。

    以他如今的修爲實力,吸納日月神龍泉散發出來的霧氣,能讓他感受到細微的效果,已經是十分難得。

    “日月神龍泉果然神奇,若能得到一些聖泉精華,必能讓我的肉身和聖魂,都得到極大的提升。”張若塵眼中浮現出濃濃的期待之色。

    機緣就在眼前,張若塵和龍煞皇自是不會遲疑,當即便閃掠進入。

    當然,他們顯得很小心,將自身氣息完全收斂,避免驚動了日月神龍泉。

    地底空間極爲龐大,其中瀰漫着無比濃郁的日月霧氣,幾乎要凝聚成液體。

    真正進入到地底空間後,張若塵發現,其中並不昏暗,有着柔和的聖光照耀。

    而聖光的源頭,則是一輪大日和一輪皓月,分別散發出金色的聖光和銀色的聖光,相互交織,熠熠生輝。

    那並非是真正的大日和皓月,而是日月神龍泉顯現出來的異象。

    運用神印之眼,張若塵的目光穿透濃郁的霧氣,想要先觀察一下日月神龍泉的虛實。

    “嗯?前面有人。”

    張若塵的眼神微微一凝。

    日月神龍泉所在的地方,竟然有其他人存在,着實不是什麼好事情。

    而且僅僅看了那人的背影一眼,張若塵的心中便是生出強烈的不安之感,竟是感受到了很強的威脅。

    龍煞皇也發現了前方之人,聲音微沉道:“是丹皇,這傢伙鼻子還真靈,似乎總是能夠尋到日月神龍泉出世的地方。”

    它之前意外尋到日月神龍泉時,便是遇到了丹皇,沒想到這次又再度相遇。

    聽到“丹皇”二字,張若塵的眉頭不禁微微皺起,他們纔剛見過姆祖和劍皇,竟然這般快又見到了丹皇,真不知道是該說運氣好,還是運氣差。

    如此一來,真龍島的五大霸主,他唯一沒見過的,便只有那位石皇。

    按照龍煞皇所說,丹皇乃是一顆帝品丹藥破碎後,殘留的部分精氣蘊育而成,雖不再是帝丹,卻也遠比王品丹藥強大。

    龍煞皇道:“丹皇有着一個極深的執念,就是想重新凝聚本源,蛻變爲帝品聖丹,爲此吞噬了大量的天材地寶,包括數量不少的王品聖丹,同時藉助日月神龍泉來洗禮自身的丹氣。”

    丹皇極爲特殊,遠比其他四位霸主,更擅長尋找各種聖丹,龍神殿保留下來的高級聖丹,大部分都落入了丹皇的手中。

    尤其是王品聖丹,這些年來,差不多出世了三十顆,丹皇至少得到了其中的三分之二,那是一筆驚人的財富,足以讓大聖眼紅。

    吞噬如此多的王品聖丹,想來丹皇的本源,已經變得極爲強大,給其足夠的時間,或許真的有希望化作一顆完整的帝品聖丹。

    “大量吞噬王品聖丹,來培養自身丹氣,還真是夠奢侈。”張若塵忍不住感嘆道。

    那可是王品聖丹,每一顆都價值連城,一般的大聖,都沒有足夠的聖石去購買,就算得到一顆,恐怕都不會捨得輕易煉化。

    隨即,張若塵眼中閃過一縷精光,目不轉睛的盯着丹皇的背影,一顆接近於帝品的聖丹,會擁有何等驚人的功效?

    尤其丹皇屬於破而後立,其雖還未重新成爲帝品聖丹,但功效或許已經相差不遠。

    似是明白張若塵心中所想,龍煞皇連忙道:“主人,丹皇與我們之前遇到那顆王品聖丹的丹靈不同,不但擁有極其強大的力量,還掌握了多種玄妙的丹靈祕術,十分難纏,最好不要打它的主意。”

    “丹靈祕術是什麼?”張若塵好奇問道。

    龍煞皇道:“丹靈祕術,便是由聖丹的丹靈開創出來的祕術,最適合丹靈脩煉,讓丹靈能夠完美的運用自身強大的力量。”

    “神龍一族曾以祕法馴服帝品聖丹的丹靈,傳授各種功法祕術,將之培養成絕世強者,丹靈祕術便是由這些強大的丹靈開創出來,丹皇所掌握的丹靈祕術,乃是源自那顆破碎的帝品聖丹。”

    聞言,張若塵心中不禁一動,神龍一族果然是厲害,竟連這種事情都做過。

    但凡聖丹,均有靈性,品階越高,靈性越強,帝品聖丹蘊育出來的丹靈,論靈智,與修士並無什麼區別,甚至猶有過之。

    而且帝品聖丹中蘊含着諸多天地規則,修煉起來,可謂是事半功倍。

    “我倒覺得眼下正是對付丹皇的大好時機。”張若塵眼泛精光道。

    龍煞皇先是一愣,隨即便是明悟過來,心中不禁爲丹皇默哀起來。

    微微沉思,張若塵道:“暫時先不要打草驚蛇,想辦法收取一些泉水。”

    他固然有辦法對付丹皇,可如果因此而將日月神龍泉驚走,無疑是得不償失。

    無論是丹皇,還是聖泉水,均是他的目標。

    不由得,張若塵和龍煞皇悄然改變了方向,繞到另外一邊,小心翼翼的向着泉池靠近。

    泉池呈橢圓形,不足一丈見方,正中乃是泉眼,不斷從其中噴涌出金色與銀色的泉水,兩者涇渭分明,宛如太極。

    在泉池之中,有着兩條嬌小的神龍遊弋,一條金龍,一條銀龍,都只有尺許長。

    它們乃是聖泉精華,數量稀少,供頂尖的聖王和大聖修煉之用,極其珍貴。

    至於神泉,則是蘊藏在泉眼之中,並不會輕易顯露出來,也只有神龍一族的強者,才能夠少量取用。

    丹皇雖盤坐在泉池畔,卻並未大肆收取聖泉,顯然是想長時間藉助日月神龍泉修煉。

    “出手。”

    張若塵暗中傳音,直接將水星葫蘆給祭了出去。

    龍煞皇亦是沒有遲疑,當即施展出空間手段,極力從泉池中攝取聖泉。

    水星葫蘆瞬間出現在泉池中,釋放出強大的吸力,簡直要將池中所有的聖泉水都給吸收乾淨。

    當然,張若塵的主要目標,是那兩條聖泉精華所化的神龍,故而葫蘆嘴徑直對準了它們。

    “吼。”

    泉池震動,竟是發出了震天的龍吟聲。

    一層朦朧的聖光出現,將泉池覆蓋,阻止聖泉流失。

    下一刻,映照在上方的日月異象沒入泉池中,泉池本身則是直接沒入地底,就此消失無蹤。

    從張若塵祭出水星葫蘆,到日月神龍泉遁走,都只在瞬息之間,快到丹皇根本反應不過來。

    丹皇猛然睜開雙眼,目光鎖定在龍煞皇的身上,怒吼道:“竟敢破壞本皇在此修煉,龍煞皇,你是想找死嗎?”

    龍煞皇一張口,將從泉池中攝取出來的一大團聖泉吞下,絲毫不怵,道:“日月神龍泉可不是你的,本皇同樣可以收取,你要是想打一場,本皇也樂意奉陪。”

    有張若塵在,它的底氣無疑是顯得很足,完全不在意丹皇的威脅。

    “龍煞皇,今天你休想安然從這裏離開。”丹皇目露兇光,身上散發出濃烈的殺氣。

    說話間,丹皇已是結出玄妙的印訣,釋放出一股強大的丹氣,凝聚出一條猙獰的魔龍,張牙舞爪的撲向龍煞皇。

    丹皇這次是徹底怒了,故而一出手,便是厲害的丹靈祕術,要給予龍煞皇慘痛的教訓。

    就在這時,一塊古老的殘碑,突然從龍煞皇的身後飛出,對着丹皇鎮壓而下。

    殘碑並未顯現出任何神異之處,可丹皇以丹氣凝聚出來的猙獰魔龍,卻是莫名的消散。

    “這是什麼?”

    丹皇臉色劇變,目光緊緊盯着飛來的殘碑。

    毫不遲疑的,丹皇改變印訣,以丹氣凝聚出一方神印,迎上殘碑。

    詭異的事情再度出現,神印剛一飛出,便如魔龍一般,瞬間消散於虛無,連丹氣都消失無蹤。

    看到這一幕,丹皇心中頓時生寒,預感到情況不妙。

    當即,丹皇急速倒退,想要避開殘碑。

    “唰。”

    張若塵從龍煞皇身後掠出,一手抵在殘碑之上,向丹皇追趕而去。這裏沒有其他人存在,他可以放心大膽的使用逆神碑。

    直到此時,丹皇才察覺到,除了龍煞皇外,竟然還有其他人存在。

    眼見殘碑臨近,丹皇只得伸出一隻手來,將殘碑抵擋住。

    只是剛一接觸,丹皇的臉色便是鉅變,眼中浮現出駭然之色,它體內的丹氣,竟是在莫名的消散。

    “這到底是什麼鬼東西?”

    丹皇心中慌亂,當即便想將手收回。

    可讓他感到驚恐的是,它的手像是粘粘在了殘碑之上,怎麼都無法分開。

    不由得,它只得調動自身強大的力量,全力進行對抗。

    可越是對抗,它體內的力量,便消散得越快。

    “你是誰?你究竟想做什麼?”丹皇目不轉睛的盯着張若塵,大聲喝問道。

    張若塵一隻手抵在逆神碑上,眼神平靜的看着丹皇,卻是一言不發。

    他的計劃很成功,讓龍煞皇去吸引丹皇的注意力,然後再出其不意的動用逆神碑。

    龍煞皇在一旁靜靜的看着,不禁搖了搖頭,它親身體驗過逆神碑的可怕,無論如何對抗,都沒有什麼意義。

    若非如此,它又怎麼會選擇臣服於張若塵?

    藏山魔鏡突然從張若塵的體內飛出,鏡面泛起水波一般的漣漪,如黑洞一般,釋放出可怕的吸力。

    丹皇的力量,幾乎都被逆神碑震散,哪裏還能夠反抗,瞬間便是被收入了藏山魔鏡中。

    將藏山魔鏡收回,張若塵的臉上不禁露出了滿意的笑容,一顆準帝品聖丹,就算是一百顆王品聖丹,都沒法比。

    “恭喜主人,順利鎮壓丹皇,若能將其煉化,必定可以鑄造出最爲強大的不朽聖軀。”龍煞皇笑道。

    張若塵心中一動,暗道:“或許這顆準帝品聖丹,能夠對蘭攸有幫助。”

    孔蘭攸的不朽聖軀被打破,想要重新鑄造,可說是難如登天,這是張若塵一直很在意的一件事情。

    以無盡深淵第二梯度蘊藏的機緣,再加上這顆準帝品聖丹,重鑄不朽聖軀,應該更有希望成功。

    收起藏山魔鏡和逆神碑,張若塵將水星葫蘆取出,迫切的想看看自己這次的收穫。

    水星葫蘆內蘊乾坤,空間極大,就算是將一個大湖泊裝進去,都完全沒有問題。

    一查看,張若塵眼中的笑意,頓時變得更濃,“三萬五千餘滴普通聖泉,兩千四百餘滴聖泉精華,總算沒有白忙活。”

    以日月神龍泉的警惕,能夠得到這般多聖泉,張若塵已經是很滿足,唯一有些遺憾的是,沒能收取到神泉。

    不過,以他現階段的修爲實力,即便得到了神泉,也根本用不上,那是絕頂大聖和神靈脩煉所用。

    說起來,倒是要多謝那姆祖,若非其肆意攻擊,讓他們意外來到這片區域,哪能有機會得到如此機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