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巨坑之中,姜雲衝奄奄一息。

    張若塵立刻取出大量生命之泉,喂其喝下。

    姜雲衝傷得極重,不光是肉身,聖魂亦是受了重創,若非實力強橫,血脈體質不凡,根本就不可能支撐到現在。

    生命之泉可以修復肉身,卻無法修復聖魂,不由得,張若塵又取出一粒聖丹,喂入姜雲衝的口中。

    這是一粒天品聖丹,源自真龍島,由神龍一族的煉丹地師煉製而成,就算是不朽大聖的聖魂受損,也能夠治癒。

    緊接着,張若塵伸出一隻手來,貼在姜雲衝胸口的血窟窿上,動用空間力量,小心翼翼將侵入姜雲衝體內的極暗閻羅氣,一點一點的抽取出來。

    在這個過程中,張若塵胸中一震,一口鮮血差點吐出,卻比他強行壓制下去。

    最後一擊,拼得那般狠,連閻無神那近乎完全不朽化的身軀,都遭受重創,張若塵又豈會安然無恙?

    他是刻意壓制住自身傷勢,爲的自然是震懾冥妖和冥佛,畢竟,要是讓他們知道,他也受了傷,必定不會錯過這大好的機會。

    現在,冥妖和冥佛的精神力,尚還鎖定在這片區域,所以,無論如何,他都絕不能夠表現出受傷的模樣。而是大大方方給姜雲衝療傷,造成自己沒有受傷的假象。

    耗費一段時間,張若塵才終於將姜雲衝體內的極暗閻羅氣,全部清除乾淨。

    沒有了極暗閻羅氣的侵蝕,在生命之泉的滋養下,姜雲衝胸口的血窟窿中,血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衍生出來。

    姜雲海的臉上,漸漸有了一絲血色,掙扎着坐起來,道:“多謝。“

    “無需客氣,東域聖城現在的情況怎麼樣?“張若塵嚴肅問道。

    姜雲衝的眼神一凝,沉吟道:“東域聖城的上古銘紋,已經修復了很多,就算地獄界的聖境大軍一起出手,也能抵擋,乃是東域最爲安全的地方。”

    “閻無神的出現,雖然出乎我們的預料,可是,在他大開殺戒之時,及時動用了銘紋的力量,還是將他壓制了下去。”

    “只可惜,閻無神實在太強,在上古銘紋沒有完全啓動之前,讓他逃出了東域聖城。”

    張若塵微微鬆了一口氣,很顯然,東域聖城的傷亡,並沒有自己預想中那麼嚴重。

    不過,以閻無神的修爲,哪怕只是短暫出手,造成的破壞力,也能讓無數修士喪生,能夠毀掉一片片城區。

    自崑崙界成爲功德戰場以來,大量人族爲了尋求庇護,都瘋狂涌入東域聖城。所以,閻無神要進入東域聖城,並不是難事。

    只是被閻無神這麼一鬧,只怕東域聖城也不再安全,將會人心惶惶。總不能將東域聖城完全封閉,不許任何修士進出。

    “東域聖王府可曾遭到攻擊?”張若塵再度問道。

    姜雲衝搖頭,道:“東域聖王府有着九品陣法守護,雖遭到波及,卻並無大礙。”

    “既然東域聖王府還在,相信很快就能穩定東域聖城的局面,安定人心。”張若塵道。

    要不然,他這位名義上的東域王,就得儘早趕去東域聖城,主持大局。

    “姜兄,你傷得很重,不介意的話,先進入我的一座小世界中療傷。”張若塵道。

    姜雲衝道:“多謝了!”

    見姜雲衝答應,張若塵翻手將一顆碧綠的珠子取出,其上佈滿繁奧的空間秘紋。

    這顆珠子,乃是從豔陽文明的玄空聖王手中奪來,內蘊一座生機勃勃的叢林小世界,直徑超過百萬裡,遠比空間玲瓏球要珍貴得多。

    碧綠珠子釋放出一道聖光,籠罩住姜雲衝。

    空間微微扭曲,姜雲衝便從原地消失無蹤,進入到叢林小世界之中,且是在一座古樸典雅的莊園之內,繁花似錦,天地聖氣極爲濃郁。

    安頓好了姜雲衝,張若塵收起碧綠珠子,施展出空間挪移,憑空出現在洛水之濱。

    “快點逃。”

    那些尚未來得及逃走的地獄界修士,看到張若塵歸來,一個個盡皆嚇得魂不附體,倉惶逃遁。

    張若塵眼中閃過一道寒光,一揮手,大範圍的空間,泛起道道漣漪,擴散開來。

    漣漪所過之處,那些正在逃遁的地獄界修士,身體立刻僵住,繼而,爆碎開來,化作一團團血霧。

    那些地獄界修士身上的寶物,以及他們的一縷聖魂,則盡數被張若塵收了起來。

    就在這時,有着兩道聖光,從洛水深處衝了出來,徑直來到張若塵的面前,正是魔音和青天聖龍。

    魔音恭敬道:“主人,已經將摩羅大親王鎮壓。”

    摩羅大親王很慘,被藤蔓層層纏繞住,弄得遍體鱗傷,鮮血淋淋,魔音的根鬚,扎入其體內,將其完全控制住,想死都做不到。

    身爲兇名赫赫的摩鉞邪神之子,又是地位尊崇的大親王,本身擁有成神之資,摩羅大親王恐怕做夢都沒有想到,自己有一天,竟會落得這般悽慘的地步。

    張若塵眼神淡漠,沒有半點憐憫之意,不知有多少崑崙界的生靈,都死在其手中,被其殘忍的吃掉。

    忽然,張若塵察覺到了什麼,不禁將目光投向洛水深處。

    “嗯?發現我了。”

    藏身在洛水深處的羅乷,俏美的臉蛋上,神情微微一變。

    她此刻正藏身於一處摺疊空間之中,施展出玄妙的空間手段,讓自身幾乎與身周的空間,融爲一體。

    同時,在她身上還有一件隱匿氣息的異寶。

    如此完美的隱藏,竟然還是被張若塵所察覺,不禁讓羅乷頗爲無奈。

    既然已經被發現,羅乷索性撤去所有的隱藏,大大方方的走出,顯現那妖嬈動人的身形,一雙小手背在身後,並沒有懼色。

    “連閻無神都敗在你手中,真不愧是本公主的命中之人。”羅乷面露笑容說道。

    說話的同時,羅乷邁動腳步,跨過一個個摺疊空間,從洛水深處走了出來,顯得極爲泰然自若,眼中沒有半點慌亂之色,似乎根本就不怕張若塵。

    佇立在水面之上,羅乷將目光投向摩羅大親王,不由微微搖頭道:“摩羅,你若是願意聽我的話,也不至於弄成現在這樣。”

    現階段,羅剎族進入崑崙界的大軍,主要是由羅乷和摩羅大親王掌控。

    雖然羅乷的修爲實力,還未達至巔峰,但,她的身份無比尊貴,且足智多謀,在功德戰場上,可以發揮出大作用。

    羅剎族的其他神子、神女,幾乎都願意聽從羅乷的調派,唯獨摩羅大親王我行我素,讓羅乷也沒有辦法。

    “不陪你們玩了,張若塵,我們下次再見。”

    突然間,羅乷將一枚符篆捏碎,道道銀色光華,瞬間將她包裹住,竟是讓她一下子消失無蹤。

    “砰。”

    可是下一刻,羅乷的身影,又重新顯現了出來,僅僅挪移出去數百丈。

    羅乷眼中露出絲絲驚異之色,她剛纔動用的,可是修煉空間之道的大聖,所煉製出來的大挪移符,竟然會被強行攔截下來。

    “還想逃嗎?”

    說話的同時,張若塵一隻手探出。

    諸多空間規則釋放而出,凝聚成一條空間鎖鏈,向着羅乷纏繞而去。

    羅乷幽嘆一聲,心知沒法逃,也就沒在反抗,任憑空間鎖鏈將自身纏繞住,同時苦笑道:“張若塵,既然你捨不得本公主,本公主不走便是了!”

    張若塵拉動空間鎖鏈,將羅乷拉扯到近前,繼而,施展出精妙的手段,將羅乷的聖氣和精神力,全都都封禁起來。

    從祖靈界功德戰場開始,張若塵已經與這位羅剎族公主,打過多次交道,這一次,終於得以將其擒住。

    張若塵以冰冷的目光,注視着羅乷,道:“你爲何在洛水?想要做什麼?”

    他早已見識過羅乷的狡詐,既然其出現在洛水,多半是有圖謀。

    尤其是在這種時候,張若塵完全有理由懷疑,羅乷是和摩羅大親王一起來對付他的,暗中說不得有着一些厲害的佈置。

    “本公主當然是來找你的,難道你就不想見到我嗎?”羅乷媚眼如絲的說道。

    張若塵胸口再一次起伏,體內傳出劇烈的疼痛,卻依舊強撐,道:“你不願意說,也沒關係,我有的時間,和你慢慢耗。”

    “張若塵,本公主真心待你,從不曾害過你,你爲何總是對我這麼無情呢?”羅乷楚楚可憐的道。

    頓了頓,羅乷繼續道:“天庭對你和崑崙界那般不公,天堂界派系更是不斷派人對付你,你繼續呆在天庭,還有什麼意思?不如帶着崑崙界,投靠我們羅剎族,本公主可以保證,絕對會比你們在天庭好百倍。”

    “本公主知道你和池瑤女皇有仇,只要你願意跟本公主回羅剎族,本公主完全可以請父神出手,鎮壓池瑤女皇,是殺是剮,都由你說了算。”

    聞言,張若塵的表情,卻是沒有半點變化,淡淡道:“羅乷,你不用白費心機,我絕不會投靠將人類當作食物的羅剎族。”

    說完這句話,張若塵直接將羅乷交給魔音,讓其一併看守。

    身形一動,張若塵出現在天初仙子的近前。

    李若寒、呆子和屠夫皆是十分識趣,立刻便是退到了一旁。

    他們都知道張若塵與天初仙子,有着不一般的交情,自然不擔心張若塵會對天初仙子不利。

    張若塵注視了天初仙子片刻,道:“多謝。”

    之前他與冥妖、冥妖激戰,天初仙子出手打出的那一擊,無疑是幫了他的大忙。

    天初仙子那凝脂一般的肌膚,散發出白色的聖輝,宛如洛神在世,淺淺笑道:“每次都謝,其實……我們之間,不必如此。”

    她一笑,整個世界似乎都變得無比美好,沒有什麼,比這更加動人。

    不過,張若塵只是多看了一眼,卻是喉嚨微微一甜,差點吐出一口血來。

    儘管他掩藏得很好,可如此近得距離,天初仙子還是察覺到了絲絲異樣,立刻柔聲,道:“你難得來一趟洛水,去九曲天星坐坐吧!”

    張若塵瞬間會意,道:“那便打擾了。”

    天初仙子那高挑絕美的身形,走到張若塵的身旁,伸出一隻溫熱柔軟的玉臂,挽出了他的手。

    同時,暗暗借力,攙扶住他。

    那樣子,就像是一位美麗端莊的賢妻,在迎接從遠方歸來的夫君。

    “譁——”

    天初仙子伸出一根玉指,當空一劃,分開洛水,腳下出現一條散發着金光的道路,直接通向九曲天星。

    她和張若塵穿行而過,飛了出去。

    見狀,李妙含、魔音等人也都沒有遲疑,紛紛跟上。

    看到張若塵和天初仙子如同親密愛人一般,進入九曲天星,天庭界一方的修士,不由都長舒了一口氣。

    沒辦法,張若塵的氣場太強,幾乎壓得他們喘不過氣來。

    “噗。”

    剛一踏入九曲天星,張若塵便噴出一大口鮮血來,身體搖晃,險些一頭栽倒在地。

    傷勢太重,這個時候,終於是無法再壓制住。

    好在進入九曲天星後,也就不用再顧忌冥妖和冥佛的窺視。

    “你怎麼樣?”天初仙子關切的問道。

    而李妙含、魔音等人,則是大驚失色,完全沒預料到,會出現如此情況。

    他們很快反應了過來,先前張若塵與閻無神一戰,其實並不輕鬆,雖然將閻無神重創,可張若塵本身亦是傷得不輕。

    張若塵連續噴出幾大口血,臉色變得格外的蒼白,氣息更是一下子虛弱了下去。

    可以看到,他的體表出現了很多道清晰的裂痕,整個肉身,竟是都處於支離破碎的邊緣。

    如果能夠看到他的身體內部,就能發現,他的五臟六腑,幾乎完全破碎。

    更爲重要的是,就連聖魂,也受到了不輕的創傷。

    感受到自身的情況,張若塵心中不由一沉,傷勢比他預料的更重,想要完全養好,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當即,天初仙子帶着張若塵,進入到自己平日修煉的地方。

    “你儘管在這裡療傷,沒有人會來打擾你。”天初仙子道。

    “多……”張若塵剛想道謝,卻想起之前天初仙子所說的話,不禁將後面那個“謝”字,給嚥了回去。

    說到底,“多謝”二字,就是客氣。

    對天初仙子客氣,其實就是張若塵內心與她,依舊還有一些距離。

    爲了不耽誤張若塵療傷,天初仙子當即退了出去。

    當然,她並未走遠,而是守在洞府外面,親自爲張若塵護法。

    張若塵收斂心神,翻手取出一枚天品聖丹,直接吞服下去,同時喝下大量的生命之泉,開始療傷。

    崑崙界風雲變化,隨時都有可能發生大事,所以,他必須儘快將傷勢治癒,讓自身恢復到巔峰狀態,如此,才能應付所有的事。

    好在張若塵體內有着七星神苓日葉所化的神陽,源源不斷釋放奇異的精氣,滋養着他的身體,使得他的每一寸血肉,都充滿了活性,恢復能力,遠非一般人所能相比。

    當張若塵閉關療傷時,外界卻是掀起了軒然大波,洛水一戰的消息,飛速傳向天庭萬界和地獄界。

    這一戰的影響,實在太大,畢竟數百年來,閻無神三個字,一直都是大聖之下無敵的代名詞,誰也沒有想到,閻無神竟會敗在張若塵的手中。

    “不可能,張若塵才修煉多長時間,他即便是時空傳人,也絕不可能打敗閻無神,這一定是謠言。”

    聽到這個消息,地獄界的諸多修士,均是不願意相信。

    畢竟,一直以來,閻無神都是不敗的神話,壓得天庭界和地獄界所有同階的修士,都無法喘過氣來。

    而天庭界一方,與張若塵沒有恩怨的勢力和個人,自然是樂得看到這樣的結果。

    但,與張若塵結怨甚深的,比如,天堂界派系,則是顯得很壓抑,在他們眼中,張若塵越強大,對他們的威脅便越大。

    “先敗黑暗之子,再敗金暉大聖,如今又擊敗閻無神,張若塵的大勢已成,誰也無法再阻擋,屬於他的無敵時代,已經來臨,也不知道是否還能有人將他取代。”

    將張若塵最近的一些列戰績,聯繫起來,不禁讓很多人感慨萬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