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青天聖龍取出七顆龍珠,每一顆都是龍族大聖隕落後留下,內含龍魂,並且具有大聖的不朽之力。

    它將七滴聖血滴入龍珠,又將自己的七縷聖魂融入進去,凝聚出七道分身,分別前往其他七大渡口,真身則是坐鎮在天坤渡口。

    以青天聖龍如今的修爲,即便只是一道龍珠分身,在引動不朽之力後,也足以鎮壓大部分九步聖王。

    真遇到頂尖的強者,讓真身趕過去便是。

    張若塵沒在天坤渡口久留,帶上姜雲沖和魔音,乘坐白龍渡船,向東域聖城趕去。

    東域聖城有着上古銘紋守護,任誰也無法強行闖入,必須要乘坐這種特製的渡船。

    即便是閻無神,之前也是悄然潛入東域聖城,繼而發難,在受到上古銘紋的攻擊後,也只得選擇退走。

    極短時間內,張若塵下達的禁令,便是傳遍了八大渡口,並且以聖文書寫出來,只要進入八大渡口,就能夠看到。

    “張若塵太霸道了,竟然限制我們進入東域聖城,還要強行收取聖石,是覺得我們各界的修士好欺負嗎?”

    “此事絕不能妥協,不能讓張若塵肆意妄爲,我不信沒人能壓得住他。”

    “我們各界修士前來參加功德戰,崑崙界沒有任何地方,是我們不能踏足的。就算是那所謂的中央皇城,我們也照樣可以進入,他張若塵再強,也不能一手遮天。”

    ……

    消息傳開,頓時引發了巨大的波瀾,天庭界各方的修士,幾乎都在進行抵制,對張若塵施壓。

    只是,這些人雖然吼得很厲害,可因爲有青天聖龍坐鎮八大渡口的緣故,卻是根本沒人敢亂來。

    立身白龍渡船上,姜雲衝感慨道:“東域聖城算得上是東域最爲神奇的地方之一,天然的寶星,每天都有大量的聖藥誕生出來,還有其他各種珍奇異寶。”

    “不久前,更是有一株元會聖藥顯露過蹤跡,因此吸引來了諸多強者。”

    “源源不斷誕生出來的修煉資源,絕大多數都被外來者奪走,我們崑崙界本土修士,所得卻是極少,還處處受到欺壓,你現在下達這樣一條禁令,可說是大快人心。”

    “不過,這樣一來,必會引起各方的不滿,說不得會有不小的麻煩。”

    他一直呆在東域聖城,對於其中的情況,可謂是再熟悉不過,但,因爲是甦醒者的緣故,若非必要,他都顯得很低調,不會輕易出手。

    要不然,以他的實力,完全可以去奪取那些天材地寶。

    張若塵平靜道:“如果怕麻煩,當初,我也不會答應做這東域之王,更不會去招惹天堂界派系的修士。“

    再大的麻煩,也不可能讓他退縮。

    感受到張若塵的淡定,姜雲衝也就不再多說什麼,轉而道:“以你現在的精神力強度,已經足以掌控薪火令,我們先去薪火塔,從煙若手中取回薪火令。“

    當初,張若塵從陳羽化的手中,得到薪火令,成爲新的東域之王,可因爲精神力不到五十九階,根本無法掌控,故而拜託姜雲衝的道侶——煙若,代爲執掌。

    而在他離開東域聖城這段時間,也是煙若在負責修復東域聖城的上古銘紋,要不然,恐怕根本就無法抵擋住閻無神的這次襲擊。

    “我或許不會在東域聖城待太長時間,薪火令還是繼續放在煙若那裡,有勞你們守護東域聖城。”張若塵道。

    如今崑崙界的局勢,十分嚴峻,必須要有精神力達到五十九階的強者,執掌薪火令,一直坐鎮東域才行,而他明顯無法做到。

    姜雲衝無奈搖頭:“你這東域之王,做得倒真是很輕鬆,也罷,你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我們便幫你守着後方。”

    時間不長,白龍渡船飛過東域聖城上空的銘紋屏障,降落到最爲繁華的金虹大陸之上。

    一下船,姜雲衝便是與張若塵分開,急切的向薪火塔趕去。

    張若塵已經仔細感知過,姜雲衝的修爲,應該已經完全恢復,且身上也沒有了甦醒者的特殊氣息,所以,也就沒有給他日月神龍泉的泉水。

    正如姜雲衝所說,因爲啓動上古銘紋及時,閻無神並未對東域聖城造成太大的破壞,僅僅只有金虹大陸上的一兩個城區受到衝擊,且在這段時間,已經差不多得以修復完成。

    相比於崑崙界成爲功德戰場前,東域聖城的人口,增長了十倍有餘,除卻前來避難的本地修士外,還有大批外來的聖境修士,可謂是魚龍混雜,管理起來極爲複雜。

    而一旦出現什麼問題,所會造成的傷亡,無疑會十分驚人。

    張若塵與洛虛是約定在聖院見面,所以,他沒有多做耽擱,徑直趕往聖院所在的第七城區。

    聖院的修煉環境,本就極佳,隨着東域聖城的復甦,越發成爲一處修煉聖地。

    說起來,張若塵已經有很久沒有回過聖院,也不知聖院中,是否還有昔日的故人?

    沒有驚動任何人,張若塵悄無聲息的,來到聖院的腹地,聖山,。

    繼而,進入到一座滿是梨樹的幽谷。

    因爲聖山復甦的緣故,三千六百株靈鶴梨,生長得越發茂盛,樹上碩果累累,樹下則是鋪滿了雪白的梨花。

    穿過梨園,張若塵來到一座陡峭的黑色山崖前,目光掃視垂直落下的瀑布,最後鎖定在崖下一方不規則的石臺上。

    恍惚間,張若塵看到了一名白鬚白髮白袍的老者,正對着他微笑。

    這裡乃是他拜璇璣老人爲師的地方,可以說,他的劍聖之路,是從這裡開始。

    對於璇璣老人,張若塵心中充滿了崇敬和感激,不但將所修劍道,對他傾囊傳授,在他被池瑤女皇下令捉拿之時,還不顧一切的出手搭救,之後更是爲了他,與九幽劍聖決一死戰。

    “也不知道師尊如今究竟身在何處?在做着怎樣重要的事?”張若塵低語道。

    所謂的陰間,明顯是屬於地獄界的一部分,必然是危機重重,張若塵是真的很擔心璇璣老人遇到危險。

    可惜,他在崑崙界還有許多的事情要做,無法趕去陰間。

    緩步走到石臺前,張若塵的眼中,卻是浮現出黯然之色。

    師尊音訊全無,幾個師兄弟,也只剩下他和青霄二人。

    一想到二師兄朱洪濤、三師兄萬柯和五師姐靈樞,張若塵便心痛不已,心中充滿了愧疚,同時亦是感到無盡的憤怒。

    他永遠也忘不了,朱洪濤等人的頭顱,被掛在陰陽殿的大門之上,最後,在他的面前爆炸開來,可他卻什麼都做不了。

    如果他足夠強大,慘劇或許便不會發生。

    許久後,張若塵才走出幽谷,來到聖山之外。

    猶記得,他剛拜璇璣老人爲師,便是在這裡,與不服他成爲組長的敖心顏,比鬥了一場。

    敖心顏作爲神龍半人族的天之驕女,擁有神龍武魂,本身驕傲無比。

    那一戰,敖心顏慘敗於張若塵的手中,從那以後,便是對他言聽計從。

    即便敖心顏如今成爲了神龍公主,仍舊稱呼張若塵爲組長,一如從前。

    有些東西變了,有些卻一直未變。

    張若塵在原地佇立了許久,一幅幅畫面,清晰的浮現在他的腦海中,就像是昨天才發生過一般。

    兜兜轉轉,張若塵來到了當初進入聖院的起點,朝聖天梯。

    那時候,張若塵還僅僅只是一名天極境的武者,半聖和聖者,在他眼中都顯得高不可攀,需要仰望。

    一晃眼,多年過去,他卻是已經站在了大聖之下的最巔峰,其中付出了多少的艱辛,唯有他自己知道。

    張若塵邁步,一步步踏上朝聖天梯,腦海中,不斷閃過昔日所經歷的畫面。以他如今的修爲實力,朝聖天梯散發出的聖威,已然是無法對他造成絲毫影響。

    不知不覺間,張若塵已經走到朝聖天梯的盡頭,步入聖殿。

    這座聖殿,極爲特別,其中供奉着歷代從聖院走出的聖者的石像,讓後輩學員永世朝拜。

    至少需要成爲半聖,纔有資格踏足進去。

    聖殿內擺放的石像極多,密密麻麻,盡皆栩栩如生,散發出或強或弱的聖威。在這些石像前,都有着一座石臺,有的擺放着物品,有的則是空空如也。

    這也是聖院的一個傳統,每一位聖者,都會在聖殿中留下一件寶物。

    目光轉動,張若塵竟是看到了一尊屬於他的石像,只不過,這尊石像平凡無奇,並無聖力存在。

    想想也正常,畢竟聖院爲他雕琢這尊石像的時候,他的真身並不在場。

    “哧哧。”

    忽的,像是生出了某種感應,張若塵和那尊石像,竟是產生奇妙的契合,整個聖殿中的天地規則,都在這一瞬間,活躍了起來。

    原本平凡無奇的石像,頃刻間,增添了一種神聖的韻味,散發出強大的聖威。

    在這一瞬間,石像,終於通聖。

    張若塵看着那尊與自己一模一樣的石像,如同照鏡子一般。只不過,石像散發出來的氣息,讓他感到了幾分陌生,就像自己都不認識自己了一樣。

    “只是一尊石像而已。”

    張若塵驅除心中的雜念,取出一件聖器,放在石像前的石臺上。

    無論如何,他始終屬於聖院的一員,到任何時候,都不能夠忘本。

    “從古至今,聖院誕生的聖境修士,數量必然極其龐大,絕不會僅僅只有這麼數百位。”

    目光掃過殿內的數百尊石像,張若塵不由的低語。

    張若塵心中一動,釋放出精神力,仔細探查。

    這一探查,還真讓他有所發現,原來在聖殿內,竟是存在着摺疊空間,十分隱秘,一般的空間修士,都難以發現。

    “好強的空間屏障,以我如今的空間造詣,竟然都無法強行穿透,看來,這處摺疊空間很不簡單,多半隱藏有大秘。”張若塵道。

    聖院底蘊深厚,有秘密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張若塵雖然有些好奇,卻也沒有貿然去探究。

    忽地,張若塵轉過身來,向聖殿門口看去。

    那裡有着一名看上去五十來歲的中年人,臂膀寬闊,皮膚古銅,充滿了力量感。

    張若塵身形一動,來到此人的面前,躬身行了一禮,道:“弟子拜見師尊。”

    不是別人,正是張若塵的第一位師父——雷景。

    有道是,一日爲師,終身爲父,尤其雷景曾對他有許多的幫助,張若塵更是不會忘記。

    剛回崑崙界時,張若塵曾見過雷景一次,那時候,雷景還只是半聖,身在千水郡國的武市錢莊分部。

    沒想到,這次卻是在聖院見到,且雷景已經凝聚聖源,成爲了一位真正的聖者。

    或許正因如此,雷景才能夠從千水郡國回到聖院。

    雷景連忙將張若塵扶起,打趣道:“你如今可是大聖之下的最強者,還給我行禮,我可承受不起。”

    “我就算再強,不也還是您的弟子嗎?或者說,師尊對弟子還不夠滿意?”張若塵直起身來,也打趣了一句。

    雷景不由的,哈哈笑道:“滿意,爲師豈能不滿意?能有你這個徒弟,是我雷景這輩子最驕傲的一件事情。另外,您是什麼意思?您什麼您?跟我扯起什麼犢子來了?”

    張若塵爲之大笑一聲。

    “你是不知道,以前瞧不起爲師的那些人,如今態度轉變那叫一個大,爲師就是因爲受不了他們,纔會跑去千水郡國的武市錢莊,直到最近突破成聖,才又重新回到聖院。”

    聞言,張若塵不由笑道:“如果不是這樣,弟子又怎能在聖院,與師尊相見,倒是要恭喜師尊,超凡入聖。”

    “多虧了你上次留下的聖源,要不然爲師想要成聖,還不知道需要多長時間。能夠成聖,爲師已經徹底滿足。”雷景的眼中,洋溢着濃濃的喜悅之色。

    雷景步入聖殿內,揮手取出一尊屬於他的石像,同時留下一件寶物。

    “我雷景,終於能夠在聖院的歷史上留名。”雷景眼中滿是激動之色。

    能在聖殿中留下一尊石像,對每一個聖院弟子而言,都是一種至高的榮耀。

    “唰。”

    突然間,一道聖光,從天空中飛來。

    張若塵伸出一隻手來,一把將之抓住,卻是洛虛傳遞來的傳訊光符。

    張若塵看了一眼,隨即對雷景道:“師尊,我有事需要與洛院主商談,等忙完之後,再陪您……算了,哈哈,到時候,我們師徒好好喝上幾杯,我身上可是有着不少的好酒。”

    “先辦正事要緊,別讓洛院主久等,爲師有的是時間。”雷景點頭,臉上的笑容,越發燦爛。

    和其他人不同,無論張若塵變得多強,雷景始終都沒有一點壓力,因爲他很瞭解張若塵是怎樣的一個人。

    張若塵沒有耽擱,施展出空間挪移,直接離開,既然洛虛已經趕到東域聖城,也該早些去將聖道古茶樹換取回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