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閻無神,一個令天庭界和地獄界都談之色變的名字,乃是大聖之下無敵的象徵。誰也沒有想到,閻無神竟會在此時出現在洛水,是巧合,還是專程爲張若塵而來?“好邪惡的氣息,竟能將覺醒神土,都侵蝕成死亡惡土,他究竟殺戮了多少生靈?”“傳聞中,閻無神亦正亦邪,一旦墮入邪惡的一面,就會瘋狂的殺戮,哪怕是地獄界修士招惹到他,他也照殺不誤。”“閻無神修煉的極暗閻羅氣,越來越可怕了,最好退得遠一點,如果無法抵抗,一旦沾染上,就只能在歇斯底里的瘋狂中死去。”…………天庭界一方和地獄界一方的修士,均是在不由自主的倒退,對眼前這個無比邪惡的閻無神,充滿了忌憚。閻無神立於惡土、黑水之上,身着漆黑如墨的鎧甲,黑髮飄飛,身上散發出的邪惡氣息,越發的強大,宛如一尊身具滔天罪孽的魔神臨世,睥睨天地。

    在閻無神的手中,提着一個人,鮮血淋淋,胸口有着一個大窟窿,也不知是否還活着。

    看到這個人,張若塵的眼神,不由爲之一沉,“姜雲衝。”

    他認得這個人,正是那位神祕的天絕閣閣主——姜雲衝,也是他在崑崙界所遇到的第一個甦醒者。

    當初,神崖先生想要攻佔東域聖城,多虧姜雲衝出面,纔將其抵擋住,之後,更是與慕容葉楓聯手,將神崖先生重創。

    姜雲衝的實力很強,能夠與身爲陣法地師的神崖先生對抗,且那時候,其實力多半還未完全恢復。

    張若塵怎麼也沒想到,再度與姜雲衝相見,竟會是在這種情況下。

    他看得出來,姜雲衝雖然傷得很重,但卻還有一息尚存。

    閻無神將目光投向張若塵,道:“當聽聞你殺死黑暗之子的消息,我便知道,這天地間,終於又冒出一個有資格死在我手中的聖王境生靈。所以,我特地趕來東域,尋你這個東域王。”

    “本座先去了東域聖城,可惜,卻沒有找到你的蹤跡。更加讓人失望的是,偌大的東域聖城,卻根本沒有什麼像樣的強者,也就只有他,還勉強上得了檯面。”

    “看你剛纔的神情,你應該認識他……嗯……這樣吧,本座給你一個證明自己實力機會,如果你能贏了本座,本座就放了他。如果你輸了,本座就將他交給摩羅,你懂的。時空傳人,應該不會太讓我失望吧?”

    張若塵已經聽聞了閻無神最近的一些惡行,在中域屠戮了崑崙界數以億計的人族,如今其強行闖入東域聖城,只怕那裏已然是血流成河。

    從陳羽化手中接過薪火令,張若塵便成爲東域之王,閻無神在東域聖城大肆殺戮,這無疑是對他的巨大挑釁。

    閻無神既然出現到了這裏,東域聖城的陣法,看來也奈何不了他。他的實力,到底強到了何等地步?

    張若塵將心中怒火壓制,儘量讓自己保持最平靜的狀態,道:“閻無神,你想戰,我便陪你戰。崑崙界東域這片大地,既然是我張若塵的地盤,誰在這裏肆意妄爲,都得付出代價。”

    “好,有性格,我喜歡。”閻無神點了點頭。

    冥妖一隻手托住縮小的冥古咒爐,道:“閻無神,這是我們冥族與張若塵之間的事情,用不着你來插手。”

    ?閻無神淡漠道:“本座要做什麼,何須經過你的同意,更何況,難道你們倆還覺得不夠丟人現眼嗎?”

    ?冥佛微微皺起眉頭,道:“閻無神,你想殺其他人,我們都沒有意見,但,張若塵乃是我們的目標,你不能碰。”

    冥族的顏面,自然得由冥族的強者來挽回,而且,冥妖和冥佛對自身實力,有絕對的信心,可以碾壓張若塵。

    “轟。”

    閻無神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猛然暴漲,極暗閻羅氣涌動,在他身後,隱隱凝聚出一尊邪惡至極的魔神虛影來。

    一時間,天地爲之變色,虛空炸裂,漫天雷霆呈現,似上蒼在發怒,要降下滅世的天罰。

    閻無神的身體緩緩升空,俯視冥妖和冥佛,以森然的語氣,道:“你們倆是想先與本座戰一場嗎?”

    “你……”

    冥妖眉毛一掀,當即便要發作。

    關鍵時刻,冥佛伸手將其拉住,傳音道:“別招惹這個閻無神,真將他惹急了,他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既然他想對付張若塵,就讓他出手好了!我們靜觀其變,此次只要能夠將張若塵除去便可。”

    想到這位的行事作風,的確是很不好惹,冥妖的眼神不由微微一凝,略作沉思,終是平靜了下來。

    ?冥妖發出一聲冷哼,隨即便不再說什麼。

    “好霸道,看來傳言是真的,閻無神一旦墮入邪惡,便會徹底肆無忌憚,誰惹上,誰倒黴。”

    在場諸多修士,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對閻無神是越發的忌憚。

    ?就在這時,閻無神的目光掃過四周,一揮衣袖,將遠處的修士,全部都掀飛出去。洛水中掀起了驚濤駭浪,就連青天聖龍、魔音和摩羅大親王,也沒能抵擋住,隨着水浪一起,跌入洛水的深處。

    “嘭嘭。”

    一些修爲較弱的修士,身體直接爆碎開來,化爲血霧,包括地獄界的修士在內。

    “沒有資格呆在這裏的生靈,最好滾遠一些,本座與張若塵一戰,一羣螻蟻也敢窺視?”

    閻無神冷漠的聲音響起。

    聽到這話,在場的所有修士盡皆駭然,哪裏還敢停留,紛紛以最快的速度遠遁,就連冥妖和冥佛,都退得遠了些。

    張若塵的目光,緊緊盯着閻無神。

    很早以前,他便聽過閻無神這個名字,也聽過關於這個名字的諸多傳說,而今,終於是見到了真人,且將與之一戰,這不禁讓他十分期待。

    “地獄界大聖之下最強者,無敵的代名詞,閻無神,就讓我來驗證一下,你是否真能無敵。”張若塵眼泛精芒的說道。

    同階一戰,張若塵無懼任何人,即便是這位有着無數傳說的閻無神,也不例外。

    閻無神道:“很多人,都有着和你一樣的想法。但,他們都死在了本座的手中,而你,也將會是其中的一員。”

    能打敗他閻無神的人,以前沒有,以後也同樣不會有,無論面對任何人,他的無敵信念都不會動搖。

    張若塵沒有再說什麼,極力將自身狀態,調整至最佳。

    面對閻無神這樣的對手,他不敢有半點的大意,必須要傾盡全力。?

    閻無神揮手間,將姜雲衝收起,隨即,輕描淡寫的一指點出。

    空間宛如變成平鏡一般的湖面,在指尖位置,掀起一圈圈漣漪。漣漪所過之處,周圍的山勢地理,發出翻天覆地的變化,一座座山嶺拔地而起,將張若塵一層層的包裹。

    從萬丈高空往下看,方圓萬里的大地,像是化爲了一幅畫卷,畫卷上升起的一座座山嶺,與閻無神身前的空間漣漪相對應。

    “擡手畫天地,手指改乾坤。閻無神在空間之道上的造詣,竟是已經達到了這個層次。”

    張若塵行動起來,調動體內的空間規則,釋放出強大的空間力量,形成極其玄妙的波動,與整片空間形成共振。

    沒有出現大的動靜,可那一座座山嶺,卻是在快速解體,化成粉末,自半空中揚揚灑落。

    “有點本事。”

    閻無神邪凜的一笑,右手手指,向前一擡。

    頓時,他腳下的大地,竟是翻卷了起來,衝起數千丈。花草樹木、山嶽、丘陵、江河……全部都升起,到了雲層上空,向張若塵倒捲了過去。

    這是真正意義上的天地翻轉!

    那些站在遠處,遙望戰場的修士,沒有一個不爲之顫慄。如此手段,大聖也做不到吧?

    別說他們,就連域外的巡天使者,也都面面相覷,心中震驚。

    張若塵攤開五指,向天穹一按,念出一個字:“破。”

    五指宛如化爲一片掌印天地,散發出璀璨奪目的聖芒,指紋和掌紋,如同山脈和河流一般。掌印天地和天空的那片東域大地對碰在一起,爆發出驚天動地的聲響,整個東域不知多少千萬裏的疆土都爲之輕輕顫動。

    張若塵站在地面,擡頭望去。

    那片萬里大地崩碎,數不清的山嶽和河流,岩石和焦土,紛紛向下墜落。整個世界,都像是毀滅了一般。

    “不錯,不錯,不枉本座親自趕來東域殺你。”

    閻無神大笑一聲,雙手合在一起,搓了一下。

    那些墜在半空的山嶽、河流、草木、泥石,受到一股無形空間力量的作用,快速匯聚在一起。在閻無神雙手的搓動之下,化爲一顆懸浮在半空的星球,直徑長達千里,緩緩的滾動。

    那顆由閻無神使用東域萬里大地創造出來的星球,每滾動一圈,都能發出“嗡嗡”的巨聲。星球表面伴隨着雷電的光芒,凝成雲霧、彩霞、雨水,彷彿一個世界沉陷出來。

    張若塵自然是不甘示弱,目光盯向域外,視線落在一顆懸浮在崑崙界附近的小行星。

    通過空間力量,隔空抓了出去。

    那顆位於崑崙界百萬裏高空的小行星,急速墜落下來,穿過大氣層,燃燒起宛如烈日一般的熊熊火焰,與閻無神凝成的那顆星球,對碰在一起。

    “轟隆。”

    兩顆星球碰撞,洛水、王山附近的這片天地,完全變得暗了下去。數不清的火石,宛如流星一般,向四面八方激射了出去。

    閻無神和張若塵站在這片毀滅性的戰場中,一個如魔,一個似神。

    在這一刻,閻無神的眼神,終於變得嚴肅,開始正視眼前這個對手。

    “譁——”

    張若塵主動出手,強大的空間力量凝聚於指尖,一指點了出去。一股無形的空間力量,無視空間阻隔,剎那抵達閻無神的近前。

    “轟隆隆。“

    頓時,閻無神所在的空間,出現劇烈的扭曲,瘋狂的坍塌壓縮,似要被壓縮成一張薄紙。

    閻無神眼神淡漠,手指輕輕揮動,空間中頓時出現更爲劇烈的漣漪,如清風拂面,將張若塵的力量,寸寸瓦解。

    下一刻,張若塵和閻無神同時動了,運用空間手段,速度快到超乎想象,讓人難以看清。

    “轟。”

    一處處空間崩碎開來,毀滅性的力量瀰漫,景象極爲駭人。

    這是一場真正意義上的巔峯對決,張若塵和閻無神,皆爲空間掌控者,雙方的空間造詣,不知誰更勝一籌。

    “砰。”

    張若塵顯露出身形,極速倒退。

    “不錯,但,還差了點。”

    閻無神輕語,再度攻殺而來。

    張若塵眼神微變,翻手將時空祕典取出,以此來增幅自身空間手段的威力。

    他如今一共修煉出了六十八萬道空間規則,數量已然是極多,在聖王境,鮮有人能夠達到。

    可閻無神修煉出的空間規則,卻是要比他更多,至少達到了八十萬道,倒不是說,閻無神的天賦比他更高,而是閻無神修煉時間更長,積澱更雄厚。

    如果能多一些時間,張若塵完全有信心,將空間規則修煉到八十萬道以上。

    爲今之計,則是隻能借助時空祕典,來彌補這種差距。

    滔天的極暗閻羅氣,從閻無神體內釋放出來,隨即快速凝聚,凝聚成九百九十九道分身,每一道分身都極爲凝實,散發出極其強大的氣息,能夠堪比修爲高深的聖王。

    “千手千身閻羅大術,閻羅族的禁忌之術,必須要修煉到大聖境界,纔有希望修煉成功,閻無神果然可怕。”

    羅乷眼中閃過一道驚色。

    儘管這些分身,都只是用極暗閻羅氣凝聚而成,卻都擁有着極其可怕的力量,聯合在一起,就算是不朽大聖,也得退避三舍。

    閻無神的本尊,連同九百九十九道分身,同時結出相同的印訣。

    一千道奇異印記疊加在一起,瞬間凝聚出一座古老斑駁的石橋,長達千里,橫亙於虛空中。

    橋體上,以不知哪個古老時代的文字,鐫刻了三個字。

    “奈何橋。”

    一道充滿魔性的聲音響起,在虛空中迴盪。

    隱約間,斑駁的石橋上,出現無數的魂影,盡皆猙獰無比,極力掙扎着,想要掙脫出來。

    張若塵清晰的感覺到,有着一股詭異的力量,將他籠罩,竟是想要將他的聖魂,從肉身中抽離出去。

    斑駁的石橋移動,向着張若塵鎮壓而去。

    與此同時,一道道魂影從石橋上衝出,口中發出厲嘯,瘋狂撲向張若塵。

    張若塵表情凝重,緊守住心神,將純白色的淨滅神火釋放而出。

    受到聖氣的催動,淨滅神火很快便是化作一片火海,覆蓋方圓數百里。

    “純白色的淨滅神火,這是帝焰,傳聞中,唯有達到百枷境以上,纔有希望修成,張若塵怎麼可能會成功?”

    一時間,諸多修士,都不禁露出了驚異的表情。

    帝焰的威力極其恐怖,那些魂影剛一靠近,便是直接被焚燒成了虛無,什麼都不曾留下。

    可那斑駁石橋,卻是無法被焚滅,反而是能夠抑制淨滅神火的火勢。

    張若塵手持時空祕典,全力調動自身的空間規則,施展出第二重的空間湮滅。

    數十萬道空間規則,融入到前方的空間之中,泛起道道劇烈的漣漪,如水波盪漾。

    “轟。”

    方圓數千丈的空間,在頃刻間崩碎湮滅。

    斑駁石橋儘管很不凡,由閻無神及九百九十九道分身聯手施展,此刻仍舊是直接破碎開來。

    “砰。”

    一道可怕的力量,轟擊在張若塵的身體上,讓他不禁連連倒退。

    隨着一聲悶哼,張若塵的嘴角,溢出絲絲鮮血。

    閻無神的身體,劇烈晃動了一下,亦是向後倒退了一步。

    “再接本座一拳。”

    一千個閻無神,同時低喝。

    繼而,一千個閻無神齊動,釋放出無盡的極暗閻羅氣,每一個的身後,都凝聚出一尊邪惡的魔神虛影來,體表燃燒熊熊的黑色火焰,似可焚盡天地萬物。

    施展出千手千身閻羅大術後,閻無神本尊的力量,的確是變弱了不少。

    可一千個閻無神同時出手,無論施展任何聖術,威力無疑都要倍增。

    張若塵的目光,徒然變得凌厲起來,左腿釋放出磅礴的神威,通體變得赤紅,上百萬道粗壯的神之規則浮現出來,猶如一根根赤色的鎖鏈。

    “讓我來看看解開第二層封印的焱神腿,究竟能有多強的威力。”張若塵心中暗暗想道。

    張若塵源源不斷的將自身聖氣,注入左腿中,激發出浩瀚如淵的神力,繼而施展出神踏九天,將焱神腿的力量,毫無保留的釋放而出。

    無匹的神力釋放,洶涌澎湃的衝擊下四面八方。

    一時間,方圓數千裏的洛水,都沸騰了起來,快速被蒸乾。

    而陸地,則是快速消融,成爲一座巨大的岩漿湖。

    “轟。”

    千個閻無神施展出來的強大聖術,都在頃刻間被化解。

    除了閻無神的本體外,九百九十九道分身,盡皆向後倒退,受到極強的衝擊。

    張若塵的身體輕輕晃動,催動焱神腿的百萬道神之規則,瞬間將他的聖氣,消耗一空。

    不過,下一刻,毀滅金陽震動,釋放出磅礴的聖氣,快速流遍張若塵的四肢百骸,使得他體內的聖氣,再度變得充盈。

    這些聖氣,乃是張若塵提前壓縮儲存於毀滅金陽之中,以方便在戰鬥過程中,突然耗盡聖氣。

    “毀滅金陽中儲存的聖氣,還能讓我恢復兩次,如無必要,不能再全力施展焱神腿。”張若塵暗道。

    焱神腿的威力,固然是極爲強大,但對於聖氣的消耗,實在太大。

    毀滅金陽雖然可以存儲聖氣,卻也有限度,不可能讓他隨便揮霍。

    當然,有七星神苓日葉所化的那輪神陽在,只要他體內聖氣不消耗殆盡,都可以快速恢復過來。

    “張若塵那條腿,難道是神腿嗎?怎麼能釋放出那般強大的神力來?”

    “連千個閻無神施展出的聖術,都能夠抵擋住,張若塵這是要逆天啊。”

    “難道閻無神無敵的歷史,這次將被改寫嗎?”

    “別人或許無法做到,但張若塵是時空傳人,同階從無敗績,或許,他真能創造奇蹟,將閻無神拉下無敵的神壇。”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