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白常星,一顆全是白沙和白石的巨大星球,處於遠離崑崙界的一片陌生星空中,毗鄰一條浩瀚而妖異的黃泉星河。

    沉寂了不知多久的空間傳送陣,突然迸發出一道璀璨的白光,繼而顯現出兩道身影來。

    經過多次中轉傳送,張若塵和小黑終是再度來到白常星。

    此刻,乃是白晝,擡頭便能夠看到那如烈日耀眼的巨型光門。

    張若塵仰頭凝視光門,現在的他,比當初不知強大了多少倍,已然是能夠看出,這片星空的一些不同尋常之處。

    按理說,以光門的特別,即便是在崑崙界中,應該都能夠看到其綻放出來的光芒。

    可崑崙界成爲功德戰場這般長時間,天庭萬界和地獄界,不知道多少神靈,都在盯着崑崙界,此地竟然都沒被發現,明顯很不合理。

    唯一的解釋,便是有人以通天徹地的手段,將這片星空給隱藏了起來,令神靈都無法感知到。

    最有可能做這件事情的人,無疑便是須彌聖僧。

    能讓須彌聖僧耗費大力氣進行佈置,此地必然隱藏着驚世的大秘,或許會與十萬年前的那場大戰有關。

    有着上一次的經驗,張若塵調整好空間座標,將陣法啓動。

    距離光門近兩萬裡的位置,空間出現一圈圈漣漪。

    張若塵和小黑從漣漪的中心走了出來,站在虛空,向前望去。

    饒是已經看到過一次,可再次近距離仰望光門,張若塵的心中,仍舊是掀起了劇烈的波瀾,有一種窒息的感覺。

    “好龐大的一扇門,星辰在它面前,都如同塵埃一般,真是神蹟。”小黑忍不住驚呼道。

    它曾經的修爲實力,無限接近於神,手段了得,卻也根本弄不出這樣的大手筆來。

    光門靜靜的佇立於虛空中,誰也不知道,其究竟存在了多麼漫長的歲月。

    因爲靠得很近的緣故,張若塵和小黑都感受到了一股令人心悸的氣息,從光門中散發出來,幾乎要讓他們的肉身與聖魂,都碎裂開來。

    “好複雜的空間結構,無盡虛空層疊,這一切竟然都是鬼門關的力量所造成,難道鬼門關是須彌聖僧煉製出來的嗎?”張若塵低語道。

    須彌聖僧的修爲高深莫測,又擅長煉製各種寶物,比如乾坤神木圖、混沌時空蓮等,煉製出鬼門關,也並非不可能。

    尤其此地的空間傳送陣,也是須彌聖僧所佈置,所有的一切,似乎都能對得上。

    小黑搖頭道:“應該不是,本皇能夠感覺到,鬼門關散發出來的氣息,無比古老,比之《萬家燈火圖》都絲毫不差,很可能是遠古時代的產物,那個時候,須彌老禿驢都還沒有出生呢。”

    “另外,本皇剛纔動用大聖之眼,在鬼門關上,隱約看到一些紋絡,讓本皇感覺有些熟悉,似乎在什麼地方看到過,讓本皇好好想想。”

    不由得,小黑以翅膀託着貓頭,認真的思考起來。

    張若塵並未去打擾,而是開啓眉心的天眼,仔細的觀察鬼門關,倒是沒有急着靠近。

    即便真要去闖鬼門關,他也得先對其瞭解得清楚一些才行。

    鬼門關上的確是有着很多紋絡,複雜而玄妙,似蘊含着各種天地至理。

    如此巨大的一扇門,單單是要在其上鐫刻如此多的紋絡,無疑都是一個了不得的大工程,非一般人所能完成。

    哪怕是以張若塵如今的修爲境界,盯着這些紋絡看,都不禁有一種頭昏眼花的感覺,根本就無法理解。

    “本皇想起來了,在幽冥地牢和劍閣中,都有類似的紋絡,難道這三件器物,都是同一人煉製出來的不成?”小黑突然咋呼一聲。

    聞言,張若塵心中頓時一動,腦中快速的回想,無論是幽冥地牢,還是劍閣,他都曾進入過,對它們並不陌生。

    以前他並未太過在意,如今聽小黑這麼一說,幽冥地牢和劍閣中,似乎的確都有着繁奧的紋絡存在,渾然天成。

    張若塵注視着鬼門關,道:“鬼門關有十八層,幽冥地牢也是十八層,傳聞中,劍閣也有着十八層,難道這三者間真的存在某種聯繫?”

    眼前的鬼門關只有一座,但當初那位神秘的看門人說過,鬼門關一共有着十八層,唯有一路闖過去,才能最終進入到地獄界。

    幽冥地牢和劍閣都極爲神秘,沒人說得清楚,他們有着怎樣的來歷。

    傳說之中,就算是神靈,幽冥地牢也能夠鎮壓住。

    畢竟,像冥王這等無限接近於神靈的強者,也僅僅被囚禁在第十七層獄界之中。

    而劍閣則是存放着《無字劍譜》,乃是劍修至高無上的聖地。

    除卻層數相同,幽冥地牢和劍閣還有一個相同之處,它們皆是空間寶物,內蘊乾坤,甚至,劍閣還蘊含着時間的力量,層數越高,與外界的時間流速比例越大。

    “能夠將時間力量和空間力量完美結合,煉製成一件神妙莫測的寶物,恐怕唯有時空掌控者才能做到。”張若塵心中暗道。

    崑崙界從古至今,算上張若塵,也只誕生了三位時空掌控者。

    按照小黑所說,須彌聖僧並不擅長煉器,那麼煉製出劍閣的人,極有可能便是神秘莫測的第一位時空掌控者。

    即便身爲時空傳人,張若塵對於第一位時空掌控者,仍舊是一無所知,因爲那位存在的時代,太過久遠,在後世只留下零星的傳說。

    張若塵唯一知道的,就是第一位時空掌控者,被稱爲時空人祖,乃是崑崙界最爲古老的大能之一。

    思索了許久,張若塵施展出空間挪移,帶着小黑,快速向着鬼門關靠近。

    不消片刻,張若塵和小黑距離鬼門關,已是隻有不到千里。

    如此近距離的面對鬼門關,那種心神的衝擊感,無疑是更爲強烈。

    “咦?這裡居然還有一座殿宇,張若塵,你說的那個神秘看門人,難道就住在裡面。”

    猛然間,小黑髮現了存在於鬼門關右下角的渺小殿宇。

    當然,所謂的渺小,乃是相對而言,殿宇其實十分的宏偉,高達數千丈,如一頭太古神獸,盤踞於虛空中。

    張若塵亦是將目光投向殿宇,上一次,他想要強闖鬼門關,結果,從殿宇中伸出一隻數千里長的大手,直接就將他拍回到了白常星。

    如今想來,能有那般可怕的手段,對方的修爲必定是高得可怕。

    “年輕人,你又來了。”

    正想着,一道精神力波動,從殿宇中傳了出來。

    接收到這道熟悉的精神力波動,張若塵不由淡笑道:“事隔多年,沒想到前輩竟然還能記得晚輩。”

    那時候的他,還十分弱小,連聖境都不曾達到,對方卻能夠記得他,着實是讓他頗爲意外。

    “老夫雖然活得很久,可記憶卻很好,年輕人,這般短的時間,你能夠修煉到聖王境巔峰,倒是很不錯,你來這裡,是打算闖鬼門關嗎?”那道精神力再度傳來。

    不待張若塵作出回答,小黑先一步問道:“你是何方神聖?爲何要守在這裡?”

    “老夫只是一個被遺忘的人,即便告訴你,也沒有什麼意義,你們是否要闖鬼門關?”自稱看門人的隱者再度問道。

    張若塵心念轉動,道:“以晚輩如今的修爲實力,是否有資格知道關於鬼門關的一些秘密?還請前輩爲我解惑。”

    上一次,張若塵曾問過很多的問題,可這位自稱看門人的隱者,卻是以他修爲太弱爲由,什麼都不曾告知。

    儘管他心中已經有着一些猜測,可還是想從隱者的口中,知曉具體的答案。

    “趕緊說說,鬼門關是什麼來頭?是什麼人弄出來的?本皇在中古時期,竟然都不曾聽說過。”小黑急切道。

    它自認是見多識廣,知曉諸多辛秘,但偏偏對鬼門關卻是一無所知。

    隱者沉吟了片刻,道:“崑崙界的平靜,再次被打破,很多秘密,早晚都會被人所知曉,告訴你們,倒也無妨。”

    “看到鬼門關後的那條星河了嗎?那裡便是地獄界,一個以毀滅爲目標的強大文明,十萬年前,崑崙界便險些葬送於地獄界手中。”

    “當年,地獄界諸神,以無上神通,駕馭整片星空,向着崑崙界所在的這片星空,碾壓而來,若非關鍵時刻,有大能者祭出無上神器,化作鬼門關,阻斷虛空,崑崙界還有諸多大世界,或許都早已被吞沒。”

    聞言,張若塵生出一股窒息感,心中震撼極大,星空的碰撞,想想都覺得很不可思議。

    而那位阻斷虛空的大能者是誰?十劫問天君?殞神島主?龍主極望?亦或是其他人?

    “鬼門關是十大神器中的哪一件?那位大能者是誰?”張若塵連忙問道。

    他雖對十大神器,並不是太瞭解,可也知道,其中似乎並沒有門形態的神器。

    同時,他對那位阻斷虛空的大能者亦是很好奇,此人的實力,必然是驚天動地,擁有赫赫威名。

    可惜,關於十萬年前的一切,都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抹去,就連崑崙界的諸神,大多都不爲後世所知。

    等待了許久,殿宇中都沒有再傳出任何話語來。

    既然對方不願意回答,張若塵自然也不再追問,避免惹得對方不滿。

    微微思索,張若塵伸出一根食指,在虛空中,輕輕一點。頓時,指尖的前方,凝聚成黃煙塵的虛影,問道:“前輩,她可曾來過這裡?”

    “來過,進入鬼門關後,便再也不曾出來。”神秘隱者說道。

    張若塵心中微微一震,看來他的猜測沒錯,黃煙塵的所有變化,果然都是鬼門關所導致。

    但,他隱約感覺到,這裡面的事,絕沒有那麼簡單,黃煙塵不可能無緣無故投入地獄界,且以她當初的實力,怎麼可能闖過十八層鬼門關?

    畢竟,神秘隱者曾說過,至少需要達到聖王境界,纔有資格來闖鬼門關。

    “問了這麼多,你們是否要闖鬼門關?”神秘隱者問道。

    張若塵回過神來,目光投向那座殿宇,眼中有着道道異光流轉,這位看門人究竟是何來歷?爲何看守鬼門關?其所說的話,是否都爲真?

    想及此,張若塵不由道:“其實,比起鬼門關,晚輩對前輩的興趣更濃,晚輩想當面向前輩請教一些東西。“

    說罷,張若塵做出了一個大膽的舉動,竟是展開身法,身化流光,向着鬼門關右下角的宏偉殿宇掠去。

    “砰。”

    在距離殿宇還有五百里時,張若塵受到一道無形屏障的阻攔,不得不停下來。

    “年輕人,老夫這裡,不是你應該來的地方,若你不想闖鬼門關,便離去吧。”守門人淡淡說道。

    小黑這是也閃掠了過來,撇嘴道:“裝什麼神秘,本皇倒要看看你究竟是誰。”

    “唰。”

    七十二杆陣旗飛出,瞬間構築成一座玄妙的九品陣法。

    九品陣法運轉,凝聚成一柄長達萬丈的聖劍,散發出億萬道凌厲的劍氣,閃電般對着殿宇斬去。

    “咔。”

    一股可怕的力量,從殿宇中傳遞出來,直接使得聖劍碎裂開來,所有的劍氣,都瞬息湮滅。

    連帶着九品陣法,也在頃刻間解體,部分陣旗上,出現了裂痕,小黑本身亦是向後倒退。

    可小黑卻並未去在意這些,目光死死盯着殿宇,眼中滿是震驚之色,似是發現了什麼了不得的事情。

    “怎麼了?”張若塵疑惑問道。

    小黑情緒激動道:“他所用的,乃是神隕之力,唯有修煉《神隕經》,才能修煉出這種力量。”

    《神隕經》乃是崑崙界的六大奇書之一,屬於隕神島的不傳之秘,通常情況下,唯有隕神一族,才能夠修煉。

    在中古時代,隕神一族曾極爲強盛,有着崑崙界至強者之一的殞神島主,而千骨女帝亦是出自隕神一族。

    殞神島主何其強大,能夠與十劫問天君、須彌聖僧、龍主極望等絕世人物齊名,掌握有強大的奧義,擁有屠神的力量。

    可惜,自中古時代後,隕神一族便是退回隕神島,就此銷聲匿跡,很多人早已遺忘了他們的存在。

    唯有小黑對隕神一族極爲熟悉,還能夠在茫茫海域中,尋到隕神島,帶着寒雪去接受了《神隕經》的傳承。

    “你究竟是什麼人?爲何會得到《神隕經》的傳承?與隕神一族有什麼關係?”小黑十分急切的問道。

    它現在比張若塵更想衝入殿宇中,弄清楚神秘隱者的身份,涉及到隕神一族,讓它不得不上心。

    “難道留下鬼門關的便是殞神島主?”張若塵心中猜測道。

    神秘隱者道:“老夫是什麼人,並不重要,不要在此攪鬧,速速離去。”

    很顯然,對於張若塵和小黑的冒犯,守關人已是有些不悅。

    張若塵剛想說什麼,卻突然生出一種感應,不由轉過頭去,看向遙遠的天際。

    “那是什麼?一個人嗎?”

    一道模糊的身影,映入張若塵的眼簾。

    她揹着一柄劍,腳踏虛空,漫步而行,看似很緩慢,卻一步一萬里,一步一天地,如同從宇宙邊緣走來,去往宇宙的另一頭。

    這道身影,沿着一條直線前行,似在一邊行走,一邊悟道,尋找天地之間的真理和奧秘。

    一顆巨大的星辰,出現在此人的前方,擋住了她的去路,可是還沒靠近,星辰就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穿透,四散分裂而開,並不能讓她前行的方向,出現絲毫的偏差。

    張若塵心神顫動,隱約感知到,穿透星辰的,似乎是……一道劍氣,可他仔細感知,卻又好像根本沒有劍氣,一切好似他的錯覺。

    在聖王境,張若塵已經將劍道,修煉至大圓滿,自認對劍道有着深刻的認可。

    可現在,他卻感覺自身彷彿根本就不懂劍,遠遠沒有接觸到劍道的本質。

    唯有一點,張若塵能夠確定,那就是對方必定修煉過《無字劍譜》,只是早已達到他所無法理解的境界。

    眨眼之間,那道身影跨過無垠虛空,竟是進入到了神秘隱者所在的殿宇之中。

    “吼。”

    就在這時,小黑突然嚎叫起來,顯得無比激動,不顧一切的向着殿宇衝去。

    說來也奇怪,此刻,那種阻礙竟是不復存在。

    “女帝,是你嗎?我是屠天啊,你不記得我了嗎?”小黑大聲呼喊道。

    張若塵立刻追了上去,臉上露出古怪的表情,道:“小黑,你的真名,居然叫屠天,嘿嘿……等等,女帝?你說她是千骨女帝?”

    張若塵猛然反應過來。

    “雖然我沒有看清她的模樣,但女帝的氣質,我絕不會認錯,她肯定是女帝,我就知道,女帝一定還活着。”小黑的情緒越發激動。

    張若塵微微皺起眉頭,剛纔那個人會是傳說中的千骨女帝嗎?他的心中,無疑是持懷疑態度。

    千骨女帝已經消失十萬年,且是進入了陰間深處,就算還活着,又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單憑氣質,去判斷一個人的身份,明顯不準確。

    更何況,以小黑和千骨女帝的關係,如果剛纔那人真的是千骨女帝,沒理由會對小黑不聞不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