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見洛虛完成探查,血翼大親王不由沉聲催促,道:“張若塵,不要拖延時間,立刻交換,放回公主殿下。”

    “如你所願。”

    張若塵淡淡開口,帶着羅乷,一步步向前走去。

    見狀,洛虛沒有遲疑,立刻跟了上去,《萬家燈火圖》就懸浮在他的頭頂,隨時都能夠發動攻擊。

    血翼大親王的目光,緊緊鎖定在羅乷的身上,恨不得立刻出手,強行將羅乷將張若塵的手中奪回。

    在距離血翼大親王還有十丈的地方,張若塵停了下來,聖道古茶樹已然是觸手可得。

    但,張若塵能夠感知到,血翼大親王手中的明黃色聖盒,對聖道古茶樹有一縷縷束縛之力。並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將聖道古茶樹收走。

    二人相互對視了一眼,明白了對方心中所想。

    張若塵解開對羅乷的束縛,將其輕輕推出,而血翼大親王,則是緩緩將聖盒關閉。

    一時間,現場的氣氛,變得極爲凝重。

    終於,羅乷來到血翼大親王的近前,聖盒對聖道古茶樹的束縛,完全消失。

    “唰。”

    張若塵和血翼大親王同時出手,一個以力量籠罩住聖道古茶樹,另一個,則是以力量將羅乷包裹。

    一個巨大的空間漩渦出現,釋放出強大無比的吞吸之力,將聖道古茶樹吸了進去。

    下一刻,聖道古茶樹出現在叢林小世界中,所有的根鬚齊動,快速紮根在一片肥沃的土地之上。

    “張若塵,還沒有人敢要挾我羅剎族,你今天必須要死。”

    就在這時,血翼大親王冰冷的喝聲響起,向隱藏在附近的羅剎族修士下令:“動手!”

    “譁。”

    籠罩紫雲山的所有云氣,皆在瞬間消散,無數的暗紅色氣流出現,凝聚在天穹之上,佔據了大半個天空,化爲一隻猙獰的利爪,徑直向張若塵拍擊而去。

    猙獰利爪散發出無比兇戾的氣機,似一頭可怕的大聖級兇獸出手,根本就不是聖王可以比擬。

    張若塵不慌不亂,在他的後方,出現驚人的力量波動。

    一座浩大的九品陣法,顯現出來,凝聚無盡威能,釋放出一道璀璨無比的聖光,如神陽臨空,讓人無法睜開眼睛。

    “轟。”

    聖光與猙獰利爪,碰撞在一起,迸發出超乎想象的力量衝擊。

    充滿毀滅性的力量,瘋狂向着四面八方擴散,所過之處,一切都盡皆湮滅。

    就算是頂尖的九步聖王受到衝擊,也很難抵擋得住。

    受此衝擊,紫雲山那浩蕩連綿的山脈中,一座座山峰崩塌,大量塵土如同濃煙一般衝突而起,遮天蔽日,令得這片地域昏天黑地。

    《萬家燈火圖》懸浮在張若塵和洛虛的上方,化爲一張大氣磅礴的巨圖,將二人守護住,不曾受到任何的衝擊。

    而另一邊,除卻血翼大親王和羅乷外,還有大批羅剎族的強者,都顯露出了身影。

    一共八十一位羅剎族強者,修爲盡皆在九步聖王之上,剛纔正是他們結陣,發動了那強大的一擊。

    對此,張若塵一點都不感到意外,以他如今的威名,他可不相信,羅剎族會單獨讓血翼大親王前來交換。

    八十一位九步聖王,且其中不乏最爲頂尖的強者,當真是好大的手筆,擺明了是要絕殺張若塵。

    小黑顯露出身影,嘿嘿笑道:“張若塵,本皇佈置的虛實滅絕大陣如何?對付這些羅剎族,簡直是輕而易舉。”

    聽到小黑如此得瑟的話語,血翼大親王的臉色,不由變得陰沉下來。

    他自認這次準備得夠充分,即便張若塵有所防備,也必定會吃大虧,可沒想到,竟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通過剛纔的碰撞,血翼大親王已經知道,有小黑這位陣法地師在,他們根本就佔不到什麼便宜。

    好在他已經順利救回羅乷,完成了族內神靈安排的任務。

    “張若塵,聖道古茶樹就先暫時放在你那裡,用不了多久,它就會重新落入我羅剎族手中。”血翼大親王冷冷道。

    說罷,血翼大親王便是準備帶人退走,不想繼續和張若塵糾纏下去。

    這裡畢竟靠近東域聖城,若是引來一些厲害的強者,情況將會對他們很不利。

    “想走?沒那麼容易。“

    張若塵眉心發光,沉淵古劍自其中飛了出來,被他一把握在手中。

    整整百萬道劍道規則,瞬間被張若塵調動起來,沉淵古劍劃過道道奇異的軌跡,引動方圓萬里的天地規則和天地聖氣,釋放出無與倫比的玄妙劍意。

    頓時,血翼大親王所在的一大片空間,被劍意分割了出來,與外界相隔絕,彷如置身於另一片時空之中。

    這便是融合空間之道,而開創出來的劍十第六層境界,乃是劍之界的延伸。

    眼見張若塵出手,那八十一位羅剎族強者,當即催動戰陣,以海量邪煞之力,凝聚成一座暗紅色的魔山,當空鎮壓而下。

    “羅剎族的崽子們,本皇纔是你們的對手,就讓你們見識一下,什麼纔是真正的九品陣法。“小黑大吼道。

    受到小黑的催動,那座九品陣法再度運轉起來,凝聚出數十道龍形的罡風,每一道的直徑皆超過百里,擁有絞碎一切的可怕威能。

    原本小黑祭煉的九品陣法,僅有三十六杆陣旗,如今卻是直接翻了一倍,達到七十二杆,陣法的威力,自然變得更加強大,也增加了許多變化。

    “轟。”

    數十道龍形罡風,猶如真龍出世,勢不可擋,盡皆撞上暗紅色的魔山。

    血翼大親王眼中浮現一抹凝重之色,一邊護住羅乷,一邊取出一杆暗紅色戰矛,將自身雄渾的邪煞之力注入。

    數十萬道至尊銘紋,從暗紅色戰矛中浮現而出,釋放出一道道凌厲的至尊之力。

    “嗤。”

    血翼大親王震動暗紅色戰矛,閃電般刺出。

    一道超乎想象的血色鋒芒迸發,無堅不摧,想要將張若塵製造出來的這座劍之世界刺破。

    “**皆殺。”

    張若塵淡漠的聲音響起。

    剎那間,六道銀色的劍芒出現,從上、下、東、南、西、北六個方向,同時斬殺向血翼大親王,封絕其所有的退路。

    血翼大親王目光一凝,這一刻,他真切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脅,連忙轉攻爲守,極力抵擋六道劍芒。

    “轟隆。”

    方圓百里的空間,完全破碎開來,數之不盡的凌厲劍氣,將血翼大親王淹沒。

    “吼。”

    血翼大親王發出震天的怒吼,將自身的力量,毫無保留的釋放而出。

    耗費極大力氣,血翼大親王終是從破碎的空間中,掙脫了出來,渾身是血,顯得極爲狼狽。

    “張若塵的實力,怎麼會如此強?”

    血翼大親王心神一沉。

    他當然知道,張若塵不久前,在洛水擊敗了閻無神,卻也沒想到,張若塵竟然會強到如此地步。

    再怎麼說,他也是羅剎族大聖之下最頂尖的強者之一,不比冥妖和冥佛弱多少,竟連張若塵一擊都抵擋不住,這無疑是讓他生出了強烈的挫敗感。

    羅乷在血翼大親王的保護下,並未受到什麼傷害,此刻眼中卻是同樣有着驚色。

    她親眼看了張若塵與閻無神一戰,可以確定,那個時候,張若塵絕對沒有現在這般強大,實力增強,絕非一星半點。

    “劍道大圓滿,果然不簡單。”羅乷心中暗道。

    能夠在聖王境,將七十二至尊聖道之一,修煉至大圓滿境界,古往今來,都鮮少有人能做到。

    血翼大親王沒有絲毫猶豫,當即帶着羅乷,進入到八十一位羅剎族強者,構成的戰陣之中。

    “唰。”

    戰陣運轉,化作一道暗紅色光華,極速遠去。

    張若塵並未去追,羅剎族準備充分,想要將他們留下,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也就沒必要去白費力氣。

    “劍十的第六層,我纔剛參悟出來,還算不得多完善,要不然,血翼大親王絕難掙脫出來。”張若塵暗道。

    要靠自身開創出從未有過的劍十第六層,自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可能一蹴而就,還需要更多的感悟,讓空間之道與劍道完美的結合在一起。

    這次以血翼大親王來試劍,整體效果,還是讓張若塵頗爲滿意的。

    畢竟,像血翼大親王這一層次的絕頂強者,能夠一劍將其重創,已經是十分難得。

    “我們走。”

    沒有在原地做過多停留,張若塵施展出空間挪移,帶上洛虛和小黑,向東域聖城趕去。

    三人剛走不久,便是有着多道身影,出現在紫雲山的邊緣。

    看着被打得崩碎的處處山體,出現的幾人,無不瞪大了眼睛,眼中滿是駭然之色。

    “張若塵太強了,一劍便將血翼大親王重創,誰還能是他的對手?”

    “看來張若塵已經真正在大聖之下無敵,完全取代閻無神,只要他在東域聖城,我們最好是低調一些,千萬不可招惹。”

    “無敵的實力,肆無忌憚的行事風格,真是可怕。”

    ……

    雲霧山所發生的事情,很快便傳播開來,讓各方皆驚,對張若塵是越發的忌憚。

    一時間,盤踞在東域聖城的外來修士,全都變得低調。地獄界的潛伏者,更是銷聲匿跡,生怕被張若塵給盯上。

    而作爲當事人的張若塵,卻顯得很平靜,猶如什麼事情都不曾發生過,徑直返回聖院

    一翻手,張若塵取出一顆空間玲瓏球,遞予洛虛,道:“聖道古茶樹已經被我移栽到其中,煩勞洛院主,將它送到聖書才女的手中。”

    洛虛連忙伸手,將空間玲瓏球接過,眼中滿是複雜之色,既感到喜悅,也有着傷感。

    聖道古茶樹失而復得,可楚思遠卻是再也無法復生。

    “好,我即刻動身。”

    快速收斂好心緒,洛虛說道。

    奪回聖道古茶樹,對整個儒道而言,都是天大的事情,要如何安置,還需要好好的商議。

    目送洛虛離開,張若塵再度來到朝聖天梯盡頭的聖殿中,因爲雷景還在這裡等着他。

    說起來,聖殿是一處極佳的修煉之地,天地規則十分活躍,聖氣亦是濃郁無比。

    對於雷景這種剛達到聖境的人而言,在聖殿中修煉一段時間,能夠得到極大的好處。

    “洛院主的事情處理完了?”雷景問道。

    張若塵道:“嗯,現在已經沒有什麼事情,我們師徒倆,可以好好喝上幾杯。”

    說話間,張若塵直接從叢林小世界中,取出多壇塵封多年的美酒佳釀。

    那玄空聖王是個好酒之人,在叢林小世界中收藏了好些美酒,現在正好可以拿來孝敬雷景。

    一邊喝酒,張若塵一邊和雷景聊起了最近一段時間的經歷。

    自從他回到崑崙界以來,時間雖不是太長,可發生的事情,卻是極多,一次次將他推到風口浪尖之上。

    雷景雖然早已聽過這些事情,可如今聽到張若塵親口說出,仍舊是感到很震撼,也不禁十分心疼張若塵。

    可惜,他太弱小,此生能夠修煉到聖境,可能已經到頭,卻是無法幫到張若塵。

    幾罈美酒下肚,雷景有了一些醉意,嘆息道:“時間過得真快,還有四天,又到了千水郡國那些死難王族成員的祭日,你和煙塵……哎。”

    對於張若塵和黃煙塵的事情,雷景不好多說什麼,只是感到十分遺憾。

    聞言,張若塵心中不由一動,當初因爲他的緣故,不死血族對黃煙塵的親族出手,除了黃煙塵的父母外,其他人幾乎都死了,而這也讓他心中十分的愧疚。

    再到後來,就連黃煙塵的父母,也被鬼族的強者所殺,張若塵所能做的,只是讓阿樂出手,斬殺了那尊鬼王。

    張若塵本以爲黃煙塵已死,也就將過去的種種,都一一放下。

    可他沒有想到,北域仙機山之行,竟是又讓他見到了黃煙塵,但這個時候,黃煙塵已經搖身一變,成爲了命運神殿的候選神女。

    對於這其中的變故,張若塵心中充滿了疑問,卻根本不知道該找誰來解答。

    “師尊,我隱約記得,你上次好像提到了她的事情,能再和我仔細說說嗎?”張若塵認真問道。

    上一次,雷景提到黃煙塵的時候,師徒二人都喝得酩酊大醉。張若塵也是酒醒之後,回憶起了一些,支離破碎的東西。

    雷景道:“其實也沒什麼,在黃煙塵消失前,她曾回過千水郡國,也去過雲武郡國,還去了西院,似乎是在追憶和留戀。我與她見過一面,看到她默默落淚,低聲說要去闖鬼門關,要改變什麼宿命。還說什麼……一入鬼門關,自此兩世人,斬去今生種種,忘卻人間悲喜得失,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都是一些莫名其妙的話,此後,我就再也沒有見過她。”

    “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聽到這番話,張若塵深深的皺眉,那顆波瀾不驚的心,生出了無法平息的漣漪,低聲自語:“白常星上空的鬼門關嗎?”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