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從張若塵手中得到日月神龍泉的泉水,所有甦醒者都立刻吞服下去,迫不及待想要儘快完成洗禮。

    敖心顏走到張若塵的身邊,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你想說什麼?”張若塵微笑問道。

    敖心顏眼中有着絲絲不甘,道:“地獄界還有大批強者在真龍島上,我們就這樣離開嗎?”

    他們固然已經尋到最爲重要的世界門之匙,可地獄界強者,卻仍舊盤桓於昔日神龍一族的聖地中,搜刮着屬於神龍一族的寶物,這無疑是讓敖心顏難以接受。

    張若塵搖頭,道:“當然不,我會出手,盡所能的去斬殺地獄界強者,但與此同時,世界門之匙必須儘快帶出真龍島,這裡存在太多的變數,我不想出現任何問題。”

    “那組長你打算如何處理世界門之匙?”敖心顏當即問道。

    世界門之匙可謂是一塊燙手山芋,如果不能妥善的處理,只怕還會引來地獄界的覬覦,難以保全。

    張若塵沉思了片刻,輕呼出一口氣,道:“先將世界門之匙放在銀龍島,等將這邊的事情處理完,再另行安排。”

    世界門之匙關乎重大,不同於其他任何東西,一時之間,張若塵也想不到合適的處理之法。

    如果陰陽海那位禁忌人物沒有離開,倒是無須爲這件事情犯愁,甚至於根本就不會有地獄界大軍進犯陰陽海。

    時間不長,神力爆發得以平復下去,真龍島漸漸歸於平靜。

    而趁此機會,甦醒者們幾乎都完成了洗禮,大致恢復了昔日的實力,同時也抹去了屬於甦醒者的特別氣息,任誰都難以察覺到。

    目光掃過所有的甦醒者,張若塵心中不由一動,能夠有資格在中古時代被封印,果然都不是尋常之輩,個個都擁有成爲絕頂大聖乃至成神的卓絕天資。

    只是張若塵不明白,崑崙界那些巨擘,爲何要將各個時代誕生的頂尖天才都封印起來?

    即便是以他如今的修爲實力,很多事情,仍舊是顯得撲所迷離,難以理解那些巨擘有着怎樣的佈局。

    經過一番認真的商議,大部分甦醒者,還有死禪老祖和天命屍皇,都暫時留在真龍島,與張若塵一同去對付地獄界大軍。

    而小黑、敖心顏、赤金王和千絕刀王,則是負責先一步將世界門之匙帶出真龍島,免除後顧之憂。

    原本打算只讓赤金王和千絕刀王護送小黑,但爲了保險起見,加上了敖心顏,關鍵時刻,可以動用神龍銀鎧。

    得到足夠的日月神龍泉泉水洗禮,赤金王和千絕刀王的實力,已是完全恢復過來,比之前還要強上一籌。

    “張若塵,你就放一百個心,本皇已經煉化少量聖泉,如果遇到麻煩,很容易就能將修爲實力提升到大聖境,誰也休想從本皇手中將世界門之匙奪走。”小黑信心滿滿道。

    它現在已經是能夠讓自身的修爲實力,恢復到大聖境,但它卻並未如此做,因爲一旦成爲大聖,它就沒辦法再繼續留在崑崙界。

    沒有多做耽擱,小黑四人當即動身,帶上世界門之匙,徑直向真龍島外閃掠而去。

    目送四人離去,張若塵與留下的人,也都立刻展開行動,搜尋地獄界強者的蹤跡。

    地獄界強者早已是四散分離,所以張若塵等人也並未走在一起,分成了數支隊伍,各自行動。

    他們人數雖然不多,但卻都是頂尖層次的強者。

    張若塵騎乘着龍煞皇,整個真龍島,沒有多少地方,能夠阻攔他們的腳步。

    不消片刻,他們發現了一支數十人的冥族隊伍。

    “是張若塵和那頭怪物。”

    這支冥族隊伍,根本提不起半點戰鬥的意志,心中所想的只有逃遁。

    爲了能有活命的機會,這些冥族當即分散開來,逃向不同的方向。

    “吼。“

    龍煞皇發出一聲咆哮。

    一張口,恐怖的吸力出現,將數十名冥族強者全部吸住,一卷而回。

    沒做任何耽擱,龍煞皇載着張若塵,化作一道流光,繼續前行。

    地獄界此次出動的強者極多,乃是冥族和骨族的精銳,如果全部折損,想來應該會讓兩族肉痛。

    短時間內,張若塵和龍煞皇便是滅掉了數十支地獄界強者隊伍,加起來超過千人,完全是一面倒的屠戮。

    無論這些地獄界強者反抗與否,結果都早已註定。

    “張若塵,你如此瘋狂殺戮我地獄界強者,絕不會有好下場,很快就會有人來取你性命。”眼見無法逃脫,一名九步聖王境界的冥族強者無比怨毒的怒吼道。

    張若塵淡淡道:“想殺我,讓他們儘管來好了,來多少,我便殺多少。”

    說罷,張若塵揮動手中的沉淵古劍,斬出一道凌厲無比的劍芒。

    “噗。”

    劍芒穿透冥族強者的頭顱,直接將其聖魂絞碎,只保留下一縷。

    殺死這些地獄界強者,能夠兌換到大量的功德值,張若塵自然是不會浪費。

    等將真龍島橫掃一遍,能夠收集到的聖魂,應該會是十分可觀。

    等到張若塵和龍煞皇離開,相距較遠的地方,另一支隊伍顯露出來,他們並不屬於地獄界,而是來自豔陽文明。

    儘管張若塵先前鎮壓了上千豔陽文明的強者,但那並非是全部,還有一些分佈在龍神殿遺蹟之中。

    “張若塵竟敢殺死天子殿下,與我們豔陽文明爲敵,實在是可惡。”

    “他太強了,連雙子王大人都被他鎮壓,黑暗之子也敗在他的手中,我們即便將所有人馬都集合起來,也根本奈何他不得。”

    “真龍島的水太深了,我們最好先離開,將這裡發生的事情,都稟報上去,由老天主定奪。”

    …………

    一衆豔陽文明的強者,心中均是憤懣不已,卻又無可奈何,面對張若塵,讓他們不禁生出了深深的無力感。

    其實,不光是豔陽文明的強者,天龍界、千星文明、巨靈文明和北斗文明的強者,在看到張若塵的時候,同樣十分發怵。

    畢竟,他們這次也都是來奪取世界門之匙的,若是張若塵也將他們視爲敵人,無疑會很麻煩。

    “砰。”

    龍煞皇踏碎一座矮山,停下腳步,阻攔住四名強者的去路。

    這四名強者不是別人,正是敖虛空、星無極、冥虎真君和巨靈王,個個都是大聖之下最頂尖的強者。

    面對兇威滔天的龍煞皇,敖虛空四人的心中,均是隱隱生出絲絲不安。

    他們都能夠感覺得到,相隔不過數個時辰,龍煞皇的氣息,明顯變得更爲強大,也就意味着,其會比吞噬黑暗之子時,更加的危險。

    “唰。“

    張若塵從龍煞皇的頭上掠下,出現在敖虛空四人的面前。

    “張若塵,你這是何意?”冥虎真君微微皺起眉頭。

    被強行阻攔住去路,無疑是讓冥虎真君有些不悅,若是換一個人,他只怕已經強勢出手。

    張若塵的目光掃過四人,開門見山道:“我希望你們能夠將大軍召集起來,退出真龍島。”

    聞言,敖虛空四人的臉色均是微變,他們都是聰明人,瞬間便是明白了張若塵的意思,分明是要趕人。

    很顯然,隨着張若塵實力的提升,加上收服了龍煞皇,底氣十足,不會再允許有人染指世界門之匙和龍神殿遺留下來的寶物。

    見四人都沉默不語,張若塵再度道:“真龍島上的一切,皆屬於崑崙界,接下來,我會清除掉島上所有的外來者。”

    在張若塵身上,他們感受到一股不可違逆的強大意志。

    “吼。”

    龍煞皇仰天咆哮,散發出極其可怕的氣息,似要將**八荒都鎮壓住。

    冥虎真君剛想說什麼,但在感受到龍煞皇散發出來的可怕氣息後,又把到嘴邊的話,生生的嚥了下去。

    敖虛空笑道:“我們天龍界派遣大軍進入陰陽海,本就是想幫助崑崙界對抗地獄界大軍,守護世界門之匙,如今地獄界大軍,已經被張兄你殺得潰不成軍,我們天龍界的大軍,自然不會再繼續留在真龍島。”

    “如果張兄你有什麼需要幫助的話,可以儘管開口。”

    張若塵對敖虛空的印象,本就不錯,如今聽到他說出這番話,無疑是生出了更多的好感。

    “敖兄的這份情誼,張若塵銘記於心,多謝。”張若塵亦是露出笑容。

    敖虛空道:“能交到張兄這個朋友,此次來到崑崙界,可謂是不虛此行,等此間事了,定要與張兄你開懷暢飲幾杯。”

    “到時我一定拿出最好的美酒,來招待敖兄。“張若塵道。

    幾句話下來,張若塵與敖虛空的關係,無疑是被拉近了許多。

    而看到張若塵與敖虛空相談甚歡,宛如知交好友,星無極、冥虎真君和巨靈王卻是忍不住皺起眉頭。

    他們都已感受到了張若塵的強勢,在這件事情上,根本就沒有商量的餘地,他們如果拒絕,張若塵說不得真的會對他們出手。

    一直以來,張若塵行事,似乎從來沒有過什麼顧忌,連四大主宰世界之一的天堂界,都照樣敢招惹。

    “千星文明的大軍,很快就會撤離,預祝張兄能如願得到世界門之匙。”星無極淡笑道。

    巨靈王亦是道:“既然來自地獄界的威脅已經解除,我巨靈文明的大軍,自然也該撤離。”

    眼見敖虛空、星無極和巨靈王相繼表態,冥虎真君雖有些不願,卻也只得冷着臉道:“北斗文明也會撤軍。”

    得到四人明確的答案,張若塵眼中不由流露出一抹笑意,若無必要,他自然也不想將各方都變成敵人。

    張若塵拱了拱手,道:“多謝四位成全,我們後會有期。”

    說罷,他身形一動,重新出現在龍煞皇的頭上。

    龍煞皇施展出空間手段,直接從原地消失無蹤,再出現時,已經是在數百里之外。

    “好個張若塵,竟然這般快就要驅趕所有人,他這是要獨霸真龍島啊。”冥虎真君氣惱道。

    巨靈王道:“換做你我有這樣的實力,相信也會做相同的事情,只可惜真龍島的情況,與我們所預料的相差甚遠,並非遍地是寶,反而是充滿了危險,早些離開,未必是一件壞事。”

    聞言,敖虛空、星無極和冥虎真君的心中,均是一凜,第一時間想到了張若塵座下的龍煞皇,那絕對是真龍島上蘊育出來的可怕怪物,如果讓他們遇到,結局將難以預料。

    還有那詭異莫測的姆祖,僅僅是放出所謂的“孩子”,便具有極大的威脅性,讓各方都損失極大。

    就在不久前,他們四人還親眼看到不少豔陽文明的強者,遭遇一羣邪異孩童,受到可怕的精神力攻擊後,竟是全都轉變爲了邪異孩童。

    他們當時還曾出手,想要進行挽救,結果根本不行,那些豔陽文明的強者,已經完全被姆祖的詭異力量所同化,無法再恢復到本來的模樣。

    而除了龍煞皇和姆祖,真龍島上或許還蘊育出了其他可怕的生靈,一旦遇到,將會是天大的災難。

    想及此,敖虛空四人不再遲疑,紛紛通過特殊手段,將訊息傳遞出去,想盡快將己方的強者都聚攏起來。

    與此同時,張若塵和龍煞皇則是繼續橫掃地獄界大軍,殺得地獄界大軍全面潰逃。

    “快逃,張若塵殺來了。”

    諸多地獄界強者都已經是嚇破了膽,不顧一切的往真龍島外逃。

    追殺許久之後,張若塵終於是發現了幾條大魚,正是骨族的那八位尊者。

    此刻,骨族八位尊者已經是逃到真龍島的邊緣地帶,剛想鬆口氣,卻突然感受到恐怖的危機降臨。

    爲首的八臂尊者怒吼:“該死的,張若塵怎麼會追上我們?”

    “不好,空間受到禁錮,我們的速度慢了下來。”

    骨族八位尊者均是焦急不已。

    距離海邊僅有不到百里,本可在眨眼間便閃掠過,但現在卻是可望而不可及。

    八臂尊者掄動烏金長棍,咬牙道:“全力突圍,只要能出真龍島,張若塵就奈何我們不得。”

    只要脫離了真龍島,天外的巡天使者,就能監察到一切,龍煞皇敢踏出一步,都會立刻被無情抹殺。

    而僅僅只是面對張若塵的話,合他們八位尊者之力,有絕對把握自保。

    骨族八位尊者瞬間結成戰陣,將力量匯聚到八臂尊者的身上,全力催動烏金長棍,釋放出一道道強大的至尊之力,想要強行將禁錮的空間撕裂。

    “都別想逃。”

    張若塵眼神冷漠,揮手將藏山魔鏡祭出。

    隨着他與龍煞皇同時灌注力量,藏山魔鏡不禁劇烈震動起來,滔天的魔氣,從其中釋放而出,凝聚出連綿的磅礴魔山,對着八位尊者鎮壓而下。

    “砰。”

    饒是骨族八位尊者極力以烏金長棍進行抵擋,可還是無法將魔山抵擋住,戰陣在頃刻間瓦解。

    “咔嚓。”

    受到魔山的鎮壓,以大聖骨身的堅硬,都不禁發出了破裂之聲。

    “轟隆隆。”

    就在這時,三股強橫無比的力量出現,轟擊在魔山之上,竟是生生將魔山打得支離破碎。

    張若塵的目光,投向海面之上。那裡有着三道高大的身影,均爲骨身,身上散發出強大的氣息,正是繼承了金剛之力的骨族三帝。

    他的心中,暗暗一凜,深刻認識到三帝的厲害。

    也不知骨族三帝與天宮的四大天王相比,誰強誰弱?

    不過,有龍煞皇做坐騎,即便是骨族三帝,張若塵卻絲毫不懼,眼神睥睨,充滿殺機。

    如此好的機會,骨族八位尊者哪會錯過,當即便是全力逃遁。

    而骨族三帝則是繼續出手,對張若塵和龍煞皇進行阻撓。

    “吼。”

    龍煞皇怒吼連連,肋下雙翼扇動,釋放出浩瀚的神力,化作恐怖的神力風暴,席捲而出。

    骨族三帝不敢大意,連忙出手,同時施展出金剛之力,彼此相結合,凝聚成一道金剛屏障,抵擋在前。

    “哼。”

    張若塵發出一道重重的冷哼聲,全力調動空間規則,伸手向前一按。

    “轟。”

    大面積空間頃刻破碎開來,湮滅萬物的力量瀰漫開來。

    “啊。”

    淒厲的慘叫聲響起,八位骨族尊者均是被空間湮滅的力量所籠罩。

    面對空間湮滅,他們的大聖骨身也無法抵擋,紛紛破碎開來。

    “嗡。”

    骨族三帝要抵擋龍煞皇的攻擊,無法騰出手來,只得各自祭出一方銅印。

    在飛出的瞬間,三方銅印便是合爲一體,釋放出強大的金剛神力,將空間湮滅的力量擊潰。

    趁此機會,包括八臂尊者在內,有着五位尊者掙脫了出去,得到銅印的庇護。

    而另外三位尊者,則沒有那麼好運,他們的骨身損壞很嚴重,瀕臨死亡,瞬間被藏山魔鏡收了進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