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立身在古墓前,心緒劇烈起伏,難以平靜,如果猜測爲真,昔日的張家,得是多麼的繁榮鼎盛。

    只可惜,張家的歷史出現了斷層,中古以前的很多事,都已經沒人知曉,就連張家在中古時代有一位被稱爲劫尊者的神靈,也早已被遺忘,還是月神提及,張若塵才知道。

    “果然與古書上對祖地的描述一模一樣,唯有大聖死後,才能夠被葬入祖地之中,這對每一個張氏族人而言,都是無上的榮耀。”張若塵低語道。

    張氏的始祖,乃是不動明王大尊,這是一位傳說中的人物,古老得嚇人,就連月神都不曾見過,所以,張氏一族的傳承,少說也有上百萬年。

    以中古前的優越修煉環境,百萬年時間,一代代積累,所能誕生出的大聖數量,無疑會十分驚人。

    奈何,祖譜僅有半本,記錄的時間,是從中古末期開始,能夠從其上看到的大聖先祖,還不足百位。

    若能找回前半本祖譜,一切謎團,無疑都能輕鬆解開。

    兩世爲人,所在的張家,竟然屬於同宗,是巧合,還是刻意的安排?

    張若塵爬到一處地勢較高的位置,眺望整片墓林,目光凝視墓林的最深處。

    但,那裡有着極其強大的力量存在,即便他動用神印之眼,也無法看透,無法知道這片墓林究竟延伸到了什麼地方?

    就在張若塵準備放棄的時候,他的血脈突然出現異動,《九天明帝經》自行運轉起來,一股莫名的氣息,將他籠罩,撼動他的心神。

    張若塵身體巨震,魂魄好似被牽引離體,恍惚間,來到一片神秘的混沌之地,其中濃郁的混沌氣涌動。

    一座無比恢弘磅礴的大墓,呈現在他的眼前,混沌規則和混沌神光如同水流一般,緩緩在大墓上流動,給人一種無比神聖的感覺。

    面對這座大墓,張若塵竟是忍不住,生出了想要頂禮膜拜的念頭。

    大墓上方,空間出現劇烈的扭曲,竟是隱約呈現出二十七層宏偉的天宇,給人一種既真實又夢幻的感覺,分不清其究竟是真實存在,還是僅僅只是一種異象。

    而在這二十七層天宇之上,盤坐着一道偉岸至極的身影,身周有着諸多星辰環繞,似宇宙星河的中心。

    張若塵努力想要看清這道身影的模樣,卻怎麼都看不清,最後,只能看到一片混沌。

    正當張若塵感到震撼不已的時候,他的心神突然歸體,無論是大墓,還是二十七層天宇,亦或是偉岸身影,均是消失無蹤,好似做夢一般。

    張若塵呆立在半空中,久久都沒能回過神來,剛纔所見的一切,帶給了他太大的衝擊。

    “在墓林的深處,真有這樣一座大墓嗎?那是屬於誰的?爲何會讓我的血脈受到巨大的影響?”張若塵低聲自語道。

    不由得,張若塵全力開啓眉心的天眼,想要看個仔細。

    可無論他如何嘗試,都無濟於事,一股無形的神秘力量,阻隔了他的窺探。

    無奈收回目光的瞬間,張若塵卻是突然有了其他的發現。

    在他面前這座墳墓頂上,竟是有着一顆拳頭大小的奇異果實存在,無數的大聖規則交織其上,綻放出璀璨的不朽光華。

    張若塵眼神微變,突然想到了什麼:“難道是傳說中的……大聖道果!”

    大聖果這種珍奇寶物,張若塵也只是在古籍上看到過,卻從未真正見過。

    按照古書上的記載,大聖死後,被埋葬在特殊的地方,至少經過萬年時間,大聖本身的精氣和聖道規則,凝聚成一顆果實,便是大聖道果。

    傳聞之中,吃下一顆大聖道果,就能得到那位大聖的傳承和部分聖道規則,有很大可能修煉到大聖境界。

    “沒錯,這就是大聖道果。”一道聲音,突然響起。

    張若塵心中微驚,不知何時,那神秘的老頭子,竟然已經來到他的身邊,他卻毫無察覺。

    如果對方要對他不利,那他無疑會十分的危險。

    張若塵閉合眉心的天眼,瞥了老頭子一眼,道:“沒想到你也能進來。”

    “這裡是張家的祖地,老夫乃是張家的人,當然可以進來。”老頭子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而且表情相當的拽,彷彿是張家的人,就非常了不起的樣子。

    如果張若塵不是張家子弟,恐怕會忍不住抽他。

    頓了頓,老頭子繼續道:“張若塵,現在相信老夫說的話了吧,中域的張家,也是從這裡走出去的,他們的根在這裡。”

    張若塵不得不承認,老頭子說的乃是實情,畢竟他已經親眼看到,祖譜上記載的大聖先祖的墳墓。

    相鄰幾座墳墓,所埋葬的大聖,均能在祖譜上找到名字。

    “爲何中域張家,會和祖地失去聯繫?而且我們雲武郡國張氏王族,又爲何不知道祖地的存在?”張若塵認真問道。

    雖然,他已經相信這裡就是張家傳說中的祖地,但,他的心中卻是有着諸多的疑問,需要有人來解答。

    老頭子揹負着雙手,以頗爲沉重的語氣,道:“中古末期的大劫,張家亦是沒能逃脫,那一戰太過殘酷,張家的強者幾乎死亡殆盡,元氣大傷,關於祖地的一切,也就成爲了傳說。”

    “按照張家的規矩,只有大聖死後,才能夠葬入祖地,而想要知道祖地所在,也必須是頂尖聖王,唯有如此,才能夠更好的守護祖地的秘密。”

    “雲武郡國的張氏王族,應該屬於守護祖地一脈,或許是因爲人丁稀少的緣故,中間斷了傳承,但他們總算還記得此地的重要性,始終不曾離開。”

    其實雲武郡國王族的先祖,就是負責守陵。

    聞言,張若塵心中不由一動,他其實也已經大致猜到,這些事情,應該與中古末期的大劫有關係,畢竟按照月神所說,張家的劫尊者,就是在那一戰中隕落,按理說,也應該是埋葬於這片祖地中才對。

    中域的張家一脈,算是比較幸運,雖然經歷諸多磨難,但,畢竟又在近古重新崛起,建立了聖明中央帝國,算上張若塵的父皇,一共誕生了十位大聖境強者。

    可惜的是,八百年前的一場變故,讓聖明的基業,幾乎毀於一旦,張家險些走向滅亡。

    “張家不能再繼續沉寂下去,必須要重現昔日的輝煌,張若塵,作爲張家子孫,你要肩負起這個重任來。”老頭子突然一本正經的說道。

    張若塵微微愕然,隨即搖頭,道:“我當然也想讓張家重新崛起,可這談何容易。”

    “怎麼就不容易?張若塵,你的血脈強大,繁衍下的後代,必然個個都是人中龍鳳,再配合大聖道果,要誕生出一羣大聖,都並非難事。”老頭子瞪眼道。

    “張若塵,作爲張家爲數不多的男丁,你怎麼就那麼不開竅呢?你身邊那近百位女聖,個個貌美如花,修爲也都不低,你若是和她們結合,生下的後代,血脈肯定都很強大,長相也不會差。”

    “還有上次見到的那個照神蓮所化的丫頭,你和她如果繁衍下後代,不但會長得好看,天賦多半還會很逆天,說不得,比你都要強。”

    “只要你多找些這種厲害的女子結合,繁衍下一大批長相好、天賦高的後代,張家何愁不能重新崛起?”

    “老夫好心煉製出藥粉來,想要幫你一把,可你倒好,居然完全不領情,你到底是不是個男人?想要氣死老夫嗎?”

    老頭子不斷的數落着張若塵,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

    張若塵哭笑不得,道:“你老人家的修爲比我更高,血脈肯定更強,你比我更適合做這件事情。”

    聞言,老頭子頓時吹鬍子瞪眼,道:“老夫要是可以,還用得着你嗎?”

    看得出來,老頭子確實是被張若塵給氣壞了,簡直恨不得狠狠將張若塵打一頓。

    “什麼意思?”

    張若塵用着怪異的眼神,向老頭子的下身盯去,難以想象如此厲害的強者,居然會……不行。

    “你向哪看呢?想什麼呢?”

    老頭子氣急敗壞的吼了一聲,隨即,伸出一隻右手,手心浮現出一團灰白色的氣霧。

    手掌輕輕的揮了出去,灰白色氣霧飄過的地方,草木瞬間枯萎,濃烈的死氣,蔓延方圓數十里之地。

    “你身上怎麼會有這麼濃烈的死亡邪氣?”張若塵連忙釋放出聖氣,抵擋死亡邪氣的侵蝕。

    老頭子長嘆一聲,道:“想當年,老夫與地獄界死族幾位狠角色,在星空中大戰了三個月之久,打得星辰湮滅,日月無光,可惜最後還是被他們的死亡念力擊中,差點就隕落。幸好老夫命大,又活了過來,可惜花費十萬年,也沒能將那股死亡邪氣完全化解。”

    張若塵頓時明白了過來,應該就是因爲,體內有死亡邪氣作祟,所以老頭子才無法繁衍後代。

    太好了!

    要不然,這個老傢伙,爲了振興張家的使命,說不定要靠他那不知名的藥粉,使用卑鄙齷齪的手段,大義凜然的淫//亂王山,那纔是張若塵會頭疼的事。

    不再理老頭子,張若塵將目光投向一座座墳墓,他發現,很多墳墓上,都有大聖道果存在,但卻並非每座都有。

    想來不是這些墳墓沒有蘊育出大聖道果,而是已經被人摘取。

    既然知曉大聖道果的功效,歷史上,張家的前輩,必然會利用起來。

    說不得,這其中不少的大聖,都是吃過大聖道果的。

    身形一動,張若塵緩緩向着墳墓靠近,想要將其頂上的大聖道果摘取下來。

    儘管受到很大的阻礙,但他還是順利的來到近前,大聖道果觸手可及。

    就在張若塵準備出手摘取的時候,老頭子阻止道:“不要隨便摘取大聖道果。”

    “爲何?”張若塵好奇問道。

    老頭子道:“大聖道果摘下來後,需要立刻吃下,並且最好是在大聖墓前,如此才能將大聖道果的精華,完全吸收煉化,有希望修煉到大聖境界。”

    “你所看到的這些墓和墓碑,都是一處處參悟和修煉的寶地,先在此修煉一段時間,再吃下大聖道果,效果最佳。”

    聞言,張若塵立刻打消了摘取的念頭,大聖道果如此珍貴,自然不能夠浪費掉。

    他現在已經徹底明白祖地對張家的意義,只要祖地在,無論張家遭遇怎樣的劫難,都有重新崛起的一天。

    或許也正是有此考驗,大部分的大聖道果,纔會被保存下來。

    如果能夠將所有的大聖道果都利用起來,張家可以誕生出多少的大聖來?簡直難以想象。

    “張若塵,你到底聽明白老夫說的話沒有?你當前最重要的任務,是傳宗接代,盡你所能的去繁衍後代。”

    “曾有一位張家先祖,娶了整整三千位妻子,個個花容月貌,什麼神女,什麼聖女,什麼古文明的天女,什麼龍族、九黎族、鳳凰族的天之驕女,天上飛的,地上跑的,水的遊的,統統一網打盡,繁衍下上萬後代,那是你應該學習的榜樣。”老頭子如此說道,滿臉鄙視的神情盯着張若塵,彷彿說的就是他自己一樣。

    聞言,張若塵的眼中,不禁浮現出一抹異色,瞬間便是想到了廣寒界的寂滅大帝,他沒想到,在繁衍後代這方面,張家竟然有先祖比寂滅大帝更厲害。

    不過,寂滅大帝如今正值壯年,今後應該還會繁衍下很多後代,說不得會超過張家的那位先祖。

    看着老頭子快噴火的眼睛,張若塵道:“雲武郡國的張家,的確已經沒什麼人了,可中域張家,卻還有不少族人,可以讓他們來此修煉。就算沒有資格吞服大聖道果,但是憑藉這裡的環境,加上張家先祖的氣運眷顧,他們的修煉速度肯定會加快很多,或許還能得到一些意想不到的好處。”

    但凡還在崑崙界的張氏族人,基本上,都已經被張若塵收入乾坤界中,數量不算少,只是,血脈大多都已經很薄弱,很難找出真正的天才來。

    “老夫不能離開王山,你趕緊去將他們都給召集起來,就算質量差點,也比沒有強。”老頭子立刻催促道。

    但,隨即,老頭子又補充道:“不管怎樣,你都不能推卸責任,趕緊去推倒幾百個貌美如花的女聖,幫助我們張家開枝散葉。”

    聽到這話,張若塵的額頭上,立刻浮現出幾道黑線,着實是有些受不了老頭子。

    “唰。”

    當即,張若塵閃身,退出這片神聖的墓林。

    這個時候,青天聖龍已經是鎮壓了那株盤龍藤,並且開始煉化起來。

    張若塵並未去打擾,徑直趕回那座隱秘的山谷,將以明江王爲首的所有張氏族人,都給召集了起來,一共有着千餘人。

    簡單說明情況後,張若塵便是帶着一衆張氏族人,向着王山深處的墓林趕去。

    當然,他只是說,有一處修煉寶地,而並未提及張家的祖地。

    以他想來,關於張家祖地的事情,還是不告訴一般的張氏族人爲好。

    來到墓林之外後,張若塵便是讓這些張氏族人,自行去闖九色神光形成的結界。

    結界雖強,就算是大聖,都無法硬闖,但卻不會阻擋有張氏一族血脈的人。

    “若塵,這些難道是大聖的墳墓?怎麼會數百座之多?”明江王眼中滿是震驚之色。

    他本身也是進入過皇族墓林的,對於大聖的墳墓,並不陌生。

    不過,他的修爲不及張若塵,所能看到的墳墓數量,自然也比張若塵少得多。

    而其他張氏族人,所能看到的,自然也就更少,墓林中的奇異力量,會影響他們的視野和感知。

    張若塵點頭,道:“的確是大聖的墳墓,但卻與皇族墓林中的大聖墓不同,盤坐在墓前,參悟聖道,可以事半功倍。”

    得到確切的回答,明江王的心中更爲震驚,數百位大聖,被埋葬在同一個地方,這是難以想象的一件事情。

    震驚之餘,明江王向前邁步,和張若塵一樣,十分輕鬆的進入到了墓林之中。

    見狀,其他張氏族人,也都紛紛行動起來。

    但,他們的速度,卻是要慢上許多,主要受到血脈強度和修爲高低的影響。

    這些人中,就只有明江王的一個兒子,達到了聖王境,其他的,連達到聖境的都沒有多少,自然會受到極大的阻力。

    千餘人來此,最終卻只有不到三百人,進入到了墓林中,大半都被阻擋在了墓林之外。

    微微一想,張若塵便是明白了其中的關鍵,定然是這些人的血脈太稀薄,已經得不到祖地的認可。

    對此,張若塵也沒有什麼辦法,只能將他們送回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