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幽暗的通道內,星芒聖車傾倒在地,表面布滿裂痕,光澤完全黯淡了下去。

    距離星芒聖車不遠處,張若塵倚靠石壁而坐,氣息變得十分虛弱,身周滿是鮮血。

    那些神力怪物所發動的最後一擊,著實很可怕,他雖動用各種手段進行防禦,可還是遭受了重創。

    如果脫下火神鎧甲,就會發現,張若塵已經遍體鱗傷,四種恆古之道的力量,正不斷侵蝕他的肉身。

    換作其他人,只怕早已支撐不住,無法保住肉身,乃至於連聖魂都會消亡。

    張若塵則有所不同,他修鍊了三種恆古之道,時間、空間還有真理,且擁有五行混沌體,抵抗能力可謂是極強。

    「嗤。」

    功法運轉,藉助三種恆古之道,張若塵得以快速將侵入體內的可怕力量一一驅除。

    雖說七星神苓「日葉」所化的神陽,會源源不斷釋放出精氣,修復傷體,可為了加快復原,張若塵還是吞服下了一粒療傷的聖丹。

    滅掉諸多強敵,張若塵得到的寶物,可謂是極多,其中自然也包括各種各樣的高級聖丹,天品聖丹都有不少。

    正當張若塵療傷之時,千星天女從星芒聖車中走了出來,她雖然也受了傷,但明顯沒有張若塵傷得重。

    最後時刻,星芒聖車儘管半毀,可還是抵擋住了大部分攻擊。

    「唰。」

    張若塵睜開眼睛,目光鎖定在千星天女的身上,眼中隱隱有著警惕之色。

    「張若塵,你怎麼樣?」千星天女走近問道。

    張若塵緩緩站起身來,輕咳了一聲,道:「還好,死不了!」

    「看來我們的運氣,還不算太差,總算暫時避開了那些怪物,也不知道這裡面究竟有什麼,竟能讓那些怪物不敢進來。」千星天女的眼中,浮現出濃濃的疑惑之色。

    聞言,張若塵並未露出喜色,眼神反而是變得凝重起來,連怪物都不敢靠近,他們身處的這條通道,只怕不會是什麼善地。

    但在剛才那種情況下,不進入這條通道,他們恐怕已經被那上百頭怪物撕成碎片。

    張若塵道:「它們雖然沒有進來,但我們也並未脫困,這條通道只能暫時作為我們的棲身之所,等到再度有大量神力,從外界湧入,我們未必能夠抵擋得住。」

    「那豈不是說,無論我們怎麼掙扎,最後都只有死路一條。」千星天女道。

    張若塵眼神堅毅,道:「趁著現在還算安全,最好儘可能的提升修為。實力每增強一分,保住性命,脫離險境的機會,就能增大一分。任何時候,我都不會放棄希望。」

    說話間,張若塵取出諸多的聖丹和聖葯來,品質均是極為上乘,每一樣都能讓聖王眼熱。

    最後,他將五元帝皇花也取了出來,其上僅剩最後一朵花。

    事實上,前面一大堆聖丹和聖葯,都是用來為煉化五元帝皇花做鋪墊。

    沒辦法,張若塵體內的小道規則數量太少,如果再增加五百萬道大道和至尊聖道規則,小道規則將連總數的兩成都無法佔到,屆時,通天河必會崩潰。

    這些聖丹和聖葯,所增加的基本都是小道規則,以及極少量的大道規則,換做以前,他自然不會願意,比較從一開始就以小道規則為主,將嚴重影響到修鍊速度,也會影響今後的成就。

    可現在卻不一樣,他是急需增加一些小道規則,不然,修為將沒法提升。

    「我的修為卡在道域境巔峰,已經有一段時間,得想辦法突破才行,要不然,與這傢伙的差距,只會越來越大,我可不能輸給他。」

    被張若塵那種「永不服輸」的氣質感染,千星天女也取出一大堆提升修為的聖丹和聖葯來。

    作為千星文明的天女,自然是不會缺少提升修為的寶物。

    以前不用,是因為有著一些顧慮,但眼下已經是生死攸關,哪還能顧忌那麼多?

    張若塵看了千星天女一眼,翻手將日晷取出,此物乃是輔助他修鍊的利器,如今無疑正是其發揮作用的時候。

    千星天女看到日晷上的一道道紋路,還有那股古樸氣勁,眼中露出狐疑之色,隨即想到了什麼,美眸大睜,道:「咦?這是傳說中的……那件時間至寶日晷?」

    千星天女能認出日晷,張若塵並不驚訝,畢竟須彌聖僧與千星文明有著頗深的交情。千星文明就算沒有仿製品,日晷的圖畫卻是一定會有。

    下一刻,千星天女露出恍然之色,吟吟笑道:「難怪自從你回到崑崙界以來,修為實力突飛猛進,原來竟是得到了日晷。你竟敢將這件寶物顯露在我面前,難道不怕我出手將它奪走嗎?」

    「那你為何不先想想,自己還能活多久?在這裡殺了你,就算千星文明的天主修為通天,也推算不到是我下手的吧?」張若塵目光冰冷的道。

    千星天女臉色瞬間變得蒼白,隨即,再次展開笑顏:「你若是要殺我,為何先前要救我?是不是已經愛上了我,卻不好意思承認。我一直在想,你為什麼要逼我寫婚書,是不是想要娶我,又不好明說,所以使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

    「你太自戀了!就算是《九仙美人圖》上的仙子,我都未必看得上眼。」張若塵道。

    聽到這話,千星天女心中頗為氣惱,道:「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怎麼感覺你話裡有話,本天女難道不如她們?張若塵,你最好把話說清楚,論美貌,論修為,論身份,論才智,我哪一點輸了她們?」

    「無理取鬧。」

    張若塵懶得與她多說,經驗告訴他,與一個女子爭辯起來,只是在浪費時間。他將神石嵌入日晷中,激發出日晷所蘊含的時間力量。

    隨即,他不再耽擱,抓起一把地品聖丹,喂入口中,猶如吃糖豆一般。

    見狀,千星天女不禁瞪大了眼眸,她還真是從未見過,有人像張若塵這般吞服丹藥。那些都是地品聖丹,藥力強大,煉化起來,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真是個怪物。」

    小聲嘀咕了一句,千星天女亦是將一粒聖丹服下。

    她的肉身,沒有張若塵那般強橫,只能循序漸進,慢慢煉化吸收。

    日晷覆蓋方圓兩百丈,很顯然,千星天女也獲得時間力量的加持。張若塵只想儘快提升實力,倒也不在乎被她佔便宜。

    通道內顯得極為安靜,暫時不再有神力從外界湧入,為張若塵和千星天女提供了極佳的修鍊環境。

    《九天明帝經》運轉,一顆顆丹藥快速被煉化,強大的藥力,大部分融入通天河,衍生出一道道聖道規則,小部分則是融入血肉筋骨中,使得肉身得以強化。

    為了滿足煉化五元帝皇花的要求,張若塵一連煉化了數百顆地品聖丹和天品聖丹,外加一大堆高級的聖葯。

    如此一來,通天河內的小道規則,增長了六十多萬道,總數超過七百萬道。

    沒有任何遲疑,張若塵將五片五元帝皇花的花瓣,都放入了口中。

    相比之下,五元帝皇花煉化起來更為輕鬆,不存在任何的風險。

    可憐那五元聖王,一朵花都沒有剩下,就此被打回原形,若無大的機緣,恐怕需要數百年,乃至數千年,才有可能重新恢復過來。

    張若塵並未對其生出半點憐憫,他僅僅只是摘取花瓣,而不是將其整個煉化,已經算是很仁慈。

    「轟隆隆。」

    強大的血氣,從張若塵體內衝出,顯化出驚人的異象。

    隨著修為的提升,他的傷勢也得以痊癒,精氣神都達至一個全新的巔峰。

    通天河進一步拓寬,內蘊三千五百七十萬道聖道規則,每一道皆是凝實無比,宛如一條條秩序鎖鏈。

    張若塵能夠清晰的感受到,自身的實力,提升了一大截。

    論聖道規則數量,他的確還沒法與很多頂尖的臨道境強者相比,可論聖道規則的質量,卻沒有多少人能比他更高。

    兩千八百多萬道參悟大道、至尊聖道和恆古之道修成的聖道規則,這是一個驚人的數量,很多聖道規則總量達到六七千萬道的頂尖強者,都沒法相比。

    畢竟,修鍊越往後,小道規則所佔比例會越來越大,很少有低於五成的。

    突然間,張若塵感受到身旁有著一股強大的氣息爆發,不禁睜開雙眼,轉頭看向千星天女。

    「看來這次遇險,對她倒是很有好處,心境提升了許多,竟能一舉突破瓶頸。」

    張若塵盯著千星天女那張光潔如玉的容顏,一寸寸肌膚都如何仙晶神石,五官精緻唯美,找不到任何瑕疵。

    不得不說,她的確是有與《九仙美人圖》上的九位仙子爭美的資格,加上她本源掌控者的身份,反倒是勝了那些仙子們一籌。

    可惜,心境上的缺陷,將是她最大的挑戰。

    腦海中,不自覺想到了那封婚書,張若塵突然覺得,當時做得似乎的確有欠妥當,不該用這種方式來威脅她。

    仔細想想,他和千星天女除了真理奧義這個難解的矛盾之外,兩人並沒有什麼仇怨,反而是千星天女幫他的地方多一些。

    承受巨大的壓力,千星天女終是突破修為,順利跨入接天境,能夠接引天地元氣入體,為鑄造不朽聖軀做準備。

    時間不長,千星天女將修為鞏固下來。

    張若塵淡笑道:「恭喜你達到接天境。」

    換做其他時候,千星天女定然會很高興,可現在她卻根本笑不出來,翻了一下眼皮,道:「接天境又如何?還是打不過那些怪物。」

    「樂觀一點,至少我們現在還活著,不是嗎?」張若塵安慰道。

    聞言,千星天女不禁深深看了張若塵一眼,很多時候,她真的感覺自己完全看不透張若塵。

    不知為何,聽到張若塵的話語,她的心竟是變得安定不少,莫名的有一種安全感。

    「魚晨靜,你想什麼呢?要不是這討厭的傢伙,你哪會弄得現在這般慘,對,都是他的錯。」千星天女暗暗想道。

    張若塵道:「繼續修鍊吧,趁著現在風平浪靜,可以把收集到的神力結晶煉化掉。」

    那些神力結晶與此地有著極深的聯繫,將之煉化,或許能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千星天女眼中閃過一道精芒,立刻反應過來,她身上可是有著接近兩百塊本源神力結晶。

    如果全部煉化,她的本源之道,必會有極大提升。

    而隨著對本源之道的感悟加深,說不得就能找到出去的辦法。

    不管是否能行,總得試試看。

    當即,二人都將得到的神力結晶取了出來,開始煉化。

    張若塵得到的神力結晶相對較少,可他卻有一塊十分特別的神力結晶,是斬殺神力怪物所得,效果應該會更好。

    煉化神力結晶,其實並不算太困難,關鍵是要從其中獲取關於恆古之道的精髓,卻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好在張若塵和千星天女乃是恆古之道的掌控者,且體內都有著真理奧義,這都是巨大的優勢。

    隨著時間的推移,二人對於恆古之道的理解,都在逐步加深,也都修鍊出了更多恆古之道的規則。

    張若塵能夠清晰的感受到,藉助神力結晶來參悟空間之道,比之藉助時空秘典內須彌聖僧所留下的神力,效果更好。

    究其原因,在於須彌聖僧所留下的神力,蘊含的空間之道和時間之道,太過繁奧,神力結晶中蘊含的空間之道,則要淺顯許多。

    不過,神力結晶乃是消耗品,用一塊便少一塊。

    可惜的是,張若塵只得到了空間神力結晶,而沒有得到時間神力結晶,無法讓兩者同步提升。

    忽然之間,張若塵睜開了雙眼,眼神一凝,道:「空間震動在變強,應該馬上就又會有大量的神力,從外面湧入進來。」

    千星天女立刻睜開雙眼,沉吟道:「若是外界殘留的神力,能夠全部被吸納進來,或許此地的封禁,就會自動消除,我們也就能有機會逃出去。」

    「想法很不錯,但前提是我們要能夠抵擋住一次次的神力衝擊才行,這條通道內,的確是沒有怪物,但卻是湧入神力最多的一條通道,準備硬扛吧。」張若塵的眼神越發凝重。

    現在有兩種選擇,要麼是硬扛神力衝擊,要麼就是再出去與那些怪物大戰一場。

    他們倆的修為實力,雖然都有較大提升,但真要出去,結果恐怕不會太好。

    「你是時間和空間的掌控者,而我是本源掌控者,匯聚於此地的神力屬性,我們已經佔了三種,只剩黑暗神力,你我聯手,倒也有希望抵擋住。」千星天女道。

    現在這種情況下,他們唯有精誠合作,才能有活下來的希望。

    一揮手,張若塵將日晷收了起來,同時取出時空秘典,祭出藏山魔鏡。

    而千星天女則是取出了本源珠,此物既可以防禦,也能用於攻擊,功能與時空秘典差不多。

    感受到空間震動得越來越厲害,二人不由都貼近了牆壁,置身於多元空間之中。

    「轟隆隆。」

    外界的神力開始湧入,如之前一般,大半都湧向張若塵和千星天女所在的這條通道中。

    張若塵負責施展時間和空間手段,引導時間神力和空間神力。

    而千星天女則是施展本源秘術,將本源神力排斥在外。

    至於黑暗神力,則是需要二人聯手,完全沒辦法免疫。

    「本源剝離。」

    千星天女一指點出,無形的本源之力湧出,滲透進入一大團黑暗神力之中。

    「嗡。」

    那團黑暗神力立刻震動起來,竟是在瞬間被分裂成數十團很小的黑暗神力。

    說到底,這些黑暗神力,只是十萬年前神靈戰鬥時所留下,沒有靈動性,威力早就十不存一,只要能夠看透其根本,就有辦法破解。

    很明顯,煉化了大量本源神力結晶后,千星天女在本源之道上的造詣,已是越發的高深莫測,連帶著本源神目,也變得更加玄妙,可以窺探萬物的本源。

    「空間湮滅。」

    張若塵一隻手伸出,猛然一握。

    「轟隆隆。」

    數丈範圍的空間破碎開來,繼而完全湮滅,化作虛無。

    連帶著剛被千星天女瓦解的數十道黑暗神力,也都跟著湮滅,沒有絲毫殘留。

    空間湮滅乃是一種極為高深玄妙的空間秘術,通常只有大聖境的空間修士,才能夠修鍊成功。其分為三重,張若塵如今不過是剛修成第一重,但所能發揮出來的威力,卻是極其恐怖。

    此地存在著極強的空間壓制,所以還看不太出來,可若是到了外界,施展出這一手段,輕易就能讓方圓百里的空間湮滅,讓萬物成灰。

    像墨聖、宙宇這種層次的頂尖強者,被這一招打中,都必然會重傷。

    時間太過倉促,張若塵僅僅只是煉化了二十餘塊神力結晶,但他所得到的好處,卻是極大,空間規則增加了一萬餘道,更為重要的是,他對空間之道有了極深的理解。

    若非如此,他根本就不可能這般快,就將空間湮滅第一重修鍊成功。

    若能多煉化一些神力結晶,他對空間之道的感悟,必定會更加深刻,空間湮滅第一重或許就能修鍊至大成。到時候施展出來,大聖之下第一層次的強者恐怕都不好受。

    張若塵和千星天女都是心智極高之輩,招式互補,力量相互增幅,隨著時間的推移,兩人的配合,變得越發的默契,無需言語,便能知曉對方的意圖,猶如能夠心意相通。

    這樣的狀態,就連他們自己覺得相當古怪。畢竟,兩人是敵非友,卻能完全相信對方,配合得極為默契。

    若是掏出婚書,丟給一個不認識他們的修士,那位修士絕對會深信不疑他們的關係。

    靠著默契的配合,二人避開了一次次可怕的神力衝擊,緊繃的心神,得以稍微放鬆。

    「或許我們真的有希望,活著從這裡走出去。」千星天女的心中,突然冒出這樣一個念頭來。

    不由得,她轉頭看了一眼身邊的那道卓然身影,那個傢伙,依舊是氣定神閑,如同一位絕代宗師。偏偏他的身上,又透著一股堅定不移的霸道威勢,體內似蘊含著帝皇意志。

    「張若塵已經真正成長了起來,無論是修為,還是心態意志,或許他這樣的男子才稱得上頂天立地。」

    千星天女想到張若塵回崑崙界后做的那些事,看似大戰四方,殺敵無數,可是其中的驚險又有誰知?他是在拚死撐起這座必定會毀滅的大世界,在與命運對抗,這不是頂天立地,是什麼?

    「你在看什麼?」張若塵轉過目光,與她四目相對。

    千星天女的心跳,莫名加快,躲一般的避開他的眼神,連忙調整自己的情緒。

    「吼。」

    就在這時,通道深處傳出一道振聾發聵的獸吼聲。

    「不好,這裡面也有怪物。」

    張若塵和千星天女的臉色,均是為之一變。

    下一刻,通道深處出現一股可怕的吸力,直接將二人拉扯。

    這股力量太過強大,二人竟是完全無法抵擋,身體不由自主的向通道深處飛去。

    不僅僅是張若塵和千星天女,就連守在通道外的一些神力怪物,也遇到了麻煩。眨眼之間,就有十餘頭神力怪物,被吸入通道內,無論怎麼掙扎,都沒有用。

    ……

    又是差不多六千字,現在每天老書加新書,寫得都快哭了,大家給點票票吧,也來支持一下新書《天帝傳》。(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