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出手,重新將羅乷封禁起來,交給魔音和青天聖龍,嚴加看管,等待羅剎族做出迴應。

    爲了防止再出現意外,張若塵讓魔音在羅乷身上搜了一遍,將隱藏的所有寶物,都給搜了出來。

    作爲羅剎族公主,羅乷身上的寶物,着實是多不勝數,很多大聖都沒法比。

    憑藉這些寶物,即便是大聖之下第一層次的絕頂強者,都未必能夠奈何得了她。可惜的是,羅乷這次遇到了剋星,再多的底牌,都發揮不出作用來。

    察覺到有人到來,張若塵走出破敗的殿宇,隨即,一道高挑曼妙的身影,映入他的眼簾。

    每一次見到天初仙子,都會讓張若塵有一種眼前一亮的感覺,會不自覺被她絕美的容顏和神聖的氣質所吸引。

    “抱歉,把九曲天星弄得一團糟。”張若塵歉意道。

    天初仙子道:“無妨,九曲天星有洛神先祖的神力庇護,即便受到再大的破壞,也能很快恢復如初。”

    “倒是要恭喜你,將劍道修煉至大圓滿,看樣子,你的傷已經痊癒。”

    最近一段時間,她一直都守在秘府之外,爲張若塵護法,沒曾想,張若塵竟會以這樣的方式出關。

    “療傷之餘的小小頓悟,不值一提。”

    張若塵原本是打算,將劍十修煉到更高的層次,劍道規則達到百萬道,完全是意外之喜。

    世間的天才很多,不乏能夠將某一種聖道,修煉到極致之人,只差一道規則,就能圓滿,可真正能夠邁過去的人,卻沒有多少。

    像張若塵這種,修煉時間尚短,卻將劍道修煉至大圓滿的人,更是完全超出了常理。

    天初仙子擡頭望着浩渺的天穹,眼神深邃而又寧靜,以輕柔的聲音,道:“陪我在九曲天星上走走,好嗎?”

    “好。”張若塵立刻應道。

    當即,張若塵放下所有想要去處理的事,與天初仙子並肩而行,沿着古石小道,呼吸着帶有淡淡香味的空氣,心境逐漸變得寧靜。

    相比於前面幾次的相見,這一次,張若塵和天初仙子,明顯變得親密了許多,彼此間的話語,也相應的多了起來。

    不知不覺間,張若塵的內心,已然是漸漸放開,拉近了與天初仙子的距離。

    九曲天星上有着諸多天初文明的修士存在,張若塵和天初仙子悠然漫步,自然而然的引起了許多人的注意。

    一個氣宇軒昂,一個美得不可方物,走在一起,宛如一對神仙眷侶,令人豔羨。

    “我還從未看到天女殿下與一名男子,如此親近過,看來張若塵有希望做我們天初文明的駙馬。“屠夫認真分析道。

    呆子笑道:“也只有像張若塵這樣的天縱人物,才能夠配得上天女殿下,不過,若是讓那些追求天女殿下的人,知道這個事實,也不知道他們會是什麼表情。”

    “知道又如何?他們誰能與張若塵相比?天女殿下將來註定是要接任天主之位的,一般的人,可沒資格成爲她的夫婿。”屠夫哼聲道。

    很顯然,屠夫和呆子都很樂得看到,天初仙子與張若塵走到一起。

    而以張若塵展露出來的強大實力,即便他招惹了諸多強敵,天初文明也定然會願意接納。

    畢竟,以天初文明的強大,還真沒怕過誰。

    立身在一條神河前,張若塵翻手取出一個錦盒,輕聲道:“這裡面裝有一顆大聖道果,你將它煉化,很快就能修煉到聖王境巔峰,等突破至大聖境,修煉也會輕鬆不少。”

    “你怎麼會有大聖道果?”天初仙子眼中露出異色。

    張若塵道:“你無需在意它的來歷,安心煉化便是。”

    聞言,天初仙子不由與張若塵對視了片刻,隨即伸手,將錦盒接了過來。

    作爲天初文明的天女,她自然知道大聖道果是什麼,此物必須要將大聖埋葬在特殊的地方,經歷萬年之久,纔有可能凝結出來,有着種種不可思議的妙用,比之大聖的聖源,更加珍貴。

    隔着錦盒,她都能夠感知到,盒中的大聖道果不簡單,應該是凝聚了一位極其強大的大聖的精華和傳承。

    天初仙子如今的修爲也不弱,得到洛神先祖的傳承後,已然是修煉至接天境,以她的天資,突破至臨道境,只是時間的問題。

    如今有了大聖道果,無疑是變得容易了許多。

    當然,能夠在聖王境修煉出多少聖道規則,則還是要看自身的天資潛力。

    “謝謝。”天初仙子道。

    張若塵輕笑道:“我們之間,不必如此。“

    聽到這話,天初仙子不禁露出一抹淺笑,沒想到自己說過的話,張若塵竟然會反過來對她說。

    但,這無疑是一件好事,意味着他們倆的距離,又被拉近了許多。

    天初仙子近距離的盯着張若塵的雙目,紅脣微微的動了動。

    “有什麼話想說嗎?”張若塵問道。

    天初仙子輕輕的搖了搖頭。

    其實,天初仙子本想提醒張若塵,他身上的戾氣正在變重,心境也發現了很大變化,似乎處在走火入魔的狀態。

    可是,話到嘴邊,卻又剋制下來。

    難道要勸張若塵停止殺戮?那是不可能的事。

    如果崑崙界遭遇的這一切,發生在天初文明,或許她也會心入魔道,不會去剋制心中的殺念。

    半晌後,天初仙子才道:“我知道,因爲來自外界的巨大壓力,你會不惜一切代價,讓自己變強。但是,修煉本該是循序漸進,若是操之過急,心境就會缺乏沉澱,引來不可預測的後果。”

    “我記下了!”張若塵道。

    一連十天,張若塵和天初仙子都在一起,或是聊天漫步,或是交流拳道的感悟,或是探討心境的提升和自我修行,幾乎是形影不離,讓諸多天初文明的修士,看得眼睛發直。

    十天後,天初仙子進入到了金色的神門之中,開始閉關潛修。

    而張若塵則是帶着魔音和青天聖龍,離開了洛水。

    羅剎族那邊其實很早就給出了答覆,願意用聖道古茶樹,交換羅乷。

    只是張若塵一直和天初仙子在一起,沒有去過問。

    這種事情,倒也不用太過着急,反正只要羅乷掌握在他的手中,任何時候都可以進行交換。

    另外,聖道古茶樹已經到了羅剎族神靈的手中,即便能拿回來,也得防着羅剎族神靈動手腳。

    爲了保險起見,必須要找一個對聖道古茶樹無比熟悉的人,來做這件事情。

    不由得,張若塵傳遞了一道訊息給聖書才女。

    聖書才女很快便是作出迴應,只要運用一件儒道至寶,就能進行鑑別。

    之後,聖書才女又傳遞來一道訊息,卻是讓張若塵頗爲欣喜,那就是洛虛重現,將會攜帶《萬家燈火圖》,前來東域聖城,與他相見。

    正因如此,張若塵纔會選擇離開洛水,趕往東域聖城。

    以東域聖城的穩固,作爲與羅剎族交易的地點,倒也是再合適不過。

    經過一段時間的療傷,姜雲衝已經是恢復得差不多,張若塵也就將他從叢林小世界中放了出來,一同上路。

    儘管洛水距離東域聖城極遠,可以張若塵如今的空間造詣,趕過去卻是根本無須耗費太多時間。

    之前在九曲天星悟劍,張若塵不但將劍道修煉至大圓滿,空間之道亦是有着極大的提升,畢竟,他所參悟的劍十第六層,關鍵便是空間。

    東域聖城極其特別,雖名爲聖城,實際卻是一顆直徑超過萬里的寶星,在上古時代,從天而降,聳立在東域大地上面。

    即便是在崑崙界未曾復甦前,東域聖城的修煉環境便是極佳,出產靈晶、聖石還有各種煉器材料。

    而在崑崙界復甦後,東域聖城更是每天都能夠誕生出一株十萬年古聖藥來,引得諸多天庭界和地獄界的強者,競相爭奪。

    只可惜,崑崙界缺少頂尖強者,以至於誕生出的十萬年古聖藥,大多都被天庭界和地獄界的強者所得。

    要不然,掌握如此多的修煉資源,足以讓崑崙界的實力,提升一大截。

    因爲遭到閻無神攻擊的緣故,東域聖城已然是進入高度戒備的狀態,八大渡口對於入城之人的檢查,明顯比過去嚴格了許多。

    正因如此,讓許多想要進入東域聖城的聖境修士,都極爲不滿。

    若非東域聖城的上古銘紋進一步得以修復,守護力大增,恐怕這些人,根本就不會做什麼登記,而是強行闖進去。

    八大渡口之一的天坤渡口,時隔一段時間,張若塵再度來到了這裡。

    和上次來的時候一樣,這裡仍舊是熱鬧無比,時刻都有着大批聖境修士出入,以至於白龍渡船都有些不夠用,也就出現了排長隊的情況。

    “本王出自雲雷界,乃是雷族的嫡系,馬上安排白龍渡船,讓本王進入東域聖城。”

    “你們好大的膽子,竟然敢讓本王在此等待如此長時間,信不信本王將這天坤渡口給毀掉。”

    “每次入城都如此的麻煩,你們崑崙界的修士,到底是怎麼做事的?”

    ……

    還未真正抵達天坤渡口,張若塵便是聽到了許多不耐煩的聲音。

    而面對如此多聖境修士,釋放出的可怕威壓,負責登記的崑崙界修士,盡皆冷汗直冒,戰戰兢兢。

    “唰。”

    一名銀髮聖王出手,將一名負責登記的崑崙界半聖提了起來,猶如提着一隻小雞崽。

    “將本王的話,當成耳旁風嗎?耽誤了本王的大事,你死十次都不足以贖罪。”銀髮聖王冷喝道。

    敢在渡口動手,此人可謂是霸道至極。

    然而,就在這時,銀髮聖王卻是突然汗毛倒豎,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脅。

    目光轉動,銀髮聖王很快鎖定了威脅的源頭。

    “張……張若塵。”

    銀髮聖王的眼睛瞪得很大,眼中浮現出濃濃的忌憚之色。

    一時間,匯聚於天坤渡口的所有修士,都不禁將目光投向相同的方向。

    有道是,人的名,樹的影。

    不久前,張若塵在洛水,先是與冥妖、冥佛交手,之後更是擊敗了閻無神,戰績堪稱輝煌,誰能不懼?

    看到張若塵邁步走來,所有人都趕緊分開,讓出一條路來,不敢阻攔。

    以張若塵的實力,恐怕動動指頭,就能夠碾殺他們所有人。

    眼見張若塵離自己越來越近,銀髮聖王不禁越發緊張起來,連忙將手中提着的崑崙界半聖放下。

    張若塵顯得十分平靜,不緊不慢的走上前去,卻是根本沒有看銀髮聖王一眼。

    張若塵淡淡道:“自今日起,非崑崙界修士,每天只有八百個進入東域聖城的名額,每個渡口一百個。這是我張若塵的一道禁令,也不會再重申第二遍。”

    他的聲音很輕,但卻清晰的傳入在場每個人的耳中。

    “你憑什麼限制我們進入東域聖城?”有修士,立刻質問道。

    張若塵將目光轉過去,強勢道:“就憑我是東域之王,東域的一切,都由我說了算。”

    如今他有了足夠強大的實力,也該真正擔當起東域王的責任。

    尤其現在他的風頭正盛,讓各方忌憚,正好可以趁機制定出一些規矩。

    “張若塵,你未免太霸道了,東域聖城可不是你的。”

    “凡事不要做得太過分,若是犯了衆怒,你張若塵也承受不起。”

    “東域聖城我們非進不可,你還真敢把我們阻攔在外不成。”

    ……

    諸多修士開口,都十分不滿。

    東域聖城有着諸多的機緣,遍地都是聖藥,他們怎麼可能放棄?

    他們中很多人,都有極大的來頭,即便張若塵如今風頭正盛,也並不懼怕。

    尤其天宮早已頒佈天條,禁止內鬥,張若塵即便再強,也得遵守,否則,將承受來自天宮的嚴懲。

    張若塵道:“覺得名額太少,是嗎?那我就給你們機會,只要繳納一萬塊聖石,也可以進入東域聖城。”

    聞言,在場許多修士的情緒,變得更爲激動,

    作爲聖境修士,的確都不缺聖石,拿出一萬塊,無關痛癢。

    但,以他們的身份,豈會願意受制於這樣的規則?

    別說是一萬塊聖石,就算是一塊,他們都不會願意給。

    而看到張若塵如此強勢的制定規矩,崑崙界的修士,則是十分的興奮,他們早已是忍受夠了這些外來者的飛揚跋扈,只是沒有足夠強大的實力,再怎麼不樂意,也只能忍着。

    張若塵絲毫不在意那些反對的聲音,對青天聖龍吩咐道:“青天,由你負責執行,誰若敢搗亂,一律鎮壓,今後都不允許再進入東域聖城。”

    “是,主人。”

    化作魁梧人身的青天聖龍,立刻躬身領命。

    繼而,青天聖龍以睥睨的目光,掃過在場所有人,身上散發出浩瀚的龍威。

    諸多修士紛紛向後倒退,眼中滿是驚懼之色。

    他們自然都認得青天聖龍,知道其擁有堪比大聖之下第一層次的強大實力,能夠將重傷的摩羅大親王壓着打。

    許多人都意識到,張若塵並非是在開玩笑,而是真的要立下規矩,宣示自己在東域的主宰地位。

    天庭各界的修士,再想肆無忌憚的,奪取東域聖城誕生出來的聖藥,無疑是癡人說夢。

    ……

    中古強人們逐漸甦醒,張若塵在崑崙界的領袖地位會被取代?關注微信公衆號“飛天魚”,查看歷史消息或回覆關鍵詞“崑崙領袖”即可查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