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受到戰鬥餘波的影響,海面變得沸騰,掀起道道驚濤駭浪,可怕的冰寒之力湧現,在半空中凝結出大量的冰晶。

    心念轉動,張若塵釋放出自身強大的精神力,駕馭沉淵古劍,將夜冥無憂的長槍抵擋住。

    與此同時,張若塵捏拳印,調動所有的拳道規則,輔以水屬性的多種規則,施展出洛水拳法。

    「轟隆隆。」

    磅礴的海水衝天而起,化作一條天河,環繞在張若塵的身周,靈動無比,好似擁有著生命。

    在陰陽海中施展洛水拳法,藉助其中浩瀚的水屬性力量,威力無疑是能夠倍增。

    天河震蕩,直接使得血色漣漪體內釋放出來的毒物消散,根本就無法靠近,更別說是滲透進入張若塵的體內。

    與此同時,死不休施展出來的四座刀域世界,亦是被天河抵擋在外。

    有道是,抽刀斷水水更流,死不休的刀法的確很可怕,變化莫測,但卻也很難讓天河絕流。

    眼見張若塵與冥殿七絕殺神的三大強者激戰在一起,小黑不禁控制著那艘漆黑戰船,快速向後倒退,與戰場中心位置,拉開距離。

    「強,太強了!」

    吞天魔龍心神震動,身體不受控制的顫抖起來。

    利用祖龍山的各種資源,吞天魔龍的修鍊速度極快,修為已達八步聖王之境,配合祖龍鱗,實力足以與九步聖王相媲美。

    擁有如此強大的實力,吞天魔龍本以為自身已經足夠強大,可以躋身頂尖強者之列。

    但現在,他卻是清晰感受到了,自身與頂尖強者之間的巨大差距,根本就不在一個層次之上。

    「如果我也能擁有這樣強大的實力,祖龍山也不會……」

    吞天魔龍忍不住握緊拳頭,心中對力量充滿了渴望。

    小黑轉頭瞥了隱藏在暗處的紫衫女子一眼,傳音道:「你就打算一直這麼看著?本皇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慫的三眼古族。」

    「你們這些蘇醒者,到底是怎麼回事?就這麼眼睜睜看著地獄界入侵陰陽海,而無動於衷嗎?既如此,你們還不如繼續沉睡。」

    對於蘇醒者的不作為,小黑心中是真的很鄙夷,同時也有著憤怒。

    在其他地方,蘇醒者選擇隱藏,是迫於無奈,可這裡是陰陽海,是崑崙界的禁地,誰又能發現他們的存在?

    聽到小黑的質問,紫衫女子不由以低沉的聲音回應道:「不是本王不願意出手,而是不能出手。」

    「為什麼?」小黑露出不解之色。

    紫衫女子微微沉默,隨即道:「陰陽海附近的那條空間裂縫,乃是由地獄界的神所開闢,且不止一位,那幾位神一直在以神力支撐著空間裂縫,相應的,他們的神念也滲透到了崑崙界中。」

    「儘管他們不能做什麼,但陰陽海中所發生的事情,卻逃不過他們的眼睛,一旦我們這些蘇醒者出手,必定無法瞞過他們。」

    「一旦我們暴露,誰也無法預料,究竟會有怎樣的後果,那對崑崙界而言,或許會是滅頂之災。」

    聞言,小黑不由一怔,沒有想到,其中竟是有著這樣的緣由。

    之前血靈仙出手,已經是引起天庭界和地獄界的注意,特地派遣巡天使者前來調查。

    如果陰陽海的這些蘇醒者也被發現,只怕天庭界和地獄界,都會有新的動作,崑崙界的局勢,很可能會變得更加糟糕,諸多危機都將顯現。

    說不得,地獄界的這次行動,就是一種試探。

    想及此,小黑的心不由一顫,當真是細思極恐。

    「事實上,自從崑崙界成為功德戰場以來,地獄界便不斷派遣強者,進入陰陽海,全都是在神龍公主在前抵擋,而我們這些蘇醒者,則是在暗中相助。」

    「但這一次,地獄界來勢洶洶,陰陽海的禁陣,也無法阻擋,而我們又無法出手,神龍公主無奈之下,只得向崑崙界的頂尖強者求助。」

    紫衫女子再度傳音道。

    看到陰陽海的緊張局勢,她本身也是心急如焚,卻又無可奈何。

    作為蘇醒者,有著太多的約束,根本就無法隨心所欲。

    小黑陷入沉默,為了世界門之匙,地獄界不瘋狂,那才叫奇怪。

    「再接我一刀,一葉知秋,萬物凋零。」

    死不休衝到近前,充滿死寂氣息的刀意世界顯現,向著張若塵籠罩而去。

    從動手開始,死不休一直都沖在最前面,擁有極為可怕的近戰能力,隨意一刀,恐怕都能劈殺尋常的九步聖王。

    張若塵的眼神徒然一亮,手中沉淵古劍劃過奇異的詭異,時間與空間的力量湧現,虛空中隱隱有著時間長河浮現,緩緩流動,無始無終。

    方圓數百丈內,空間泛起淡淡的漣漪,一個玄妙無比的劍意領域形成,將死不休及夜冥無憂、血色漣漪,一般籠罩進去。

    一朵晶瑩的奇花出現,乃是張若塵所悟時空劍意的結合體。

    「一念花開。」

    張若塵口中發出低語,極為平淡,沒有絲毫情緒波動。

    隨著張若塵心念轉動,奇花徐徐綻放,美輪美奐,無形的時間之力激蕩,要將其中的一切盡皆湮滅。

    「嘭。」

    死不休施展出的刀意世界,瞬間崩潰,消散於虛無。

    與此同時,血色漣漪釋放出的毒霧,亦是快速消散,不斷被瓦解。

    感受到可怕劍意襲來,死不休三人的反應均是極快,體內湧現出更為純粹的黑暗力量,形成黑暗領域,使得空間發生扭曲。

    張若塵的時空劍意毫無保留的爆發,哪怕是三人的黑暗領域,也無法完全抵擋住,被生生撕裂了部分。

    趁著三人防禦的機會,張若塵凝聚出劍魂,手持沉淵古劍,剎那間,來到血色漣漪的近前。

    在三人之中,血色漣漪的實力,相對算是最弱的,更容易成為突破口。

    劍魂揮劍,瞬間捕捉到大量的時間印記,時間長河虛影清晰的浮現,將血色漣漪籠罩。

    時間規則達到二十一萬道,張若塵對於時間劍法的領悟,無疑是更上一層樓,輕而易舉就能虛時間領域施展出來。

    在虛時間領域之中,一輪明月出現,呈現出陰晴圓缺等各種狀態。

    「輝月如歌。」

    一剎那,以血色漣漪為中心,方圓數十丈內,時空好似陷入了靜止。

    「嘭。」

    黑暗領域無法阻止時間劍法的攻擊,血色漣漪的身體,轟然破碎開來。

    「嗯?」

    張若塵並未因此而露出喜色,反而是將眉頭微微皺起。

    目光轉動,張若塵看向另一個方向,血色漣漪的身影重現,完好無損。

    「時間劍法,果然名不虛傳。」血色漣漪眼神冰冷道。

    剛才的情況,可謂是十分兇險,若非依靠合擊陣法的玄妙,即便她能抵擋住張若塵的時間劍法,恐怕也會付出極大的代價。

    但饒是如此,血色漣漪還是受到一點波及,被斬去數十年壽元。

    目光掃過血色漣漪,張若塵心中不由暗暗想道:「好詭異的合擊陣法,竟能讓其在瞬間轉移位置,難怪這麼多年來,無論遭遇什麼樣的強敵,七絕殺神都能全部活下來。」

    連剛才那般好的機會,都沒能重創一個,接下來,他們有了防備,恐怕就更難實現逐個突破。

    「合我們三人之力,似乎也奈何張若塵不得,這位時空傳人的成長速度,實在是太快,必須儘早除去。」死不休暗中傳音道。

    夜冥無憂沉吟道:「張若塵此人是個大麻煩,如果放任不管,必會影響到我們此次的計劃,我已經以秘法傳訊給大哥他們,相信他們很快就能趕到,我們只需將張若塵牽制住即可。」

    「斬我數十年壽元,我一定要將他所有生命精氣吞噬掉。」血色漣漪眼中閃過一道可怕的凶光。

    僅靠他們三人,的確奈何不了張若塵,但只要等冥殿七絕殺神的另外四人到來,即便張若塵有天大的本事,也插翅難逃。

    簡單的商議后,死不休三人當即改變陣型,各自佔據一個方位,將張若塵圍住。

    「嗯?」

    張若塵臉色一凝,當即便想閃掠出去。

    「咻。」

    血色漣漪身後的蠍尾伸出,瞬間分化成九條,將張若塵所有的退路,盡皆封鎖住。

    死不休亦是出手,四座刀意世界同時浮現,如四座真實的世界,鎮壓四方。

    而夜冥無憂則是負責主導陣法,磅礴的黑暗之力,從那朵連接三人力量的冥蓮之中湧現出來,快速向著四方涌動。

    黑暗之力中,一道道粗壯無比的規則顯現,宛如一條條鎖鏈,相互交織。

    眨眼的工夫,一座黑暗囚籠被締造了出來,將張若塵困在其中。

    「能讓我們施展出黑暗囚籠,張若塵,你也足以自傲了!」死不休冷笑道。

    合他們三人之力,施展出來的黑暗囚籠,僅僅只是困住張若塵,絕不會有任何問題。

    接下來,他們只需要靜待另外四絕到來即可。

    …………

    相聚五萬里之外,千星文明的龐大戰船之上,千星天女等人,仍舊在關注著數萬裡外的激烈戰鬥。

    「竟然被黑暗囚籠困住,看來張若塵這次是在劫難逃,一個沒能真正成長起來的時空傳人,真是可惜。」艷陽天子微微搖頭道。

    在艷陽天子身邊,站立著一尊八十一米高的黃金巨人,其不是別人,正是巨靈文明的天子,大尊。

    當初在封神台時,張若塵還曾與其有過一些交集。

    看著張若塵被困於黑暗囚籠中,大尊不禁有些嘆息道:「可惜,我們此次來到陰陽海,乃是有著重要的任務,要與地獄界爭奪世界門之匙,卻是不能夠輕易暴露出去,不然倒是可以在這個時候,出手幫張若塵一把。」

    「最好不要輕舉妄動,我們安插在地獄界的內應,好不容易才探聽到地獄界的謀划,絕不能出現任何差錯。」

    有人當即沉聲道。

    千星天女的目光緊緊鎖定黑暗囚籠,卻是露出一抹笑容,道:「你們也太小看張若塵了!張若塵是時間和空間的掌控者,區區黑暗囚籠哪裡能跟空間相比?你們看著便是。」

    「作為須彌聖僧的傳人,張若塵應該沒那麼容易隕落。」玲瓏仙子道。

    聞言,艷陽天子不禁微微露出異色,沒想到千星天女和玲瓏仙子,竟然都如此看好張若塵,等到張若塵死在七絕殺神的手中,或許她們就會知道,所謂的時空傳人也會被打為塵埃。

    ……

    張若塵心中一動,瞬間便是明悟死不休三人的打算。

    同時他心中也很清楚,冥殿七絕殺神一旦聚齊,對他將會相當不利。畢竟,僅僅只是三尊殺神,已經是如此強大。

    七人合力,得強到何等地步?

    只能先離開。

    「合三人之力構成的黑暗囚籠,還真是很堅固,一般的攻擊,恐怕無法破開,只能施展我最新修成的空間手段了!」

    張若塵低語,瞬間將體內二十八萬道空間規則,盡皆調動起來。

    二十八萬道空間規則,匯聚於張若塵的左手上,以特殊的方式,無比緊密的結合在一起。

    一股強大的空間力量釋放出來,不斷進行壓縮,竟是逐漸凝聚出一道鋒芒來。

    這道鋒芒顯得很不穩定,似乎隨時都有可能瓦解。

    張若塵小心控制著這道鋒芒,精氣神凝聚到了極點。

    「空間裂界斬。」

    張若塵心中低喝,左手如刀,揮斬而出。

    一道銀白色的絕世鋒芒斬出,無堅不摧,似光明出現,斬破黑暗。

    「嘩啦。」

    空間當即裂開,呈現出無盡幽暗的虛無空間,連帶著黑暗囚籠,亦是被撕裂開一道口子。

    這一招看似與空間裂縫很相似,但卻更為可怕,其能夠真正將空間斬開,直達虛無空間,貫穿力極為可怕。

    哪怕以張若塵如今的空間修為,施展出這一招來,仍舊是十分勉強。

    沒有絲毫遲疑,張若塵立刻從缺口處閃掠而出。

    不待死不休三人反應過來,張若塵已是將漆黑戰船收起,繼而施展出空間挪移,剎那消失無蹤。

    一切都發生在瞬息之間,以至於死不休三人,都根本來不及出手攔截。

    「好個張若塵,竟然能在瞬間破開黑暗囚籠,我們都小覷他了!」

    死不休的臉色變得十分陰沉。

    能夠這般輕鬆破開黑暗囚籠,張若塵還是第一個。

    夜冥無憂微微皺起眉頭,道:「張若塵已經將空間之道修鍊到極高層次,他執意要走,我們根本無法追上。可惜了,張若塵這種級別的強者到來,必定會讓陰陽海生出變數。」

    「張若塵殺了我們諸多強者,還奪走了幾條血脈極強的龍,真是可惡,他若再敢出現,定要讓他付出慘重的代價。」血色漣漪眼中有著可怕的殺機涌動。

    ……

    中秋佳節,月神能被張若塵推倒?以往劇情中的遺憾能夠改變?《萬古神帝》平行世界開啟!不一樣的劇情等著你!關注微信公眾號「飛天魚」查看歷史消息或回復關鍵詞「中秋活動」即可查看詳情!

    (本章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