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無論外界如何紛擾,王山深處的山谷中,卻是一片安靜,所有人都全身心沉浸在修煉之中,身在亂世,力量纔是活下來的根本。

    “唰。”

    張若塵突然睜開雙眼,體表升騰起純白色的火焰。

    煉化王品聖丹,加上煉化火屬性頂級神物,張若塵終是如願將淨滅神火,從臣焰蛻變爲了帝焰。

    帝焰與臣焰,有着本質上的區別,威力不可同日而語,就算是君王戰器,都有可能生生被煉化掉。

    焱神腿中的百萬道神之規則,亦是全部煉化完畢,蘊含的神力,恐怖至極。

    除此之外,張若塵還將五種頂級的五行神物,全部煉入了肉身之中,將五行混沌體修煉到極致,除了最爲脆弱的臟腑和大腦後,身體幾乎都已經完成不朽化。

    只要他願意,稍微耗費一點時間,就能將不朽聖軀鑄造出來,突破至不朽大聖境。

    當然,張若塵現在不可能這麼做,在聖王境的積澱越雄厚,進入大聖境,纔會越強大,按照他的想法,無論是聖道規則,還是肉身不朽化,他都要達到聖王境的極限。

    “淨滅神火的蛻變,果然很不容易,有王品聖丹和頂級的火屬性神物相助,居然都耗費了我二十八年時間,幸好在真龍島得到了足夠多的神石,不然,說不得只能中途放棄。”張若塵感慨道。

    在他的計劃中,十年左右,應該就能讓淨滅神火蛻變爲帝焰,可沒想到,最終卻耗費了近三倍的時間。

    將淨滅神火收回體內,張若塵不禁低語道:“可惜,真理界形還是沒能凝聚成功,始終差了一點,沒有真理神殿秘傳之法,凝練起來,的確是很困難。”

    在這些年中,張若塵體內的真理規則,已經增長至六十八萬道,距離達到十倍攻擊力,還差了整整二十萬道,不過,如果無法凝聚出真理界形,即便規則數量達到,也依然無法爆發出十倍攻擊力來。

    任何一種聖道,在聖王境所能修煉出來的規則總量,都是一百萬道,越往後,修煉的難度越大。

    正因如此,即便張若塵擁有萬分之三十九的真理奧義,修煉真理規則的速度,也已經遠無法與之前相比。

    靠着各種輔助修煉的寶物,加之世界門之匙的影響,張若塵這次閉關,增長了一千五百萬道聖道規則,總數達到六千萬道。

    其中,空間規則增長至六十一萬道,時間規則五十七萬道,劍道規則八十八萬道,掌道規則七十九萬道,拳道規則七十七萬道,均有着不小的提升。

    以張若塵如今的實力,如果再對上金暉大聖,應該無須冒險動用時空之力,就能將其擊敗。

    目光轉動,張若塵掃過身周的衆人,不禁暗暗點頭。

    二十八年時間,加上他提供的充足的修煉資源,所有人的修爲實力,都得到了大幅的提升。

    尤其是吞天兔和魔猿,如今都已經達到道域境,放在任何一座大世界,都能夠算得上是強者。

    而在此期間,小黑也已經完成了陣法的佈置,將山谷化作真正的修煉聖地,同時可確保世界門之匙,萬無一失。

    張若塵並未干擾衆人修煉,收起日晷,便獨自離開了山谷。

    他身上僅剩下七塊神石,先保留着,或許能派上其他的用場。

    一道青色的聖光,從張若塵的袖中飛出,化作一條足有百里長的青色巨龍,散發出浩瀚的龍威。

    其正是當初宙宇耗費極大力氣,從蠻荒秘境中抓捕到的那條青天聖龍,本身乃是太古遺種,血脈極爲強大,絲毫不在吞天魔龍之下,且修爲實力,遠勝過吞天魔龍。

    不過,宙宇並未能夠真正將青天聖龍收服,倒是張若塵如今成功將之收服。

    青天聖龍之所以會臣服,主要有兩個原因。

    其一,自然是因爲張若塵的實力足夠強大,壓得青天聖龍提不起反抗的念頭。

    其二,則是因爲那株化龍草,那對青天聖龍擁有着致命的誘惑。

    煉化化龍草後,青天聖龍體內的神龍血脈,被完全激發出來,已然是快要成就真龍體質。

    所謂真龍,指的是還未成神的神龍,自中古以後,崑崙界便只有敖心顏,修成了純粹的真龍體質,也因此被陰陽海那位禁忌人物所看中。

    青天聖龍雖然還沒有修煉成真龍之體,但本身的實力,卻有着不小的提升,若是再與那宙宇一戰,未必會敗。

    “噠噠。”

    腳步聲響起。

    一個枯瘦如柴的老頭子,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冒了出來,以綠油油的目光,盯着青天聖龍。

    “好肥美的一條龍,味道一定很不錯。”

    說話的同時,老頭子還舔了舔嘴脣,口水差點流出來。

    而聽到這句話,青天聖龍頓時大怒,從天而降,降落在老頭子面前,大口的噴吐着可怕的龍息。

    老頭子看似行將就木,實則靈敏無比,瞬間倒退,與青天聖龍拉開距離,同時將目光投向一旁的張若塵,怪叫道:“張若塵,看好你的龍,嚇壞我老人家了。”

    張若塵的眉頭微微皺起,眼神不善的看向老頭子,很想將其暴湊一頓,但最後還是剋制住。

    他在王山,是第三次見到這個老頭子。第一次是王山出現異變之時,其剛從地底鑽出來,自稱是盜墓賊。第二次,他竟是想要對一衆女聖下藥,甚至連百花仙子也差點中招。

    可惜,老頭子太過滑溜,張若塵縱然手段盡展,也奈何其不得。

    哪怕是現在,張若塵仍舊是無法將老頭子看透,不知他究竟是什麼來歷,更不知他修爲實力達到了哪一步?

    “老傢伙,你怎麼還在王山?”張若塵眼神不善的問道。

    老頭子嘿嘿一笑,道:“上次不是就已經和你說過了嗎?老夫乃是張家的守護者,張家的祖地在此,老夫自然要留在這裡。”

    “既然你不願老實交代,那我只能得罪了。”張若塵的眼神,徒然變得凌厲起來。

    說話間,張若塵已是調動空間規則,釋放出空間領域,將方圓數百里的空間,完全禁錮起來。

    今時不同往日,以他現在的修爲實力,就算是面對不朽後期的大聖,也有一戰之力。

    “吼。”

    青天聖龍咆哮,亦是對老頭子發動攻擊。

    一隻巨大而鋒利的龍爪,閃電般探出,凝聚成風雲漩渦,封鎖住老頭子所有的退路。

    “哇,張若塵,你想做什麼?”

    老頭子一邊發出怪叫,一邊極速閃躲。

    讓張若塵感到詫異的是,方圓數百里的空間,明明已經被他完全禁錮住,老頭子竟然還能夠行動自如,似乎根本沒有受到影響。

    詫異之餘,張若塵調動大量空間規則,施展出空間風暴,向老頭子席捲而去。

    空間風暴波及的範圍極廣,且瞬息便至,使得老頭子無法閃避。

    老頭子仍舊不曾施展出聖術,竟是以血肉之軀,硬撼空間風暴。

    “砰。“

    空間風暴生生被老頭子撕裂開來,快速平息下去。

    看到這一幕,張若塵的眼皮猛的一跳,以他現在的空間造詣,施展出空間風暴,就算是尋常的不朽大聖,都無法抵擋住,卻被這個老頭子如此輕易給破解。

    怎麼可能?

    之前,他懷疑老頭子是頂尖的九步聖王,現在看來,還是嚴重低估了他。

    難怪老頭子說不能離開王山,怕被發現,以其所擁有的實力,的確是不會被允許留在崑崙界中。

    張若塵停下手來,極爲嚴肅的問道:“你根本不是聖王,也不是當世的人,告訴我,你究竟是什麼人?”

    他已經看出來了,老頭子應該是一位甦醒者,第一次相見時,其應該纔剛從地底甦醒過來。

    且老頭子不是一般的甦醒者,實力極爲強大,至少也是大聖級別。

    曾經毫不起眼的王山,變成了一處覺醒之地,甚至還有甦醒者出世,實在是讓人難以置信。

    “老夫和你一樣,都是張家的人,有話好好說,幹嘛要動手呢?老夫這老胳膊老腿,可經不起折騰。”老頭子一邊捶着腰,一邊笑眯眯的說道。

    青天聖龍也看出了老頭子的強大,不由退回到了張若塵的身邊,警惕的注視着他。

    “轟隆隆。”

    正當雙方對峙的時候,王山的深處,突然傳出巨大的動靜。

    張若塵當即轉頭看了過去,眼中不禁露出一抹異色,道:“摺疊空間進一步開啓,王山變得更爲廣闊了。”

    就這麼一眨眼的工夫,老頭子竟是憑空消失無蹤,不知道去到了何處。

    張若塵以空間領域進行感知,竟是無法發現老頭子的蹤跡。

    微微沉思,張若塵將青天聖龍收入袖中,轉而施展出空間挪移,去往王山的深處。

    以他現在的實力,已經具備探索這處摺疊空間的資格,即便真有什麼危險,他也有自保的把握。

    王山深處的天地聖氣更爲濃郁,幾乎到了化不開的程度,且其中夾雜着許多天地神氣,顯現出一派神聖的景象。

    剛一進入王山深處,張若塵就被一物所吸引。

    在一處巖壁之上,盤踞着一條巨大的青龍,長達數百丈,正在吞吐着天地聖氣。

    “這是……盤龍藤。”張若塵眼睛一亮。

    那青龍,並不是真正的龍,而是一株聖藥。

    如果是尋常的聖藥,即便是十萬年古聖藥,也難以引起張若塵的注意,可這株盤龍藤不同,其乃是一株元會聖藥。

    似是感知到了盤龍藤的氣息,青天聖龍立刻將頭從張若塵的袖子中探了出來,目光炙熱的盯着盤龍藤。

    “主人,我要得到它。”青天聖龍激動道。

    張若塵當然知道,盤龍藤對於龍族的用處最爲巨大,可以讓龍族得到全方位的提升。

    不過,盤龍藤屬於攻擊性極強的元會聖藥,一般人根本就奈何不得。

    張若塵已經感知到,這株盤龍藤的氣息極爲強大,且兇威滔天,絕對不好對付。

    “吼。”

    就在這時,盤龍藤突然發出震天動地的龍吟聲,張牙舞爪的向着張若塵撲了過來。

    “唰。”

    青天聖龍當即從張若塵的袖中飛出,迎風而漲,與撲過來的盤龍藤碰撞在一起。

    與此同時,張若塵邁動步伐,繼續向摺疊空間的深處走去,絲毫不擔心青天聖龍會收拾不了盤龍藤。

    所過之處,生長了大量聖藥,且年份大多都很長,屬於聖藥中的上品,就算是聖王,都能夠用得上。

    甚至於,張若塵還發現了三株十萬年古聖藥,每一株都極爲罕見,價值連城,就算是九步聖王,都會渴望得到。

    不過,張若塵並未出手去採摘,反正王山已經被封鎖住,不怕它們跑掉。

    張若塵已經將那尊七龍丹爐,交給了小黑,利用這些高品質的聖藥,應該能夠煉製出不少高階的丹藥來。

    穿過幾座聖山後,張若塵停下了腳步,。

    在他的前方,出現了一片極其特別的區域,被絢爛的九彩色神光所籠罩,神聖無比,宛如一片淨土。

    不知爲何,剛一靠近,張若塵的內心,便是變得無比平靜,生出一種靜謐之感。

    透過九色神光,張若塵看到了一座座矮山,密密麻麻,根本就看不到盡頭,不知道一共有多少座。

    每一座山,都很特別,前方立着巨大的墓碑,被極其古老的大聖規則所籠罩,無法看清其真實的形態,且散發出極其強橫的大聖氣息。

    “這些難道是大聖的墳墓?”

    張若塵心中巨震。

    聖明張家的皇族墓林中,九座屬於大聖先祖的墳墓,便是與這些矮山的景象差不多。

    想到這種可能,張若塵內心便難以再平靜,因爲僅僅只是眼睛看到的墳墓,就有上千座。

    豈不是意味着,至少有上千位大聖,被埋葬於此?

    難道崑崙界某個時期,所有的大聖都死在了這裡,埋骨在此地?可是,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大聖的氣息強橫,即便死後,仍舊很雄渾,過去漫長歲月,都不會消散。

    懷着滿心的疑惑,張若塵向前走去,可是剛一靠近九色神光,他的腳下便出現一圈圈空間漣漪,有着一股股恐怖絕倫的聖威衝擊而來,似要將他撕成碎片。

    正當張若塵想要進行對抗的時候,他本身的血脈,突然出現異動,衝擊而來的聖威,竟是莫名的消散。

    頓時,張若塵感到壓力大減,感覺輕鬆了許多。

    “怎麼回事,那些大聖威壓,爲何會如潮水一般退去?剛上,我體內的血脈,似乎出現了前所未有的悸動。”張若塵的心中,隱隱生出某種猜測。

    不由得,他再度邁步向前,耗費極大力氣,終是來到一座矮山下。

    在這座矮山的前方,有着一塊石碑,其上鐫刻有一些繁奧的文字,並不屬於當世。

    “好古老的氣息,上面的文字,應該是屬於中古時代的形態,蘊含大聖道韻。不過,字跡的表面,籠罩有一股無形的力量,以我的聖目,也只能看出大致的輪廓,有些模糊,難以看清。”

    看着眼前的石碑,張若塵心中怎麼都無法平靜。

    當即,他釋放出自身強大的精神力,觸及石碑上的文字,開始破譯。

    讓張若塵感到驚異的是,這種文字比他預想的還要晦澀,以他如今的精神力強度,破譯起來,竟然都困難無比。

    在全力以赴調動精神力的情況下,張若塵纔好不容易破譯出了石碑上的文字。

    “北皓聖君張林之墓。”

    張若塵眼神一凝,道:“竟然真的是大聖的墳墓,這……”

    上千座大聖墳墓,這是何等的驚人,說出去,恐怕都沒人會相信。

    “北皓聖君,張林,爲何這個名字,讓我有一種熟悉的感覺?”張若塵面露異色。

    不由得,張若塵挪動腳步,來到相鄰近的一座墳墓前,調動精神力,包裹住前方的墓碑。

    “玄影大帝張天舒之墓。”

    張若塵面露沉思之色,低聲念道:“張林,張天舒,……”

    “張林,張天舒,這不是我張家族譜上記載的,中古時代兩位大聖先祖的名字嗎?”張若塵猛然想了起來。

    中域張家有着極其輝煌的歷史,歷代都有大聖級強者誕生,至今在諸皇祠堂中,都供奉着數十尊大聖先祖的塑像。

    一翻手,張若塵取出一物,正是張家傳承久遠的族譜。

    祖譜並不完整,只有半本。

    不多時,他便是在族譜上,找到了張林和張天舒這兩個名字,在張家的歷史上,皆是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難道這裡真的是張家傳說中的那處祖地?”張若塵心中巨震,無法再保持平靜。

    他曾在看過一本古書,其上提到,張家有一處祖地,不過卻在中古末期被毀掉,後人再也無法找到。

    如此說來,雲武郡國的張家,與中域聖明張家,難道真的同屬一脈?

    可是,這裡的大聖墓如此之多,難道埋得都是張家的先祖?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