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頭顱裂開的剎那,一道金光,從艷陽天子的氣海中衝出,徑直向著張若塵撞擊而去。

    對此,張若塵並未感到驚訝,立刻揮劍斬殺而出。

    艷陽天子乃是頂尖的聖王境強者,聖魂強大,張若塵剛才的攻擊雖強,卻並未運用聖氣,只是毀了他的肉身,沒能將其聖魂一併滅掉。

    而且,以艷陽天子的身份地位,身上的寶物,必然極多,有些寶物未必需要聖氣催動,任誰也不可能輕易將其殺死。

    說起來,若非張若塵能夠催動火神鎧甲,剛才恐怕連艷陽天子身上的神紋都無法破解,想殺都無從下手。

    「你毀我肉身,那便將你的肉身交給我。」

    艷陽天子的聖魂發出怒吼,駕馭金陽,瘋狂撞擊向張若塵。

    金陽乃是以恆星的核心煉製而成,本身無比沉重,且有着恐怖的高溫,足以將不朽聖軀碾碎,繼而焚燒成灰。

    哪怕金陽只是剛煉製出來不久的至尊聖器,威力遠未達到巔峰,以艷陽天子如今的修為,也是不太可能完全掌握。

    可艷陽文明那位老天主,卻是讓艷陽天子煉化了一滴古老的金烏之血,同時融合一道古金烏的聖魂,這才能夠與金陽完美相契合。

    如今,古金烏的一道聖魂和一滴精血,都匯聚於艷陽天子的聖魂之中。

    若非如此,艷陽天子根本就無法催動金陽。

    可惜,身在天魔山上,無法動用聖氣,只能以聖魂駕馭金陽,且還要古金烏之血配合,要不然,艷陽天子之前已經催動金陽發動攻擊,而不至於憋屈的被張若塵斬殺掉肉身。

    「鐺。」

    沉淵古劍抵擋住金陽,但金陽所攜帶的可怕衝擊力,還是將張若塵震得連連倒退。

    「唰。」

    金陽騰空而起,躍起數十丈高,而後轟然落下。

    其速度太快,張若塵根本就無法避開,只得雙手托劍,全力進行抵擋。

    金陽砸下的一刻,張若塵的身體不由巨震,好似一座巍峨磅礴的太古神山壓在了身上,讓他動彈不得。

    趁此機會,艷陽天子的聖魂與金陽分離,化作一道金光,鑽入張若塵的眉心之中。

    一剎那而已,艷陽天子已是進入到張若塵的神光氣海,四枚強大的聖魂和滾滾流淌的通天河,映入他的眼帘。

    「竟然同時凝聚了四枚聖源,還將修鍊出的聖道規則,化為了一條河流,比本天子原本的肉身,更有潛力,非常好,張若塵,你的肉身歸本天子所有了。」

    艷陽天子驚喜不已,當即便是要開始煉化張若塵的聖魂。

    一道符篆從艷陽天子的聖魂中飛出,釋放出一道強大無比的精神力,對張若塵的精神意志展開攻擊。

    只有讓張若塵的精神意志崩潰,完全失去意識,才方便他進行奪舍。

    這道符篆乃是一位精神力大聖所煉製,哪怕受到鎮封符印的壓制,仍舊能夠釋放出極為可怕的精神力攻擊,足以碾壓張若塵的精神意志。

    「艷陽天子,聖魂進入我的體內,是你所做的最愚蠢的一件事情。」

    張若塵冰冷的聲音響起。

    下一刻,一座宏偉無比的大世界,憑空浮現出來,直接出現在艷陽天子的頭頂。

    月神雖然設下封禁,讓張若塵無法動用乾坤界的力量,但乾坤界卻始終在他的氣海之中,可以隨心而動。

    艷陽天子的聖魂眼中浮現出驚恐之色,顫聲道:「你的體內竟然有着一座大世界,這……怎麼可能?」

    「連我的基本信息都沒有掌握清楚,就妄圖想要奪舍我的肉身,給我鎮壓。」

    張若塵低喝,讓乾坤界鎮壓而下。

    乾坤界釋放出的「勢」,極其可怕,將艷陽天子的聖魂死死鎮壓住,絲毫都動彈不得。

    面對一座大世界,他縱有諸多護身的寶貝,此刻也都根本發揮不出作用來。

    那道精神力符篆,瞬間黯淡下去,不再繼續釋放精神力攻擊。

    好在張若塵如今的精神力,已經達到五十九階巔峰,無限接近於六十階,精神意志更是堅不可摧,故而並未受到什麼傷害。

    「不,張若塵,你放過我,我什麼都可以給你。」

    艷陽天子的聖魂發出驚恐的吶喊聲。

    張若塵淡漠道:「我與你本無怨無仇,可你卻處心積慮想要置我於死地,我又豈能饒你?」

    聽到這話,艷陽天子聖魂的表情頓時變得猙獰無比,厲嘯道:「張若塵,我是艷陽文明未來天主的繼承人,你敢殺我,便是與整個艷陽文明為敵,你絕不會有好下場的。」

    張若塵懶得與艷陽天子廢話,調動乾坤界,無情的碾壓而下。

    說起來,這算是張若塵第二次經歷奪舍,上一次是曾經《聖王功德榜》排名第一的青燼,所不同的是,他的實力早已今非昔比。

    而艷陽天子雖強,但與青燼相比,卻還有着不小的差距。

    當初他便能以乾坤界鎮壓青燼,更何況是現在,鎮壓艷陽天子,可謂是輕而易舉。

    「我是艷陽文明的天子,我怎麼會就這樣死去?我不甘心……啊……」

    艷陽天子發出凄厲而絕望的慘叫聲。

    頃刻之間,其聖魂便是支離破碎開來,根本就無法抵擋乾坤界的碾壓。

    在乾坤界的下方,諸多寶物顯現出來,最為特別的是一頭泛著金光的三足金烏,散發出極為可怕的威壓。

    從艷陽天子破碎的聖魂中,張若塵獲取到一些很有價值的情報,「原來艷陽天子就是靠古金烏的一道聖魂和一滴精血,掌控著『毀滅金陽』。」

    原本古金烏聖魂是融入了艷陽天子的聖魂中,但兩者並未完全相融,所以在艷陽天子的聖魂破滅后,其便是自行剝離了出來。

    包括那滴古金烏精血,如今也在古金烏聖魂之中,並未湮滅。

    古金烏聖魂非同小可,幸好其早已被抹去意志,要不然,哪怕是尋常的大聖境強者,都根本承受不住其散發出來的威壓。

    沒有遲疑,張若塵立刻便是開始煉化這道古金烏聖魂和精血,要不然壓在他頭頂上的毀滅金陽,將會是一個大麻煩。

    有乾坤界的壓制,要煉化古金烏聖魂和精血,應該並非是什麼難事。

    從艷陽天子的聖魂進入張若塵的氣海中,到被乾坤界碾碎,其實都發生在眨眼之間。

    「唰。」

    小黑快速閃掠到張若塵的身邊,眼中有着絲絲緊張之色。

    「張若塵,堅持住,本皇這就來幫你。」

    說話間,小黑準備分出一道聖魂,進入到張若塵的體內。

    就在這時,張若塵卻是猛然睜開雙眼,眼中迸發出兩道璀璨的金光。

    「這是被奪舍了嗎?「

    小黑眼神一變,當即便是想要發動攻擊。

    張若塵白了小黑一眼,道:「我有那麼容易被奪舍嗎?金陽雙子王上來了,先幫我擋住他們。」

    小黑狐疑的看了張若塵一眼,道:「你真的是張若塵?沒被奪舍?「

    「趕緊下去。「

    張若塵狠狠瞪了小黑一眼,隨即一腳踢出。

    小黑反應極快,瞬間閃避開去,嘿嘿一笑,道:「本皇這不是關心你嘛,放心,有本皇在,他們絕對無法上來。」

    說罷,小黑沒有半點遲疑,當即向著山下閃掠而去。

    此刻,金陽雙子王已經衝上天魔山,距離張若塵所站的位置,可謂是極近。

    而張若塵現在正被毀滅金陽壓着,行動不便,需要先將古金烏的聖魂和精血煉化,才能將之掌控。

    金陽雙子王均是怒髮衝冠,張若塵竟然當着他們的面,斬殺了艷陽天子的肉身,如今艷陽天子的聖魂進入到張若塵的體內,還不知情況如何。

    無論如何,他們需要先將張若塵鎮壓起來,幫助艷陽天子奪舍張若塵的肉身。

    小黑俯身而下,雙翅展開,翅膀上升騰起熾盛的赤紅火焰,橫擊向金陽雙子王。

    「滾開。」

    「一隻貓頭鷹蠻獸,找死。」

    金陽雙子王暴喝,同時出拳,凝聚金色血氣,攻擊向小黑。

    「砰。」

    小黑的雙翅騰起兩片火雲,攜帶萬頃之力,無可抵擋,直接將金陽雙子王拍飛了出去。

    「不死鳥不發威,你當本皇是只貓頭鷹?憑你們,還沒資格在本皇面前大呼小叫,注意你們說話的方式和身份。」

    小黑穩住身形,以輕蔑的眼神睥睨四野,像是在教育金陽雙子王。

    擁有大聖之體,在不能動用聖氣的情況下,無疑是有着巨大優勢,這座天魔山,完全就是為它準備的主戰場。

    金陽雙子王穩住身形后,氣得不行,這隻貓頭鷹蠻獸太囂張,他們二人縱橫天下,幾乎萬戰不敗,還是第一次被一隻生靈如此數落。

    他們相互對視了一眼,調動自身更為磅礴的血氣,將他們的身形完全包裹住。

    「砰。」

    璀璨的金光衝天而起,氣沖牛斗,要衝破一切阻礙。

    「竟然還不死心,就讓你們看看本皇的厲害。」

    小黑眼中閃過一道凌厲的目光,一隻翅膀快速變大,宛如垂天之雲,猛然拍擊而出。

    「砰。」

    承受這股難以想像的力量,金陽雙子王再度被拍飛出去,徑直墜落到山腳下。

    金陽雙子王的嘴角,皆是有着鮮血溢出,肉身遭受了創傷。

    小黑以輕蔑的目光,俯視金陽雙子王,道:「本皇還沒用力,你們就倒下了?有本事繼續來,看本皇打不死你們。」

    太邪乎了,那隻貓頭鷹怎麼這麼強?

    金陽雙子王都將肉身修鍊到「大聖之下」的境界,倆人聯手,憑藉肉身,就能與一些不朽境的大聖抗衡。

    怎麼會被它如此輕易碾壓?

    他們卻不知,小黑的真實修為,乃是神靈之下的巔峰層次,只是一直沒有恢復而已。最近,在日晷中修鍊,它恢復了一大截,實力暴增。

    再加上,它那恐怖的肉身,不碾壓金陽雙子王才是怪事。

    正當金陽雙子王準備繼續發動攻擊的時候,卻看見張若塵伸出一隻手來,將毀滅金陽托住,顯得十分輕鬆。

    毀滅金陽震動,內蘊的器靈想要掙扎,但卻被張若塵死死鎮壓住。

    要知道,毀滅金陽是用恆心的一塊內核精華煉製而成,正常情況下,比一顆星球沉重,滾動過去,可以壓死一片聖境生靈。若是修為足夠強大,將這件至尊聖器完全催動,爆發出來的熱量,瞬間就能讓一顆行星變成火球,消融成液態。

    當然,聖王境的修士,就算再強,也不可能發揮出一件至尊聖器哪怕一成的威力。

    顯然張若塵已經煉化了古金烏的血和聖魂,才能如此輕鬆的掌握沉重如星辰的毀滅金陽。

    「張若塵,你把天子怎麼樣了?」金陽雙子王沉聲質問。

    張若塵低頭看向山腳下,淡淡道:「他想要奪舍我的肉身,而現在我安然無恙,你們覺得他會是什麼結局?」

    聽到這話,金陽雙子王的心頓時一顫,隨即,二人的眼睛均是紅了,不顧一切的衝上天魔山。

    艷陽天子被殺,他們倆難辭其咎,唯有將張若塵擊殺,才能向艷陽文明的老天主和艷陽天子的父親交代。

    小黑冷曬:「竟然還敢來,給本皇滾下去。」

    不待金陽雙子王衝上半山腰,小黑已是從山頂俯衝而下。

    再一次的,金陽雙子王被小黑轟下了天魔山,顯現出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勢。

    隨即,小黑轉頭對張若塵道:「你先去收取天魔石刻,剩下的交給本皇,誰敢上來,本皇就把誰拍下去。」

    張若塵很清楚小黑是什麼情況,所以倒也並不擔心,當即轉身,快速回到石階之上。

    天魔山下,金陽雙子王對視了一眼,眼中除了怒意,還有一抹忌憚之色,連續三次碰撞,他們真切的感受到了小黑肉身力量的強大,他們即便聯手,也根本討不到半點便宜。

    繼續上山,也只能被小黑壓着打,屬於自討苦吃。

    在這種情況下,他們反而是冷靜了下來,沒有再貿然出手。

    張若塵和小黑必然會離開天魔山,等到那時,他們再出手不遲。

    沒有鎮封符印的壓制,他們有十足的把握,可以將張若塵和小黑鎮壓。

    「嘿嘿,張若塵還真是很有膽量,竟然殺了一位古文明的天子,果然如傳聞中那般肆無忌憚。」

    一位骨族的尊者獰笑道。

    八臂尊者哼聲道:「他們斗得越厲害,對我們地獄界,便越是有利。」

    「那我們接下來該怎麼做?」另一位骨族的尊者詢問道。

    八臂尊者微微沉吟,道:「靜觀其變,如果有可能,就將張若塵和艷陽文明的強者,全部解決掉。」

    聞言,其他六位尊者均是暗暗點頭,他們同樣是抱有這樣的念頭。

    無論是殺死張若塵,還是殺死金陽雙子王,都可謂是大功一件。

    天魔山上,張若塵的步伐十分平穩,一步一個台階,任憑魔道氣息如何衝擊,他始終不動如山。

    終於,在踏上第一百級石階后,張若塵站在了天魔石刻前。

    這塊天魔石刻高達十餘丈,釋放出浩瀚的魔道氣息,上方凝聚出滾滾魔雲,似溝通了一座屬於天魔的世界。

    目光轉動,張若塵看向天魔石刻下方的石台,頓時露出絲絲異色,「這是……」

    石台上有着許多細小的文字存在,還有着一幅幅奇異的圖案,充滿了魔力,讓人一看,就難以將目光移開。

    「王級功法《鎮獄魔經》,可修鍊至半神之境。」

    「神魔鎮獄,分為七重,修成第一重,是為低階聖術,修成第二重,是為中階聖術,修成第三重,是為不朽級高階聖術……,當修成第七重,可蛻變為無上級高階聖術。若能將七重完美融合,則可成就神通。」

    看完石台上的文字和圖案,張若塵的心神不禁震動起來。

    山頂竟會有着王級功法和精妙無比的聖術存在,着實是很出乎他的意料。

    他看得出來,無論是《鎮獄魔經》,還是「神魔鎮獄」,都是參悟天魔鎮獄圖創造而出。

    能創出如此高深魔功和聖術,唯有那等極其強大的神靈,才有可能辦到。

    「不知是神龍一族的哪位前輩,竟能將天魔石刻參悟到如此境界,崑崙界流傳的魔道功法,應該沒有幾種能與《鎮獄魔經》相媲美。」

    張若塵心緒起伏,難以平靜下來。

    對於魔道修士而言,這座天魔山,無疑是一座價值不可估量的大寶藏。

    ……

    新書《天帝傳》,明天中午十二點上架,希望各位讀者能夠來支持一下訂閱,幫忙沖一下首訂。

    為了表示感謝,小魚今晚通宵碼字,爭取中午之前,萬古神帝再更新一章。(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