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青天聖龍收回龍息,讓數十位羅剎族聖王,盡皆恢復自由。

    “吃掉摩羅大親王,這是你們唯一的活路。“魔音十分淡漠的道。

    數十位羅剎族聖王的目光,都緊緊注視在摩羅大親王的身上,其中大部分眼中,都有兇光閃爍。

    “大親王,落入張若塵的手中,你已經必死無疑,不如成全我等,讓我等換取一個活命的機會。”一位羅剎族聖王沉聲道。

    另一位羅剎族聖王道:“事到如今,我們已經沒有選擇,大親王,對不起了!”

    極有默契的,數十位羅剎族聖王齊動,一步步向着摩羅大親王走去。

    有道是,人不爲己,天誅地滅。

    更何況,他們全都是狠茬子,爲了活命,別說是讓他們吃摩羅大親王的肉,就算是吃羅剎族一尊神的血肉,他們也照樣敢去做。

    摩羅大親王眼中滿是懼色,顫聲大吼道:“停下,別過來,我是摩鉞邪神之子,是諸多神靈親封的大親王,你們……啊……”

    不待摩羅大親王說完,數十位羅剎族聖王已是撲了過去,數十張嘴巴,同時咬在其身上,將大塊的血肉,生生的撕咬下來,鮮血淋漓。

    一時間,殿宇中響起摩羅大親王淒厲的慘叫聲,如地獄中的惡鬼在嘶吼,讓人不禁生出一種毛骨悚然之感。

    看到這一幕,羅乷的瞳孔,頓時緊縮,眼中浮現出不忍之色。她雖爲羅剎族,卻還是第一次看到,羅剎食羅剎的畫面。

    魔音從摩羅大親王的身上,割下巴掌大一塊血肉,施施然向着羅乷走去,道:“高貴的公主殿下,我爲你挑選了一塊最鮮嫩的肉,好好品嚐吧。”

    聞言,羅乷的心神,當即爲之一震,就算是人族的血肉,她都不願吃,更何況是自己同族的血肉。

    真要讓她吃下摩羅大親王這塊肉,那會比殺了她,還更加讓她難以接受。

    “譁。”

    就在魔音快要將血肉,送入羅乷口中之時,一道璀璨無比的劍光,突然從羅乷身上迸發出來。

    “咔嚓。”

    劍光無堅不摧,竟是生生斬斷了張若塵留下的空間鎖鏈,同時也將張若塵留下的精妙封禁破開。

    一隻古樸的劍柄飛出,落入羅乷的手中。

    受到邪煞之力的催動,道道神光從劍柄中飛出,顯化出數之不盡的劍道規則,相互交織,幻化出一道細長的劍身,極其濃郁的神性力量,瀰漫開來。

    無須羅乷做什麼,天地間的規則,便盡數圍繞着神劍轉動起來。

    “轟隆隆。”

    受到神劍力量的牽引,洛水頓時掀起了驚濤駭浪,且這些浪花都呈現出鋒利的一面,似要凝聚成成千上萬柄利劍來。

    “這是……”

    魔音的臉色微變。

    在北域的時候,她便見過這隻古樸的劍柄,且知曉,其與劍冢有關係。

    當初,羅乷取出這隻劍柄,險些將張若塵的滔天劍給收走。

    動手之前,魔音已經是仔細搜過羅乷的身,卻並未發現劍柄的存在,也不知道羅乷究竟將其藏在了什麼地方。

    神劍在手,羅乷不顧一切的將自身的邪煞之力,盡數傾注進去。

    上萬道凌厲的劍氣呈現,化作可怕的劍氣洪流,將羅乷包裹在其中,彷彿置身於另一片時空之中,讓誰都無法靠近。

    魔音想要出手阻止,可惜她延伸出的藤蔓,剛一觸及到劍氣洪流,便是被絞得粉碎。

    而青天聖龍吐出的煵靈龍火,亦是被劍氣洪流阻擋在外。

    “轟。”

    劍氣洪流勢不可擋,瞬間將殿宇摧毀,貫穿洛水中諸多的摺疊空間,生生開闢出一條通往洛水外的通道來。

    “救……救我……”

    摩羅大親王痛苦的呼喚道。

    羅乷眼中雖有不忍之色,但卻並未猶豫,當即跨入劍氣洪流開闢出來的通道之中。

    不是她不想救摩羅大親王,而是她根本沒有辦法去救,如果有所耽擱,說不得,連她本身也將失去這個脫身的機會。

    得自劍冢的劍柄,的確是極其不凡,但,以她現在的實力,卻是無法真正發揮出其威力來。

    而看到羅乷毫不遲疑的退走,摩羅大親王心中最後的希望破別,徹底陷入絕望的深淵之中。

    就在羅乷踏入劍氣通道的一刻,九曲天星突然出現異動,一股無比玄妙的劍意,將整個九曲天星,都給籠罩起來。

    這股劍意的源頭,正是張若塵閉關潛修的秘府。

    “唰。”

    剎那之間,九曲天星之上,出現了成千上萬道張若塵的身影,盡皆凝實無比,讓人難分真假。

    每一個張若塵,都在舞劍,演練高深莫測的劍法。

    “發生了什麼事?”

    在九曲天星上修煉的天初文明修士,盡皆被驚動

    接連出現可怕的力量波動,簡直要讓人以爲,是九曲天星遭遇了強敵的攻擊。

    “不好。”

    羅乷的臉色微變,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從劍氣通道內退出。

    原因無他,張若塵釋放出的劍意,隱隱演化出一座獨立的世界,囊括整個九曲天星,竟是將劍柄締造出來的通道,給生生截斷。

    “主人出關,羅乷,你逃不掉。”

    魔音眼中浮現出一抹喜色。

    羅乷並未去理睬魔音,目光死死的盯着半空,那裡懸浮着一柄巨大的聖劍,高達萬丈,似一座通天劍山。

    聖劍綻放出璀璨的九彩色光華,劍體上烙印着無數玄妙的紋絡,渾然天成,似蘊含着劍道最爲本質的真諦。

    一時間,數之不盡的天地規則,都瘋狂的匯聚起來,天地聖氣凝聚出無數的聖劍虛影,劍尖都指向萬丈聖劍,猶如萬劍朝宗。

    “嗡。”

    握在羅乷手中的劍柄,劇烈震動起來,竟是有着脫手飛出的跡象。

    “劍道大圓滿。”羅乷一字一頓道。

    一旦在聖王境,將某種聖道規則,成功修煉至百萬道,便可稱之爲大圓滿。

    理論上,修士在聖王境,每一種聖道規則,最多能夠修煉出一百萬道,但,真正能夠達到這一步的修士,卻是如鳳毛麟角一般稀少。

    即便是十萬小道,往往也只能修煉出接近一百萬道規則,而無法真正達到大圓滿的程度。

    將大道、至尊聖道乃至恆古之道,修煉到大圓滿,則更是難如登天。

    羅乷怎麼也沒想到,張若塵竟然可以將七十二至尊聖道中的劍道,修煉出百萬道聖道規則,引發天地異象,

    整整百萬道聖道規則,和相差一道規則,即可達到百萬道,兩者之間,可謂是有着天壤之別。

    任何一種聖道,修煉到大圓滿境界,都會發生無法想象的奇異變化,涉及到諸多方面。

    在張若塵主修的數種聖道中,劍道一直都走在最前面,在這次閉關之前,便已經接近於百萬道。

    潛心參悟劍十,終是讓劍道實現了大蛻變,達到讓無數劍修,都無比渴望達到的大圓滿之境。

    “唰。”

    所有的身影合一,顯化出張若塵的真身。

    張若塵一招手,那柄足有萬丈高的九彩色聖劍,便是直接沒入了他的體內。

    九彩色聖劍雖然凝實無比,與真正的聖劍,一般無二,但,其本質卻是張若塵修煉出來的劍道聖相。

    繼而,籠罩住九曲天星的種種異象,都在快速的消散。

    “恭喜主人,修爲大進,劍道成就大圓滿。”

    魔音和青天聖龍,立刻上前恭喜。

    儘管他們倆都已經是堪比大聖之下第一層次的絕頂強者,可面對張若塵,仍舊是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好似在面對一位強大的大聖。

    劍道達到大圓滿後,張若塵發生了極大的變化。這種變化,並非是流於表面,而是源於本質。

    尤其是劍修,對於張若塵的變化,會感知得最爲清晰。

    張若塵飄身降落到破敗的殿宇中,目光投向羅乷手中的古樸劍柄。

    儘管羅乷極力對抗,可在張若塵釋放出強大的劍意後,劍柄仍舊是不受控制的脫手飛出。

    “把劍柄還給本公主,那是屬於本公主的。”羅乷瞪大一雙美眸,輕哼一聲。

    張若塵伸手握住劍柄,一邊打量,一邊道:“此物源自冥王劍冢,並不屬於你。”

    “張若塵,你欺負人,爲什麼總是搶本公主的寶物?日晷是我的,劍柄也是我的。”羅乷眼中滿是幽怨之色,不停磨牙,飽滿的酥峰猛烈的起伏。

    張若塵絲毫不爲所動,淡淡道:“你錯了,沒有任何東西屬於你。就算是你的命,如今也掌握在我的手中。”

    聞言,羅乷心中不由一動,真切的從張若塵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可怕的殺意。

    羅乷很清楚,張若塵對待地獄界修士,向來都是十分的冷酷無情,尤其這次摩羅大親王招惹到了張若塵,很難說不會連她也受到牽連。

    “張若塵,你殺了本公主,對你沒有半點好處,只會給你帶來無窮無盡的麻煩,本公主知道,你肯定會說,你不在乎。但那樣一來,那些視你爲眼中釘的人,恐怕都會拍手稱快,反正你也已經得到劍冢內的寶物,放了本公主如何?”羅乷連忙說道。

    張若塵道:“我可以給你一個活命的機會,向羅剎族傳遞消息,將摩羅大親王奪走的聖道古茶樹,送回崑崙界。”

    說話間,張若塵將目光向摩羅大親王投去,可惜的是,看到的已經只是一具白骨,所有的血肉,都被那羣羅剎族聖王啃食乾淨。

    即便如此,摩羅大親王也還沒有真正死去,其聖源和聖魂尚存。

    伸手一抓,張若塵將摩羅大親王的聖源攝取到手中,其聖魂正被封禁在內。

    經歷被羅剎族聖王生生啃食掉所有的血肉,摩羅大親王的精神意志,已然是處於崩潰狀態。

    即便讓其奪舍到新的軀體,也已經廢掉,不可能再有太大的成就。

    心意一動,張若塵將摩羅大親王的聖源,收入了乾坤界中,讓邪靈去煉化其聖魂。

    隨即,張若塵將摩羅大親王的聖骨,也收了起來。

    這具骨骸,已經完成不朽化,相當於是不朽大聖之骨,用處頗多。

    與此同時,魔音突然釋放出大量藤蔓,閃電般刺出,刺穿一名名羅剎族聖王的身體。

    “你……不守信用。”

    一衆羅剎族聖王,皆是充滿了不甘。

    他們已經拋開所有顧慮,將摩羅大親王的血肉啃食乾淨,沒想到,最後還是難逃一死。

    魔音冰冷道:“對你們地獄界的修士守信用,就是婦人之仁。難道放你們回去,繼續吞食崑崙界的生靈?”

    從她和青天聖龍親自出手,去將這羣羅剎族聖王抓回來時,他們的結果,便已經註定。

    無論是摩羅大親王,還是這羣羅剎族聖王,都是屠戮畫宗的劊子手,豈能放過?

    不消片刻,所有羅剎族聖王的精氣,都被吞噬一空,變成一具具乾屍,風吹過,紛紛消散。

    “楚老前輩,您可以安息了!”張若塵在心中默唸。

    經歷了太多無奈、慘痛、悲恨,不知不覺間,張若塵的心,也逐漸變得冰冷,不再像以前那麼仁慈。

    或許這就是踏上強者之路,追尋帝皇之途,將要付出的代價。

    無論如何,爲楚思遠報了仇,張若塵的心神,變得輕鬆了許多。

    接下來,他需要將屬於畫宗的那株聖道古茶樹奪回來,幫聖書才女重振畫宗,重振儒道。

    而這一切的希望,就寄託在羅乷的身上。

    身爲羅剎族公主,羅乷的身份地位,比之摩羅大親王更加尊崇,將之掌握在手中,或許能夠讓羅剎族妥協。

    事實上,用摩羅大親王也有希望,換回聖道古茶樹。

    不過,摩羅大親王乃是殺死楚思遠的兇手,加之已經擒住羅乷,也就沒必要再將他留着。

    “你那麼想奪回聖道古茶樹,是爲了聖書才女吧?張若塵,你隨時裝出一副冷酷的樣子,實際上多情得很嘛!哏哏!”羅乷道。

    很顯然,對於張若塵的事情,羅乷都瞭如指掌。

    張若塵冷漠道:“不想死的話,就按我說的去做。”

    說話間,張若塵身上釋放出一股,更爲可怕的殺意,更有一股不可抗拒的意志,將羅乷籠罩。

    “本公主傳遞消息就是了,那麼兇做什麼。”羅乷心中一震,不禁撇嘴道。

    她能夠感覺得到,張若塵並非是在開玩笑,不乖乖聽話,後果將難以預料。

    爲了不真正將張若塵惹惱,羅乷當即開始刻寫要傳遞的內容。

    不多時,羅乷刻寫下所有文字,在張若塵過目之後,便是立刻打了出去。

    讓族內拿出聖道古茶樹來救自己,羅乷感到很沒有面子,卻又無可奈何。張若塵變得越來越強,她縱有千般手段,這次也已經是無法行得通。

    就連閻無神那麼不可一世,都折在張若塵手中,她就算失利,似乎也並不是多麼丟臉。

    在羅乷看來,張若塵的脫變,不僅僅表現在修爲上,更在於他的心,已經沒有了破綻。

    爲了達到目的,他可以不擇手段。

    這樣的張若塵,才最爲可怕。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