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冥古咒爐蘊含無窮的冥古詛咒,邪異無比,從古至今,不知已經收割了多少生靈的靈魂,也因此變得越發可怕。

    即便是冥族修士,也不敢輕易動用冥古咒爐,怕發生難以預測的災難。

    此物在冥族,已然是成爲一件禁器。

    冥妖和冥佛冒險攜帶冥古咒爐,進入崑崙界,顯然是打定主意,一定要除去張若塵,挽回冥族顏面的同時,也爲地獄界消除一大隱患。

    “啊——”

    有修士逃的稍微慢了一些,被無形的詛咒侵入體內,頓時發出了痛苦的慘叫聲。

    他們的皮膚,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變成灰黑色,表情變得猙獰無比,眼中只剩下絕望。

    而作爲主要被攻擊對象的張若塵,情況無疑是更爲糟糕,完全被詛咒之力所淹沒。

    這種詛咒之力,着實太過可怕,就連空間都能侵蝕,似乎沒有任何手段,能夠抵擋得住。

    真理奧義調動,激活火神鎧甲,升騰起熾烈的火焰。

    同時,張若塵釋放出帝焰級別的淨滅神火,與火神鎧甲的火焰結合在一起,將整個身體完全覆蓋。

    詛咒之力一接觸到這層火焰,便滋滋作響,化作縷縷黑煙,繼而消散無蹤。

    “還好淨滅神火已經蛻變爲帝焰,不然,面對這些源自冥古時代的詛咒力量,還真是不好對付。”張若塵心中暗道。

    淨滅神火中的淨、滅二字,所代表的乃是淨化和湮滅,用來對付詛咒之力,是再好不過。

    “吼。”

    突然間,一道振聾發聵的獸吼聲響起。

    只見,一頭猙獰恐怖的龐然大物,從冥古咒爐中掙脫出來,身體上烙印有諸多繁奧的詛咒符紋,始一出現,便散發出詭異、不祥、恐懼、毀滅、怨憎等各種負面的氣息。

    “是收割無數靈魂,培育出來的詛咒怨靈……嘶……”

    很多修士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聖魂都不禁爲之一顫。

    詛咒怨靈形似一條大蜈蚣,擁有上萬條腿,且形態各異,有的像是人腿,有的像是獸腿,還有的是利爪形態,似乎是由無數種生靈拼湊而成,看上去給人一種怵目驚心之感。

    任誰都能夠清晰的感知到,詛咒怨靈身上散發出來的濃烈怨念,感覺就算傾盡天河之水,也無法洗滌乾淨。

    詛咒怨靈的身體,長達數十里。

    從冥古咒爐中,掙脫出來後,它徑直向張若塵撲了過去。

    張若塵的眼神微微一凝,伸出一隻手來,調動體內六十八萬道空間規則,猛然向前一按。

    以張若塵如今的空間造詣,就算冥古咒爐定住了空間,也無法完全將他限制。

    “砰。”

    方圓千丈的空間,在頃刻間崩碎開來,呈現出大面積的黑暗虛空,猶如黑洞一般。

    詛咒怨靈受到阻礙,倒飛而出,龐大的身軀,直接斷成了數十截。

    但,下一刻,詛咒怨靈的身軀,便是重新拼接在一起,看不出有任何損傷,反而其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變得更加的可怕。

    再一次的,詛咒怨靈向着張若塵撲了過去,口中噴出灰黑色的火焰,以海量的詛咒符紋交織而成。

    灰黑色火焰的侵蝕力,極其可怕,所過之處,空間都在快速消融。

    沉淵古劍從神光氣海中飛出,被張若塵一把握住,繼而緩緩揮動,劍道規則與空間規則,同時被調動起來。

    “劍之界。”

    隨着一道平淡的聲音響起,一座奇異的世界,被憑空開闢了出來,將詛咒怨靈整個都給囊括進去。

    在這座世界中,充斥無盡的劍氣,每一道都可對九步聖王造成威脅。

    此劍法,乃是張若塵之前閉關二十八年所創,將劍道和空間之道,極爲完美的結合在一起。

    當然,劍道和空間之道都博大精深,張若塵現階段所創的劍法,還只能算是一個雛形,還需進一步完善,到時候,其所能發揮出來的威力,也會相應的增強。

    自創聖術,有一個很大的好處,就是聖術具備無限的成長空間,一步步完善,在將來成爲神通,都並非沒有可能。

    事實上,各大世界流傳的很多聖術,都是神靈在修煉的各個階段所創,彼此間,存在着極深的聯繫。

    先修成品階較低的聖術,就有希望以此爲基礎,去修煉品階更高的聖術。

    當張若塵與詛咒怨靈激斗的時候,冥古咒爐釋放出來的詛咒力量,仍舊在不斷的擴散。

    讓諸多逃往洛水深處的修士,感到驚恐的是,詛咒力量,竟是在融入洛水之中,不斷的進行滲透。

    直到此時,很多修士才明白,爲何冥古咒爐能夠讓一座大世界的生命絕滅,就因爲其能夠滲透進入任何事物之中,萬物皆可侵蝕。

    “冥妖和冥佛的實力太強了,竟然能夠將冥古咒爐催動到這種地步,這樣下去,恐怕我們都得死在洛水中。”

    “沒辦法,只能繼續往洛水深處退,或許能有一線生機,一旦出了洛水,才真的只有死路一條,冥古詛咒根本就觸碰不得,就算是九步聖王,也會落得極爲悽慘的下場。”

    “這次真是被張若塵給害死了,他與冥族之間的仇怨,卻要將我們給牽連進來。”

    “你想得太簡單了,既然冥妖和冥佛趕來崑崙界,以他們的行事作風,必然會掀起一場腥風血雨,如果不是因爲想要對付張若塵,說不得,他們已經早早就施展凌厲手段,將洛水中的所有人都血洗掉。”

    “我剛得知一個消息,冥妖在進入崑崙界前,居然在域外,偷襲了一位不朽後期的大聖,險些就能得手,此等煞星,根本就不是我們所能招惹得起。”

    …………

    一衆修士一邊議論紛紛,一邊加快速度逃遁。

    他們這次算是遭受了無妄之災,本是來尋機緣,沒曾想現在卻被冥妖和冥佛,堵在了洛水中,可說是進退兩難。

    “師尊,現在怎麼辦?九曲天星上,還有我們天初文明的諸多修士在,如果詛咒之力滲透過去,他們根本就抵擋不住。”李妙含十分擔憂道。

    屠夫眉頭緊皺,道:“若是詛咒之力侵蝕了九曲天星,那今後我們天初文明的修士,就再也無法藉助九曲天星感悟聖道。”

    “可惡的冥妖和冥佛,真希望他們被冥古咒爐反噬。”呆子咬牙道。

    儘管心中憤懣不已,可對方乃是冥族大聖之下最強的兩人,他們根本就沒法對抗,只能乾着急。

    冥族與生俱來,便掌握有詛咒之力,但能夠掌握冥古詛咒之力的,這一代中,卻只有冥妖和冥佛。

    黑暗之子都需要藉助外力,才能夠施展出來。

    冥古詛咒之力極其可怕,乃是能夠與九大恆古之道相抗衡的一種力量,正因如此,冥妖和冥佛才能成長爲大聖之下第一層次的頂尖強者,與身爲黑暗掌控者的黑暗之子齊名。

    也只有本身掌握了冥古詛咒之力,才能夠催動冥古咒爐,否則,必遭反噬。

    這個時候,天初仙子竟是閉上了雙眼,一股玄之又玄的力量波動,從她身上散發而出。

    “轟隆隆。”

    洛水深處傳來巨大的動靜,在洛水中沉浮的九曲天星,劇烈震動起來。

    流淌於九曲天星上的九條神河,流淌速度猛然提高了十倍,釋放出無比浩瀚的神力,瞬息傳遞到天初仙子的身上。

    頓時,天初仙子睜開雙眼,身上綻放出奪目的光華,蔓延至數百里之外。

    玉足輕點,天初仙子的嬌軀,懸空而起,一雙玉手緩緩攤開,身上散發出越發神聖的氣息,宛如洛神重現。

    一時間,天初仙子身後的洛水,掀起滔天的巨浪,百米高、千米高、萬米高……,層層疊加,恐怖的水浪,接天連地,整個洛水都彷彿翻轉了過來,景象無比駭人。

    “發生什麼事了?”

    那些正逃遁向洛水深處的修士,盡皆露出驚異的表情。

    所有人都能夠看到,有着絲絲縷縷的金霧,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盡皆匯聚到天初仙子的身上。

    乃至於整個洛水所蘊含的浩瀚力量,都已經加持到了天初仙子的身上。

    李妙含擡頭仰望天初仙子,激動道:“師尊與九曲天星產生共鳴,獲得了洛神先祖的神力加持,洛水幾乎完全在師尊的掌控之下。”

    “天女殿下簡直就是洛神先祖的化身,竟能夠引動如此偉岸的力量,就連融入洛水中的冥古詛咒,都在快速被驅逐。”呆在眼中滿是崇敬之色。

    天初仙子表情嚴肅,伸出纖纖玉指,一指點出。

    “嘩啦啦。”

    她的身後,萬米高的水浪,化爲數之不盡的水龍,攜帶無匹的力量,徑直向着冥妖和冥佛衝擊過去。

    與此同時,那瀰漫向洛水的詛咒力量,亦是倒轉而回。

    “砰。”

    冥古咒爐受到衝擊,竟是被打得連連翻轉,表面的詛咒符紋,都因此變得暗淡了下去。

    冥妖和冥佛眼神微變,完全沒想到,天初仙子竟能施展出如此強大的手段。

    如此難得的機會,張若塵自然不會放過,當即鬆開沉淵古劍,施展出洛水拳法。

    洛水的力量,已經被天初仙子引動,此刻施展洛水拳法,可以將洛水拳法的真正威力展現出來。

    隨着張若塵揮動拳頭,一股滔天的水浪,從洛水中衝出。

    兩道偉岸的身影,出現在張若塵的兩側,一神一鬼,踏浪而行,向着冥妖和冥佛撞擊而去。

    冥妖和冥佛正在應付天初仙子的攻擊,此刻,張若塵的攻擊襲來,讓他們有些難以應對。

    倉促之間,冥妖和冥佛同時打出一掌,以詛咒之力和黑暗之力相結合,凝聚成兩道巨大的掌印。

    “砰。”

    神鬼虛影崩潰,可巨大的衝擊力,仍舊是讓冥妖和冥佛倒飛而出。

    可以看到,冥妖和冥佛的嘴角,皆是有着絲絲血跡,顯然是吃了一點虧。

    與此同時,張若塵全力施展“劍之界”,將那頭詛咒怨靈切割成碎片,再以空間力量,徹底粉碎。

    另一邊,天初仙子重新落到水面上,氣息虛浮,臉色變得有些蒼白。

    李妙含連忙伸手,將天初仙子扶住,道:“師尊,你怎麼樣?”

    “沒事,只是耗盡了所有的聖氣。”天初仙子搖頭道。

    天初仙子的修爲,還未真正達到登峰造極的地步,即便能夠藉助洛神殘餘的神力,也不可能連續出手。

    但,僅僅打出一擊,已經是順利解除危機,且對張若塵有所幫助,也就足夠。

    眼下,冥妖和冥佛都吃了虧,情況無疑是對張若塵很有利。

    “啊!”

    很是突然的,摩羅大親王發出一道淒厲的慘叫聲。

    不由得,所有人都將目光轉了過去,頓時看到了極爲血腥的一幕。

    摩羅大親王的一條手臂和一隻翅膀,被青天聖龍以龍爪,生生撕裂下來,鮮血淋漓。

    “主人,奴婢去幫青天聖龍。”

    魔音從張若塵的脊柱骨中鑽出,眼泛着精光道。

    張若塵哪會不明白魔音的心思,分明是想吞噬摩羅大親王的精氣和聖源,不由點頭道:“去吧,別讓他死得太輕鬆。”

    “請主人放心,奴婢一定會讓他受盡折磨。”魔音保證道。

    當即,魔音閃掠而出,衝向青天聖龍和摩羅大親王的戰場。

    在真龍島吞噬諸多地獄界強者的精氣,再加上無數強大的冥蛇之魂,之後又閉關潛修三十四年之久。

    魔音的積澱,可謂是已經十分雄渾,誰也不知道她的實力,究竟達到了何種層次?

    單單是青天聖龍,摩羅大親王便已是難以應付,如今在加上魔音,無疑是雪上加霜。

    “摩羅大親王完了!”

    一時間,諸多修士心中,都生出這一念頭。

    當然,衆人更爲關注的,還是張若塵與冥妖、冥佛的戰鬥,發生了之前的事情,衆人無疑是都很希望,張若塵能夠打敗冥妖和冥佛,將危機真正解除。

    冥妖將目光投向天初仙子,眼中浮現出可怕的殺機,如果不是天初仙子突然出手干擾,他們怎麼可能會在張若塵的手中吃虧?

    “你們的對手是我。”

    張若塵提着沉淵古劍,向前走去。

    有他在,豈會容許有人對天初仙子不利?

    “冥佛,你先擋住張若塵,我去斬了那位天初天女。”冥妖低沉道。

    在冥妖看來,天初仙子的存在,乃是一個巨大的隱患,必須儘早解決掉,他可不想剛纔的事,再次發生。

    “你們兩個就不要再丟人現眼,兩個打一個,都久久不能拿下,虧你們還號稱冥族最強。”

    就在這時,一道帶着嗤笑的聲音,突然響起。

    冥妖和冥佛的臉色微變,同時轉過頭去,將目光投向遙遠的天際。

    他們能夠感知得到,這道聲音儘管很洪亮,但卻並不在附近,而是從數十萬裡外傳遞而來。

    下一刻,洛水上空風起雲涌,出現無比厚重的黑雲,將方圓萬里盡皆籠罩住。

    “咔——”

    大片空間破碎開來,形成一個巨大的黑洞,似貫穿了天地。

    一道如同神魔一樣的身影,橫渡虛空,從空間黑洞中走出。

    僅僅是釋放出來的一股氣息,便是讓周圍的空間,完全湮滅。

    “砰。”

    神魔一般的身影,轟然落地,令得方圓千里的大地,直接沉陷下去數百丈,使得洛水倒灌。

    陸地,變成了海。

    此人的身上,散發出無比邪惡的氣息,比之冥古詛咒,有過之而無不及。

    受到這股邪惡氣息的侵蝕,方圓千里的大地,都立刻化作了黑色的惡土,大面積的洛水,亦是被浸染得像墨汁一般。

    “閻……閻無神。”

    看到出現之人,在場的諸多修士,都不禁臉色劇變,身體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

    ……

    大聖之下的最強者,地獄界閻羅族閻無神!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