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藏山魔鏡劇烈震動,鏡面上浮現無數繁奧的魔紋,釋放出更爲強大的吸力,貪婪的吞噬着如汪洋一般浩瀚的神靈血氣。

    張若塵微微露出異色,他本想收回藏山魔鏡,沒想到竟會出現這種情況。

    他能夠感知得到,是藏山魔鏡的器靈自主復甦,對神靈血氣無比的渴求。

    心念轉動,張若塵大致猜到,多半是藏山魔鏡想要吞噬神靈血氣,來修復自身所受到的創傷。

    一揮手,張若塵將逆神碑收起,重新將目光投向神使木杖。

    三位神靈的精神意志碰撞,雖說是發生在神使木杖的內部,但對外界同樣造成了不小的影響。

    以神使木杖爲中心,方圓百丈範圍內,形成了可怕的精神風暴,就算是大聖置身其中,精神意志也會被絞成碎片。

    龍煞皇早已是帶着張若塵退得足夠遠,避免遭到波及,它的眼中滿是忌憚之色,剛纔只差一點,它便遭受了滅頂之災。

    另一邊,劍皇那爆碎的身軀,重新凝聚在一起,看似無恙,可氣息卻是明顯變弱了許多。

    劍皇不同於尋常的生靈,他的根本乃是中古一位劍神殘留下的劍意,凝聚各種元氣,鑄造出身軀,可聚可散,與龍煞皇類似,與大聖之軀沒有太大區別。

    只要核心的劍意不被摧毀,劍皇就能夠將身軀重新凝聚起來,只是需要重新熬煉,才能變得像以前那般強橫。

    很顯然,劍皇受到的創傷極大,要不然也不會等上一段時間,才重聚身軀。

    相比之下,石皇的情況要好很多,依靠玄黃石體,將神靈血氣和精神意志的攻擊,均是大幅的削弱。

    此刻,石皇和劍皇亦是將目光投向神使木杖,表情略顯凝重。

    緊張的注視了半個時辰後,神使木杖終於是逐漸平靜下來,精神風暴亦是得以平復下來。

    張若塵並未貿然接近,而是先釋放出一縷精神力,探入神使木杖之中。

    “嗯?地獄界神靈的精神意志,竟是並未被磨滅,而是融入到了神使木杖之中。”張若塵的臉色微變。

    伸手一招,張若塵將神使木杖攝取了過來,握在手中。

    他能夠清晰感知到,神使木杖變得有些不一樣,隱隱散發出一股邪異的氣息。

    只能說這股地獄界神靈的精神意志太強大,月神和樹神留在神使木杖中的精神意志,都只能制衡,彼此消弭,留下最爲根本的力量,相互融合在一起。

    不過,對張若塵而言,這已經算是最好的結果,至少解決了一個大麻煩。

    如今的神使木杖,蘊含強大的精神力量,但卻是充滿了邪性,在木杖表面,隱隱浮現出一道模糊的魔神印記,彷彿擁有着生命,只要有精神力靠近,就會被吞噬掉。

    張若塵作爲神使木杖的主人,探入的精神力,都接連被吞噬掉了數縷,無法準確探知神使木杖內部的情況。

    仔細的打量了神使木杖片刻,張若塵心中忽然一動,低語道:“若是將姆祖真身,一併熔鍊進入神使木杖之中,神使木杖或許能夠成爲一件強大的精神力聖器。”

    精神力聖器極爲難得,高階的更是珍貴無比,張若塵斬殺諸多強者,也沒有得到幾件高階的精神力聖器,能夠用得上的,更是僅有金煌雷珠一件而已。

    以張若塵強大的精神力,若能擁有一件頂級的精神力聖器,單靠精神力,或許都能夠滅殺頂尖的聖王境強者。

    “不好,姆祖剛纔釋放出的力量太強,觸動了龍神殿中殘缺的神陣。”

    正當張若塵思索的時候,石皇突然沉聲道。

    張若塵當即反應過來,目光一轉,便看到不遠處的龍神殿主體建築出現了異動,淡淡的神光迸發,一股可怕的氣機,瀰漫開來。

    一道道繁奧的陣紋,從地底鑽出,向着四面八方擴散。

    神陣強大無比,即便是昔日的神戰,也只是將之打殘,而並未徹底毀掉。

    沉寂十萬年之久,受到地獄界神靈力量的衝擊,神陣終是再度被激活。

    龍煞皇急切道:“主人,神陣復甦,真龍島接下來必然會有極大的變故,說不得會湮滅一切,必須立刻離開。”

    即便是殘缺的神陣,所擁有的力量,也足以滅殺絕大部分大聖境強者,乃至於讓神靈吃虧。

    “崑崙界如今成爲功德戰場,現階段,不允許大聖境強者出現,你們若是就這樣出去,地獄界的巡天使者,多半會立刻降下天罰,將你們擊殺,所以,你們只能隱藏起來。”張若塵嚴肅道。

    逃脫的地獄界強者,應該已經將真龍島上存在大聖境強者的事情,傳播出去,地獄界的巡天使者,定然會盯得很緊。

    幸好真龍島與世隔絕,連神靈的力量,都無法滲透進來,石皇等人才能夠安然無恙。

    張若塵取出時空秘典,想要將石皇他們收入其中,但又突然停了下來,轉而嘗試開啓乾坤界。

    他是在擔心地獄界神靈的探查,時空秘典都未必穩妥。

    或許是因爲張若塵空間之道的造詣,大幅提升,加上此時真龍島很不穩定,乾坤界竟是被他成功開啓。

    龍煞皇最是積極,第一個進入到了乾坤界中。

    石皇轉頭看了劍皇一眼,道:“劍皇,走吧,留在真龍島,我們已經很難再有突破,地獄和天庭那廣闊的天地,才能讓我們騰飛九天。”

    聞言,劍皇一句話都沒有說,只是深深的凝視了龍神殿主體建築片刻,眼中浮現出一抹不捨,畢竟,這裡乃是它誕生的地方。

    隨即劍皇邁動腳步,與石皇一同步入張若塵臨時構築的空間之門,就此離開故土,不知何時才能歸來。

    張若塵瞬間將空間之門封閉,同時將吞噬了大量神靈血氣的藏山魔鏡收回,沒有半點遲疑,立刻施展出空間挪移,以最快的速度,向着島外掠去,他可不想被留在真龍島上。

    至於敖心顏等人,已經先他一步退出真龍島,倒是無須爲他們擔心。

    隨着時間的推移,從地底鑽出的神陣陣紋,越來越多,且蔓延的速度極快,不禁讓張若塵生出了強烈的緊迫感。

    終於,張若塵來到真龍島的邊緣,入眼盡是密密麻麻的陣紋,相互交織成網,神陣幾乎快要構築完成。

    張若塵眼中閃過一道精芒,身與空間相合,化作一道流光,從神陣陣紋的縫隙之間,閃掠而過。

    “轟隆隆。”

    真龍島所在的海域,出現劇烈的力量波動,迸發出億萬道神光,似有了不得的神物出世。

    不過僅僅片刻時間,神光便是內斂,所有的力量波動,都消失無蹤,只有海面上仍舊有着驚濤駭浪涌動,久久都不能平息。

    張若塵立身在萬里之外的海面上,遠遠眺望,卻已經是無法再看到真龍島。

    殘缺神陣被激活,使得真龍島再度被塵封起來,與世隔絕。

    如此一來,或許只有地獄界的神靈親至,纔有可能重新將真龍島開啓。

    “神陣封禁真龍島,希望能讓地獄界和天庭界各方,都打消奪取世界門之匙的念頭。“張若塵低語道。

    只是他也有着一些擔心,畢竟黑暗神殿之前能夠推算到世界門之匙在真龍島出世,是否也能推算出世界門之匙已經不在真龍島。

    當然,以他如今的實力,只要地獄界不派遣大聖之上的強者前來,他都有把握將世界門之匙守護好。

    此刻,在真龍島附近的海域,仍舊有着不少修士存在,地獄界和天庭界的均有,大多都是對世界門之匙不死心。

    儘管他們都已經受到驅逐,可沒人相信張若塵會一直鎮守在真龍島上,至於島上的大聖境怪物,也並非沒有辦法解決。

    可現在,各方強者都不禁瞪大了眼睛,完全沒想到真龍島竟會重新封禁,且比以前的封禁強大百倍。

    “張若塵究竟做了什麼?怎麼會有神陣被激活?可惡啊。”地獄界一方的強者,均是惱怒不已。

    冥殿七絕殺神和骨族三帝五尊者,匯聚在一起,眼睜睜看着真龍島被神陣封禁,氣氛凝重到了極點。

    玄冥無殤臉色陰沉,道:“有神陣在,我們已經無法再進入真龍島,僅僅一個張若塵,竟然讓我們地獄界吃如此大的虧,絕不能放過他。”

    “不錯,張若塵必須要死。”弒靈帝冰冷道。

    八臂尊者等五位倖存下來的骨族尊者,自不必說,一個個都對張若塵恨之入骨,恨不得將張若塵挫骨揚灰。

    而就在玄冥無殤等人準備動手的時候,一道神念掃過,傳遞給他們一道信息,竟是要讓他們立刻撤退。

    原因只有一個,世界門之匙在陰陽海,已經不再是秘密,各方聞風而動,繼續停留,恐生更大變故。

    “就讓張若塵再多活一段時間,等本座真正進入崑崙界功德戰場,再來殺他。”

    玄冥無殤等人雖然很不甘心,卻也不敢違背神靈的命令,當即快速退走。

    而在另一片海域中,四艘龐大的戰船隱藏在迷霧之中,屬於千星文明、巨靈文明、北斗文明和天龍界。

    “張若塵果然厲害,竟然能夠激活一座神陣,從根源上,斷絕所有人的念頭。”巨靈王雙眼微眯道。

    冥虎真君嘆息道:“誰能想到,張若塵憑一己之力,竟能橫掃真龍島,他纔是最大的贏家,也不知道他是否得到了世界門之匙。”

    聞言,千星天女心中不禁一動,她曾告知過張若塵,矮瘦老者或許知道世界門之匙的所在,但以矮瘦老者的滑溜,加上後來發生諸多事情,張若塵能將其抓住嗎?

    “或許讓世界門之匙繼續封存在真龍島,纔是最好的結果。”千星天女心中暗道。

    敖虛空笑道:“只要沒讓地獄界佔到便宜,便是一件好事,如今真龍島重新封禁,繼續留在這裡,也已經沒有什麼意義,諸位,走吧。”

    聽到這話,許多強者都不禁面露苦笑,弄成這樣,是他們根本不曾預料到的。

    眼見天龍界的戰船起航,千星文明、巨靈文明和北斗文明也不再停留,紛紛催動戰船遠去。

    而察覺到隱藏在暗處的各方強者,都在悄然退去,張若塵亦是動身,向銀龍島所在的海域趕去。

    “嗯?”

    突然間,張若塵停了下來,目光投向前方朦朧的海域。

    即便有着迷霧阻隔,他仍舊是清晰看到,在千里之外,有着一葉輕舟,緩緩向他駛來。

    青舟之上,佇立着兩道身影,一男一女。

    那名女子,看上去十分年輕,擁有傾世的仙顏,身着白衣,黑髮如瀑,嬌軀纖柔,雙眸明亮而深邃,無形中散發出一種神聖光華,充滿了靈秀之氣,氣質儒雅文靜,給人一種不食人間煙火之感,恍如九天下凡的神女。

    對於這位絕色美人,張若塵是再熟悉不過,正是九天玄女中的聖書才女——納蘭丹青。

    看着聖書才女,張若塵眼中不禁一亮,他能夠清晰感知到聖書才女的變化,那種神秘的儒道氣息,宛如蘊含千萬年的知識和修養,淡雅,自然,而又深不可測。難道儒祖聖書已經與她融爲一體?

    以聖書才女如今的儒道修爲,即便是上官闕,都未必能夠壓過一頭。

    至於那名男子,身外黑霧繚繞,無法看清模樣,但身上的血衣卻是格外的顯眼。

    “夜北殺盡王,夜黑殺盡人。”張若塵的目光,緊緊盯在血衣男子的身上。

    通過血衣,他便是確定了男子的身份,其正是朝廷兵部的第一殺神——殺盡王。

    主要是張若塵對這件血衣的印象太深刻,同樣是在陰陽海中,他當初僅僅只是看了一眼殺盡王身上的血衣,便遍體生寒。

    他還記得,當時步千凡、萬花雨等人,在看到殺盡王時,都顯露出了濃濃的恐懼。

    一夜之間,屠戮南域十九郡,不留一個活口,想想都覺得可怕。

    在崑崙界億萬生靈的心中,殺盡王便是恐懼的化身,對世人有着極強的威懾作用,保證朝廷的長治久安。

    論殺生數量,整個崑崙界,都沒人能與殺盡王相比。

    在張若塵見過的人中,沒有誰的殺氣,能夠比殺盡王更強。

    與其交戰,如果精神意志不夠強大,很容易就會受到影響,讓恐懼佔據內心。

    崑崙界未曾復甦以前,殺盡王已經是頂尖的聖王境強者,如今更是深不可測,在南域不知屠戮了多少修羅族的強者。

    目光注視在聖書才女和殺盡王的身上,張若塵心中一動,已然是猜到二人前來陰陽海的目的。

    “唰。“

    突然間,殺盡王從輕舟上掠出,凝聚恐怖殺氣,徑直對張若塵轟出一拳。

    一道殺氣凜然的可怕拳印出現,隱隱傳來無數生靈淒厲的哀嚎聲,明明是拳法,卻偏偏攜帶着精神意志的攻擊。

    見殺盡王出手,張若塵不由發出一道重重的冷哼聲,同樣是一拳轟出。

    一道神影和一道鬼影同時出現,並肩而行,海面震盪,掀起萬丈高的巨浪。

    煉化了頂級的水屬性神物,加之是在陰陽海上,張若塵施展洛水拳法,威力無疑是倍增。

    “砰。“

    殺盡王轟出的拳印,瞬間湮滅。

    而鬼神虛影則是繼續踏浪前行,居高臨下,對着殺盡王衝擊而去。

    “譁。”

    殺盡王身形不同,伸手將背上的聖刀拔出。

    聖刀鋒利無比,刀身呈血紅色,殺意滔天,不知沾染過多少鮮血。

    此刀有着非比尋常的來歷,是在殺盡王屠戮南域十九郡時,天顯異象,血色閃電貫穿天地,將地底一座古墓劈開,聖刀從古墓中飛出,主動認殺盡王爲主。

    傳聞之中,血色聖刀屬於數萬年前一位殺戮無數的絕頂大聖,一生中,屠戮過億萬生靈,被稱爲“人屠”,血色聖刀便是以無盡的鮮血和殺氣鑄就,一般人根本就無法掌控。

    血色聖刀雖然只是君王戰器,但論攻擊力,卻是並不比尋常的至尊聖器弱多少。

    掌握在殺盡王的手中,那更是可以發揮出比尋常至尊聖器,更爲強大的威力。

    殺盡王手持血色聖刀,閃電般劈出一刀。

    一道長達萬丈的刀芒劈砍而出,無堅不摧,生生將巨浪斬斷,同時令鬼神虛影破碎開來。

    相應的,萬丈刀芒亦是寸寸崩碎,被洛水拳法蘊含的綿柔拳意,生生磨滅。

    張若塵深深看了殺盡王一眼,心中暗道:“看來殺盡王的確是得到了那位人屠的傳承,施展出殺戮刀法,人刀合一,戰力倒是很驚人,差不多可以趕上骨族的尊者。”

    走上殺戮之道,殺戮越多,實力便越強大。

    崑崙界成爲功德戰場,倒是成全了殺盡王。

    心念快速轉動,張若塵瞬間改變拳式,調動水道規則和拳道規則,讓海面上掀起更爲洶涌澎湃的海浪,凝聚成一柄巨劍,當空斬下。

    殺盡王連忙改變刀式,由下而上,劈出一刀,想要將水浪所化的巨劍抵擋住。

    “轟隆隆。“

    巨劍尚未落下,海面已是裂開,出現一道千里長的巨大溝壑。

    殺盡王劈出的刀芒,直接破碎開來,巨劍繼續斬下,勢不可擋。

    “吼。“

    殺盡王發出一道長嘯,將血色聖刀高高舉過頭頂。

    這一刻,殺盡王解開了束縛,將自身的殺氣,毫無保留的釋放而出,將這片天地都染成了血色,其成爲這片天地的主角,腳下有着億萬的屍骸。

    可隨着巨劍斬下,殺氣形成的可怕異象,卻是轟然崩潰。

    儘管殺盡王極力抵擋,可身體還是在不斷下降,完全沉入到了海水溝壑之中。

    “手下留情。”

    眼見殺盡王就快要抵擋不住,聖書才女的聲音,突然響起。

    張若塵看了聖書才女一眼,隨即收回拳意,讓巨劍自動潰散。

    “嘭。”

    殺盡王破開水流,騰空而起,重新回到輕舟之上。

    見狀,聖書才女不由舒了一口氣,駕馭輕舟,快速向着張若塵駛去。

    “沒想到你的實力,竟然已經強橫到如此地步,看來黑暗之子的確是敗在了你的手中。”殺盡王肅然道。

    很顯然,他是聽說了真龍島上發生的事情,所以纔會出手,想要試探一下張若塵的虛實。

    張若塵淡漠道:“以後最後不要再對我出手,否則,不管你是誰,我都不會手下留情。”

    他沒興趣去管什麼試探,只要對他出手,便是敵人,而對待敵人,他從來都不會心慈手軟。

    似是看出張若塵有些生氣,聖書才女連忙說道:“張若塵,不要動怒,殺盡王他並無惡意。”

    頓了頓,聖書才女繼續道:“朝廷得知了地獄界的陰謀,便立刻派遣我和殺盡王前來,可惜卻晚了一步。“

    “地獄界此次出動了黑暗之子、冥殿七絕殺神,還有骨族三帝十二尊,外加數以萬計的聖王大軍,朝廷僅僅派遣你們兩人前來,早與晚,都沒什麼區別。”張若塵道。

    聖書才女嘆息道:“面對地獄界的瘋狂進攻,朝廷的力量,早已是捉襟見肘,根本就沒辦法抽調太多強者前來陰陽海。”

    “崑崙界復甦的時間尚短,雖然讓崑崙界的聖者和聖王大增,可頂尖強者仍舊缺乏,聽從朝廷調遣的更少,若沒有滴血大人在,朝廷的局面,只怕會更加艱難。”

    朝廷的力量的確是很強,但與地獄界相比,卻是根本算不得什麼,能夠支撐到現在,可說是極爲不易。

    如果不是對世界門之匙極爲重視,朝廷也不會刻意將殺盡王從南域功德戰場召回,派遣到陰陽海來。

    ……

    這一章差不多六千字,相當於兩章了,夠給力吧!所以,小魚要宣傳一下新書《天帝傳》,嘿嘿,希望大家可以支持一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