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迷濛的白霧中,一道高挑曼妙的身影,佇立在水面上,身着萬素聖衣,身上散發出無比高貴的氣質。

    正是羅剎族公主——羅乷。

    “張若塵這傢伙的成長速度,還真是恐怖,居然這般快,就已經成爲大聖之下第一層次的強者。假以時日,說不得真的能夠與閻無神相媲美,不愧是本公主的命中之人。”羅乷輕語,眼中有着道道異光閃爍。

    但,下一刻,羅乷又微微皺起眉頭,道:“摩羅大親王竟然和冥族,攪和到了一起,還充當起引出張若塵的誘餌,就不怕引火燒身嗎?”

    羅乷的身份雖然尊貴無比,但實力畢竟還未達到最頂尖層次,還無法過問摩羅大親王的事。

    尤其,摩羅大親王剛奪取了儒道僅存的一株聖道古茶樹,立下大功,羅剎族多位神靈,都親自給予了賞賜,聲名到達了巔峰,就更是沒什麼人,能夠對其進行約束。

    不過,此次冥妖和冥佛一同出動,即便張若塵再強,應該都沒法騰出手來,對付摩羅大親王。

    陸地之上,張若塵和冥妖激戰連連,將方圓數千裡的大地,都打得整個沉陷了下去。

    冥妖的攻勢極其兇猛,如狂風暴雨一般,施展出諸多可怕的詛咒手段和黑暗手段。

    而反觀張若塵,就像是腳下生根了一般,一直站在原地,根本不曾移動過,輕描淡寫的施展出種種玄妙的空間手段,完美化解各種攻擊的同時,也在主動展開攻勢。

    任誰都看得出來,張若塵顯得很輕鬆,根本就不像是在與人生死搏殺,而是一場普通的切磋比試。

    “張若塵的實力,絕不僅僅只是略勝黑暗之子一籌。到底是情報有誤,還是在這極短的時間內,他又有大的突破?”冥妖越戰越心驚,心神變得十分凝重。

    根據他所得到的情報,張若塵雖然擊敗了黑暗之子,卻也是十分艱難,兩者的實力,應該相差不了太多。

    正因如此,冥妖纔有八成以上的把握,擊敗張若塵,挽回冥族的顏面。

    可現在的情況,卻是冥妖始料不及的。

    一片僅有指甲蓋大小的花瓣,無聲無息的,出現在冥妖的身邊。

    不待冥妖反應過來,花瓣便是發生鉅變,表面浮現出諸多的空間規則,瞬息間,化作一座空間囚籠,將冥妖籠罩起來。

    緊接着,又有八片花瓣出現,以相同的方式,構築出八重空間囚籠。

    冥妖眼神微變,沒想到張若塵竟然能以一片普通的花瓣,承載數十萬道空間規則,瞞過了他的感知。

    身處於九重空間囚籠之中,冥妖的行動能力,明顯受到了制約,甚至於,就連體內的聖氣運轉,都變得緩慢了許多。

    “區區空間囚籠,以爲能夠困得住本座嗎?別說是九重,就算是九十重,本座也一樣可以輕鬆破開。”冥妖冷哼道。

    說話間,冥妖已是出手,磅礴的黑暗之力和詛咒之力,瘋狂的從他體內涌現而出,要將一切都侵蝕乾淨。

    誰都沒有察覺到,張若塵的手中,以強大的空間力量,凝聚出了一道銀色的鋒芒。

    “唰。“

    銀色鋒芒突兀斬出,鎖定摩羅大親王的氣機。

    “嘩啦。“

    空間被銀色鋒芒斬裂,出現一道巨大的裂口,顯現出深層次的虛無空間。

    摩羅大親王瞳孔緊縮,化爲一道猩紅色的颶風,疾速向後倒退。

    “好一個張若塵,在與冥妖激戰的同時,竟然還能騰出手來對付我。”

    倉促之間,摩羅大親王雙手交合在一起,雙掌之間的位置,交織出一粒璀璨的光點。

    若是仔細觀察,就會發現,那粒光點似能包羅萬千,內部蘊含有成千上萬道聖影。

    雙掌推了出去,那粒光點,化爲聖影大軍,與空間裂縫對碰在一起。張若塵和摩羅大親王之間的那片空間,變得扭曲了起來。

    “轟隆隆。”

    空間裂縫雖然被打得閉合,可是,那道銀色的鋒芒,卻穿透聖影大軍,衝至摩羅大親王的面前。

    “怎麼可能?”

    根本來不及施展任何手段,又沒辦法避開,摩羅大親王只得盡所能的釋放出邪煞之力,注入所穿的鎧甲之中,希望能夠抵擋住這一擊。

    “咔嚓。”

    銀色鋒芒無堅不摧,生生將摩羅大親王所穿的頂級萬紋鎧甲斬破。

    饒是摩羅大親王身上有羅剎族神靈鐫刻的神紋,其胸口上,仍舊是出現了一道深可見骨的猙獰傷口。

    摩羅大親王倒飛而出,聖血洶涌的從傷口中噴濺出來,瞬間染紅大片水域。

    像摩羅大親王這種第一層次的強者,竟然一個會合,就被張若塵擊傷?不知多少地獄界的修士,看到這一幕,爲之膽顫心驚。

    冥佛大喝:“張若塵,休得放肆,讓佛爺來超度你。”

    事到如今,冥佛無疑是不能夠再繼續袖手旁觀。

    他已經看出,僅憑冥妖一人,恐怕是沒什麼希望斬殺張若塵。

    張若塵的修煉速度太快,如果這次不能將其除去,今後將會更加麻煩,說不得真的會沒人能夠製得住他。

    一抖手,冥佛將手中的念珠擲出,以強大的詛咒力量催動。

    頓時,十五顆念珠都極速變大,竟是化作了十五顆百丈大小的骷髏頭,將張若塵圍住。

    所有的骷髏頭上,都烙印着繁奧的詛咒符紋,散發出邪異無比的氣息,每一顆中,都禁錮有強大的聖魂。

    微微感知,張若塵便發現,其中十四顆骷髏頭,散發的是頂尖聖王的氣息,最後一顆,卻是散發出了不朽大聖的氣息。

    將一位不朽大聖和十四位頂尖聖王的頭骨,煉製成一串念珠,不得不說,冥佛當真是好手段。

    “張若塵,佛爺很期待將你的頭骨,煉製成第十六顆念珠。”冥佛眼中流露出殘忍的笑容。

    冥佛最喜歡做的事情,就是將強大的對手鎮壓,以冥族的秘法,祭煉成一顆顆念珠,讓這些對手受盡折磨,而永遠都得不到解脫。

    而這些對手的怨念越強,他的這串念珠的威力,也就會變得越強大。

    “吼。”

    十五顆骷髏頭髮出尖銳的厲嘯,竟是同時施展出不同的聖術來。

    每一種聖術的聲勢,都極爲浩大,最差都是精妙級的中階聖術,更是包含了三種高階聖術,尤以大聖級骷髏頭施展出的高階聖術最爲可怕。

    一時間,方圓數千裡的天地規則和天地聖氣,都盡皆被調動了起來,風起雲涌,天地爲之變色。

    張若塵仍舊顯得很平靜,雙手以超乎想象的速度,結出奇異的空間印訣。

    “空間潮汐。”

    一道輕飄飄的聲音,從張若塵的口中發出。

    頓時,無比浩瀚的空間力量,從張若塵的體內涌出,化作洶涌澎湃的潮汐,向着四面八方席捲而去。

    “嘭。”

    無論是何種聖術,在接觸到空間潮汐後,都立刻被淹沒,如泥牛入海,根本無法掀起什麼浪花來。

    十五顆巨大的骷髏頭,盡皆被空間潮汐的力量震飛。

    “咔嚓。”

    有骷髏頭髮出破裂之聲,險些直接被毀掉。

    “怎麼會這麼強?“冥佛心中巨震。

    他已經十分正視張若塵,所以,一出手,便是將費盡心血祭煉而成的一串骷髏念珠祭出,可沒想到,竟會如此輕易就被破掉。

    受到空間潮汐的影響,洛水掀起千丈高的巨浪,彷彿有什麼巨獸即將出世。

    這個時候,冥妖也終於從空間囚牢中掙脫而出,與冥佛對視了一眼。

    “唰。”

    冥妖和冥佛同時動了,一同對張若塵展開攻擊。

    他們都已經看出張若塵的強大,唯有聯手,纔有希望將其鎮壓。

    張若塵一揮衣袖,青天聖龍立刻飛了出來,化作數十里長,身上散發出無比浩瀚的龍威,神聖的氣息瀰漫開來。

    “殺了他。”

    張若塵指着摩羅大親王,冰冷的下令道。

    他就等着冥佛和冥妖聯手,如此他纔好讓青天聖龍去對付冥佛。

    初步煉化盤龍藤後,青天聖龍的實力,有了極大的提升,單就能夠調動天地規則和天地聖氣的範圍而言,已經相當接近大聖之下的第一層次。

    摩羅大親王如果沒有受傷,青天聖龍自然不是他的對手。

    可是現在,青龍聖龍至少可以纏住他,令他無法逃走。

    “是,主人。”

    青天聖龍立刻應道。

    看到冥佛和冥妖聯手,摩羅大親王剛鬆了一口氣,沒想到,一眨眼,張若塵竟然發出一條強大的青天聖龍。

    僅僅是青天聖龍散發出來的氣息,摩羅大親王便感受到了極大的威脅。

    “這不是之前宙宇在蠻荒秘境,抓捕到的那條青天聖龍嗎?張若塵居然將它收服了,而且還變得如此強橫。”

    諸多觀戰的修士,都不禁露出驚異之色。

    當初,宙宇拉着一條青天聖龍,大搖大擺的趕到血神教,這是衆所周知的一件事情。

    可那時候的青天聖龍雖然也不弱,但,最多也就達到大聖之下第二層次,絕沒有現在這般強,要不然,也不會被宙宇鎮壓。

    天初仙子的眼中,亦是閃過一道異色,道:“這條青天聖龍的神龍血脈,已經被全面激發出來,即將化爲一條真龍,應該是化龍草的功效。”

    “天女殿下是說,張若塵在真龍島上,得到了一株化龍草。”呆子驚訝道。

    天初仙子點頭,道:“應該是如此,不然青天聖龍作爲太古遺種,不太可能會願意臣服於張若塵。”

    龍族向來都很高傲,別說是太古遺種,就算是一般的龍族,往往都桀驁不馴,馴服的難度極大。

    “吼。“

    青天聖龍咆哮,徑直撲向摩羅大親王。

    這是張若塵吩咐它做的第一件事情,而且它能夠感受到張若塵對摩羅大親王的必殺之意,絕不能夠出現任何差錯。

    “該死。”

    摩羅大親王心中又惱又急。

    眼見青天聖龍撲過來,摩羅大親王沒得選擇,只得取出一柄君王戰器級別的魔刀,進行抵擋。

    “砰。”

    青天聖龍的龍爪,與魔刀碰撞在一起,可怕的力量衝擊,使得大範圍的水域,直接沉陷了下去。

    以此爲中心,數千丈高的水浪掀起,向着四面八方拍打而去。

    “快退。”

    站在水面上觀戰的諸多修士,當即極速倒退。

    這種層次的碰撞,如果被波及到,就算是九步聖王,都未必能夠抵擋得住。

    天初仙子倒是未動,腳下的金霧震動,釋放出奇異的力量,瞬間將拍打而來的浪濤消弭於無形。

    而在白霧覆蓋的區域,羅乷的眉頭深深皺起,張若塵釋放出青天聖龍,同樣是出乎了她的意料。

    毫無疑問,摩羅大親王有大麻煩了,一個不好,就會隕落在洛水。

    “你招惹誰不好,偏要去招惹張若塵。”羅乷暗暗氣惱。

    再怎麼說,摩羅大親王都是羅剎族大聖之下的一位頂尖強者,如果隕落在此,對羅剎族而言,無疑會是巨大的損失。

    尤其,摩羅大親王剛立下大功,在這種時候被殺死,對羅剎族的威嚴,也會有損傷。

    很可惜的是,羅乷沒辦法插手,她縱有諸多手段,足智多謀,卻也不是青天聖龍的對手。

    另一邊,張若塵已經與冥妖和冥佛,展開激戰,以一敵二,也絲毫不落下風,甚至還顯得遊刃有餘。

    一種種精妙的空間手段,不斷被張若塵施展出來,讓冥妖和冥佛連近身的機會都沒有。

    猛然間,冥妖的眉心發光,從其中飛出一尊黑褐色的爐子,散發出無比古老而邪異的氣息。

    冥妖和冥佛一同出手,將自身的詛咒之力,毫無保留的注入爐中。

    頓時,爐體表面綻放出妖異的血光,更有一種古怪的波動出現,好似一尊特殊的生命體在復甦。

    一時間,整個洛水的天色,都暗淡了下來,電閃雷鳴,似末日來臨。

    張若塵的目光注視着爐體,低語道:“好邪惡的氣息,與黑暗之子召喚而來的冥古詛咒很相似。”

    相比之下,這尊古爐散發出來的邪惡氣息,要比黑暗之子召喚來的冥古詛咒,可怕得多。

    “張若塵,讓你見識一下,什麼纔是真正的冥古詛咒。”冥妖冷笑道。

    “砰。”

    黑褐色的古爐開啓,其內幽深無比,彷彿蘊藏着一座世界。

    一股浩瀚的神力釋放出來,將方圓數千裡的空間,都給死死的鎮壓住。

    緊接着,無數的詛咒符紋,從古爐中飛出,迅速融入空氣中,化爲無形,以驚人的速度,向着四面八方擴散。

    詛咒之力所過之處,萬物皆變成了死灰色,散發出詭異不祥的氣機。

    “不好,是冥古咒爐,冥妖和冥佛竟然將這件冥古時代遺留下來的邪器,給帶到了崑崙界。曾經,冥族的一位大聖,催動冥古咒爐,將一座大世界的生靈,全部抹殺,生機絕滅,這件邪器太可怕,趕緊逃。”

    有修士認出了古爐,不禁露出了驚駭的表情。

    聞言,哪還有人敢遲疑,均是不顧一切的往洛水深處逃遁。

    洛水中摺疊空間無數,唯有逃進去,才能避免被冥古詛咒侵蝕。

    羅乷的臉色亦是鉅變,暗罵道:“冥妖和冥佛這兩個瘋子,竟然連冥古咒爐都敢碰,就不怕自身遭遇橫禍嗎?”

    和其他人一樣,羅乷亦是沒有遲疑,施展出空間手段,以最快速度,遁入洛水的深處。即便是她,也得遠避。

    作爲空間掌控者,她卻是絲毫都不擔心,會迷失在摺疊空間之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