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天初仙子的修煉秘府,雖在九曲天星的內部,卻宛如仙境,空間開闊,由稀有的修煉資源建造而成,聳立着一座種滿奇花古樹的聖山,充斥着氤氳的光華,天地聖氣無比充沛。

    張若塵盤坐在聖山下方,一條七彩色的小溪,從身旁流淌而過,發出“嘩啦啦”的水流聲。

    已是七天之後。

    在天品聖丹和生命之泉的輔助下,張若塵的傷勢,恢復得七七八八。

    “閻無神的閻羅地獄,還真是厲害,我的五行混沌體幾乎已經修煉到大聖之下的極致,卻依舊承受不住。換做是一般的不朽境大聖,遭受這一擊,估計不朽聖軀都已經毀掉。”

    “幸好有生命之泉,我的肉身,才能完全恢復過來。不然,我又得重新凝練五行神物,從頭開始,前面的努力毀於一旦。”

    張若塵的身體,光潔得宛如白玉琉璃,內部則是散發出璀璨的神芒。

    那是七星神苓的日葉,化爲了一輪神陽,將他的身體當成了一盞燈,持續不斷的照亮,在恢復他傷勢的同時,也在強化沒有不朽化的大腦和臟腑,就連聖道規則都在神陽之光的映照下,變得更加粗壯和凝練。

    神藥,好處無窮。

    與閻無神的這一戰,雖然讓張若塵傷得極重,五臟六腑幾乎全碎,可是,也因禍得福。

    隱隱間,張若塵感知到,體內六腑浮現出一絲絲不朽之光,重新恢復過來之後,竟然達到半不朽的狀態。

    既然如此,張若塵自然是不會放過這個好機會,取出一枚能夠輔助修煉不朽聖軀的天品聖丹,吞服進腹中。

    將丹藥的藥力,搬運至六腑,反覆淬鍊。

    天品聖丹,對別的聖王而言,可遇而不可求,每一枚都如同無價之寶。可是,在張若塵這裡,卻如同糖豆一般。

    就是這個奢侈。

    又是三天過去,六腑完全不朽化,張若塵的肉身強度,再次增長一截。

    現在,也就只剩五臟“心、肝、脾、肺、腎”,與大腦,還沒有不朽化。

    如果能夠更進一步,將五臟也修煉到不朽化,那麼,張若塵再次遇到閻無神,絕不會傷得像此次這麼嚴重。

    “這一次與閻無神一戰,我應該傷得比他更重,而且,還是借用了日晷,纔將他重創。”

    “閻無神退走後,肯定會去尋找,剋制日晷的聖器。一旦讓他找到,必定會再來東域與我一戰,務求將我擊敗,甚至是擊殺。”

    張若塵的心中,有一種危機感。

    以閻無神的身份,加上以殺死張若塵爲理由,別說是君王聖器,或者是至尊聖器,就算是去向地獄神靈借一件半神器,說不定都能借到。

    若是失去日晷的優勢,該如何才能擊敗閻無神?

    張若塵暗暗分析,思考應對的方法。

    “閻無神與我交手,並沒有過多借用聖器,反而動用的,都是自身的力量。”

    “他在空間之道上的造詣,勝過我一大截。不僅僅只是修煉出來的空間規則更多,更在於,他對空間的理解,與修煉出來的空間聖術,皆是相當高明和玄妙。”

    “要破他的千手千身閻羅大術,除了動用焱神腿,還有沒有別的辦法?焱神腿,太消耗聖氣。”

    “閻無神最爲厲害的一招閻羅地獄,應該是由空間之道和本源之道爲基礎,又與別的聖道相結合,引動天地規則和天地聖氣,凝成的集大成手段。”

    張若塵長長的吐出一口氣,不得不承認,閻無神的確是驚才絕豔。

    無論是千手千身閻羅大術,還是閻羅地獄,都不應該是聖王可以修煉成功的手段。可是,他偏偏卻做到。

    張若塵並沒有因此而畏懼閻無神,反而充滿高昂的戰意,只有閻無神足夠強大,才能激勵他變得更強。

    在回味與冥妖、冥佛、閻無神一戰的過程的時候,張若塵的心中,突然生出一絲悸動。

    如靈光一閃,又似捕捉到了天地間最至高的奧秘。

    憑空的,沉淵古劍飛了出來,插在他的身前,以劍體爲中心,浮現出一圈圈奇妙的波紋,逐漸蔓延出去。

    很快,整個修煉秘府,都被波紋覆蓋。

    “譁!”

    “譁!”

    ……

    沉淵古劍的四周,升起一柄柄虛幻的劍影,成千上萬,數之不盡,遍佈秘府的各個角落。

    在這一刻,張若塵的內心世界,也完全被一柄柄劍影覆蓋。

    就在剛纔,張若塵感知到,與冥妖、冥佛一戰,施展出劍十的時候,似乎它的劍意並不完整,有些意猶未盡的感覺。

    就像是彈一首琴曲,撥弄到最後一根弦,卻發現,琴音不應該在這裡斷開,可以繼續彈奏下去,形成更加美妙的曲調,演變爲真正的天籟。

    “不可能啊,劍十隻有五層境界,我已經修煉到圓滿。”

    張若塵感到難以理解,於是,重新開始參悟劍十,同時也全力以赴去尋覓那意猶未盡的奇妙感覺。

    他雖然盤坐在溪流的旁邊,靜止不動。

    可是,卻有一道與他長得一模一樣的人影,顯現了出來,拔起插在地上的一柄虛劍,演練起劍十。

    緊接着,第二道人影顯現出來,也拔起一柄虛劍,也演練劍十。

    第三道人影顯現……

    ……

    這些人影,都是張若塵的劍道意識。

    很快,整個秘府,出現成千上萬個張若塵虛影,都持着一柄虛劍,反覆不斷的演練劍十,施展出各種不同的劍招。

    劍十,代表的“十方”,也就是:天、地、東、南、西、北、生、死、過去、未來。

    張若塵的劍道意識,也不知演練了多久,終於,生出一絲明悟。

    “天、地、東、南、西、北,這六方,對應的乃是空間。”

    “如果我將空間之道融入劍十,會不會開創出劍十的第六層境界?”

    劍十的五層境界,其實都是由前人從《無字劍譜》上參悟出來,不同的人,參悟出來的劍十自然也各不相同。

    可是,前人未必就將劍十,參悟到了極致。

    甚至,就算《無字劍譜》,也未必就代表極致。

    張若塵要做的,就是超越崑崙界的那些先賢,甚至是要去超越撰寫《無字劍譜》的那位奇人,只有這樣,纔有機會成爲真正的恆古主宰,打破這天地間現有的秩序和規則。

    這是一場前所未有的悟道!

    不過,張若塵並不是沒有經驗,因爲他曾經自創“劍之界”,就是空間和劍道的一種結合。

    劍十的第六層境界,或許就是劍之界的更高形態,兩者相輔相成。

    ……

    在張若塵全力以赴悟劍的時候,九曲天星的一座殿宇中,魔音和青天聖龍,坐在最上方的位置,皆是化爲人類的形態。

    魔音擁有邪媚的絕麗面容,身材曼妙,身穿紫色長裙,宛如妖妃、魔後一般,身上帶有慵懶的神態。

    青天聖龍卻是身形魁梧,身穿龍鱗寶甲,手臂比水桶還粗,像是一尊蠻力巨人。

    他們二人,現在都是堪比第一層次的強者,能夠和不朽大聖叫板,身上爆發出來的氣勢,自然是非同一般。

    在他們的下方,站着數十位羅剎族的聖王,有男有女,被青天聖龍嘴裡吐出的龍息束縛,渾身無法動彈。

    羅剎公主羅乷也站在下方,被張若塵的空間鎖鏈捆住,正用一雙冷冰冰的眼睛,盯向坐在上方的魔音和青天聖龍。

    做爲羅剎族最尊貴的公主,羅乷擁有超凡的地位,可以帶領聖道大軍去攻伐一座大世界,就連一些大聖,都要賣她面子,何曾受過這樣的恥辱?

    摩羅大親王則是更慘,被魔音腳下延伸出去的根鬚,穿透了身體,大量修爲都被吞噬和吸收,既是悽慘,而又虛弱,倒在地上奄奄一息。

    羅乷擁有堪比天初仙子、百花仙子等女那樣的絕色美貌,氣質高貴,高達一米八左右,身材完美無缺,身上的每一根線條,都充滿迷人的美感,雪白的肌膚,修長的玉頸,水蛇一般的纖腰,還有一雙讓魔音都爲之嫉妒的修長玉/腿,簡直就像是蒼天精心打磨出來,天下沒有任何男子配得上她。

    羅乷道:“你們最好立即放開本公主,否則將會惹來難以預測的災難。”

    魔音很嫉妒羅乷的美貌,站起身來,妖嬈的走了過去,伸出五根尖銳的指甲,從羅乷那晶瑩剔透的臉蛋旁邊劃過,笑道:“我真的好害怕,公主殿下千萬別嚇人家。”

    羅乷那雙星眸一寒。

    魔音冷哼一聲:“閻無神、冥妖、冥佛都被主人懾退,你還敢在這裡擺公主的架子,信不信我吸食盡你全身生命精氣,讓你變成一個蒼老的醜八怪?”

    羅乷並無懼色,冷笑一聲:“張若塵都不敢如此狂妄,沒想到,你這個蠢女人,竟然如此無知。”

    “你……”

    羅乷立即又道:“閻無神、冥妖、冥佛的確很強,但,他們只是單獨的個體。單打獨鬥,除了張若塵,閻無神可謂是天下無敵。但是,還不是被四大天王追得滿崑崙界的逃?張若塵再強,遇到十個八個第一層次的聖王強者,估計也是死路一條。地獄界,要抽出十個第一層次的強者,專門來對付張若塵,並不是太難的事。”

    魔音沉默了一瞬,道:“你以爲天庭就沒有高手?豈會容許地獄界,大搖大擺的去對付主人?”

    羅乷眯眼一笑:“你們被天庭內部修士暗算得還少嗎?天庭,有那麼一批勢力,很害怕崑崙界再次崛起。張若塵擊敗閻無神,已經觸動了他們的神經,讓他們完全警惕了起來。”

    “你們爲什麼要與本公主作對呢?爲什麼不給自己留一條後路?萬一將來天庭和崑崙,都沒有你們的容身之地,本公主心胸大度,可以收留你們啊。”

    青天聖龍道:“別被她蠱惑,先別理會她,收拾掉摩羅大親王再說。”

    魔音緊緊的,盯着羅乷的雙眸,輕哼了一聲,拖着長裙,向那數十位羅剎族的聖王俘虜走了過去。

    他們都是摩羅大親王的屬下。

    魔音身上釋放出強大的聖威,震懾得那些羅剎族聖王一個個都懾懾發抖,道:“聽說你們羅剎族很喜歡吃肉,特別又是人類的肉。本來,主人是絕不會放過你們,但是現在,決定給你們一個活命的機會。”

    那數十位羅剎族聖王,深知天庭和地獄是水火不容,已經做好赴死的準備。哪裡想到,竟然還有活命的機會?

    聽到此話,其中一些聖王,眼中露出欣喜的神色。

    魔音又道:“摩羅大親王堪稱是大聖之下一等一的強者,在羅剎族,應該找不出多少這樣的強者吧?你們若是吃了他的肉,必須修爲大進,受益無窮。”

    “什麼?讓我們吞食大親王?不可能,絕對不可能,你殺了我們吧!”其中一位對摩羅大親王忠心耿耿的聖王,大吼一聲。

    “好,如你的願。”

    魔音隔空伸出一隻手,手指化爲一根根尖銳的根鬚,刺入那位聖王的頭頂。

    在那位聖王痛苦的慘叫聲中,魔音將他吸收成了一具乾屍。

    風一吹,化爲灰塵,撒落了一地。

    頓時,剩下的那些聖王,都被嚇住。

    魔音收回了那些根鬚,重新化爲五根玉指,將雪白的食指放在脣邊輕輕的舔了舔,道:“你們吃了摩羅大親王,我便放了你們。若是不吃,我就吃了你們。好好想清楚,再做決定。”

    那些羅剎族的聖王,眼睛都向摩羅大親王盯了過去,變成了血紅色。

    “大膽,放肆,你們想幹什麼?”摩羅大親王嘶聲大吼,心中生出一股前所未有的懼意。

    羅乷看不下去,道:“你們別做得太過分?”

    魔音沉聲道:“我們做得過分?你們羅剎族在崑崙界,做得更加過分吧?我們這叫以其人之道,還治其身之身。公主殿下,你若是也肯吃兩口,我也可以放了你。要不要試試?”

    羅乷雖然屬於羅剎族,卻並不食人,反而非常厭惡食人的惡習,因爲人和他們羅剎族的形態實在太相似。

    食人,就像食己一般。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