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殿宇之外,有着一座很開闊的廣場,以灰褐色的石板鋪成,每一塊石板上,都佈滿斑駁的紋絡,既像天然形成,又像是人爲雕琢而成,散發出玄妙的道韻。

    張若塵和小黑一前一後,相繼降落到了廣場上,可再想進入殿宇,卻被一股無形的力量,阻擋在外。

    “女帝,我是屠天啊,無論你要去哪裡,都請讓我繼續追隨在你的身邊。”小黑大聲的呼喊道。

    它已經認定,剛纔出現的神秘強者,便是那已經失蹤十萬年之久的千骨女帝,拼命想要進入到殿宇中。

    “冷靜一點,如果那人真的是千骨女帝,即便你們現在不能相見,將來也必然會有相逢之時,十萬年你都已經等了,又何必急於一時。”張若塵安慰道。

    可此刻,小黑卻是什麼都聽不進去,一次次向殿宇撲去,口中不斷髮出嚎叫聲,狀若瘋狂。

    見狀,張若塵不由微微搖頭,平時的小黑,總是大大咧咧,一副天老大,它老二的模樣,可一旦涉及到千骨女帝,它的情緒就會失控,根本就控制不住。

    現在這種時候,他說再多,都根本無用,只能等小黑自己將情緒平復下來。

    目光轉動,張若塵突然有所發現,在廣場左邊的角落,有着一方水池存在,呈橢圓形,僅有一丈見方,顯得很不起眼。

    空曠的廣場上,有着這樣一方小小的水池,若說沒有特別之處,任誰都不會相信。

    一步邁出,張若塵跨越百里距離,出現在水池畔。

    池水很清澈,靜止不動,沒有絲毫波瀾,看着就像是一面鏡子。

    張若塵立身在池畔,目光投向池中,不禁露出絲絲詫異之色,因爲池水竟是並未倒映出他的身影來。

    而當他盯着池水看的時候,他竟是生出一種聖魂將要離體的感覺,有着一股玄之又玄的力量,將他籠罩住。

    一時間,水池彷彿化作了一個可怕的黑洞,要將他的心神整個吞噬進去。

    “蹭蹭蹭。”

    張若塵快速向後倒退數步,眼中浮現出一道忌憚之色。

    僅僅一方水池而已,竟是如此的可怕,以他強大的心神境界,都險些失守。

    想來,一般的大聖境強者到此,情況必然不會太好。

    “這方水池究竟是什麼來頭?”張若塵心中很是好奇。

    就在這時,神秘隱者的聲音,突然響起:“此乃宿命池,可以映照出你心中最在意之人最終的宿命,你能來到這裡,老夫便給你一個觀看的機會。”

    聞言,張若塵心中不由一動,眼中浮現出的詫異之色更濃,簡直以爲是聽錯。

    他如今也算是見多識廣,卻從未聽說過宿命池,映照宿命,實在是太過匪夷所思,就算是命運神殿,都未必有這種能耐。

    但,這位神秘的隱者,應該沒必要編造這種謊言,來欺騙於他。

    “我最在意的人是誰?”張若塵低聲自問。

    讓張若塵在乎的人有很多,比如明帝、林妃、木靈希、孔蘭攸等等,都讓他無比珍視,可究竟哪一個纔是他最爲在乎的?

    連他自己都說不清。

    “呼。”

    張若塵深深呼出一口氣,邁步向前走去。

    終於,張若塵再一次站在了水池邊,目光投向池中。

    這一次,他沒有再抗拒水池的力量,任由那股奇異的力量,滲透進入他的心神之中。

    一時間,張若塵生出了一種天旋地轉之感,時空似乎都變得混淆,所有的感知,都變得模糊朦朧。

    平靜的水池,突然泛起了細微的波瀾,一道道蘊含天地至理的玄妙印記,清晰的浮現出來,相互交織,綻放出柔和的神光,構築成一層光罩,將張若塵籠罩進去。

    “轟隆隆。”

    虛空炸裂,迸發出漆黑的閃電,徑直劈向張若塵。

    窺探他人宿命,乃是一種禁忌,爲天地間的某種規則所不容。

    漆黑閃電的威力極強,似可摧毀一切,就算是頂尖的大聖,都未必能夠扛得住。

    若非有着光罩的庇護,張若塵只怕已經被漆黑閃電,劈得形神俱滅。

    虛空中相繼出現上百道裂縫,無數天地規則顯現,成爲實質化,瘋狂傾泄而下。

    張若塵此刻已經進入一種奇妙的狀態,外界再大的動靜,都無法對他造成半點影響。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水池中映照出了一些畫面,清晰的映入張若塵的眼簾,更是映入了他的心神中。

    只是在看到的瞬間,張若塵的瞳孔便是緊縮,似是看到了什麼可怕的畫面,不由自主的向後倒退。

    可以看到,張若塵的身體,竟是在輕微的顫抖,不是因爲害怕,而是心中的情緒難以控制所致。

    “怎麼會……不,這絕不可能。”張若塵忍不住嘶吼道。

    以張若塵如今的沉穩心性,情緒竟會出現如此劇烈的起伏,難以想象,他究竟看到了什麼。

    “你所看到的一切,未來都必然會發生,任誰都無法改變。”神秘隱者的聲音響起。

    聞言,張若塵卻是不斷搖頭,無論如何,他也不願相信,她竟會是那樣的宿命,也不可能會是那樣。

    爲什麼?

    爲什麼會是她?

    爲什麼是這樣的結果?

    張若塵不斷的拷問自己,臉上青筋暴凸,頭髮飛揚,彷彿要入魔了一般。

    此刻,宿命池已是恢復原樣,外界亦是重歸平靜,就像是什麼事情,都不曾發生過。

    “多年前,你要找的那位女子來此,看了宿命池中的畫面,也如你此時一般表現,之後,她便義無反顧的進入鬼門關中。”神秘隱者說道。

    聽到這話,張若塵心中頓時一震,黃煙塵當初也曾看過最在意之人的宿命嗎?那個人是誰?會是他嗎?

    難道黃煙塵進入地獄界,都是因爲看到了那個最在意之人的宿命?可她爲何要做出這樣的選擇?這其中究竟有着怎樣的隱秘?

    神秘隱者再度問道:“年輕人,你可要闖鬼門關?”

    張若塵此刻哪裡還聽得進別的話,腦中不斷浮現剛纔所看到的畫面,同時思考着黃煙塵的事情。

    “既然不願闖關,那便離去。”

    隨着神秘隱者的聲音響起,一直數百里長的大手,從殿宇內探了出來。

    “嘭。”

    張若塵和小黑都沒能夠反應過來,便是被大手拍中,只感覺眼前一黑,隨即陷入天旋地轉的狀態。

    “靠……本皇還沒有看呢……”小黑怪叫了一聲。

    下一刻,二人憑空出現在白常星上空千丈的位置,身體極速下墜,完全不受控制。

    “砰。”

    只聽兩聲巨響,張若塵和小黑,盡皆墜落到地面,砸出兩個大坑來

    以張若塵和小黑的身體強度,這點衝擊,自是不會對他們造成什麼傷害。

    經過這麼一砸,張若塵倒是回過神來,不由擡起頭,仰望那恢宏磅礴的鬼門關。

    “我不相信世間有什麼宿命,如果一切都早已註定,那修士苦苦修煉,又還有什麼意義?即便真有宿命,我也要將它打破。”張若塵的眼神,重新變得堅定。

    “你到底看到了誰?看到了什麼?剛纔怎麼像是發瘋了一樣?”小黑問道。

    張若塵手指緊捏,一言不發。

    經過剛纔的事情,他已對闖鬼門關,變得興致缺缺。

    尤其是聯想到黃煙塵的變化,更是讓張若塵莫名對鬼門關,生出了一種排斥的心理。

    而且,鬼門關乃是一尊無上神靈弄出來的,以他如今的修爲實力,還遠不足以解開所有的隱秘。

    更何況,他在崑崙界,還有很多事情要做,不能在這裡耽擱太長時間。

    不管怎樣,此行總算讓他解開了不少謎團,沒有白跑一趟。

    “小黑,走吧。”張若塵道。

    小黑連連搖頭,道:“我不走,我要留在這裡,我要等到女帝出來相見,她絕不會忘記我。”

    見小黑如此堅持,張若塵也不再多說什麼,只是那個人,真的會是傳說中的千骨女帝嗎?

    當年,千骨女帝未曾成神,卻能夠劍斬神靈。

    如今,十萬年過去,若千骨女帝歸來,將會強大到何種地步?

    讓小黑獨自留在白常星,張若塵則是逆轉陣法,踏上歸程。連續數次傳送後,張若塵回到王山那座隱秘的山谷中。

    “該去一趟無盡深淵了。”張若塵雙眼微眯道。

    儘管無盡深淵中,有着他不願見到的人,但,這一趟卻是必須要去。

    有這座須彌聖僧留下的空間傳送陣在,想去無盡深淵,無疑是很容易。

    當初在神龍半人族時,張若塵便藉助這座空間傳送陣,直接傳送到了北域。

    以張若塵如今在空間之道上的造詣,雖非定點傳送,但偏差應該也不會太大。

    不多時,張若塵完成空間座標的設置,沒做任何耽擱,立刻進行傳送。

    距離血神教千里之外,空間泛起劇烈的漣漪,張若塵的身影,憑空顯現出來。

    原本血神教的四周,因爲那場大戰,而變成了巨坑。

    可現在,巨坑卻已經消失不見,成爲一望無際的大平原。

    不出意外,這一切,應該是血神教的修士所爲。

    畢竟,宗門立於巨坑之中,實在是有損血神教作爲七大古教之一的威嚴。

    經過當初那一戰,尤其是血靈仙的出手,任誰都知道,血神教有古怪,所以,沒人再敢打血神教的主意。

    不過,在血神教的周圍,仍舊有着不少修士在窺視,只是都很低調,沒誰敢太過招搖。

    張若塵自然是能夠發現,卻並未去在意,血神教有中古神紋守護,可謂是固若金湯。

    “張若塵怎麼突然來了中域?該不會又有什麼大動作?”

    看到張若塵,那些盤桓在血神教附近的修士,無不露出驚色。

    沒辦法,按照以往的規律,張若塵是出現在哪裡,哪裡就必然會發生大事,血流成河,說不得,還會死掉一些厲害的強者。

    尤其他現在成爲大聖之下無敵的強者,很多人就更是對他避之不及。

    張若塵並未回血神教,而是徑直向無盡深淵趕去,有些事情,他必須要儘快弄清楚。

    無盡深淵一如既往的寧靜,或許是受到了血後的約束,如今已然是沒有血獸,再從其中跑出來。

    輕車熟路,張若塵下到了無極深淵的第一梯度。

    正當他準備前往第二梯度的入口時,兩頭龐然大物,突然出現,乃是兩頭實力達到九步聖王級別的血獸王。

    其中一頭血獸王的頭上,站立着一道曼妙的身影,張若塵再熟悉不過,正是心魔,邱怡池。

    邱怡池欠身向張若塵行了一禮,笑道:“師尊知道殿下前來,特命妾身前來迎接,殿下,請。”

    張若塵一言不發,身形一動,出現在另一頭血獸王的頭上。

    因爲修心靈之道的緣故,邱怡池清晰的感知到,張若塵的情緒有些不穩定,故而,絲毫都不敢怠慢。

    兩頭血獸扇動巨大的翅膀,相繼飛入通往第二梯度的通道之中。

    張若塵能夠感知得到,生存在第二梯度的血獸數量,並未增加多少,可質量卻是大幅提高,有了更多聖王級別的血獸。

    不多時,兩頭血獸便降落到了那座被神血浸染的山峰之頂。

    剛從血獸頭上躍下,一名身着墨綠色宮裝的絕色女子,便是迎了上來,面帶溫和的笑容,不是血後,又會是誰。

    “塵兒,你來了,快讓母后好好看看。”

    血後目光柔和,伸出一隻手,想要去拉張若塵的手。

    張若塵倒退一步,眼神冷漠,道:“我來這裡,只是想找你求證一件事。”

    “什麼事?塵兒,你說。”血後的語氣,依舊溫和。

    張若塵目光直視血後的眼睛,道:“池崑崙究竟在哪裡?”

    聽到這話,血後完全能夠確定,張若塵必然是已經知道落神澗的池崑崙是假的。

    即便池崑崙的假身,再怎麼惟妙惟肖,可始終是假的,一旦相見,絕不可能瞞過張若塵的眼睛。

    輕呼出一口氣,血後道:“看來你已經知道了,崑崙的確不在無盡深淵,而是落入了閻無神的手中。”

    此話一出,張若塵的眼中頓時閃過一道寒芒,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變得越發冰冷,他這一生,最恨的便是欺騙。

    “師尊並非有意欺騙殿下,而是擔心殿下會在閻無神的手中吃虧,畢竟,那時候的殿下,遠沒有如今這般強大。”

    “而師尊曾讓妾身、血魔和燕離人聯手,去對付閻無神,想將池崑崙奪回來,可惜,閻無神太過狡猾,讓我們的計劃失敗。”

    眼見氣氛不對,邱怡池連忙解釋。

    ……

    血神教的第一任神子血靈仙!人物圖已經發布,關注微信公衆號“飛天魚”,查看歷史消息或回覆關鍵詞“血靈仙”即可查看。
最近更新小說