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石皇的強大,遠遠超出張若塵的預料,即便動用逆神碑,要將其鎮壓,仍舊是困難無比,如今陷入了僵持狀態。

    不過,在逆神碑的全力鎮壓下,神光護罩儘管很強大,可力量仍舊是在慢慢被消弭。

    張若塵顯得極有耐心,絲毫都不着急,趁此機會,他也在參悟逆神碑的玄妙,想發揮出其更強的威能來。

    逆神碑上鐫刻有諸多古字,蘊含玄妙莫測的奇異力量,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爲境界,別說參透全部,就算是參透其中一個字,都根本無法辦到。

    “這上面有四十二個古字,竟然蘊含着奧義的氣息,難道是掌握了奧義的神靈,親手書寫上去的嗎?”張若塵心中震動。

    奧義玄之又玄,一般情況下,只有極其強大的神靈,才能夠掌握,真理奧義的獲取,算是一個例外。

    四十二個古字中蘊含的奧義氣息截然不同,應該是源自四十二位掌握了奧義的強大神靈。

    張若塵甚至懷疑,逆神碑上的其他古字,或許也都是由不同的神靈書寫上去。

    剛一生出這個念頭,張若塵自己便是被嚇一跳,他得到只是殘碑,上面就有數千個古字,完整的逆神碑,得有多少古字,如果每個古字對應一位神靈,那着實是駭人聽聞。

    張若塵連忙收斂心緒,不敢再繼續猜測,他隱約感覺到,這裡面恐怕真的涉及到可怕的禁忌,在實力不夠強大時,知道得太多,絕非是什麼好事。

    隨着時間的推移,神光護罩逐漸變得虛淡,而那六道神紋印記,則是在緩緩沒入玄黃石中。

    “咔嚓。”

    某一刻,神光護罩整個破碎開來,逆神碑得以真正鎮壓在玄黃石上。

    “轟。”

    六道強大的意志,從玄黃石衝出,極力對抗逆神碑。

    張若塵眼神凝重,六道意志屬於六位神靈,如果不能壓制住,將會釀成極大的禍事。

    神靈超然物外,他們的意志,不可違逆。

    可逆神碑卻擁有逆神的力量,生生將六道神靈意志給鎮壓住,一點點進行消磨。

    耗費極長時間,六道神靈意志,終是破碎開來,但卻並未消散,而是重新沒入了玄黃石中。

    張若塵能夠感知得到,是石皇本身的意志,捲走了六道破碎的神靈意志,快速進行熔鍊。

    這是石皇一直想做的事情,但卻始終無法做到,他如今等於是成全了石皇。

    自此以後,石皇的靈智將會變得無比純粹,有望達到更高的境界。

    張若塵並未停手,他的目的可不是爲了成全石皇,而是要將石皇收服。

    只是石皇在熔鍊了六道神靈意志後,能夠更爲隨心所欲的運用神靈的手段,加上玄黃石的特殊性,卻是遲遲都不能夠將其重創。

    正當張若塵感到頭疼的時候,一樣東西,突然從他的神光氣海中飛出。

    “時空秘典怎麼飛出來了?”張若塵疑惑道。

    無需他催動,時空秘典便是自動開啓,釋放出一道奇異的神光,沒入玄黃石中。

    頓時,玄黃石震動起來,浮現出一道極爲玄妙的印記,乃是以時空之力凝聚而成。

    見狀,張若塵心中頓時一動:“難道這塊玄黃石,與須彌聖僧有關?”

    就在這時,一段晦澀的信息,莫名出現在他的腦海中。

    “原來如此,這塊玄黃石竟是須彌聖僧意外所得,知曉其有望通靈,故而將之放置在了真龍島,同時在其核心中,留下了一道時空印記,既是一種保護,同時也是一種約束。”張若塵眼中浮現出明悟之色。

    當即,張若塵快速出手,凝結出血神咒印,與時空印記相結合。

    他如今的修爲實力還不夠強,僅靠時空印記,無疑是難以掌控石皇,加上血神咒印,會保險許多。

    時空印記本就是烙印在玄黃石的核心之上,也即是石皇的聖魂中,血神咒印與之結合,自然也能進入到其中,倒是無須經過石皇的同意。

    “嗡。”

    玄黃石震動得越發厲害,顯然是石皇本身在抗拒。

    但僅僅過去片刻,玄黃石便是歸於平靜,張若塵清晰感知到,血神咒印已經融入石皇的聖魂中,一切盡在掌握。

    不由得,張若塵長舒了一口氣,將逆神碑和時空秘典一併收起。

    “石皇的意志強大無比,且格外的高傲,若非有須彌聖僧留下的時空印記,我根本就不可能在它的聖魂中種下血神咒印。”張若塵心中暗道。

    真正感受到石皇的意志後,張若塵便明白,如果沒有須彌聖僧所留的後手,幾乎不可能收服石皇,哪怕將其重創,也只能進行鎮壓。

    一道玄黃之光閃過,石皇重新化作了人形,眼中迸發出懾人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張若塵。

    張若塵亦是將目光投向石皇,與之對視,並無半點懼色。

    片刻之後,石皇以冰冷深沉的語氣,道:“不要以爲在本皇聖魂中種下奴役印記,就能馭使本皇,弱者沒有資格命令本皇做任何事情。”

    很顯然,即便有了血神咒印,石皇也並未屈服,不願聽從張若塵的吩咐。

    對於石皇這種強勢的態度,張若塵並未生怒,反而是很欣賞,其能夠變得如此強大,或許正是因爲擁有這種百折不饒的意志。

    說起來,真龍島上的五大霸主中,石皇算是最爲特殊的一個,只有它是靠自身修煉,一步步達到大聖境,而其他四位霸主,則是一蘊育出來,便擁有強大的力量,運用的基本上都是前人的力量。

    心念快速轉動,張若塵平淡道:“石皇,我們來做一個約定如何?”

    “什麼約定?”石皇冷聲問道。

    張若塵道:“很簡單,現在和我出去滅掉姆祖,之後你可繼續在真龍島修煉,在我的實力超越你之前,我不會勉強你做任何事情。”

    聞言,石皇不由微微皺起眉頭,認真思考起來。

    片刻之後,石皇眼中閃過一道精芒,朗聲道:“好,本皇答應你。”

    見石皇應下,張若塵的眼中不由浮現出一抹淺淺的笑意,道:“我知道你收集了很多寶物,將用不上的都給我吧,我要利用它們來培養強者。”

    石皇深深看了張若塵一眼,什麼話也沒有說,隨手將一枚空間戒指拋出。

    伸手接住空間戒指,張若塵立刻釋放出精神力,探入其中查看。

    空間戒指中的寶物極多,堆積成山,但總量卻只有龍煞皇的一半。

    張若塵倒並不覺得是石皇故意藏私,想來應該與其甚少在外行走有關,能夠收集到五千多萬件珍寶,已經很不錯。

    忽然間,張若塵面露異色,因爲他竟是發現了一顆王品聖丹,可以大幅提升精神力,比之一般的王品聖丹,更加珍稀。

    如果將之服下,以他如今的精神力強度,或許立刻就能成爲精神力大聖。

    此等王品聖丹,無疑是極其珍貴,精神力大聖都會渴望得到。

    “你是想謀奪姆祖的寶物嗎?”石皇突然問道。

    張若塵回過神來,將空間戒指收起,眼中閃過一道寒芒,道:“姆祖乃是秉承地獄界神靈的意志而誕生,最是邪惡,對崑崙界而言,乃是一大禍患,必須儘早剷除。”

    “十萬年前,有個人曾對本皇說過,如果有一天,本皇擁有了強大的力量,一定要爲守護崑崙界,盡一份力,便從斬殺姆祖開始吧。”石皇的目光變得格外的凌厲。

    聞言,張若塵心中不由一動,他已經猜到,那個對石皇說這番話的人,應該便是須彌聖僧。

    想來須彌聖僧是對石皇寄予了厚望,否則,也不會特意在其核心中留下一道時空印記,這算是一種引導,不讓石皇走上歧途。

    如果沒有時空印記的存在,或許石皇的靈智剛一誕生出來,就會被六道神靈意志淹沒,不會留下純粹的自我。

    沒有多做耽擱,張若塵、石皇和龍煞皇當即動身。

    此刻,龍神殿主體建築外,劍皇和姆祖的大戰,仍舊在持續着,並未能夠分出勝負,不過,劍皇已經明顯落入了下風。

    “嘩啦。”

    龍煞皇馱着張若塵出現在戰場上,遠遠的便是釋放出一道可怕的四色神光,閃電般轟擊向姆祖。

    與此同時,石皇施展地行之術,突兀的出現在姆祖的下方,六隻拳頭同時轟擊而出,爆發出無與倫比的恐怖力量。

    與龍煞皇和丹皇不同,石皇並未被逆神碑消磨掉太多力量,本身仍舊擁有着與姆祖一決高下的強大實力。

    “嘭。”

    同時遭到石皇和龍煞皇的攻擊,姆祖的諸多觸手,還有近半的邪異孩童,當場爆碎開來。

    強如姆祖,在猝不及防之下,仍舊是吃了不小的虧。

    姆祖體內涌現出磅礴的黑暗神力,將所有的邪異孩童包裹住,當即便想退走,不想陷入劍皇、龍煞皇和石皇的圍攻之中。

    “姆祖,你逃不掉。”

    龍煞皇長嘯,本源神力源源不斷的注入地底。

    姆祖的身體已經有一半滲透進入大地之中,卻怎麼也無法再繼續滲透。

    受到本源神力的影響,大地的構造,已是發生了本質的變化,完全將它在地底潛行的能力剋制住。

    這個時候,石皇已是從地底衝出,身上散發出滔天的煞氣,如同一尊蓋世神魔,凝聚磅礴的大聖之力,轟出無比霸道的拳印。

    對石皇而言,它的身軀便是最爲強大的聖器,無堅不摧,即便是至尊聖器,它也敢硬撼。

    如此近的距離,姆祖避無可避,只得出手抵擋。

    一根與衆不同的觸手延伸而出,呈漆黑之色,尖銳無比,宛如無堅不摧的戰矛。

    “砰。”

    短暫的碰撞後,石皇轟出的拳印與姆祖的漆黑觸手,同時爆碎開來,誰也沒能夠佔到什麼便宜。

    但事實上,姆祖吃了一些虧,因爲漆黑觸手,乃是其本源精氣所蘊育,像這種觸手,它一共只有十八根,遠非其他觸手可比。

    漆黑觸手極其堅韌,就連劍皇的凌厲攻擊,都難以損傷。

    不曾想,這纔剛與石皇對拼一擊,就受損嚴重,這不禁讓姆祖的心中,生出了濃濃的忌憚。

    而看到石皇和龍煞皇出手,劍皇卻並不高興,反而是皺起了眉頭,似是不喜有人打擾它與姆祖的戰鬥。

    目光轉動,劍皇看向立身於龍煞皇頭上的張若塵,直覺告訴它,所有的事情,應該都與張若塵有關。

    張若塵此時亦是將目光投了過來,與劍皇相對視。

    他對劍皇的印象不錯,因爲之前姆祖想要置他和龍煞皇於死地,劍皇曾出劍相阻。

    張若塵遙遙拱手,道:“劍皇,之前多謝出手相助。”

    “你們速速離去,不要影響本皇與姆祖戰鬥。”劍皇淡漠道。

    張若塵道:“我知道劍皇你是想借助姆祖,來磨礪自身的劍意,但眼下崑崙界風雨飄搖,地獄界亡崑崙界之心不死,不但派遣大軍進行攻打,如今更是想要奪取世界門之匙,毀滅世界之靈。”

    “劍皇你應該很清楚姆祖的來歷,它乃是地獄界一位神靈的心臟所化,繼承的是地獄界神靈的意志,將它留着,必有大禍,所以我們希望能與劍皇你聯手,將它除去。”

    張若塵早已知道,劍皇與崑崙界一位劍神有關,這也是其這麼多年來,一直與姆祖不對路的重要原因所在。

    只要劍皇的本心未變,便必定會與他們站在同一條陣線上。

    石皇的身形徒然拔高,達到百丈,身上的煞氣更爲濃烈,大有睥睨天下之勢,朗聲道:“如果劍皇你不想聯手,便退到一邊,讓本皇來轟碎地獄界神靈的這顆心臟。”

    “石皇,你儘管出手,本皇已經將方圓千里徹底封鎖,姆祖絕對逃不掉。”龍煞皇道。

    現階段,它的實力固然是不及姆祖,但它所掌握的種種手段,卻能對姆祖形成制約,爲石皇掠陣是再好不過。

    當然,如果有合適的機會,它是不會介意對姆祖下死手。

    “吼。”

    石皇仰天長嘯,氣吞山河,沉重的玄黃之氣繞體,似要開闢出一座座新的天地。

    只見石皇的六隻手齊動,結出奇異的印訣,將大聖之力與玄黃之氣相結合,瞬間凝聚出三尊龐大的器物,一方玄黃寶印,一座玄黃寶塔,還有一尊玄黃寶鼎,均是凝實無比,其上烙印玄奧的紋絡,一同對着姆祖鎮壓而下。

    很顯然,石皇不想浪費時間和精力,一出手便動用了全力,要以摧枯拉朽之勢,鎮殺姆祖這尊大敵。

    石皇的本體乃是玄黃石,與生俱來便掌握着強大無匹的玄黃之力,幾乎能與九大恆古之道修煉出來的力量相媲美,此乃先天的優勢,也意味着其未來的成就,將不可限量。

    或許正是因爲看中了這一點,須彌聖僧纔會刻意進行種種安排,讓玄黃石能夠順利的誕生出靈智,踏上修煉之路。

    ……

    崑崙界曾經的神靈未死?從大聖戰場的佈置就可以得知!關注微信公衆號“飛天魚”,查看歷史消息或回覆關鍵詞“神靈未死”即可查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