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儘管張若塵與朝廷的關係不睦,卻也不得不承認,崑崙界淪爲功德戰場後,朝廷發揮出的作用極大,讓五域保持相對穩定的狀態。

    但隨着地獄界的攻勢越發猛烈,朝廷的力量,已經是捉襟見肘,難以支撐下去,關鍵便在於頂尖強者太過缺乏,滴血劍再強,也不可能橫掃地獄十族的強者。

    心中快速閃過許多念頭,張若塵道:“你們來晚了一步,有殘缺的神陣復甦,真龍島已經重新被封禁,誰也無法出入。”

    聞言,聖書才女和殺盡王的臉色,均是不由一變,他們是爲世界門之匙而來,不曾想,竟是連登上真龍島的機會都沒有。

    到得此時,他們也終於明白,張若塵爲何出現在這裏,而非是在真龍島上。

    “可有世界門之匙的消息?”殺盡王問道。

    張若塵微微沉吟,道:“世界門之匙極其神祕,應該無人能尋到,不然,世界之靈只怕已經危矣。”

    儘管世界門之匙所化的矮瘦老者,已經落入他們手中,但張若塵明顯並不打算將之交給朝廷。

    這其中有着很多原因,最主要的有兩點,一是他與朝廷是敵非友,沒理由將世界門之匙拱手相送;二來,朝廷力量空虛,難以守護好世界門之匙。

    世界門之匙是崑崙界的本源衍生而成,根本就無法帶出崑崙界,若非如此,將其交到陰陽海那位禁忌人物的手中,無疑是最爲穩妥。

    “既然如此,那本王也該返回南域。”殺盡王顯得十分急切。

    沒有片刻的耽擱,殺盡王直接騰空而起,化作一道血色光芒,瞬息遠去。

    眼見殺盡王離開,張若塵身形一動,出現在輕舟之上,與聖書才女相對而立。

    四目相對,張若塵看到了聖書才女眼中的絲絲疲憊之色,他的心不禁被觸動了一下。

    “你還好嗎?“

    張若塵和聖書才女同時開口,說出相同的話語。

    張若塵微微一笑,儘可能輕描淡寫的說道:“我還不錯,四處走動,看到了各種風景。”

    那種種的殺戮和鮮血,被他略去,不想講出來。

    說起來,他已經很久沒有見過聖書才女,雖然之前在孔雀山莊,聖書才女曾趕來,但卻是以九天玄女的形態,他們連話都沒能好好說上幾句。

    “死在你手中的強者太多,地獄界和天堂界恐怕都不會善罷甘休,一定要多加小心。”聖書才女認真提醒道。

    她知道張若塵現在很強,已經是大聖之下第一層次的絕頂強者,可明槍易躲,暗箭難防,任何的疏忽大意,都有可能致命。

    張若塵道:“想要我命的人很多,可我仍舊活得好好的,還得多謝這些外部的壓力,讓我的實力,能夠提升得這般快,放心,我的命很硬,誰也收不走。”

    “我只是不想看到你出事。”聖書才女低語,眼中閃過一道黯然之色。

    察覺到聖書才女的情緒變化,張若塵心中隱隱有些不安,連忙問道:“你怎麼了?是不是出了什麼事?”

    “我沒事,朝廷還有很多的事情,需要我去處理,不能在這裏久留,你多保重。”聖書才女目光閃爍,不敢與張若塵對視。

    見狀,張若塵心中越發生疑,目不轉睛的盯着聖書才女,道:“告訴我,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事情,我一定會幫你。”

    他的確不想和朝廷有什麼瓜葛,但涉及到聖書才女的事情,他卻是無法袖手旁觀。

    聖書才女緩緩在輕舟上坐下,雙手抱着膝蓋,貝齒輕咬嘴脣,眼中浮現出淡淡的霧氣,似乎是受了極大的委屈。

    張若塵的心忍不住一顫,自他與聖書才女相識以來,還從未見到過其顯露出如此脆弱的模樣。

    哪怕是她當初身陷無盡深淵第一梯度,也始終很堅強,不曾像這般柔弱。

    正當張若塵想繼續追問時,聖書才女喃喃低語道:“畫聖前輩,已經逝去了……他……”

    聞言,張若塵先是一愣,隨即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以爲是自己聽錯。

    楚思遠修煉數百年,在崑崙界未曾復甦以前,便修煉到了聖境巔峯,成爲儒道的一位祖師,積澱可謂十分雄厚。

    在祖靈界功德戰場,楚思遠更是一舉突破成爲精神力聖王,之後變得越來越強大,乃是儒道的頂尖強者之一。

    而且楚思遠還掌握着儒道的至寶——七生七死圖,即便遇到不可戰勝的強敵,可自保應該不成問題。

    所以,張若塵很難相信楚思遠身死這個消息。

    “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張若塵眼神沉重,當即問道。

    聖書才女眼神黯然道:“就在三天前。”

    “以楚老……前輩的精明和強大,誰能殺他?”張若塵追問道。

    聖書才女的頭低的更低,眼眶開始變得溼潤,道:“是羅剎族的摩羅大親王。”

    張若塵眉頭微皺,沒想到此事竟是羅剎族強者所爲,畢竟羅剎族的主戰場在南域,而非是在中域。

    中域同樣開闢有功德戰場,但卻是以不死血族爲主。

    在羅剎族中,修爲達到道域境,就可被封爲親王,在此之上,還有着地位更爲尊崇的大親王。

    但凡大親王,實力至少都要達到大聖之下第三層次,往往在天庭界和地獄界,都會擁有赫赫威名。

    不過,即便是遭遇羅剎族的大親王,倚仗七生七死圖,楚思遠也應該有機會逃脫才行,且楚思遠爲何會突然招惹到羅剎族?

    “不僅是畫聖前輩,整個畫宗,都已經被摩羅大親王率領大軍毀滅掉。”聖書才女忍不住低聲哭泣道。

    她曾向儒道四宗求道,畫宗等同於是她的師門,楚思遠亦是她的老師,如今他們都已不在,她豈能不感傷。

    張若塵心中一震,他已經聽明白,不是楚思遠招惹了羅剎族,而是羅剎族主動前來覆滅畫宗。

    張若塵沉聲問道:“羅剎族爲何要滅掉畫宗?”

    “那是因爲畫宗還保留着,昔日儒祖親手栽種的最後一株聖道古茶樹,那是儒道的精神象徵。而聖道古茶樹,則是讓地獄界神靈都會動心的寶物,能夠助他們參悟至高的神靈之道。”聖書才女道。

    儒道與朝廷的關係,實在是太深了,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千萬年前,四位儒祖分別栽種了一株聖道古茶樹,在中古浩劫中,其中三株被毀,僅剩下畫宗的那一株。

    對於儒道而言,聖道古茶樹的意義太過巨大,好比是儒祖在世,在所有儒道弟子心中,都有着無比尊崇的地位。

    羅剎族的一支大軍,悄然潛入中域,對畫宗展開攻擊,這應該是儒道和朝廷,根本不曾預料到的事情,想要出手搭救,都根本來不及。

    既然連楚思遠都已經身死,那株聖道古茶樹,多半也已經落入羅剎族的手中。

    “羅剎族以摩羅大親王爲首,出動了數千位公爵,加上百餘位親王,畫宗雖有數萬弟子,即便拼死抵抗,可他們大多實力低微,如何能抵擋得住。

    “畫聖前輩本來有機會退走,可他卻選擇與畫宗共存亡,用生命去守護聖道古茶樹,那是儒祖親手栽種下,代表的是儒道的精神,無論如何,也絕不能落入地獄界的手中。”

    “洛虛前輩得到消息,想要去幫助,卻沒能進入畫宗,就被摩羅大親王打成重傷,之後被羅剎族強者一路追殺,如今生死未卜。”

    “短時間內,畫宗變成了地獄,羅剎族大軍所過之處,只留下遍地的白骨,畫聖前輩浴血搏殺,卻無力迴天,被摩羅大親王抓住,吊住脖子,掛在聖道古茶樹之上,用一柄魔刀,將畫聖前輩身上的肉,一片一片的割下吃掉,最後只剩下一具白骨,在風中飄搖。”

    聖書才女一邊述說,一邊大聲痛哭起來,眼淚不斷的流淌而下。

    到得這個時候,她的情緒已經完全失控,那樣一位可敬的前輩,卻死得那般慘烈,讓她無法接受。

    張若塵的內心也受巨大震動,有一種窒息一般的感受,握緊了拳頭,關節咔咔作響,眼中有着森冷的殺機涌動。

    殺人不過頭點地,可這位摩羅大親王,卻是將楚思遠身上的肉一片片割下,當着其面吃下,這是何等的殘忍?

    不用想也知道,楚思遠必定是承受了無法想象的痛苦之後,才最終死去。

    對於楚思遠,張若塵有着無比深刻的印象,第一次相遇,是在他帶着意志受創的凌飛羽,逃避邪道諸聖諸聖的追殺時。

    那時,不死血族齊天部族的十萬大軍來犯,楚思遠僅僅只是畫了一幅畫,便將之全滅,絕對的震撼人心。

    之後,楚思遠使用畫宗至寶——七生七死圖,幫助凌飛羽恢復了意志,也讓他與凌飛羽之間,產生了別樣的情愫。

    在張若塵的心中,楚思遠是一個很頑固的人,但卻是一身正氣,嫉惡如仇,眼中揉不得半點沙子。

    猶記得,楚思遠曾和他一同前往聖明城,對他敦敦教導,讓他不要走上歧途。

    還有在血神教出現大危機時,楚思遠拋開成見,挺身而出,與血神教教主夫人一戰,縱然實力不及,卻也始終不退。

    如今,其更是爲守護畫宗、聖道古茶樹而死,將儒道的崇高氣節,表現得淋漓盡致。

    想到那位老人已經被吃掉,化爲白骨,整個畫宗變成了焦土,一時間,張若塵怔怔有些出神,眼眶竟也不自覺的變得溼潤起來。

    戰爭,終究是殘酷無情的,或許有一天,身邊的親人和那些熟悉的朋友,都將戰死。

    也不知,下一個會是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