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面對石皇霸道絕倫的攻擊,姆祖並未退避,也退避不了,只得出手進行抵擋,磅礴至極的黑暗神力,從其體內涌現而出,比之龍煞皇所掌握的更爲純粹而強大。

    無盡的黑暗降臨,要將這片天地都籠罩,似要吞噬掉世間的一切,宛如末日到來。

    億萬黑暗祕紋交織,構築出一個龐然大物來,形似一顆心臟,表面延伸出無數脈絡,似要以此爲基礎,演化出一頭可怕的生靈來。

    石皇演化出的三件器物震動,垂落下萬道玄黃之氣,壓塌天宇,令黑暗退避。

    “嘭。”

    儘管姆祖演化出的心臟,釋放出極其磅礴的神力,可還是承受不住三件器物的攻擊,生生破碎開來。

    但就在這時,姆祖釋放出三根漆黑的觸手,攜帶萬頃之力,亦是將三件器物粉碎。

    兩者之間的碰撞太過激烈,方圓千里的大地,都在劇烈崩碎,沉陷了數百丈。

    要知道這裏可是在真龍島,天地規則壓制極強,一般人的戰鬥,根本就無法造成太大的破壞。

    若是到了外界,如此恐怖的碰撞,恐怕真的會出現天崩地裂的景象,域外星辰都會墜落下來。

    石皇眼神淡漠,眉心光華一閃,飛出一杆玄黃之色的聖槍,槍身之上有着無數紋絡,似一片片龍鱗,一眼看去,就像是一條神龍。

    這是一件貨真價實的君王戰器,自石皇本體中蘊育而出,與石皇宛如一體,槍尖鋒芒畢露,可裂蒼穹。

    玄黃聖槍在手,石皇一往無前,施展出霸道絕倫的槍法,虛空中出現無數凌厲的槍影,將姆祖真身籠罩。

    “哇哇。”

    黑暗之中,刺耳的啼哭聲響起,浩瀚的精神力涌現,如潮水般席捲向石皇。

    一時間,整片天地化作了暗紅色,蒼穹裂開,無數神魔的屍體墜下,在地面堆積成山,神魔之血則匯聚成湖海,隱隱還能聽到無數神魔的怒吼聲,撼動人心。

    這些畫面盡皆是異象,但卻給人一種無比真實的感覺,宛如來到了最爲混亂的黑暗時代。

    很顯然,姆祖很清楚石皇的弱點,想以精神力攻擊,讓石皇的靈智變得更加混亂。

    只是它所不知道的是,石皇如今算得上是脫胎換骨,靈智純粹,精神意志堅如磐石,這種手段,根本就無用。

    “嗡。”

    玄黃聖槍一震,映照天地的可怕異象,當即便是破碎開來。

    眼見石皇殺到近前,一面暗金色的聖盾出現,通體綻放聖光,顯現出一片絢麗多彩的星空來,其中有着無數星辰轉動,釋放出磅礴的星力。

    一顆顆星辰,按照玄奧的陣勢排列,演化出一片浩蕩的空間,瞬間將石皇給籠罩了進去。

    下一刻,無盡的星輝變得熾烈起來,化作熊熊的星辰之火,將石皇淹沒。

    “頂級的君王戰器,好強的威力。“張若塵眼泛異光。

    君王戰器本就是屬於大聖境強者的專屬聖器,唯有在大聖境強者的手中,才能夠發揮出真正的威力來。

    像姆祖這等可怕的強者,催動一件君王戰器,比之最頂尖的聖王催動至尊聖器,還要強大得多。

    再厲害的聖器,乃至於神器,也得本身有足夠的實力去催動才行。否則,只能在同階戰鬥中,佔據優勢。

    身陷那片古怪的星空之中,被星辰之火焚煉,石皇並未顯露出半點慌亂之色,海量的玄黃之氣自體內涌現而出,匯聚於玄黃聖槍之上。

    “破。”

    隨着石皇的一聲暴喝,玄黃聖槍迸發出一道驚世的鋒芒。

    “轟。”

    無數星辰在頃刻間破滅,星空被生生撕裂,無法將石皇困住。

    “姆祖,納命來。”

    石皇低吼,一邊揮動玄黃聖槍,一邊結出玄妙的印訣。

    激烈的大戰爆發,石皇如一尊無匹的戰神,勇猛的對姆祖展開攻伐。

    轉眼之間,石皇與姆祖已是激戰上百回合,方圓數千裏都被打得支離破碎,卻仍舊不曾分出勝負。

    在被逆神碑化去部分力量的情況下,還能有姆祖進行巔峯一戰,足見石皇的實力,是何等的強大,是五大霸主中當之無愧的最強者。

    張若塵雙眼微眯,道:“不愧是地獄界神靈的心臟所化,果然很難纏,一起出手,早些解決掉它。”

    說話間,張若塵已是將藏山魔鏡祭出,與龍煞皇一同催動。

    藏山魔鏡快速復甦,釋放出一道道強大的至尊之力,轟擊向姆祖。

    姆祖雖集中精力與石皇戰鬥,卻也留意着劍皇和龍煞皇的動靜,在察覺到威脅後,立刻便是將那面聖盾祭出。

    “砰。”

    聖盾演化出的星空,頃刻間被至尊之力粉碎,連帶着聖盾本身,也被轟飛出去。

    合張若塵與龍煞皇之力,催動一件至尊聖器,威力自是極其強大,足以威脅到姆祖。

    “劍皇,你還在猶豫嗎?一旦姆祖與地獄界走到一起,將會是天大的禍患。”張若塵大喝道。

    想要儘快擊殺姆祖,無疑是很需要劍皇的力量。

    劍皇心緒起伏,快速閃過諸多的念頭,眼神不斷變幻。

    片刻之後,劍皇的目光變得堅定,身上迸發出凌厲的劍意,道:“好,聯手誅殺禍患,讓昔日的神戰真正落幕。”

    作出決定後,劍皇不再遲疑,當即揮動手中聖劍,加入到大戰之中,與石皇一同圍攻姆祖。

    姆祖的確是很強,但遭遇兩尊同層次強者的圍攻,仍舊是吃不消。

    僅僅不過數十招,姆祖便落入下風,只能被動進行防禦。

    張若塵和龍煞皇則是催動藏山魔鏡,完全封鎖住姆祖的退路,不時發動一次攻擊,對姆祖進行干擾。

    沒用太長時間,石皇與劍皇的配合,已經是變得頗爲默契,完全將姆祖壓制住。

    “砰。”

    石皇一槍將聖盾挑飛,劍皇適時出劍,萬千劍氣斬出,不僅將姆祖的諸多觸手斬斷,同時也破開了濃烈的黑暗神力。

    當黑暗散去,張若塵終於是看到了姆祖的真身,一顆暗紅色的心臟,其上佈滿黑暗神紋,衍生出諸多的觸手。

    這是一顆神心,被剖出漫長時間,卻並未枯竭,反而是化成了一頭可怕的怪物。

    “褻瀆神靈,你們都要死。”

    就在這時,一道嘶啞乾澀的聲音,從神心之中傳出。

    “唰。”

    十八根最爲根本的觸手,同時延伸而出,對石皇和劍皇展開攻擊。

    與此同時,姆祖庇護住的那些邪異孩童,盡皆爆碎開來,化作一團團血霧,盡皆沒入姆祖的真身之中。

    吞噬掉如此多血氣,姆祖真身極速膨脹,直徑達到數千丈,宛如一顆小型的星辰。

    磅礴的黑暗神力,從神心之中涌出,凝聚出一道無比高大的身影,似要撐破這片天地。

    這一刻,張若塵等人均是感受到了可怕的神威,鋪天蓋地的碾壓而來,彷彿有着一尊真神降臨。

    不用想也知道,姆祖此刻定然是展現出了昔日地獄界那位神靈的神威,並且凝聚出了一道神影。

    面對高大的神影,石皇卻是冰冷道:“區區一顆神心,也敢妄自尊神,看本皇將你的真身打得粉碎。”

    話音未落,石皇已是強勢出手,凝聚玄黃之力,轟出四道至陽至剛的拳印,同時輪動玄黃聖槍,對着姆祖當頭劈下。

    劍皇一言不發,卻同樣在施展精妙至極的劍法,劍意貫通天地。

    “就是現在。”張若塵眼中突然閃過一道精芒。

    龍煞皇施展出空間挪移,帶着張若塵突兀的出現在姆祖身後。

    張若塵沒有絲毫遲疑,翻手將逆神碑取出,繼而調動自身的聖道規則,打入一個個古字之中。

    逆神碑一出,無論是神威,還是黑暗神力,均是在快速的消弭於無形。

    頓時,神影變得很不穩定,竟是出現崩潰的跡象。

    不待姆祖反應過來,張若塵已是將逆神碑收起,轉而與龍煞皇一起催動藏山魔鏡,轟擊向姆祖。

    因爲如果繼續催動逆神碑,石皇和劍皇的攻擊,也將被消弭於無形。

    而且有劍皇在場,張若塵也不打算將逆神碑暴露出來。

    他是在姆祖身後動用逆神碑,僅僅只是一瞬間,且並未弄出什麼大動靜,加之劍皇的注意力都放在姆祖的身上,所以並未能夠發現。

    出現如此變故,姆祖當即便遇到了大麻煩,被諸多可怕的攻擊打中。

    “嘭。”

    神影瞬間崩潰,神威消散。

    藏山魔鏡打出的至尊之力,劍皇斬出的絕世劍芒,盡皆轟擊在姆祖的真身之上。

    石皇手中的玄黃聖槍,更爲可怕,竟是突破了黑暗神紋的阻隔,生生將姆祖的真身刺穿。

    “噗。”

    暗紅色的神血飛射而出,每一滴都蘊含恐怖的威能,能夠侵蝕萬物。

    “吼。”

    沐浴神血,石皇不由仰天長嘯。

    也只有擁有玄黃石體的他,才能夠無懼神血的侵蝕。

    石皇調動更爲強大的玄黃之力,通過玄黃聖槍,傳遞進入姆祖的真身中。成千上萬道玄黃之力,宛如溪流,宛如羣龍,從槍尖涌動出去,交纏在一起,似要在姆族的體內,撐起一座玄黃世界。

    這是一種,由內而外的攻伐力量。

    頓時,姆祖的真身再度膨脹起來,表面竟是生生被撐開很多道裂口,神血汩汩而涌。

    就在石皇準備一鼓作氣,將姆祖的真身震碎時,一股強大的力量突然爆發出來,竟是震得它倒飛而出。

    “不好……姆族要拼死反擊,危險。”

    張若塵心生警兆,連忙將藏山魔鏡收回,庇護住自身。

    無需他開口,龍煞皇已是極速倒退,它同樣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脅。

    “怦怦。“

    神心震動,聲如洪鐘。

    如汪洋一般浩瀚的血氣,從神心中瀰漫而出,攜帶無匹的神威,席捲八荒**,勢不可擋。

    更爲可怕的是,神心中迸發出一股恐怖至極的精神意志,真正使得天地變色,電閃雷鳴。

    “神威不可冒犯,你們需要爲此付出生命的代價。”姆祖怒吼,兇威滔天。

    石皇和劍皇均是變了臉色,真切的感受到極大的威脅。

    誰也沒能想到,姆祖的體內,竟是還存留着地獄界哪位神靈的恐怖精神意志,且姆祖還能夠將之釋放出來。

    毫無疑問,這是姆祖最後也是最強的底牌,如此強大的精神意志,只怕是就連姆祖本身都難以承受。

    “砰。”

    石皇距離姆祖最近,首當其衝,被生生轟飛出去。

    他的身軀無恙,但聖魂卻是遭受到極大的衝擊,若非他剛熔鍊了六道神靈意志,多半已經凶多吉少。

    緊接着,劍皇亦是遭受到可怕的攻擊,手中君王聖器級別的聖劍,竟是直接變成了碎片。

    “嘭。”

    劍皇承受不住這股力量,身軀瞬間爆碎開來。

    不是它們不夠強,而是姆祖的底牌太可怕,彷彿昔日那位地獄界神靈,在此刻復甦了一般。

    連君王聖器都被轟碎,大聖的身軀都被撕裂。

    這一刻,張若塵生出了毛骨悚然之感,遍體生涼,因爲他的肉身絕對比不過君王聖器,更比不過劍皇,危急關頭,再度將逆神碑取了出來。

    “轟隆。”

    逆神碑宛如盾牌,擋在張若塵身前。

    即便如此,依舊有餘力透過逆神碑轟擊而來,震得張若塵渾身血肉模糊,差一點就支撐不住,倒在血泊之中。

    經過大概一刻鐘的對抗,姆祖釋放出的浩瀚血氣,終究是被逆神碑鎮壓下去,雖然仍舊在涌動,卻無法觸及到張若塵和龍煞皇的真身。

    地獄界神靈的精神意志,亦是受到壓制,效果卻並不明顯。

    究其原因,在於張若塵本身的實力,還不夠強大,能在聖王境界縱橫無敵,但是,與大聖,甚至是神比起來,還是有十萬八千里的差距。

    就算逆神碑在手,也無法碾壓一尊神靈的精神意志。

    “吼。“

    龍煞發出痛苦的嘶吼聲。

    面對這股神靈精神意志的衝擊,它的聖魂即便再堅韌,也出現了破裂的跡象。

    張若塵的聖魂,亦是受到衝擊,臉色變得十分蒼白。

    “嗡。”

    就在這時,一道神光,突然從張若塵體內飛出,將浩瀚如淵的神靈精神意志抵擋住。

    下一刻,神光隱去,顯現出一支古樸無華的木杖,正是月神賜予的神使木杖。

    如果是在外界,只要遭到大聖以上力量的攻擊,神使木杖就會被激活,張若塵執掌它,可以借來月神的部分神力。

    可是,身在崑崙界,神使木杖失去了作用,只能用來與月神溝通,卻無法借取到神力,大聖的攻擊,亦是無法將之激活。

    但現在,受到地獄界神靈精神意志的衝擊,卻是月神和樹神蘊藏於神使木杖中的精神意志,給觸動了,因而神使木杖自動飛了出來。

    而感受到月神和樹神的精神意志,地獄界神靈的精神意志,亦是受到觸動,竟是捨棄石皇和劍皇,一股腦的涌向神使木杖。

    眨眼的工夫,地獄界神靈的所有精神意志,全部沒入了神使木杖之中。

    一時間,神使木杖劇烈震動起來,光暗不定,顯然是三位神靈的精神意志在交鋒。

    好在神使木杖乃是以樹神的枝條煉製而成,蘊含強大的神性力量,不朽不滅,否則,肯定已經被毀掉。

    張若塵的表情變得凝重,沒料到會出現如此變故。

    “希望木杖中蘊含的月神和樹神的意志,能夠將地獄界神靈的意志鎮壓住,不然將會是一場大禍。”張若塵沉聲道。

    目光一轉,張若塵看向姆祖,釋放出滔天血氣和神靈精神意志後,姆祖就像是漏了氣的皮球,真身已然是乾癟了下去。

    張若塵冷哼一聲,將藏山魔鏡打出,道:“給我鎮壓。”

    姆祖本身同樣受到了神靈精神意志的衝擊,那是一股無法掌控的力量,故而此時遭受重創,再加上血氣被逆神碑鎮壓,哪裏還能夠進行反抗。

    藏山魔鏡的鏡面泛起幽光,宛如一個巨大的黑洞,瞬間將姆祖的真身給收了進去。

    無論如何,先將姆祖的真身鎮壓,可以消除很多的隱患,避免再出現什麼異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