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告別敖心顏,張若塵徑直趕往功德星,而小黑則是帶上世界門之匙,先行前往一處安全的地方。

    許久不來功德星,這裡依舊熱鬧非凡。

    隨着崑崙界功德戰場形勢的加劇,每天都會有大批強者涌入崑崙界,來自於天庭一方的各大世界和古文明。

    崑崙界作爲萬古不滅大世界,蘊藏有無數機緣,無論是對地獄界,還是對天庭界,都有着無比巨大的吸引力,引得天庭諸界和地獄十族齊動。

    張若塵如今風頭極盛,剛一來到功德星,便立刻引發極大的轟動,成爲各界修士關注的焦點。

    陰陽海中發生那般大的事情,且參與其中的修士極多,根本就不可能隱瞞,用不了多長時間,必定會傳遍諸天萬界。

    “都看着張若塵做什麼?難道他又做了什麼了不得的大事?“

    有修士不明所以,感到十分疑惑。

    “你的消息太滯後,就在不久之前,崑崙界的陰陽海中,發生了一系列的大事件,盡皆與張若塵有關。”

    “地獄界派遣了陣容強大的聖王大軍,由黑暗之子、冥殿七絕殺神和骨族三帝十二尊率領,進入陰陽海,想要奪取與崑崙界世界之靈息息相關的世界門之匙,千星文明、北斗文明、巨靈文明、豔陽文明和天龍界不知從何得知了消息,亦是派遣了諸多強者前往。”

    “可最後的結果卻是,地獄界折損數千聖王強者,其中包括黑暗之子和骨族七位尊者,而豔陽文明的天子亦是身死,金陽雙子王連帶着豔陽文明上千聖王強者,遭到鎮壓。”

    當即,立刻有知道詳情的修士,開口解釋起來。

    聞言,那些還未聽到消息的修士,臉上均是露出震驚的表情,簡直不敢相信自己所聽到的。

    “黑暗之子可是黑暗神殿傾力培養的絕世天才,融合了黑暗之淵中的異種黑暗之力,擁有大聖之下第一層次的強絕實力,張若塵的實力雖強,但怎麼可能殺得了黑暗之子?”

    “金陽雙子王聯手,亦是能夠與大聖之下第一層次的強者匹敵,誰能將他們鎮壓起來?張若塵如果真有如此強大,之前血神教怎麼會被攻破?”

    部分修士搖頭,說什麼也不相信這一切爲真。

    實力從大聖之下第二層次,提升到第一層次,這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張若塵的確是有這種潛力,但應該也需要不短的時間纔對。

    縱觀天庭界和地獄界,但凡是大聖之下第一層次的絕頂強者,修煉的時間都不算短,少說也需要數百年的積澱,不可能一蹴而就。

    “你們還真別不相信,黑暗之子的確是敗在張若塵手中,之後,他甚至不惜違規,服用王品聖丹,將修爲突破至不朽大聖境,但卻被張若塵收服的一頭怪物,一口給吞掉,可謂是一敗塗地。”

    “而豔陽文明這次也的確是栽在張若塵的手中,天子被殺,金陽雙子王想要復仇,卻根本不是張若塵的對手,擡手就給鎮壓了起來。”

    “張若塵已經真正崛起,誰也無法阻擋,他現在是名副其實的崑崙界戰神,自他返回崑崙界以來,已是讓地獄界吃了太多的虧。”

    …………

    諸多修士都忍不住議論起來,一些修士眼中更是有着敬畏之色。

    強者爲尊,這是亙古不變的規則。

    張若塵並未去在意這些議論聲,彷彿置身於事外,徑直向着功德值兌換大殿走去。

    所過之處,那些修士紛紛讓道,即便是天堂界派系的修士,也不敢上前去蹙眉頭。

    “趕緊跟上,看張若塵這次會兌換多少功德值。”

    一時間,諸多修士都紛紛跟在了張若塵的身後。

    進入功德值兌換大殿,張若塵當即將目光投向《聖王功德榜》,想看看最近這份榜單有什麼變化。

    登上《聖王功德榜》的人數,又有增加,但前一萬名的排名,變化卻是並不明顯。

    上一次來時,張若塵的功德值是六十六億點,排在三千三百四十二名,現在來看,也只是下滑了二十幾名罷了。

    翻手間,張若塵將一個空間玉瓶取出,開始傾倒收集到的地獄界強者的聖魂。

    而隨着聖魂的倒出,他的功德值也快速的增長起來。

    待得所有的聖魂都被傾倒出來,張若塵的功德值從六十六億點,一躍達到一百一十四億點,排名亦是大幅提升,排在七百八十六名,進入到了千名之內。

    此次張若塵雖然只是斬殺了數千地獄界修士,但卻都是聖王境的強者,故而兌換到了驚人數量的功德值。

    排名進入前一千,也就意味着,張若塵可以換取更好的流光功德鎧甲。

    儘管以張若塵如今在空間之道上的造詣,未必能夠用得上流光功德鎧甲,但既然能夠得到,他沒理由不要。

    當即,張若塵將那件千倍音速的流光功德鎧甲取出,讓功德神殿收回,同時開始接受功德之氣的洗禮。

    進入《聖王功德榜》前一千名,所能得到的洗禮,效果極爲顯著,即便張若塵如今已經是大聖之下第一層次的絕頂強者,仍舊能夠得到不小的好處,肉身和聖魂存在的細微瑕疵都被消除掉,變得更加的堅韌。

    “好強的不朽聖光,張若塵竟然藉助功德之氣的洗禮,將雙臂不朽化。”有修士忍不住發出驚呼聲。

    在殿內所有修士的注目下,張若塵的雙臂綻放出璀璨的不朽聖光,一龍一象浮現,散發出極其強大的威壓。

    另一名修士瞪大眼睛,很不可思議道:“張若塵與黑暗之子廝殺時,肉身竟是完全不曾不朽化,這……”

    肉身未曾不朽化時,實力已然達到大聖之下第一層次,如果肉身大部分完成不朽化,實力又會強大到何種層次?

    時間不算太長,功德之氣洗禮結束,一件泛着銀光的奇異鎧甲,憑空出現,自動穿戴在張若塵的身上,極爲合身,彷彿是爲他量身打造的一般。

    “兩千倍音速的流光功德鎧甲,倒還算不錯,或許在某些時候,能夠用得上。”張若塵暗道。

    略微感受了一下,張若塵便是將這件流光功德鎧甲收了起來。

    相比之下,還是火神鎧甲對戰力的增幅更大,防禦也更爲強大。

    隨即,張若塵打量起自己的雙臂來,不朽化之後,他能清晰感覺到雙臂的不同,無論是施展掌法,還是拳法,威力都必然會有極大的提升。

    不過,現階段只能算是初步不朽化,等他將五行神物全部煉化,雙臂的強度,將會進一步提升。

    沒做太久的停留,張若塵徑直向功德寶物兌換處走去。

    他現在已經得到了頂級的五行神物,也就無須再將功德值留着,可以全部用來兌換其他的寶物。

    張若塵還有着七十五億點功德值可用,無疑是能夠兌換到大量的寶物。

    經過一番仔細的篩選,張若塵用這些功德值,一共兌換了數百件寶物,都算得上是珍品,可以用來培養許多的強者。

    兌換完寶物,張若塵正想離開,忽的,生出一股被鎖定的奇異感應,眉頭一皺,暗暗戒備,順着自己的感應,凝望了過去。

    “大聖。”張若塵的雙目,被對方身上絢爛的聖光刺得難以睜開眼睛。

    明明那人還在數十里之外,可是,散發出來的光芒和熱量,卻像是要將張若塵的肉身融化。

    張若塵自然不是一般聖境修士,很快抵擋住聖芒,只見,視線的盡頭,站着一位高大的中年男子,身着金色鎧甲,威嚴十足,手持一杆方天畫戟,如戰神臨世。

    這處功德總驛站,乃是專門爲聖者和聖王所建立,正常情況下,根本就不會有大聖降臨。

    如果有例外,那便是天宮任命的巡天使者。

    “好強的敵意,看來是來者不善。”

    張若塵不是沒與巡天使者打過交道,但,接觸的都是分身,這還是第一次見到巡天使者的真身,心中若是說不忌憚,那是不可能的。

    一尊真正的大聖,聖境中的帝皇,就在眼前。

    那中年男子長着一頭金色長髮,每一根髮絲,都像是蘊含上萬道規則,能夠揮斬星辰。他腳踩虛空緩步而來,出現到張若塵的面前,以威臨天地的氣勢,揚聲:“張若塵,你好大的膽子,竟敢無視天宮制定的天規,殺戮、鎮壓盟友,該當何罪?”

    此刻,周圍已是匯聚了諸多修士,將功德寶物兌換處圍得是水泄不通。

    一道讓張若塵有些眼熟的聖影,出現到附近,冷笑道:“豔陽天子好意前往陰陽海,阻止地獄界的陰謀,是何等的高義,可張若塵卻爲了奪取豔陽天子身上的至寶,狠毒將他殺害,實在令人憤慨,若不嚴懲,必會寒了各界盟友的心。”

    另一道聖音,從遠處傳來:“張若塵屢犯天規,踐踏天宮的威嚴,理應嚴懲,請巡天使者將他擒拿。”

    張若塵眼中不禁閃過一道寒光,如此煽風點火,多半是與他結怨甚深的天堂界派系的修士。

    而巡天使者會如此快趕來功德星堵他,多半也是這些人在通風報信。

    不出意外的話,眼前這位巡天使者,應該出自豔陽文明。天子被殺,對豔陽文明而言,稱得上是天大的事。

    “立刻放出豔陽文明的修士,然後束手就擒,別逼本座動手。”中年男子以命令的語氣說道,彰顯出強大的意志。

    本來豔陽文明還有些頭疼,要如何對付張若塵,如今其主動離開崑崙界,來到功德星,可謂是自投羅網。

    沒有崑崙界的制約,任憑張若塵有天大的本事,也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對方雖是大聖,但,張若塵也不是隨意就能被人拿捏。他表情淡漠,道:“這便是你們豔陽文明的態度嗎?是非曲直,可不是隻由你們說了算。”

    巡天使者又如何?

    想要以勢壓服他張若塵,絕不可能。

    “張若塵,無論你怎麼狡辯,都改變不了殺害豔陽天子的事實,不僅違背了禁止內鬥的天規,而且你還鎮壓了豔陽文明上千位強者,更是罪加一等。”

    先前,那道站在遠處的聖影,從一道道聖境修士之中走出,朗聲說道。

    此人身着三色鎧甲,頭戴碧玉冠,眼神深邃,氣宇不凡。

    張若塵對其並不陌生,當初在孔雀山莊曾有過接觸,正是商子烆的師兄——刑淵,功德神殿培養出來的大聖之下第三層次的頂尖強者。

    刑淵冷冷的看了張若塵一眼,拱手對中年男子道:“金暉大聖,以您的身份,根本就無須與張若塵多說什麼,直接將他擒拿便是。”

    “刑淵兄說得對,張若塵屢犯天規,根本是罪不可赦,金暉大聖您即便出手將他打殺,也沒人敢說什麼。”另一人附和道。

    此人同樣曾出現在孔雀山莊,乃是血戰神殿培養的上一代猩紅天使——宸虎,實力不比刑淵弱多少。

    功德神殿和血戰神殿,無疑都是對張若塵恨之入骨,難得有落井下石的好機會,他們自然是不會放過。

    刑淵和宸虎均是包藏禍心,巴不得金暉大聖對張若塵出手,最好是能夠將張若塵殺死。

    畢竟,張若塵背後有着月神這座大靠山,即便將他帶回天宮,恐怕也不能把他怎麼樣。

    “你們倆是想找死嗎?”張若塵眼中浮現可怕的殺機。

    當初,商子烆率衆攻打聖明城,這兩人出力不小,不知有多少聖明子民因他們而死。

    若非巡天使者的介入,張若塵根本就不會放他們離開孔雀山莊。

    現在這兩人竟然還敢出現在他的面前,且出言挑唆金暉大聖對他出手,實在是可惡至極,其心可誅。

    刑淵眼神一凜,連忙道:“張若塵已經瘋魔,嗜殺成性,如果繼續放縱不管,必定還會有更多的盟友遭劫,還請金暉大聖做主。”

    “張若塵,你太放肆了,當着本座的面,你還想殺人不成?真當沒人能治得了你了嗎?”金暉大聖道。

    張若塵的臉色亦是轉冷,道:“我如果真想殺他們,誰也攔不住,別在我面前擺你的大聖架子,想讓我放出金陽雙子王等人,最好換一個態度。”

    聞言,金暉大聖的臉色,不禁變得更加難看,還從未有聖王境的小輩,敢如此對他說話。

    他知道張若塵已經達到大聖之下第一層次,屹立在聖王境的最巔峰,但也同樣沒有資格在他的面前張狂。

    不入大聖,難知聖道的真諦。

    同樣,不入大聖,終究只是聖境修士,而非聖境帝皇。

    大聖之下最強的三個層次,對應的是比肩、擊敗和擊殺不朽大聖的強大戰力。

    但,所指的,都是不朽初期的大聖。

    而且那些窩囊敗給聖王的大聖,在聖王境,基本上都只修煉出三多千萬道聖道規則。鑄造的不朽聖軀,也都很弱小,潛力幾乎耗盡,終其一生,也難再有進步。

    換句話說,就是大聖之中最弱的那一批。

    金暉大聖的天資,雖然算不得頂尖,在聖王境時,卻也修煉出了四千多萬道聖道規則。他突破至大聖境,已經有近千年,一步步將自身實力,熬煉到了不朽中期,距離後期都已經不遠,實力遠不是那些剛剛進入不朽境的大聖可以比擬。

    對於自身的實力,金暉大聖有着絕對的自信,大聖之下,別說是張若塵,就算是閻無神,也絕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張若塵,既然你如此不懂得進退,那就別怪本座以大欺小了。”金暉大聖眼神凌厲,身上散發出浩瀚的大聖威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