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至陽至剛的霸道力量,從金陽中噴薄而出,化作一股金色的力量風暴,向著骨族七尊者席捲而去。

    結合數十名強大護衛的力量,無疑是催發出了金陽極強的威能,一道道至尊之力激蕩,所過之處,空間不斷破裂開來。

    眼見金色風暴衝擊而來,骨族七尊者不由立刻改變了陣勢,以守為主,抵擋金陽雙子王攻擊的攻勢,分出一部分力量,去抵擋金色風暴。

    其中一位骨族尊者的手中,出現一把骨扇,晶瑩如玉,不知是以何種生靈的骨骼祭煉而成。

    受到黑暗力量的催動,骨扇表面頓時浮現出數十萬道王級銘紋,扇動間,釋放出漆黑的罡風,衝擊向金色風暴。

    「轟。」

    金色風暴勢不可擋,瞬間將骨扇釋放出的罡風淹沒。

    與此同時,金陽雙子王也衝殺而至,金色古鼎震動,金烏橫空,與金色風暴的力量相結合,骨族七尊者所結的陣勢,當即被衝破。

    「嘭嘭。」

    一時間,有著三位骨族尊者,都被震飛了出去,其中一位更是撞到了空間壁之上,形成一圈圈漣漪。

    換做一般的聖王境強者,遭受如此衝擊,身軀必然會出現極大損傷。

    可骨族這三位尊者的骨身,卻是完好無損,只是纏繞在骨架上的黑暗氣息和陰氣,被震散了部分。

    究其原因,在於它們的前身都極為不凡,乃是大聖之軀,故而它們所擁有的都是大聖之骨,堅不可摧。

    「可惡,居然是至尊之力,他的體內有一件至尊聖器。」其中一具全身聖光四射的人形骨尊,從地上爬起,發出震天動地的爆吼。

    艷陽天子渾身被至尊之力包裹,強勢下令道:「艷陽文明的修士聽令,解決掉他們,一個都別放過。」

    繼而,艷陽天子目光盯向天魔山上的那道人影,隨即攜帶至尊之威,以極快的速度,攀登而上。

    無論是天魔山,還是天魔石刻都是至寶,艷陽天子怎麼可能讓張若塵取走?

    作為艷陽文明老天主的神孫,艷陽天子各方面無疑都極為優秀,肉身與聖魂都被打磨得強橫無比,足以對抗天魔山的領域。

    在衝上天魔山的同時,艷陽天子一邊仰頭朗聲道:「張若塵,七大骨族尊者來勢洶洶,我們結盟如何?」

    聞言,張若塵不由停下腳步,轉過身來,俯視正快速攀登上來的艷陽天子。

    艷陽天子面帶和煦的笑容,道:「地獄界勢大,僅僅靠你一個人,根本就無法對抗,可若是有了本天子相助,情況則會大不相同。」

    「我們艷陽文明與天庭乃是合作關係,理應共同對抗地獄界,而且做艷陽文明的朋友,今後誰也不敢輕易動你。」

    艷陽天子的這番話,說得可謂是情真意切,顯得坦誠無比,讓人很難拒絕。

    張若塵面露沉思之色,一時間,卻是並未作出答覆。

    見狀,艷陽天子的眼中,不著痕迹的閃過一道精光,當即全力向上攀登。

    時間不長,艷陽天子便是來到石階處,距離張若塵和小黑,已經是十分的近。

    「張兄戰績輝煌,名震天庭界與地獄界,讓本天子十分敬佩,早就想親自見上一見,如今終於是有了機會。」

    艷陽天子一邊說話,一邊邁動步伐,登上石階。

    不過,登石階的難度,明顯要比先前登山大得多,那撲面而來的魔道氣息,簡直猶如一顆顆星辰撞擊而來。

    艷陽天子激發自身的血脈之力,血肉中湧現出縷縷金光,皮膚完全變成金色,似修成了金剛不壞之體。

    他雖不是神子,可艷陽文明老天主的實力強大無匹,哪怕間隔了一代,所繼承的血脈,亦是不比尋常的神靈血脈差多少。

    而且艷陽天子很得老天主的喜愛,從小便被老天主以神血洗禮,更使用了無數珍貴的天材地寶,熬煉體質,他的根基比之很多神子更強。

    終於,艷陽天子來到張若塵和小黑所站的一級石階,臉上仍舊保持著和煦的笑容,顯得溫文爾雅,身上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一股高貴的氣質,如那天空中漂浮的白雲。

    「骨族七大尊者個個都是強者,我們任何一方,都很難對付他們。但是,如果我們合作,聯起手來,卻有機會將他們斬殺。」艷陽天子語氣誠摯道。

    張若塵不由將目光投向天魔山下,掃視正在激斗連連的雙方強者。

    好機會。

    艷陽天子臉上依舊掛著笑容,可是,眼中卻涌動著殺機,突然輪動金色拳頭,向張若塵的頭顱轟擊而去。

    出手之快,下手之狠辣,與先前猶如變了一個人一般。

    「張若塵,你本不該死,要怪只能怪你不該出現在這裡。」

    黑魔界攻打血神教一事,早已傳遍諸天萬界。艷陽天子十分清楚,《天魔石刻》對於崑崙界極為重要,張若塵肯定不會讓他奪去。

    既然張若塵是那隻攔路虎,也就只能先將他斬掉。至於先前說出的那番話,只是想要讓張若塵放鬆警惕而已。

    至於結盟……

    艷陽天子從來沒有考慮過張若塵,千星文明、天龍界……等等,哪一個實力不比張若塵強大?

    天魔山有著特殊的領域存在,無法運用聖氣,只能使用肉身力量,而艷陽天子對於自己的肉身,可謂是十分自信,有極大把握能夠碾壓張若塵。

    一切顯得太過突然,誰能想到,前一刻,艷陽天子還一臉真摯的表情,下一刻,竟是就突下殺手,翻臉簡直比翻書還快。

    艷陽天子已經達到接天境巔峰,只差一步,就能邁入臨道境,依靠體質、血脈等各方面的優勢,其真正的實力,比之大部分臨道境強者更加強大。

    「死。」

    艷陽天子暴喝,臉上儘是冷酷之色,哪還有半點笑容存在。

    然而,就在這時,張若塵的眼中閃過一道凌厲的光芒,身體在剎那間偏轉,同時一掌拍擊而出。

    一股磅礴的陽剛之氣,從張若塵體內湧現,匯聚於掌中,凝聚成龍象之形。龍吟象吼之聲響起,將山頂流淌下來的魔道氣息,盡皆震散。

    「你……」

    艷陽天子瞳孔緊縮,身形急速倒退。

    毫無疑問,張若塵一直在防備著他,好似早料到他會出手一般。

    「嘭。」

    艷陽天子的反應雖快,可還是被張若塵打出的龍象之形擊中。

    受此一掌,艷陽天子的嘴角頓時有著鮮血流淌而出,以他所擁有的強橫肉身,竟是無法承受張若塵以血氣催動的掌力。

    若非他繼續倒退,且調動血氣凝聚於胸口,只怕現在會傷得更重。

    張若塵身上散發出強大的氣勢,磅礴的血氣,衝出體外,演化出各種可怕的異象。

    目光冰冷的鎖定艷陽天子,張若塵道:「你當真以為我會相信你說的那些話?在我眼中,你們艷陽文明與地獄界沒什麼區別,都是一群掠奪者。與你結盟?你想太多了!」

    「就憑你也想打天魔石刻的主意,你配嗎?有本皇在,崑崙界的寶物,你們都別想染指。」小黑眼中滿是輕蔑之色,對艷陽天子充滿了不屑。

    艷陽天子一手捂著胸口,眼中隱隱閃過一道忌憚之色,表面卻是仍舊強勢,道:「張若塵,本天子的確是小看了你,可惜,就憑你一人休想帶走《天魔石刻》。

    留下這句話,艷陽天子毫不遲疑的向著山下衝去:「本天子在山下等你,就算你取了《天魔石刻》,最後也會落入本天子的手中。」

    張若塵的實力,遠超艷陽天子的預估。

    既然無法靠自身殺死張若塵,奪取《天魔石刻》,那就只能改變策略,讓金陽雙子王出手。任憑張若塵有天大本事,也休想活著走出這個隱藏空間。

    「我有沒有活路,你說了不算,但你有沒有活路,卻是我說了算。」張若塵身上徒然迸發出一股極其可怕的殺機。

    說話間,張若塵已經動了,速度比之艷陽天子更快,如一頭人形暴龍,瞬間衝到艷陽天子的身邊,強勢霸道的一拳,轟擊而出。

    「你想幹什麼?難道……難道你還想殺了本天子不成?」

    艷陽天子全身汗毛炸立,頭皮發緊,連忙轉過身來,出拳進行抵擋。

    「嘭。」

    赤紅如火的血氣與金色的血氣碰撞在一起,艷陽天子頓時倒飛而出。

    張若塵的血氣太過熾盛,似可焚天煮海,完全壓制住艷陽天子的金色血氣,頃刻間便是蒸發掉大半。

    「張若塵竟然如此可怕,我從小便以各種珍貴的天材地寶熬煉體質,早已修得金剛不壞之身,居然完全不是張若塵的對手,他究竟是什麼怪物?盛名之下果然無虛士,我現在還不是他的對手,逃,必須得逃。」艷陽天子心神震動,完全被張若塵展現出來的強大力量所鎮住。

    在這種情況下,艷陽天子已經顧不得想其他,只想立刻逃出天魔山,尋求陰陽雙子王的庇護。

    「本皇在此,你還想逃?」

    正當艷陽天子如此想著的時候,一隻巨大的火焰羽翼,卻是出現在他的身後,將其掀得翻滾。

    這個時候,張若塵已經是取出了沉淵古劍,徑直向著飛來的艷陽天子斬去。

    「住手。」

    金陽雙子王怒目圓瞪,想要阻止張若塵。

    只是他們身在山下,一時間根本就無法衝到山頂去,即便發動攻擊,也會被鎮封符印瓦解掉。

    張若塵根本就不理會金陽雙子王,以強大的劍意,駕馭沉淵古劍,哪怕無法調動聖氣,可這一劍仍舊是可怕至極,空間隱隱被斬出一道裂縫來。

    艷陽天子眼中浮現出驚懼之色,可他身在半空中,無法閃避,只得全力調動體內的血氣,凝聚於身前。

    「嘩啦。「

    沉淵古劍勢不可擋,輕易便是將艷陽天子凝聚的血氣斬開。

    緊接著,沉淵古劍的威力不減,斬在艷陽天子的身上。

    頓時,艷陽天子的身上,浮現出大量金色的神紋來,強大的神力涌動,將沉淵古劍抵擋住。

    艷陽天子發出一聲悶哼,嘴角再度有著鮮血流淌而出。

    張若塵的攻擊太強,哪怕是有著神紋保護,仍舊是無法全部抵擋住。

    「哈哈哈,張若塵,本天子身上有祖父親自鐫刻下的神紋,你是殺不了我的。「艷陽天子怒笑道。

    張若塵淡淡看了一眼艷陽天子身上的金色神紋,道:「神紋是很厲害,可還保不住你的命。」

    說罷,張若塵極速閃掠而出,同時調動體內的真理奧義,激活火神鎧甲。

    一團強大的神火,匯聚於他的左手以上,全力轟擊而出。

    艷陽天子眼神一凝,知道避無可避,只得將雙臂擋在身前,想要擋住張若塵這一拳。

    「砰。」

    張若塵的火焰拳頭,結結實實的打在艷陽天子的身上。

    可怕的神火瘋狂湧現,瞬間將艷陽天子淹沒。

    火神鎧甲很特別,並非是用聖氣催動,而是必須要奧義才能激活,這個時候,無疑是正好能夠派上用場。

    「這是什麼火焰?怎麼會這麼可怕?」

    艷陽天子身形倒退,眼中浮現出驚懼之色。

    受到神火的焚燒,他身上的金色神紋,竟是在快速消融。

    「死。」

    張若塵冷喝,再度揮劍斬來。

    「嘩啦。」

    沒有神紋的庇護,哪怕艷陽天子身著鎧甲,也根本抵擋不住這一劍,身體被沉淵古劍斜斬成兩半。

    不過,艷陽天子並未身死,作為頂尖的聖王境強者,其生命力極為頑強,裂開的肉身,完全可以依靠聖葯重新接續在一起。

    且即便肉身死亡,艷陽天子的聖魂,也沒那麼容易被滅掉。

    艷陽天子臉上浮現出無比恐懼的表情,顫聲道:「不……不要殺我,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

    「已經太晚了!」

    張若塵身上迸發出森冷的殺機。

    感受到這股殺機,艷陽天子頓時明白,張若塵不可能饒過他,表情當即變得猙獰起來,厲聲道:「張若塵,你敢殺我,艷陽文明絕對不會放過你,你的下場,一定會凄慘無比。」

    張若塵好似沒有聽到一般,閃電般揮劍斬下,沒有半點猶豫。

    只要是敵人,無論其擁有怎樣的身份來歷,張若塵都絕不會心慈手軟。至於說麻煩,他已經得罪了太多大勢力,也不在乎再多個艷陽文明。

    尤其像艷陽天子這種人,將其放過,反而是會給自己帶來更多的麻煩。

    「噗。」

    沉淵古劍如同切豆腐一般,將艷陽天子的頭顱切開。(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