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海面上,五位骨族尊者在銅印的庇護下,倉惶的逃到骨族三帝的身後。

    他們雖然保住了性命,卻也弄得很慘,骨身損傷嚴重,就連爲首的八臂尊者,都失去了三條手臂,如果骨族三帝再慢上一步,只怕他們全都在劫難逃。

    藏山魔鏡飛回,懸浮於張若塵的面前,鏡面泛起道道漣漪,將被收進去的三位骨族尊者映照出來。

    “啊。”

    淒厲的慘叫聲響起,三位骨族尊者如墮煉獄,承受魔火的焚燒。

    聽到慘叫聲,骨族三帝和逃脫的五位尊者身上,均是散發出滔天的怒意,恨不得立刻將張若塵碎屍萬段。

    可最後,他們還是按捺住了,並未輕舉妄動,龍煞皇的存在,讓他們感受到了極大的威脅。

    通過剛纔短暫的碰撞,骨族三帝已經是真切感受到了龍煞皇的強大,他們若是登島,必定討不到什麼便宜,說不得還會吃大虧。

    伴隨着張若塵將一道強大的空間力量注入藏山魔鏡,三位骨族尊者的慘叫聲,戛然而止。

    下一刻,三縷聖魂從藏山魔鏡中飛出,沒入張若塵取出的空間寶瓶之中。

    看到這一幕,八臂尊者當即怒吼道:“張若塵,我骨族與你不死不休。”

    他是骨族十二尊的領袖,自進入真龍島以來,他親眼看到七位尊者被打殺,卻無法出手搭救,這不禁讓他恨欲狂。

    骨族三帝身上均是散發出恐怖的殺機,金剛之力涌動,那方銅印變得如山嶽一般巨大,簡直要壓塌天宇。

    “嘭。”

    大範圍的海面極速坍塌,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海水洶涌澎湃。

    張若塵敢當着他們的面,抹殺三位骨族傾力培養的尊者,這是肆無忌憚的挑釁,更是對他們骨族的侮辱,不可饒恕。

    每一位骨族尊者,不說成神,都至少擁有着成爲絕頂大聖的天資,此次進入真龍島,竟是相繼折損了七位,這無疑是無比巨大的損失。

    多少年來,骨族還從未吃過這麼大的虧。

    “吼。”

    龍煞皇咆哮,雙翼緩緩扇動,凝聚出浩瀚的神力,以無比兇戾的目光,注視着骨族三帝。

    “張若塵,出島一戰。”弒靈帝低喝道。

    張若塵淡淡道:“不如你登島來與我一戰,一對一,決生死。”

    他可不傻,骨族三帝均是大聖之下第一層次的絕頂強者,掌握金剛之力,且能相互配合,戰力可以成倍的疊加,要同時對付他們三個,絕非一件輕鬆的事情。

    弒靈帝散發出的氣息暴漲,暗金色的骨身上,浮現出一道道金剛之印,可怕的氣機,籠罩向張若塵,似乎真打算出手。

    張若塵眼神平靜,將沉淵古劍握在手中,無數時間印記和空間印記,環繞在他的身周,讓他彷彿置身於另一片時空之中。

    “譁。”

    張若塵揮動沉淵古劍,輕描淡寫的斬出一劍。

    諸多時間印記和空間印記融入劍芒之中,使得小範圍內的時空發生扭曲,繼而破碎,顯現出漆黑的虛無空間。

    見狀,弒靈帝當即出手,以金剛之力,凝聚出一道無匹的拳印,粉碎空間,迎上劍芒。

    金剛之力號稱無堅不摧,以弒靈帝的實力施展出來,足以將最頂級的萬紋聖器,打得支離破碎。

    “咔嚓。”

    很不可思議的,金剛拳印竟是被劍芒生生剖開。

    劍芒雖然也被金剛拳印磨滅掉大部分,卻仍舊繼續向着弒靈帝斬殺而去。

    “砰。”

    弒靈帝猛然轟出一拳,將虛淡的劍芒轟碎。

    不過,在這個過程中,卻是有着數道時間印記,沒入了弒靈帝的體內。

    弒靈帝發出一聲悶哼,氣息出現細微的起伏,顯然是吃了一點虧。

    隨着時間之道造詣的提升,張若塵對於時間力量的運用,無疑是變得更加精妙,即便掌握着能與九大恆古之道相對抗的力量,也未必能夠抵擋得住。

    骨族三帝的確很強,聯手要勝過黑暗之子,但單一個體,卻要稍微弱上一些,張若塵自是無懼。

    “我很期待你們能夠再度登島。”

    留下這句話,張若塵直接駕馭着龍煞皇離開。

    這一戰明顯無法繼續進行下去,自然也就沒必要在這裏浪費時間。

    稍微有些可惜的是,因爲骨族三帝的插手,讓他沒能全滅骨族的尊者。

    “該死的張若塵,此仇不共戴天。”八臂尊者忍不住仰天發出怒嘯。

    其他四位尊者,都顯得很沉默,身上散發出濃濃的悲慼之意。

    曾經的骨族十二尊,聲名遠播,響徹地獄界和天庭諸界,十二尊一出,大聖之下第一層次的絕頂強者,都要退避,那是何等的輝煌。

    但現在,所有的輝煌榮耀都已不在,成爲了張若塵、小黑等人崛起的墊腳石,實在是很可悲。

    “所有人都輕視了時空傳人的潛力,放任他真正成長了起來,難以再製衡,在不久的將來,他或許有望與閻無神比肩。”弒靈帝沉聲道。

    聞言,裂淵帝和滅元帝身上,均是散發出極爲凝重的氣息。

    如果張若塵真的達到閻無神那一步,到時候,即便是他們三帝聯手,或許都將奈何他不得。

    事到如今,他們不得不承認,須彌聖僧的這位傳人,確實是地獄界的大敵,成長速度太可怕,以至於讓地獄界都沒能反應過來。

    沒用太長時間,真龍島便恢復了平靜,地獄界強者,死的死,逃的逃,幾乎被清掃一空。

    與此同時,幾大古文明和天龍界的大軍,也都撤出了真龍島,一艘艘龐大的戰船,橫亙在海面之上,乘風破浪。

    此次,幾大古文明和天龍界都遭受了不小的損失,主要是由那詭異莫測的姆祖造成。

    尤其是在真龍島出現神力爆發這段時間,姆祖真身出動,驅使大量邪異孩童,令各方諸多強者遭劫。

    但與地獄界比起來,他們的這點損失,無疑是根本算不得什麼。

    “轟。”

    龍神殿主體建築之外,一場激烈的大戰進行着。

    激戰的雙方,正是劍皇與姆祖,雙方均是打出了真火,似乎非要分出勝負不可。

    劍皇一劍在手,一劍寒光耀九天,勢不可擋。

    而姆祖則是釋放出諸多的粗手,每一條都可無限延伸,或刺,或纏繞,同時更釋放出可怕的精神力,想要淹沒劍皇的意志。

    “哇哇。”

    在姆祖的身周,匯聚了數以千記的邪異孩童,均是發出刺耳的啼哭聲,竟是以哭聲演化出屍山血海的恐怖異象。

    千里之外,張若塵和龍煞皇收斂氣息,與周圍的空間相結合,隱匿得十分完美。

    “姆祖這次得到了大量的孩子,力量會大幅提升,劍皇恐怕會有麻煩。”龍煞皇目光微凝道。

    張若塵當然看得出來,劍皇雖強,可面對姆祖與諸多邪異孩童的聯手,仍舊是有着落入下風的跡象。

    但即便如此,劍皇卻根本沒有絲毫退卻的意思,反而是戰意越發高漲。

    張若塵眼中閃過幾縷異光,道:“看來劍皇是想通過與姆祖的戰鬥,來讓自身實現大的突破。這兩位鬥得如此厲害,石皇竟然都不曾露面。”

    龍煞皇沉默了片刻,道:“石皇的本體乃是一塊奇石,曾沐浴多位神靈的血液,也因此,使得它誕生出的靈智,極爲混亂。事實上,我和丹皇也有着相同的問題,所以,大部分時間,我們都處於沉睡之中。”

    “只有劍皇和姆祖頗爲特殊,劍皇繼承的是崑崙界那位劍神的意志,而姆祖繼承的則是黑暗神殿那位神靈的意志,故而,它們的靈智都很純粹,它們之間的爭鬥,算得上是中古神戰的延續。

    “而我則是因爲受到主人那件寶物的攻擊,才得以將紊亂的靈智熔鍊爲一體。”

    對龍煞皇而言,受到逆神碑的鎮壓,其實算得上是因禍得福。

    清晰的靈智,纔有希望更進一步,變得更強。

    聞言,張若塵心中不由一動,他知道龍煞皇乃是由四種神力凝聚而成,每種神力中都蘊含着可怕的意志,很難真正融合在一起。

    而那丹皇,是帝品丹藥的部分精氣蘊育而成,但在此過程中,必定受到了黑暗神力的侵蝕,誕生出的靈智,同樣不可能純粹。

    “走,我們去找石皇。”張若塵突然道。

    龍煞皇先是一怔,隨即眼中閃過一道精光,隱隱猜到了張若塵的打算。

    沒有半點遲疑,龍煞皇當即便是動身,石皇的老巢所在,他自然是很清楚。

    繞過劍皇和姆祖的戰場,張若塵和龍煞皇進入到龍神殿的主體建築之中。

    昔日的龍神殿,神聖而輝煌,引無數修士前來朝聖,如今卻是殘破不堪,入眼盡是斷壁殘垣。

    石皇有一點和姆祖很像,那就是都將老巢建在了地底,且都沒有建造通道,因爲它們都能夠隨意在大地中穿梭。

    而若是有人想要強闖,無疑是會立刻將它們給驚動。

    不過,這對張若塵而言,並不是什麼麻煩的事情。

    空間挪移施展,張若塵帶着龍煞皇,悄無聲息的潛入到了地底空間。

    地底空間的格局極爲簡單,儘管一片昏暗,可張若塵還是瞬間便鎖定了石皇的所在。

    石皇此刻正盤坐在一方古樸的石臺之上,雙目緊閉,氣息平穩,對身邊的事物,似乎沒有絲毫的察覺。

    心意一動,張若塵取出逆神碑,調動自身的聖道規則,打入其上的一些古文之中,繼而對着石皇鎮壓而去。

    相繼鎮壓過龍煞皇和丹皇,如今再做這種事情,無疑是顯得很有經驗。

    而就在他出手的瞬間,石皇突然睜開了雙眼,身上迸發出極其恐怖的煞氣,磅礴的大聖之力釋放而出。

    “給我鎮壓。”

    張若塵低喝,以手抵住殘缺的逆神碑,徑直向前。

    所到之處,向他衝擊而來的煞氣和大聖之力,紛紛消散,迴歸天地自然。

    這便是逆神碑的力量,能夠將聖道和神道的力量,都消弭於無形。

    張若塵曾聽接天神木的幼苗說過,逆神碑有着驚人的來歷,似乎是源自於天庭,屬於禁忌,一旦被人認出來,將會有天大的麻煩。

    石皇眼中迸發出可怕的目光,如兩柄尖刀,凌厲之極,徒然打出一拳,凝聚磅礴的大聖之力,結結實實的打在逆神碑之上。

    “砰。”

    一股恐怖的力量傳遞而來,竟是讓張若塵與逆神碑同時倒飛而出。

    張若塵臉色微變,暗驚道:“竟然能夠對抗逆神碑的力量,石皇的實力,究竟強到了何種地步?”

    他早就知道,儘管逆神碑很神奇,但能發揮出多強的威力來,與他本身的修爲實力,有極大的關係。

    即便逆神碑真有逆神之能,也絕非現在的他所能催動出來。

    “殺。”

    石皇低吼,身上散發出滔天的殺機。

    此刻的石皇,宛如從地獄走出的一尊修羅,無比的危險。

    很顯然,突然遭受攻擊,使得石皇的負面意志全面被激發出來,內心對殺戮充滿了渴望。

    這一刻,張若塵纔算是真切看清了石皇的形態,身高一丈,擁有六條手臂,通體呈青黃之色,隱隱浮現出諸多奇異的紋絡,渾然天成。

    “石皇的本體,竟然是一塊玄黃石。”張若塵心中震動不已。

    玄黃石乃是世間最爲珍貴的奇石之一,只有本源強大的大世界,纔有可能孕育出來,落在神靈手中,可以演化出一座小世界來。

    像池瑤女皇煉製的九枚界子印,其中便是加入了玄黃石。

    玄黃石最是堅硬,就算是神靈出手,都難以將之打碎。

    眼見石皇主動撲過來,張若塵連忙將自身所有的聖道規則,都一併打入逆神碑上的古文中。

    “砰。”

    石皇的拳頭再度打在逆神碑上,張若塵雖倒退了一步,卻總算順利將之抵擋住。

    “好強的力量,如果再強一些,就連逆神碑也無法鎮壓。”張若塵暗道。

    龍煞皇亦是看得心驚,它已經很久沒與石皇交過手,沒想到,石皇竟然已經強橫到如此地步,堪稱它們五大霸主中的最強者。

    幸好石皇的靈智紊亂,源自不同神血的意志,一直在對抗,使得石皇不得不經常陷入沉睡,要不然,他們其他四位霸主,說不得都會有大麻煩。

    石皇不斷出手,不甘心被逆神碑鎮壓,但隨着時間的推移,其本身的大聖之力,不斷被消弭掉,已然是難以再撼動逆神碑。

    就在張若塵準備一鼓作氣,將石皇鎮壓時,石皇竟是搖身一變,化作了本體,直徑接近一米的玄黃奇石。

    如此巨大的玄黃石,就算是神靈見到,都絕對會爲之大打出手。

    張若塵的目光,鎖定在石皇的本體之上,不由微微一凝。

    眼前的玄黃石上,烙印有六道玄奧無比的神紋印記,每一道都截然不同,均是散發出奇異的神光,相互交織,形成一道特別的護罩。

    就連逆神碑壓在上面,這道神光護罩都未曾消失。

    當然,並不是說逆神碑就失去了作用,只是這種作用被大幅削弱,無法真正損傷到石皇的根本。

    “石皇的野心好大,竟然已經完全吸收六位神靈的神血,繼承六位神靈的部分手段,一旦它本身的意志,將六位神靈的意志粉碎融合,它的修爲實力必然會暴漲到一個驚人的地步。”龍煞皇驚訝道。

    但隨即它又搖頭道:“神靈的意志,豈是輕易能夠粉碎融合,尤其還是六位神靈的意志,石皇這樣做,很可能會讓自身萬劫不復。”

    聞言,張若塵的眼神,徒然變得凌厲起來:“屬於神靈的手段嗎?難怪能夠對抗逆神碑,但你又能對抗到幾時?”

    他已是決定與石皇對抗到底,看看誰能耗得過誰。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