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日月神龍泉遁走,龐大的地底空間,頓時變得昏暗下來,死寂一片,沒有其他任何東西存在。

    龍煞皇一點也不浪費,一張口,便是將瀰漫在地底空間內的所有霧氣,盡數吞入腹中,再怎麼說,這些霧氣也是日月神龍泉散溢出來的,凝聚起來,抵得上數十滴普通的聖泉。

    它這次得到的好處極大,先前吞下的那團聖泉,足有上千滴,其中包括近百滴聖泉精華,足以讓它恢復不少實力,同時助它徹底將黑暗之子煉化。

    如此一來,或許要不了多久,它就能恢復曾經的巔峯實力。

    一道聖光閃過,張若塵的手中出現了一枚精緻的玉戒指,乃是一枚品質極爲上乘的空間戒指,屬於丹皇。

    丹皇作爲真龍島上的五大霸主之一,且最擅長尋寶,其所收集到的寶物,必定是極多,自然是很有必要查看一下。

    精神力掃過空間戒指,張若塵的眼神頓時發生了一些變化,如他所料的那般,即便丹皇自身煉化了諸多寶物,可保留下來的,仍舊是多不勝數,同樣是超過億件,只是沒有聖丹存在。

    翻手間,張若塵從玉戒指中取出一物,乃是一株七葉小草,每片葉子都泛着奇異的光華,流光溢彩,如夢似幻。

    在七葉小草的上方,各種光華交匯,凝聚成一條七彩的神龍,騰飛九天,栩栩如生。

    “吼。”

    七葉小草震動,竟是發出了實質的龍吟聲,振聾發聵。

    龍煞皇的目光緊緊盯着七葉小草,驚異道:“沒想到日月神龍泉真的蘊育出了一株化龍草,丹皇還真是好運,竟能將之採摘到手。”

    化龍草乃是一種極爲特殊的聖藥,對於擁有神龍血脈的生靈而言,其價值比元會聖藥更高。

    尤其是神龍血脈濃郁的各種太古遺種,比如吞天魔龍、青天聖龍等,更是無比渴望能得到一株化龍草,一躍而化爲神龍,成就將不可限量。

    “這株化龍草,應該是丹皇在不久前採摘到的,沒被它揮霍掉,還算幸運。”張若塵微笑道。

    想來若非丹皇在藉助日月神龍泉,洗禮自身的丹氣,或許已經將化龍草給煉化掉。

    畢竟丹皇的前身,乃是神龍一族煉製出來的帝品聖丹,本就蘊含龍氣,化龍草對其會有很大的裨益。

    目光環顧四周,張若塵道:“我們先在這裏調養一番,等傷好以後,再離開。”

    先前陷入混亂的空間斷層之中,張若塵和龍煞皇都受了不輕的傷,只因感知到了日月神龍泉的氣息,纔沒有第一時間進行療傷。

    真龍島上危機四伏,如果不讓自身保持在極好的狀態,是很危險的一件事情。

    一揮手,張若塵將日晷取出,將之激活,時間力量覆蓋方圓兩百丈。

    他還有很多事情要做,自然不可能在這裏耽擱太長時間,藉助日晷療傷,是最好的選擇。

    盤坐在日晷的下方,張若塵從水星葫蘆中取出少量聖泉精華,一口吞服而下,打算一邊療傷,一邊修煉。

    轉眼間,三個月過去,張若塵和龍煞皇的傷勢,盡皆痊癒,且修爲都有所提升。

    特別是龍煞皇,趁此機會,其不但將得來的聖泉煉化,還煉化了黑暗之子,實力雖未恢復到巔峯,卻也相差不了太多。

    日晷下的三個月,外界不過過去了三個時辰,想來不會有太大的變故出現。

    從地底空間掠出,張若塵觀察了一番周圍的情況,低語道:“看來真龍島這次的神力噴發,即將平息下去。”

    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爲他發現周圍的空間,正在趨於穩定,應該要不了太長時間,就會恢復原狀。

    “神力爆發持續的時間,通常都不會太久,長則數天,短則數個時辰,這一次明顯比較短暫,所以出世的寶物,應該不會太多。”龍煞皇道。

    聞言,張若塵並不是很在意,將丹皇鎮壓,他的收穫已經是極大,他現在所想的,不是尋覓更多寶物,而是將世界門之匙給找出來。

    當即,張若塵和龍煞皇動身,想盡快趕去與小黑等人會合。

    他在小黑身上留有空間印記,即便有着諸多空間斷層阻隔,仍舊能夠模糊感知到。

    世界門之匙關乎重大,必須儘早奪取到手,遲則生變。

    因爲真龍島的空間逐漸趨於平穩的緣故,張若塵和龍煞皇穿梭空間斷層,變得輕鬆不少。

    一路上,他們遇到不少人馬,既有天庭一方,也有地獄一方。

    而但凡是地獄一方的人馬,張若塵都沒有手軟,盡數滅殺。

    耗費不短時間,張若塵和龍煞皇終於是順利尋到小黑等人,也包括已經吞噬完所有冥蛇之魂的魔音。

    “抓到那老傢伙沒?”張若塵第一時間詢問道。

    小黑昂首道:“本皇出手,自然是十拿九穩,不過,這老傢伙嘴硬的很,只要提到世界門之匙,便裝傻充愣。”

    說話間,小黑將陣法取出,使得矮瘦老者顯現出來。

    看到矮瘦老者的瞬間,龍煞皇眼中不禁浮現出一抹異色,道:“你們竟然可以將他給抓住。”

    “你認得他?”張若塵當即問道。

    龍煞皇道:“不久前,真龍島曾出現過異動,有濃郁的本源氣息噴薄出來,將我們五大霸主盡皆驚動,當我們趕到時,正好看到他從地底鑽出,我們當時都曾出手,想將他抓住,可最後還是被他逃脫。”

    “他是在本源氣息噴薄時纔出現的?”張若塵再度問道。

    龍煞皇點頭:“嗯,正因如此,我們五大霸主纔會對他感興趣,覺得他身上或許隱藏着什麼祕密。”

    聞言,張若塵心中頓時一動,諸多念頭快速閃過,不由生出一個大膽的猜測來。

    “難道說……“

    張若塵雙目涌出銳利的聖芒,仔細觀察矮瘦老者,道:“世界門之匙就一定是一把鑰匙?會不會是一個人?又或者,鑰匙化爲了人形。”

    小黑雙眼一瞪,道:“你說什麼?這怎麼可能?”

    敖心顏等人亦是面露驚異之色,目不轉睛的盯着被封禁於陣法中的矮瘦老者,不明白張若塵爲何會有如此猜測。

    微微沉吟,張若塵道:“我們誰也不知道世界門之匙,究竟是什麼模樣,這老傢伙,正好在世界門之匙出世時出現,而且他身上有着崑崙界的本源氣息,又與天地規則無比親和,還擁有神出鬼沒的能力,他身上有太多的特殊。”

    其實,在千星天女說出矮瘦老者身上有崑崙界的本源氣息時,張若塵便已經是生出了懷疑。

    “或許張若塵的猜測是對的,我們一開始就先入爲主,沒想過世界門之匙會是一個人,但涉及到崑崙界本源,一切皆有可能。”小黑嚴肅道。

    聽到這話,敖心顏等人都不由陷入了沉思,他們不是不願意相信張若塵和小黑,而是不想出現任何的差錯。

    一旦他們的猜測錯誤,導致真正的世界門之匙,落入地獄界的手中,那對崑崙界而言,將會是一場大災難。

    張若塵突然道:“小黑,讓我進去。”

    雖不知道張若塵要做什麼,可小黑還是立刻施展手段,將他弄進了陣法之中。

    看到張若塵出現,矮瘦老者頓時大驚,連忙大聲求饒道:“聖爺,饒命,再給我一次機會。”

    “我們是崑崙界的修士,來真龍島尋找世界門之匙,只是不想它落入地獄界和天庭界手中,你沒必要如此防備。”張若塵平靜道。

    矮瘦老者小眼睛轉動,道:“可我確實不知世界門之匙在何處,我……”

    不待其說完,張若塵突然打出一掌,磅礴的聖氣凝聚成可怕的掌印,結結實實的拍在矮瘦老者的胸口。

    這一掌,張若塵並未有所保留,全力出手,就算是尋常的不朽大聖,都未必能夠抵擋得住。

    矮瘦老者還沒來得及做出任何反應,便是直接被打飛了出去。

    按理說,矮瘦老者僅僅只是一步聖王,承受這樣一掌,只能落得形神俱滅的下場。

    但事實卻是,矮瘦老者雖然很狼狽的在地上翻了幾個滾,卻什麼事情都沒有。

    “聖爺,有話好說,除了世界門之匙,我什麼都可以給您弄來。”矮瘦老者站起身來,一臉警惕的看着張若塵。

    張若塵淡淡道:“事到如今,你還想繼續僞裝嗎?如果我沒猜錯,你便是世界門之匙。”

    此話一出,矮瘦老者心神巨震,儘管他極力想要隱藏,可臉色還是微微發生了一些變化。

    而察覺到這種變化,張若塵當即給小黑傳音,讓它將龍煞皇給弄進來。

    龍煞皇一出現,矮瘦老者臉色立刻鉅變,不由自主的向後倒退了幾步。

    在張若塵的授意下,龍煞皇一口將矮瘦老者吞入了腹中。

    不消片刻,龍煞皇又再度將矮瘦老者給吐了出來,繼而對張若塵道:“主人,他的身體,完全是以崑崙界的本源力量構成。”

    聞言,張若塵眼中頓時浮現出一抹笑意,道:“你還有什麼想說的嗎?”

    “我真不該出來看熱鬧。”矮瘦老者無奈嘆息道。

    張若塵搖頭道:“你錯了,此次地獄界興師動衆,無論你隱藏得多好,他們定然都有將你找出來的辦法,崑崙界將會因此走向滅亡,只有被我們尋到,你才能得到保護。”

    留下這句話,張若塵和龍煞皇離開了陣法,不再與矮瘦老者多說什麼。

    無論其是否願意,他都會將其強行帶出真龍島,讓地獄界的計劃落空。

    到得此刻,所有人都已經相信,矮瘦老者就是世界門之匙,不由都長舒了一口氣。

    既然得到了世界門之匙,他們無疑便該退出真龍島,避免再有什麼異變生出。

    而一衆甦醒者,則是露出猶豫之色,似乎並不想這般快就離開。

    短暫的商議後,紫歆聖王出面道:“我們打算暫時留在真龍島,看能否尋到日月神龍泉。”

    “你們很需要日月神龍泉嗎?”張若塵有些好奇的問道

    紫歆聖王解釋道:“我們需要日月神龍泉來洗禮自身,恢復實力的同時,將沉睡漫長時間的氣息抹去,如此才方便我們在崑崙界行走。”

    如今崑崙界的形勢,越發的複雜,他們這些甦醒者,自然不想一直隱藏在陰陽海中,而是想要發揮出更大的作用來。

    聞言,張若塵不由面露笑容,翻手將水星葫蘆取出,從其中傾倒出一大團聖泉,足有一萬滴。

    當然,這些都只是普通的聖泉,而非聖泉精華。

    “這些夠嗎?”

    一時間,所有人的目光,都鎖定在大團聖泉之上,時空好似在這一刻陷入了靜止。

    “組長,你怎麼會有這麼多日月神龍泉的泉水?“敖心顏眼中滿是驚異之色。

    日月神龍泉早已通靈,傳聞之中,除卻神龍一族的神靈,其他任何人,都只能取用很少量的泉水。

    而現在張若塵一下子拿出萬滴聖泉來,敖心顏簡直要懷疑,張若塵是否將日月神龍泉的泉眼給收了。

    張若塵笑道:“之前意外發現日月神龍泉出世,便用水星葫蘆收取了一些,既然諸位能用得上,那是再好不過。”

    “諸位無須客氣,儘管取用便是,如果這些不夠,我這葫蘆中還有。”

    聞言,一衆甦醒者的眼中均是浮現出異樣之色,心緒不由出現強烈的起伏,卻是並未有人出手去取聖泉。

    他們生在崑崙界最爲輝煌的中古時代,個個都是絕頂的天才,內心十分驕傲,所以在最開始的時候,他們其實都有些瞧不上張若塵。

    可現在,他們的心緒卻發生了極大的變化,張若塵與黑暗之子一戰,所展現出來的強大實力,給予了他們極強的震撼。

    就連赤金王和千絕刀王,此刻也眼泛異光,目光鎖定在張若塵的身上。

    他們兩人都有着非凡的來歷,一個曾得龍主指點,一個則是曾聽十劫問天君傳道,修煉數百年時間,得諸多機緣,修煉至聖王境的巔峯層次,可以在各自的時代,橫掃無敵,很多人都將他們視爲傳奇。

    而張若塵修煉的時間,比他們要短很多,且修煉環境,遠不及他們當初,卻能擁有比他們更強的實力,或許這才能夠稱得上是真正的傳奇。

    短暫沉默後,赤金王道:“恢復實力加抹去甦醒者的特別氣息,無須太多的聖泉,一個人五十滴便足夠,多謝。”

    說話間,赤金王伸出一隻手來,取走五十滴聖泉。

    “我期待你能成爲第二個須彌聖僧。”千絕刀王難得露出一抹淡笑。

    同樣的,他亦是取走了五十滴聖泉。

    而看到赤金王和千絕刀王出手,紫歆聖王等人也不再矜持,畢竟此物確實是他們所需要的。

    張若塵並未收回剩下的聖泉,而是轉頭對敖心顏道:“這些聖泉你收起來吧,今後還能用得上。”

    十餘名甦醒者,僅僅取走數百滴聖泉,剩下的聖泉,還能供一百八十餘名甦醒者恢復實力之用。

    敖心顏並未矯情,一揮手,便是將剩下的聖泉收起,接下來,陰陽海中必定還會有更多的甦醒者,這些聖泉的價值,將是不可估量的。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